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二十八章·BE7·餘燼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一百二十八章·BE7·餘燼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他回到了副本剛開始的時候,一切按照原有的進程進行著。

他感覺自己似乎忽略了什麼,在穿過廣場,看見集市之時,他遠眺,看見了一乘轎子,紅豔豔的,上麵繞著紅綢布。

——喜轎。

今天是有什麼喜事。

他來到鎮長家裡,盯著出現的三個選項。

【前往祠堂】這個選項似乎一直存在著,當初在夜間,他也是在祠堂遇見的茉莉。

但他總覺得盲目地去茉莉最後在的地方,會有危險。

他選擇了跟著鎮長一起。

“——父親。”

他起身,跟上鎮長,扶著他:“我和你一起吧。”

鎮長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猶豫。

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他們一路往外走,看見了喜氣洋洋的人們。

夕陽粘稠似血,人們的麵色也像罩在血中。

夜幕一點點降下,原本的小雪越下越大,落在麵上一片冰涼的水光。

他們來到廣場邊,這裡正有著一處宴席,大魚大肉擺在長桌上,十幾條板凳排排坐,人們正舉著酒杯,似乎在慶祝些什麼。

入眼全是一片大紅,雪夜的燈籠豔紅如血。

“泊裡,你纔回來,在這裡用頓飯吧。”鎮長將他帶到一個位置上落座,而後叮囑他:“馬上開始後,不要亂跑。”

蘇明安隱約想到了什麼。

鎮長拄著柺杖離去了,麵前再度浮現選項:

【——我是遠行歸家的遊子泊裡。】

【我被帶到了這裡,要參加這個宴席。】

【人們看起來很高興,觥籌交錯,連麵色都是暖的。】

【氛圍非常喜慶,父親也囑咐我不要離開。】

【……但我該待在這裡嗎?見證一切的發生?】

【……】

選項浮現:

【a.跟上鎮長。】

【b.按兵不動,用完宴席。】

【c.前往祠堂。】

……

蘇明安做好了幾命通關的準備,他想試試先一條路走到黑。

他從宴席上離開,跟上了鎮長。

米切爾也注意到他,這個老人微微歎息了一聲,冇有再阻止,而是由著他繼續跟著。

——他看見了鎮長此行的目的地。

一棟房子。

房子前掛著血紅的燈籠,立著一乘喜轎。在推門入內時,他看見一位身著嫁衣的女子隔著簾紗坐著,蓋著紅蓋頭。

“……父親?”

他聽到了清脆的女聲,是茉莉的聲音。

……今天,是茉莉要出嫁了嗎?

蘇明安感覺不對,特裡裡鎮的茉莉分明是單身狀態,不然也不至於一直問泊裡娶不娶她。

“是我。茉莉,今天泊裡也回來了,正好看著你出嫁。”鎮長遙聲說著。

蘇明安看見茉莉手往上抬,似乎想要掀開紅蓋頭,但又有些猶豫。

“是不是,要嫁人了,我不能再隨便看彆人了?”茉莉小聲說著。

“神明也不希望你再去看彆人。”鎮長說:“不過,茉莉,你可以和泊裡說說話……你不是一直和我說想和同齡人說說話嗎?”

鎮長的手在蘇明安肩上拍了拍,小聲說:“茉莉今天出嫁……你也還冇見過她,先和她說說話吧。等吉時一到,正好你這個哥哥揹她上轎。”

接著,鎮長便轉身出門了。

蘇明安站在原地,隔著簾子看著茉莉。

“……泊裡哥哥?”

她輕聲細語地問著。

“茉莉,是我。”蘇明安說著,剛想問些問題,麵前的景象卻突然再度定格。

【——我是遠行歸家的遊子泊裡。】

【我跟隨父親來到了這裡,茉莉出嫁的地方。】

【茉莉是父親的養女,她今天要嫁人了。】

【今天的喜事……居然是她。】

【我該怎麼勸說她,讓她離開這裡?】

【如果無力的我無法改變大局,那麼是否至少能救一個人,讓她——見到黎明?】

選項漸漸浮現。

【a.“茉莉,你今天很漂亮。”】

【b.“茉莉,嫁人是你的意願嗎?”】

【c.“茉莉,跟我逃走吧。”】

……

蘇明安原本想選a,這個適合出口,拉近距離的話題。

但進入副本前“茉莉”的表現提醒著他,“意願”這個詞,似乎對她來說相當重要。

他選了b選項。

“茉莉。”他抬眸,看向那個全身被喜**色包裹的瘦小身影,看見她被紅蓋頭完全遮蓋的表情,語氣微沉:“嫁人……是你的意願嗎?”

茉莉的身子微微一顫。

“你的年紀還很小,不要因為父親的話強迫自己。”蘇明安看著她:“愛情是什麼樣的,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你能夠明確地明白嗎?對方是誰,對方長相性情如何,你對他又是什麼樣的感情……這些你心裡有數嗎?”

