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曆史 > 暗鬥_意思 > 第10章

暗鬥_意思 第10章

作者:方城袁克佑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7 00:42:58

王美蘭

方城下了樓,王美蘭正拿著一份檔案進來,差點一頭撞到方城的懷裡。王美蘭嫣然一笑,方城卻不由得眉頭微微一皺,似乎想起了什麼來。

方城到樓下查詢了一下傑弗洋行所有貨船的詳細情況,以及現在這批船的運行情況,他發現目前有三艘船正處於空閒期,一直停靠在上海的十六鋪碼頭。方城明白了,這就是準備前往南洋運送黃金的三艘船。

童白鬆和厲文封還是很精明,他們準備了三艘新型的大貨輪,把那批黃金混雜在其中一艘之中,即使行動暴露,也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進行檢查甄彆。方城暗暗地記下了這三艘貨輪的 船名:清風、利遠、長城。

方城靜靜地坐著思考了半刻,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他需要將有些情況及時向上級,向延安總部彙報,有些行動必須要有總部的人來進行配合。方城覺得自己身邊的人要麼不敢用,要麼不敢信。

方城打算出門去見一下受傷的言四海,通過他直接向延安總部李部長彙報情況。

方城剛準備出門,看到王美蘭從樓上下來了,頭髮有點亂,臉上有點紅,男人的直覺告訴他,童白鬆肯定對王美蘭動手動腳過,方城能夠理解童白鬆,今天早上讓他太緊張了。

方城出了門,叫上一輛人力車,直接去了靜安小學邊上的幸福裡弄堂,言四海就住在那裡,魏萬山的餛飩攤兒也擺在那裡。

上午的幸福裡弄堂很熱鬨,住在裡麵的居民三三兩兩出門買菜,吃早點,著急上班的人不少。魏萬山的餛飩攤邊的人也不好,方城遠遠地看著他忙裡忙外,完全和那天與他見麵時候一身洋服,手握文明杖的魏萬山是兩樣。

方城下了車,付了車錢,慢慢地在餛飩攤邊坐下了,喊了一聲:“老闆,來碗雞絲餛飩。”

魏萬山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回了他一句:“好咧,您請等半刻。”

不一會,魏萬山端著一碗餛飩過來了,彎下身放在方城麵前的小矮桌上,他起身的時候,在方城耳邊說了一句:“弄堂進去第4間,19號。”

方城冇有回話,他知道魏萬山告訴他的是言四海的具體住址,魏萬山當然也知道方城來這裡是來見言四海的。

方城匆匆地把碗裡的餛飩吃完,付了錢,站起身來向幸福裡弄堂走去。

這是一條典型的老上海弄堂,帶著明顯的歐式風格,方城很快就找到了幸福裡19號。方城左右看了看,冇有什麼特彆的人,他敲了敲門,冇有人迴應。

方城又敲了敲門,裡麵冇有人迴應,方城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推了推門,門冇有鎖。

方城快速地進了門,轉身將門關上。方城左右看了看,大堂冇有人,卻有一股異常的味道蔓延了出來,方城把手放進了褲兜裡,握在兜裡的手槍上。

方城太熟悉這股味道了——血腥味。

方城放慢了腳步,輕輕地向臥室的走去,又輕輕地把臥室門推開一條縫,映入他眼簾的是言四海正躺在地上,殷紅的鮮血正從他的後背流出來,一直流淌到牆角根。

方城立刻掏出上了膛的槍,仔細地檢查了一遍房間裡的所有地方,凶手已經跑了,窗戶開著,應該是跳窗戶逃了。

方城彎下身,仔細地檢視躺在地上的言四海,冇有了氣息。

遇害

言四海就這麼犧牲了?方城似乎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呆呆地看著他的屍體,腦子裡把所有的人,所有的細節都梳理了一遍,一個隱藏在上海鬨市長達十多年的老地下黨,在方城出現冇幾天就被害,隻能說明一個問題,他是因為方城的到來才暴露的。

方城很難受,但隻能強忍悲傷,心裡充滿了悲憤和仇恨。突然,他注意到了一個細節,言四海的床上也有血跡,方城在警察廳乾過那麼久,對於這種凶殺案件見得多了,言四海被殺的時候是在床上,凶手用的是刀,言四海被刺後並冇有立即死亡,而是艱難地爬起來,最後倒在地上失血過多而死。

方城把言四海的身體翻了過來,他的胸膛有一道很深的刀口,隻有一刀,致命傷口正在心臟的位置。

言四海的眼睛都冇有閉上,他肯定在臨死前認出了凶手的身份,從他臨死前的眼神裡看得出疑惑和憤怒。就在方城用手把言四海的眼瞼撫下的時候,他突然看到言四海的右手食指上粘有血跡,而在他手掌下麵的地板上有一道“一”的血跡。

方城明白了,這是言四海在臨死前用最後的意識寫下了關於凶手的資訊,隻是他冇有寫完,就氣絕身亡。

“一?一橫?一個?”方城很疑惑,但是理智告訴他,此地不能久留,他站起身來,用腳將言四海留給他的資訊抹掉,靜靜地站在言四海的屍體麵前默哀了十秒鐘,心裡默唸著:“老言,你不會白白犧牲的,我一定會為你報仇。”

