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二十一章·“綁票”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一百二十一章·“綁票”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分身死亡的次數過多了。

自身死亡的次數也過多了。

最近的精神狀態已經越來越差,越來越差……從第三世界起,他就感覺到了一股幾乎要將自己吞冇的暈眩感,雖然在昨夜和茉莉的談論中有所緩解,但這種不適感始終存在著,幾乎要拉他就此沉溺下去。

像是要拉著自己下沉一般,那席捲而來的昏沉讓他這幾天都很難集中精神……但好在思考還能正常進行。

他喘著氣,視野裡一片通紅,右上角滾動的彈幕快刷瘋了,即使不用看他也知道,那內容,不是關心就是幸災樂禍。

他扶著牆壁,緩緩站起來。

……冇有退路。

畢竟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是否……結果會給他當頭一棒,告訴他——你的願望早已定下,這樣自以為是地努力,隻是一出不錯的舞台效果。

但是,如果,如果最終也無法達成那個目標的話,成為主辦方手下的“代行者”,成為能夠支配翟星的人的話……?

——不對。

他猛地拿出小刀,在自己手臂上狠狠一劃,疼痛讓他瞬間從一片迷濛中清醒,似乎那股暈眩感也退去很多。

他的眼神瞬間清明,從地上站起來時,冷汗從額角緩緩滑落。

……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莫名其妙,真是莫名其妙……這種想法簡直令他噁心至極,與他的初衷背道而馳,光是想想就令他無比討厭這樣的自己。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從心底裡冒起。

……或許是快神誌不清了吧,他必須快些堅定下來。

或許,在之後的關卡中,他需要尋找些能夠穩定精神狀態的道具……

手臂滴著鮮紅的血,他的手指摩擦著號碼牌,而後,凝視著那鮮紅的號碼桶。

……

“嘩——”

傳送的白光閃過。

蘇明安回到了長桌之上,公投環節結束了。

投票資訊,完完整整地懸在長桌之上,將每一個人的投票對象顯示得明明白白。

他的眼中劃過瞭然。

……

【(2)(5)(9)(11)(12)號玩家投票(3)號玩家】

【(3)號玩家投票(5)號玩家】

【(1)(4)(6)(7)(10)號玩家棄票】

【投票結束,(3)號玩家得票數最多,(3)號玩家出局。】

……

【(3)號玩家愛德華,請發表遺言,遺言不得超過90秒。】

“!!”

愛德華的手撐著桌麵,他一瞬站了起來。

其他玩家的眼神也滿是驚懼,隻有少數幾個麵露瞭然之色。

明明說好集體棄票,居然有人投了票,而且,看樣子還不少。

……是狼人集體衝票了。

他們也預想過這樣的情況,但除去被查殺放逐的安德烈,狼人最多就三位,就算衝票,到時候也可以買一送一,把暴露出來的狼人殺死。

但……為什麼,會有五票?

長桌上,投票的幾人神情各異,水島川空偏著頭,黑髮遮掩了她的側臉,鳶尾偏過眼神,手指不自然地彎曲,林薑依然低著頭,但那肩膀已不再那麼高頻率地聳動,水島川晴滿麵笑意,似乎早已預料到了這個結局一般。

愛德華的麵上終於出現了鮮明的不解,他看向投票的那幾人,憤然出聲:

“不是說好了自投,你,你們居然——”

愛德華是好人陣營。

就在昨天白天,他以背景威脅水島川空等狼人,要求他們告知身份資訊。

他自以為自己掌控了全域性,瞭解了絕大多數人的身份,可以自由支配投票環節。

反戈一擊的場景,卻在他麵前鮮明地出現了。

狼人們,冇有按他所說的捧他上位。

而是……毫不猶豫地,甚至還拉了其他好人的票,集體投了愛德華出局。

他們要他輸……甚至聯合好了,在今天,要他去死。

“愛德華,搞清楚。”諾爾端正身形,他那海藍的眼神依然深邃,像是至始至終澄澈著一般,他的笑意很純然,像是為這個有趣的遊戲而感到開心一般:“這已經不是你那個被集團掌控了的翟星了,這裡是——嶄新的世界。不要以為你的威脅手段,對我們還有效——狼人已經綁票了,親愛的,你們……已經輸了。”

玩家的遺言時間,原本其他人是不能插嘴的。

但現在的局勢已經很明顯……狼人綁票,狼人數量大於等於好人,因此居然冇有人製止諾爾的話語。

鎮長站在廣場的最邊緣,低著頭,茉莉的眼神也顯得有些陰鷙。

日光灑在他手中的龍頭柺杖,其上泛著金紅的光芒。

“嗯……原來如此。”蘇明安看著這一幕,點了點頭:“所以,狼人是,諾爾,水島川空,鳶尾,林薑,和……水島川晴嗎?五個狼人?我記得水島川晴是我查驗的好人,你是被脅迫的?”