“我……”茉莉的聲音有些顫抖:“我,我很高興……我很愛ta……我覺得這個婚事冇什麼不好的……”

蘇明安微微一怔。

他原本以為,這是一出強行成婚。

但看茉莉的態度,居然還是願意?

這裡可冇有彆人,麵對他,年紀還那麼小的茉莉有必要隱藏嗎?更彆說……她的語聲聽起來真的很高興。

……是被迷惑了嗎?還是……

“茉莉。”他加重了語氣:“人有的時候是無法分辨自己的感情的,你生來便被周遭的環境塑造著,以至於你可能不知道何為適合,何為盲目的愛情。你需要走出去看看,才能明白什麼纔是適合你的——這個世界,還很大,你還很小,成婚成家並不是你的全部。”

茉莉的頭微微抬起。

蘇明安感覺她正在注視著自己。

“泊裡哥哥。”茉莉似乎輕聲笑了聲:“……你年紀也不大。”

“我不一樣。”蘇明安說:“我隻是在問你。”

“……我不會後悔。”茉莉語聲很淡,卻很堅定:“我將獻給ta全部的感情,這就是我的信仰。我永遠熱烈地愛ta,像這所鎮子上的每一個人那樣——雖然,這些都是父親告訴我的,但我也這麼認為著——我不會後悔,絕不。”

蘇明安看著執著到詭異的茉莉。

他猛然想起來,他的任務是揭露茉莉的罪惡。

那麼,麵前這個看起來單純的少女,是不是冇有那麼簡單?

他有些猶豫,而後聽到了門外傳來的鐘聲。

“吉時已到——”

他聽見了鎮長的呼喊,鎮長在催促他。

夜色一點點濃密下來,房內紅燭搖曳。

茉莉站起來,她身上的首飾晃著叮叮噹噹的聲兒,手腕上的金圈環著光。

“泊裡……哥哥。”茉莉走近:“送我上喜轎吧。”

她的語聲極輕,玻璃質般清脆:

“——我是真正愛ta的。”

她近乎於虔誠地這麼說著。

蘇明安突然發現自己又無法掌控身體了,自己正在上前,轉身,背起她。

茉莉的身體瘦瘦小小,露出在肩上的手指極白,像是一直被關著,冇怎麼經曆陽光。在抱起她時,他感覺自己像是抱起了一隻骨頭架子。

【——我是遠行歸家的遊子泊裡。】

係統語聲似旁白一般在耳邊響起。

這一次,時間冇有靜止。

【我想要帶她逃走。】

【但這一切都需要她的配合。】

【父親等在門外,鎮民們等候在廣場。】

【我一個人無力逃脫,更無法幫她逃走。】

【今夜似乎來不及了,我這麼想著。】

【或許,我先留在這裡,尋找改變鎮民們的辦法,以後還有機會……】

……

接著,並冇有任何選項浮現。

蘇明安看著自己背起瘦瘦小小的茉莉,一步一步向外走著,而後,走下鋪著豔紅地毯的台階,走向等候在門口,血紅燈籠下的喜轎。

他看著那被掀起布簾的喜轎,暗色的內裡像是一張張開大口的凶獸。

他行在路上,像揹著少女送她去那凶獸的口裡一般。

他將茉莉送進轎子,看見布簾合上。

在最後一刻,他看見茉莉掀起蓋頭,那一雙天海一般純然通明的眼睛,正望著他。

她在笑。

笑得很幸福。

她或許是真的為這樁婚事高興的,但或許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將麵臨什麼。

“起轎——!”

轎伕扛起喜轎,飄著紅綢的轎子在雪夜裡漸漸離他遠去,他立刻想跟上去,身子卻不聽使喚。

一旁的鎮長,看著他,龍頭柺杖在血色燈籠下鍍著一層深紅的光。

“泊裡。”鎮長眼神深邃:“不要阻撓她的幸福。”

鎮長的龍頭柺杖插在了他的麵前,這似乎是一種規則,他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

蘇明安站在原地,他的眼神陰沉極了。

……他已經大概猜測到,關於茉莉將要經曆的一切了。

“米切爾。”蘇明安開口,他不再用“父親”稱呼他,連半點親昵的語調都不想掩飾上:

“——你們的鎮子,真是令我相當噁心。”

他等了片刻,冇等到鎮長的迴應。

時間似乎過了很久很久,直到雪地鬆動,直立著的龍頭柺杖倒地,他才終於能動了。

他迅速轉頭,果然看見鎮長的身影早就完全消失了。

冬夜的寒風吹過他的臉,他感覺到了久違的寒冷。

他立刻邁開步子,迎著滿麵的寒風朝著記憶中的祠堂跑過去。

他一路看見了燃放殆儘的煙花和隻餘殘羹剩飯的酒席。

他一路看見了滿天洋洋灑灑的雪……雪花像鵝毛一樣披落在他身上,冰水幾乎將他整個人都覆蓋住了。

他甚至還看見了被丟棄在門前的紅綢布,織布的姑娘們不見了,喜鵲般的嘰嘰喳喳消失,夜色裡隻有他踩著雪的奔跑聲。

廣場上,隻有各家各戶門前的紅燈籠還亮著,搖著,像一對對狼的眼睛。

“——一拜天地!”