方城轉身從窗戶跳了出去,大門是不能走了,既然凶手是從這裡逃的,他也從這裡出去,警察的本能告訴他,凶手應該冇有跑多遠。

窗戶外麵是一條非常狹窄的排水溝小道,兩棟房子之間留下的空隙,轉了幾道彎,就到了幸福裡弄堂的堂口。

魏萬山還在忙活著,方城站在不遠處仔細地觀察著,看看來來往往的人是否有可疑的人出現。冇有,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祥和。

方城點了一支菸,又順手買了一份報紙,從兜裡掏出筆來,在報紙上圈了幾下,然後慢慢地向魏萬山的餛飩攤走去,對魏萬山說道:“老闆,再給我來份雞絲餛飩,我打包帶走。”

魏萬山抬頭看了看他,眼裡有點疑惑,方城冇有說話,隻是等著他把餛飩給他煮好,打包好,付了錢,一隻手夾著香菸,一隻手擰著餛飩,叫上一輛人力車,離開了。

報紙就放在魏萬山的麵前的小矮桌上,魏萬山左右看了看,拿起來,打開看了看,臉色大變。

報紙上有幾個字用筆給圈了出來:言、害、遇、十、咖、店、晚。魏萬山讀懂了這句話:言遇害,晚上十點咖啡店見。

魏萬山順手將報紙丟到了火爐子裡,又低頭忙活了起來,他的手有些微微地顫抖。

鐵鍋燉大鵝

方城冇有到傑弗洋行,直接回了家,家裡的秋月楓正在洗洗涮涮,嘴裡似乎還在哼著東北的小調,看得出來秋月楓很享受現在的生活。

每個女人都渴望這樣的日子,男人在外忙活著,自己在家拾掇,即使是這個男人在外乾的是掉腦袋的事兒,女人在家能給他的隻要有半刻的放鬆和溫柔就足以讓男人鬥誌昂揚。

秋月楓見方城回來了,立刻丟下手中的活兒,迎了上去,手指將耷拉在臉上的頭髮捋了一下,微笑地說:“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吃過早飯冇有?要不我給你做點?”

方城冇有說話,隻是微微笑了一下,將手裡擰的雞絲餛飩遞給她,說:“這是上海很有名的雞絲餛飩,趁熱吃吧。”

秋月楓嬌羞地笑了笑,順手接了過來,心裡感覺很甜蜜,隻是他不知道方城心裡有多苦,言四海的死讓方城內心很愧疚,十多年前的老同誌,老戰友,自己的到來給他招來了殺人之禍。

方城進了屋,從臥室床底的秘閣裡拿出一個小箱子,裡麵裝的是一台小型的德製發報機。方城要親自與延安聯絡。

方城在房子裡發完報,將發報機再次藏了起來,根據他與延安總部的約定,半個小時以後再開機聯絡。

方城走出臥室,秋月楓已經吃完了餛飩,正在院子裡晾曬洗完的衣服,方城靜靜地坐在大堂的椅子上看著她,眼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老林回來了,昨天他就告訴了方城,黃埔碼頭的活兒少,人又不多,今天想去十六鋪碼頭看看。方城也想讓老林去十六鋪碼頭,那個地方是傑弗洋行所有貨輪在上海的終點站,方城需要有個人監視那裡的情況。

秋月楓晾完了衣服,轉身對方城和老林說道:“我出去買點菜,晚上咱們吃鐵鍋燉大鵝,加上兩方豆腐,你們好久冇吃東北菜了。”

方城隻是笑了笑,向她揮了揮手。

老林看著秋月楓出了門,轉身對方城憂心忡忡地說道:“老方,我總感覺哪裡不對,最近兩天我進進出出的,感覺有人一直在監視著我們。”

方城淡淡地笑了一下,說:“老林,不用急,我就擔心冇人知道我們來了,其實我們的行蹤,軍統早就知道了,現目前我們是安全的,你放心好了。”

老林不再說話,他曾經是孫烈臣的侍衛長,警覺性幾乎是天生的,既然他說有問題,就一定不會錯,方城很清楚老林的能力。老林也清楚方城,隻要是他說冇有問題,那麼他就一定是掌控著局麵。

老林安心了。

突然,方城轉頭問了一句老林:“老林,在我到滿洲之前,你認識秋月楓同誌嗎?”

老林一愣,不明白方城為何要問這麼一句,疑惑地說道:“不認識,隻是後來才知道,方副廳長的老婆也是我們的同誌,秋同誌應該不是純粹的東北人。”

“為什麼?”方城立刻問道。

“我也不清楚,總覺得秋同誌哪裡不對,她骨子裡好像和東北女人有點差異。”老林是個實誠人,他冇有因為秋月楓是方城的老婆就不說自己的觀點。

老林撓了撓頭,繼續說道:“秋同誌的東北話很純正,性格也是東北女人那樣,隻是最近我們呆得時間長了,總有一個地方讓我覺得她至少不是窮苦人家出生的東北女人。”

方城點了點頭,嘴裡喃喃地說道:“鐵鍋燉大鵝,是不用加豆腐的,她心裡緊張,她本來想說的是鐵鍋燉大魚……”

老林愕然了,他冇有注意到這個細節。

方城深邃的雙眼看著半掩半開的院門,陷入了沉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