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曆史 > 風起月關 > 第10章

風起月關 第10章

作者:寧延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22 21:51:05

清風和細雨,春雨貴如油,初春的殷都迎來了永平三年的第一場雨,一夜醒來,便是朦朧煙雨美景。

作為大奉國都的殷都坐落於大奉中州,位置偏向於北方,中州也是最早的大奉八州之一,在大奉那些文人眼中,殷都便是大奉獨一無二的豪華繁榮之地,在殷都,春川煙雨,滏河夏遊,秋日曉月,西山冬雪併成為殷都四景。

此時,春雨掩映下的殷都城,便是四景之一的春川煙雨,朦朧美景,不是江南煙雨但卻勝似江南煙雨。

寧延起床站在房門口,感受著絲絲涼意,素素走來,將一長袍披在寧延身上,“少爺,天氣冷,彆著涼了。”

寧延微微頷首,看向素素,“素素,幫本少爺準備一下,我要出去一趟。”

“是,我這就去準備馬車。”素素拱手說道。

馬車走在殷都街道上,雖說是煙雨漫天,可是仍有不少百姓撐著傘走在街上,或腳步匆忙,或閒庭信步,欣賞著初春美景。

走進文昭旻房間,文昭旻正靜坐窗前,看著眼前細雨瀰漫的江麵,靜靜發呆,寧延緩緩走過去,收回放在視窗的吊蘭,恰好將文昭旻驚醒,“寧公子。”

“你繼續看你的,我隻是收個花而已。”寧延淺笑道,輕車熟路的坐在身後的軟椅上。

文昭旻見狀,將窗戶關上,緩緩走到寧延身後,開始幫寧延揉肩按摩,寧延倒也會享受,閉上眼睛,靜靜的享受著,直到一個紅衣身影從後窗破窗而入。

聶紅衣頭戴鬥笠,身披蓑衣,直接來到寧延身邊,卸下還在滴水的鬥笠,拱手說道,“聶紅衣拜見少爺。”

文昭旻看見聶紅衣後,明顯有些害怕,手中的動作不免慢了下來,作勢就要退下。

寧延一把抓住文昭旻的手,文昭旻嚇了一大跳,有些驚恐的看向聶紅衣。

寧延靜靜說道,“繼續按摩,聶姑娘,你說。”

“是,少爺,關於卓錫,在下將大奉十八州所有的地方都查了一遍,包括古地名,都冇有發現這個地方,因此在下懷疑,這個地方並不在大奉境內。”聶紅衣緩緩開口。

寧延皺眉說道,“不在大奉境內,那會在那;呂雲廷那邊什麼情況?”

“這是呂雲廷讓在下轉交給少爺的信件,他還在盯著吳家,抽不開身。”說著聶紅衣就將一信件遞給寧延。

寧延打開信件,仔細一讀,冇想到還真的有收穫,看完信件的寧延冷笑一聲,“這個吳家藏得挺深啊,吳道雄,官至戶部尚書,冇想到三年前告發義國公和南蠻有信件往來的也是他。”

聶紅衣抬頭說道,“如此的話,關於單家滅門一事,他肯定知道什麼。”

“讓呂雲廷繼續盯著,有什麼情況直接通知我,這個吳家,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寧延目光一冷,果然不出他所料,吳家有問題。

“是。”說完,聶紅衣便帶上鬥笠,離開了花船,身影再度融入煙雨中。

聶紅衣走後,文昭旻長疏一口氣,寧延輕輕說道,“你害怕她?”

文昭旻冇有否認的嗯了一聲,“之後就不怕了,她不會傷你。”

“我知道,因為有公子你在。”

“都說殷都初春之雨極美,敢不敢陪本少爺去滏河上品鑒一番?”起身說道。

文昭旻咬了咬嘴唇,“好。”

就這樣,春雨之中,泛州滏河中,兩人一傘,輕舟隨波而動,河麵索索。

感慨天上仙子,無緣此般景。

細雨擊打油紙傘,寧延眺望遠處河麵,早已分不清眼前是河麵還是天際,兩岸歡聲不斷,似有哨聲傳來。

文昭旻挽著寧延手臂,忍不住仰頭看向寧延,確是人間少年郎,輕舟不度美人關。

那一天,兩人無言,目睹煙雨美景。

那一天,兩人無話,少年難免心動。

那一天,兩人無聞,伊人在水一方。

殷都,吳家。

吳道雄,大奉戶部尚書,三年前還是刑部員外郎,因為調查太嘉軍備案有功被破格提升為戶部侍郎,又因為戶部尚書年邁歸鄉,又提升為戶部尚書,是現在大奉六部尚書中最年輕的一位,比玉麵尚書溫哲還要年幼一歲。

窗外雨聲潺潺,吳道雄一邊抿著茶水,一邊看著旁邊的白髮老者,“雷先生,那寧家五子如今正在滏河江畔上和歌姬遊江賞景,如此一個紈絝子弟,不值得您如此關注。”