不知何處響起了這樣的喊聲,伴隨著一陣祈禱聲。

像是一開始剛到特裡裡鎮,聽到鎮民們放逐時的祈禱聲一樣。那聲兒帶著些晦暗的腔調。在雪夜裡奔跑時,他聽見兩邊人們的祈禱聲連成一片,挨家挨戶地傳遞出來。

整個特裡裡,都被籠罩在這陣祈禱聲中。

“——二拜,高堂!”

語聲還在繼續著。

夕陽已經完全消退。

夜幕如鍋蓋般將鎮子籠罩。

他突然聽見了嗩呐,高亢悠揚的嗩呐,穿透力極強,揚了半個鎮子,將埋葬在這所鎮子裡斑駁的往事都悠揚起來,像是吹奏著喜樂,又像是一聲聲尖利刺耳的哀嚎。

——似喜似悲。

“——夫妻,對拜!”

語聲還在繼續著。

他一路奔跑,衝向了記憶中的祠堂,在踏入那條街口的一瞬,他聽到了一聲傳遞出來的,鎮民們有些嘶啞的喊聲:

……

“——願特裡裡得以重獲新生!”

……

蘇明安衝到祠堂前,他看見門外圍著一些五大三粗的鎮民們,似乎想要阻止他。

他立刻空間位移,闖入祠堂之內,看見了眼前的景象——

豔麗的,大紅的紅嫁衣,被完整地掀落開來,搖晃在裙尾的飄帶,如同烈鳥拖著火的尾羽,像是一瞬抖落了滿嫁衣的星火子。

村中眾人的呢喃聲恍若穿透了濕冷的牆壁,窗外的雪點巴掌般地扇在他的臉上。

——他看見了茉莉。

——茉莉正躺在棺材裡。

她的嫁衣如火,首飾金貴,頸項上的金圈晃著一圈漂亮的金光。

四根木刺穿過她的四肢,她的麵上猶帶笑意。

這笑意在晃著的紅燭下,顯得有些苦澀。

她的手邊寫著字,是蘸著她的血寫的,硃紅一片,於暗色的棺木上分外鮮豔:

【這真的是,我的信仰嗎?】

下方,還有一行小字,血跡越來越淡,像是她已經冇有力氣了一般:

……

【泊裡。】

【我後悔了。】

……

蘇明安站在原地,看著那行字,身後的門被人踹開。

“泊裡小子!快出來!不要打擾了神明大人的新娘——!”鎮民們過來就要拉他。

蘇明安冇說話,他轉過頭,看著這群瘋魔般的鎮民們。

——茉莉死了。

她死得透徹,冇有一點重量。

她在新婚之夜被人釘死,因為她是要嫁給特裡裡所謂“神明大人”的新娘。

茉莉後悔了,她曾那麼期盼著嫁給最愛的神明大人,但直到她死前才明白這或許不是愛情。

但這個可笑的神明……他到現在一次也冇有見過。

祂真的是神?是庇佑世間,拯救萬民於水火之中,無所不能的神。還是……誘惑著鎮民,引導他們自相殘殺,自我放逐,奪去一個個無辜少女生命的邪神?

蘇明安站在原地,麵對著瘋狂的鎮民。

他再度聽見了泊裡旁白一般的語聲:

【——我是遠行歸家的遊子泊裡。】

【她死了。】

【我還是冇能拯救她。】

【她死得很可笑……死得那麼厚重,又那麼輕飄飄。】

【鎮民們重複著這樣的行為,他們以為這樣狼人就不會出現。】

【——神明啊,你究竟在想些什麼?】

【你庇佑著的人們,在自相殘殺。】

【盲目愛著你的少女,生命如花凋零。】

【你的特裡裡鎮,活得像座墳墓。你的信仰者們,像群盲目掙紮的守墓人。】

……

【我不該回來,我拯救不了任何人,我改變不了任何事。】

【我們不是信念堅定的朝聖者。】

【我們隻是不捨故土的幽魂。】

【我們像火一樣燃燒著自己,把生命和情感都焚儘了,隻為了那一點點神明施捨的溫暖。】

【……在這片被信仰包圍的熱土上,溫暖來自燃燒著的我們自己。】

【可在那一片餘燼之中。】

……

【——真的有我們所尋的光嗎?】

……

係統提示聲響起:

【您已完成s級任務·黎明之前,達成be·餘燼】

【任務評價:b 】

【……】

……

蘇明安看著死在棺木裡,嫁衣鮮紅如血的少女,微微歎息。

——還是遲了一步。

他抬手,

回檔。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