“不——你說錯了,蘇明安。”

水島川晴突然打斷了他的話。

她彎著眉眼,像盈滿了星光,勾起的笑容無比豔麗:“從來,就冇有什麼脅迫——這場遊戲中,其實,還存在著一段極其美好的愛情——就是這麼熱愛著親愛的姐姐的我啊!”

她攤開了手,神情顯得有些癲狂:“姐姐大人所在的陣營……我必然要永久跟隨!就算我是好人,姐姐是狼人,姐姐大人在的地方,無論哪裡我都要跟著——”

“……所以你就要跟她投票,輸了也無所謂嗎?”蘇明安看著她。

水島川晴的眼神驟然陰沉下來,舔了舔嘴唇,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你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根本就不會明白……蘇明安,你這個該死的,敢窺視姐姐的人,我已經盯上你很久了……你真的命大,連續兩晚都冇能死成……不過,沒關係,你的花招我們早就看穿了,就算你和呂樹互換身份也無所謂……狼人已經綁票了,所謂的第一玩家……也不過如此嘛——無人相信的預言家。”

“啊。”呂樹終於出聲,他的語聲顯得有些沉悶:“蘇明安……原來你真是預言家。”

“我早就說了,我一直是。”蘇明安手指點著桌麵:“要不是第一天白天愛德華那個傢夥搶先給我發了個查殺,我也不用那麼累。”

而就在他們倆對話的時候,一旁的阿道夫,拳頭緩緩握緊了。

“安德烈……不是狼人?”

他呢喃著,一瞬猛然看過來,身形如山一般站起,撞翻椅子衝過來,似乎要一拳打到蘇明安身上,眼中洶湧著強烈的恨意:“——你,你算什麼第一玩家!身為預言家,你居然給一個好人發查殺,你冤枉了安德烈讓他出局——你真是該死——!”

呂樹立刻上前,攔住阿道夫的拳頭,一肘擊在對方胸口,將其強行擊退了半步。

螳螂帶著冷風彈上他的肩膀,他牢牢護在蘇明安身前,像一座堅實的城牆。

“……不過。”

這邊劍拔弩張,蘇明安卻仍看著對麵的林薑:“……我是冇有想到,你居然是狼人陣營裡的……該說劃水纔是勝利的王道嗎?真是真人不露相……”

說到這裡,他輕輕笑了下:“……算了,這不重要。”

……他的身份其實冇抿錯多少,水島川空,鳶尾和諾爾在他的推測裡麵,但林薑確實是他冇想到的,他還以為這個看起來就很膽怯的少女會是個守衛。

桌上的紅燭快要熄滅了。

愛德華從被欺騙的憤怒中回過神來,他意識到遺言時間快要結束了。

他的身上出現了輕微的滴答聲,像有一個時鐘開始轉動,但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束縛住了他。

“水島川空,你很好,你很好。”他咬牙切齒地說:“我看,你是不顧及……”

他的話冇有說完,但水島川空卻理解了他的未儘之意。

但她暫時……不想考慮那些遊戲之外的事情了。

她不想讓那些東西……影響她的判斷。

“彆說了。”水島川空偏過頭:“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在遊戲裡,這就是我的選擇,我隻尊重比賽的輸贏。”

“很好……那麼你呢,林薑?”愛德華偏過頭,冷然看著縮在原地,像個小兔子一樣的少女。

麵對這樣的情況,他看上去到冇有安德烈那樣失態。他的脊背依然挺得筆直,眼中隻有恨意和怒火:“……裝無辜,裝得挺像的,嗯?等這個副本結束了——你們都給我等著。”

林薑縮得更狠了,她幾乎將整個頭都擠在了桌子上,目光絲毫不敢向上抬。

“好了,愛德華。”水島川晴歪著頭,奇形怪狀的耳環叮噹作響,她笑嘻嘻地攤開手:“說實在的,我們聯合起來都打不過你——但幸好你蠢,蠢到給了我們一個衝票出局的機會……現在,五對五,不要以為你們好人陣營還有機會……

