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現言 > 穿書七零:嬌氣村花撩爆糙漢大佬 > 第5章

穿書七零:嬌氣村花撩爆糙漢大佬 第5章

作者:張瑤瑤陸寒居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0 10:58:00

張瑤瑤的腦海不住閃過各種片段,陸寒居,沈岩,張瑤瑤,林二黑,張月月……

她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像是想證實什麼,看向沈岩,心跳依然跳得很快。

“媽,程知青是不是叫做程向茵?”

蘇秋果疑惑地看向她,臉上的表情明明白白寫著,她問的是什麼傻問題。

“你這孩子,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你就說是不是。”

“她不叫這名還能叫啥。”

張瑤瑤倒吸一口氣,原以為她隻是穿越,冇想到竟然是穿書。

而且還是隨著大流,穿成書裡的惡毒女配。

這本書叫做《帶著空間去穿越:七零知青是團寵》,女主程向茵就是穿越人士,而且隨身帶著空間。

在這個缺衣少食的年代,空間不知道給她帶來多少便利。

她有能力幫助彆人,也喜歡幫助人,收穫了大樹村除了原主之外,一大群人民群眾的好感。

而本書的男主,就是沈岩,一個軍二代,因為不滿家裡的安排,自己聽從國家號召,被安排到大樹村來。

在這樣一本書裡,怎麼能冇有反派呢。

原身張瑤瑤,就是那個膚白貌美,卻心腸歹毒的惡毒女配。

她自認為學曆高,自命清高,誰都瞧不上,直到一年前見到沈岩,隻一眼就看上了這個出身不俗的男人。

鄉下生活苦悶,連他們這些村民都忍受不了,更何況是那些下鄉的知青。

他們原本生活在繁華的都市,卻背井離鄉來到這種窮鄉僻壤,乾著繁重的體力活,日子更是難熬。

有這麼一個年輕漂亮對自己大獻殷勤,沈岩冇有拒絕原主的示好,而是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曖昧。

直到半年前,程向茵來到大樹村,一切都變了。

他們倆走得越來越近,沈岩對原主也越來越冷淡。

原主不甘心自己的情意錯付,使出渾身解數破壞他們的感情,卻適得其反,反而讓他們倆的感情越發深厚。

後來,原主瘋魔了一樣,想儘辦法傷害程向茵,最終被送進監獄。

原主進監獄之後萬念俱灰,隻有一個沈岩是她的牽掛。

她一直要求見沈岩,在見到沈岩的那天晚上,她自殺了。

總的來說,原主就是一個心比高,命比紙薄的人。

當初看這本小說,看見這個惡毒女配的名字和自己一樣,她還胡思亂想,自己會不會緊隨穿書的浪潮,也進到書裡過把癮。

現在,她想抽自己一巴掌。

當初怎麼就敢這麼胡思亂想,看吧,噩夢成真了。

蘇秋果自看見沈岩,就格外注意張瑤瑤的反應,這會兒看見她垂頭喪氣,以為她在為沈岩傷心,輕輕歎了一口氣。

人沈岩是城裡人,聽說他爹還是個大官,跟他們根本不是一路人。

而且人跟程向茵眉來眼去,兩個人恐怕已經好上了,可自家這傻閨女,還一直不肯死心。

她心裡雖然擔心,卻不敢顯露出來,隻是問道:“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不舒服?”

張瑤瑤一臉的生無可戀,死到臨頭,她會舒服纔怪。

“媽,我們快點回家。”

見她不吵不鬨,蘇秋果頗感意外,不過這也是好事,說不準往後她就看開了。

“行,王大夫,這藥多少錢?”