被稱作雷先生的老者輕輕一笑,“禮國公何種梟雄,四子皆是當世大才,唯獨五子如此荒誕,這多少有些不合常理。”

“偏愛幼子是人之常情,禮國公也不例外,依我看來,您是多慮了,太嘉軍備案過去了這麼久,若是要查早就查出來了。”吳道雄搖頭說道。

老者剛剛端起茶杯,突然神色一緊,“有客人來了。”

此時的吳府柴房內,呂雲廷正將自己換上剛剛打暈家丁的服飾,用稻草將打暈的家丁蓋好,慌忙走出柴房,小心的在府邸內走著。

這吳家的府邸也不小,呂雲廷快步走著,很快就來到了吳道雄的書房,趁著四周無人,直接闖了進去,書房內燭火通明,熏香甘草,防止書頁被蛀蟲啃食。

桌上還有一張打開的宣紙,呂雲廷緩緩走過去,隻見那宣紙上寫著四個大字,看完後呂雲廷瞬間感到後脊發涼,那四個大字赫然是:來之難走。

緊接著一股龐大的壓迫感撲麵而來,書房內的蠟燭全部燃起,一白眉老者出現在書房深處,正盯著呂雲廷,僅僅是如此,就讓呂雲廷感到巨大的壓迫,就實力而言,毫無疑問遠在呂雲廷之上。

“不管你是何人,擅闖當朝尚書府邸,死罪。”老者目光一冷,瞬間出手,滾滾真氣直接凝聚而出,呂雲廷趕緊運轉內力,往窗外跑去,隻可惜他的速度遠遠不夠,剛到視窗,迎麵就撞上了老者,老者抬手就是一張,呂雲廷趕緊伸手阻攔,拳掌相接,巨大的真氣直接席捲而來,呂雲廷瞬間氣血逆流,一口逆血噴了出來。

“靈殼境高手。”老者感歎一聲,呂雲廷再度起身,往窗外飛去,這次老者冇有出手,而是放任呂雲廷離去。

看著雨中消失的身影,吳道雄緩緩現身,不滿的說道,“先生為何放他離開。”

老者淡淡說道,“靈殼境高手若是拚死一搏,整個吳家都要遭殃,但是他中了老夫一掌,即便是靈殼高手,也活不過十二時辰,既然早晚得死,就何必在搭上吳家呢。”

聽著老者的話,吳道雄恍然大悟,看著書桌上的宣紙,“雷先生,為何靈殼高手會來我吳家,難道是寧家小子派來的?”

“寧家幾個高手都在項州,府內冇聽說有什麼上品高手,不過無緣無故能來吳家,說明有人開始調查太嘉軍備案了,不管這個人是不是寧延,老夫斷定,和寧家小子脫不了乾係。”老者緩緩說道,一揮手,那張宣紙就化作齏粉。

“看來是我低估這寧家五小子了。”吳道雄皺眉說道。

“寧家,冇有一個省油的燈。”老者淡淡說道。

“那依先生之計,我們接下來要怎麼對付寧家?”

“以不變應萬變,看寧家小子下一步怎麼走。”

深夜時分,寧延走在江北鎮的路上,旁邊的聶紅衣撐傘走在他身邊,即便撐傘,但雨滴仍打濕了寧延的衣衫,寧延腳步飛快,顯然是有要緊之事。

還是那家豪宅,此時的呂雲廷躺在床榻上,臉色蒼白,上身衣衫早已全部褪去,胸口的掌印格外明顯,嘴角不斷有血沫滲出。

少頃,寧延走了進來,看到床榻上的呂雲廷,急忙走過去,“這。。這是怎麼回事?”

旁邊的孔真玄無奈搖頭,“吳家藏有一半步神魄高手,呂雲廷深入吳府,被髮現了,中了一掌,這一掌太過蠻橫,雖然冇有當場致死,但卻攪亂了他的全身筋脈,如今筋脈儘斷,氣血逆流,隻怕是冇有多久了。”

“什麼?”

呂雲廷看著寧延,激動的說道,“寧少爺,呂雲廷不負所托,吳家確有問題,少爺前往滏河江畔是吳家人策劃,為的是試探少爺;還有當年的太嘉軍備案,也是吳家構陷的義國公,還有最重要的,吳家人要對寧家下手。”

這話說完,寧延目光一冷,看著呂雲廷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翌日清晨,春雨散去,空氣中透露著泥土的清香,隻可惜在這個日子裡,呂雲廷再也無法醒來了,孔真玄幫呂雲廷整理好遺容,看向寧延。

寧延雙目通紅,“呂雲廷是為了我而死的,我不會讓他白死,二哥回來後,我會親自給他說這事,孔爺爺,替我厚葬他。”

孔真玄點了點頭,寧延紅著眼走出豪宅,看了看旁邊的院落,轉身看向聶紅衣,“單家老管傢什麼時候走的。”

“您離開後冇幾天,就去世了。”聶紅衣拱手說道。

“這些賬我都記下了,吳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