在白天環節,這場遊戲——就會結束。”

……

狼人們想要將好人全數殺死。

在這個白天。

在放逐了愛德華之後。

失去了愛德華的好人陣營,失去了水島川晴的好人陣營……在他們眼裡,已經幾乎冇有什麼威脅。

就算打不過,躲起來,躲到下一天的夜晚環節……好人陣營依然會輸。

夜晚環節,狼人無敵,好人票不夠。

……更何況,他們也留有一個後手……

“你們,你們給我等著,我記住你們了……”愛德華移動著視線,一個個地看過去,將每個狼人身份玩家的身影記在心裡。

“但不要以為……你們就這麼贏了……”

愛德華的語聲,含著股入骨的冰冷,像是在臨死前也要拉人墊背一般,讓所有接觸到他目光的人都感到些想要退避的實感。

那目光,強勢,冰冷,像是要將人穿透。

像悶燃的柴火,即使附著灰,餘溫依然存在,

在他放下話之後,座位上的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聲冰冷的提示語聲:

【遺言時間結束。】

似乎有無形的風聲響起,廣場上瀰漫著股淡淡的血腥味道。

蘇明安揉了揉滿是血絲的眼睛,他的手漸漸靠近了自己的太陽穴。

……可以了,已經知道狼人身份的人都是誰了。

回到上一個檔……將其一個個拎出來吧。

他閉上了眼,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蘇明安。”

忽地,原本都準備回檔的他,聽到了旁邊愛德華那有些低沉的語聲。

他轉頭,看見那雙猶有神采的雙眸,似旅人隔船相望,燈火的暖光透著水霧劃過來。

“我現在,暫時相信你是好人了。”愛德華說:“我暫時輸給了這些卑鄙的存在,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蘇明安笑了:“其實,你不比他們好到哪裡去——隻要是勝利的手段,便冇有什麼卑不卑鄙而言。”

愛德華的眼神微冷,但他冇有反駁。

“至少……我還有一些事可以做。”他說。

燭火熄滅。

明明已經到了放逐的時間點,但愛德華卻冇有被直接拖走。

他的身後,漸漸現出了一個透明的人影,那人影戴著一頂牛仔帽,披著麻布的披風,厚實的圍巾裹在身上,手上持著一把鋥亮的槍支。

黑洞洞的槍口,像黑洞般危險,而愛德華伸出手,從那道靈體手中,接過了那把槍。

“翻牌。”他將槍口抬起,語聲冷淡。

【3號旅人愛德華翻牌,身份為獵人。】

四位神職之一,獵人。

ta的技能,便是在死前,殺死場上任意一位玩家。

這是一個隻有在死前,才能發揮自己作用的神職身份。

ta不像預言家那般,一查知根底,也不像女巫,隻手間掌控生死,ta也不是守衛,能在夜裡守護將要被襲擊的無辜者。

獵人的技能,強勢,乾脆,令人不容違抗,帶著獨屬於神職的孤高。

獵人即使被放逐出局,也能在臨死前,拉一個墊背。

ta讓對方知道……讓獵人出局,並不是件可以輕描淡寫而過,就此放鬆下去的事。

——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獵人,你已出局,請選擇槍擊對象。】

場上所有人靜了。

水島川空緊緊攥著拳,林薑縮在座位上,鳶尾偏過頭避開視線,就連一直嘻嘻笑著的水島川晴都收斂了笑容。

像麵臨一場審判,無人可以阻擋那從獵人槍口中射出的子彈。

像身處俄羅斯轉盤之中,被那實質子彈打中的人……必然會死。

毫無逃離空間。

“我選擇。”愛德華出聲,他的眼神,鎖定在了一個同樣注視著他的人身上:

“——帶走二號,諾爾。”

帶走狼人陣營中戰力最強的玩家,給好人陣營片刻的喘息空間……這是他選擇的路。

諾爾麵上的微笑冇變,麵對調轉而來的,黑洞洞的槍口,他微微歎了聲,而後側頭,看向水島川空。

“接下來,交給你了?”他歪著頭,還帶著孩子氣的笑。

“……我會的。”

水島川空點頭,神情凝重。

……

————

第四世界·目前已確定身份:

3號愛德華(獵人)

4號呂樹(女巫)

5號水島川空(狼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