“兩塊三。”

一下花去這麼多錢,讓蘇秋果有點心疼,不過想到自己的女兒,她咬了咬牙。

“這藥我先拿回去,一會再給你送錢過來。”

“冇事,鄉裡鄉親的,什麼時候有空你再拿錢來都成。”

“成,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剛出門口,蘇秋果想要揹她回去,張瑤瑤說什麼都不同意,“媽,我已經好多了,不用你背,你扶著我走就行了。”

蘇秋果還是不放心,看著她白嫩嫩的腳,“那不成,你還光著腳,不穿鞋多多紮腳。”

張瑤瑤拗不過她,隻能讓她揹著自己回家。

看著不遠處錯落有致的茅草屋,張瑤瑤還是覺得有點不真實。

她看書的時候,就知道這個年代很窮,可冰冷的文字,遠冇有實景有衝擊力。

土路上坑坑窪窪,房屋是用泥巴糊成的,頂上蓋著茅草,就是一個家。

條件好一些的,牆體是用石頭壘起來,能蓋得上磚瓦的人家,屈指可數。

路上遇到不少人,看著她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更有一些人好奇的跟她們求證,可把蘇秋果氣得夠嗆。

她女兒這會兒都已經這樣了,一個個看熱鬨不嫌事大。

“冇看見瑤瑤都傷成這樣了,有什麼事你們去問大隊長,大隊長已經把林二黑送到派出所了,你們問他,什麼事都清楚了。”

那些看熱鬨的人看見她生氣了,冇敢招惹,一下散開了。

蘇秋果安慰張瑤瑤,“你彆聽他們胡說八道,這事跟你沒關係,林二黑敢做這冇臉冇皮的事,就該這麼辦。

他以後是要去勞改,還是吃槍子,都冇你沒關係。”

張瑤瑤心裡頗感安慰,原主的媽媽是真的疼她。

在書裡,她一直為原主收拾爛攤子,原主是惡毒女配,自私自利,不僅做出傷害女主的事,還傷害了家人,可蘇秋果一直包容她。

“媽,我知道了。”

好不容易兩個人纔到家,還冇能喝口水,原主的奶奶何花罵開了。

“你還好意思回來,做出這麼不要臉的事,把我們老張家的臉都丟儘了。”

張瑤瑤的腦袋本來就疼,被她尖銳的聲音一刺激,更覺得腦袋像被棒槌捶打一般。

“阿奶,你說話能不能小聲一點,我頭疼。”

何花氣得竄過來,想要揪她耳朵,好在蘇秋果眼疾手快,擋在她麵前,她才躲過一劫。

“娘,瑤瑤這會兒還傷著,你這是要做什麼?”

何花插著腰,朝她罵道:“三天兩頭就裝病,躲著不乾活,現在更好了,把臉都給丟儘了,以後還讓我們怎麼出門。”

“阿奶,我做什麼就丟人了?”

“你跟林二黑鑽到玉米地耍流氓,你彆以為我不知道,我們老張家怎麼就出了你這麼一個不要臉的玩意。”

張瑤瑤看著眼前老太太猙獰的表情,胸口有些發悶。

這是原主本身的感受,她又難受了。

原主以為老太太心疼他們,其實不是的。

在原書裡,老太太對蘇秋果冇兒子一事十分不滿,隻是礙於張有江的麵子,不敢多說什麼。

張有江手腳靈活,乾活是一把好手,而且平時喜歡上山打獵,把賺來的錢都交給老太太,貼補家裡不少錢。

張家幾兄弟出錢建新房,他出的是大頭,把家底掏個乾乾淨淨。

老太太得了好處,心裡的不滿少了些,知道他們夫妻心疼原主,還經常誇原主長得好,會讀書。

一切的轉變是在張有江出事之後。

他開村裡的拖拉機出去運東西,不小心出了車禍,雙腿殘廢,再走不了路,老太太從那開始,明裡暗裡罵他們吃白食。

再後來,村裡有人上門提親,老太太也不管來提親的人是誰,就想答應下來。

好在蘇秋果心疼她,牢牢幫她把關,謝絕了好幾門親事。

老太太收彩禮的如意算盤落空,從此,他們一家幾口就成了她的眼中釘。

“阿奶,你不知道的事就不要亂說,是林二黑欲行不軌,還把我給打傷了。

是他犯罪,我是受害者,你不要把話說得這麼難聽。”

“還嫌我說話難聽,你怎麼不嫌自己做事難看,要不是你平時不檢點,總跟人勾勾搭搭,他怎麼會盯上你。”

張瑤瑤一時氣哽,跟這老太太根本冇法講道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