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二十九章·“預言家線索”

-

廣場中央的戰鬥被鎮民們強行終止了,呂樹看著這個突然插手的鎮長,眉頭微皺。

“鎮長。”呂樹開口:“蘇明安怎麼樣了?”

呂樹看過世界論壇,上麵說自己是世界級的舔狗,明明有實力卻偏要跟在人後麵。

——但他有時候隻覺得,除了他之外的很多人,見識太過短淺。

人們已經開始推論出,全部完美通關能夠得到什麼。

有人揚言要贏到最後,他們說他們最後的願望是讓遊戲徹底結束,讓翟星遠離這些無意義的紛爭。也有人說,他們的願望是把這群外星人趕出去,不讓可惡的主辦方汙染他們的家園。

雖然他已經失去了贏到最後的資格,他對此也冇有什麼遺憾,畢竟他對權利冇有什麼追求。

他隻是永遠喜歡追隨心懷光明的人,所以他在一開始就認定了蘇明安是好人。好人心懷光明,哪怕蘇明安之後被很多人懷疑,他也覺得他是好人。

他的偏執簡單而堅定,他的人生就是一條單行線。

從開始到結束,認定了就不改變。

而所有阻礙在好人麵前的人……

他的眼神有些陰鷙,他早就想好了這個世界結束後他要做什麼——他要除掉那些阻擋在好人麵前的垃圾,他不管什麼積分不積分的,哪怕自己被追殺也冇有關係。

比如,那個實力很強,心卻差到一塌糊塗的榜三。

還有,那個總是出言不遜的榜十二。

他們很強,但他也有不動用直接武力除掉人的辦法。

蘇明安不想做的事,他來做——第一玩家應該是光明磊落的第一玩家,他願意成為一個手染鮮血的逐光者。

“四號旅人?”鎮長偏過頭,他手中的龍頭柺杖晃著紅光,將對立的兩個陣營完全分離開:“一號旅人嗎?我並冇有看到他,如果你想問我們為什麼幫你……那是因為我親愛的兒子泊裡,回來了。”

呂樹注意到對麵的狼人玩家們在小聲說話,他們似乎放棄了對戰他們的想法,他們猜測蘇明安一個人去了什麼地方,他們要去祠堂截他。

“——好了,我親愛的旅人們。”鎮長的柺杖敲了敲地麵:“我答應了泊裡,不能讓你們在今天再起爭鬥,現在你們可以散了,如果再度發現有人爭鬥的話,我也會阻攔的。”

他說著,結合著背後帶著各種武器的鎮民,看上去頗有威懾力。

呂樹率先離開,他要回房。

最安全的地方或許是自己的房子,他朝著房子走去,肩頭的小碧卻好像注意到了什麼,跳動下來。

他看見了小碧撿回來的一卷小小的紙條。

紙條被人用皮筋束緊了,像是很珍貴的東西一樣,邊緣冇有一點破損。

他將紙條取出來,還冇解那根皮筋,首先便收到了係統提示:

【獲得關卡線索·預言家線索】

他的心裡“咯噔”一下。

似乎有著什麼預感正在升起。

他立刻將直播關閉,眼神閃過猶豫。

……他知道這大概是描述蘇明安的紙條。

他本無意探知彆人的過去,最好的辦法應該是不打開它,直接將它交給蘇明安。

……但他此時竟然有些控製不住自己的手.

他看著自己的手自己顫抖著解開了那根皮筋,將紙麵緩緩展開。

他的動作莊重得像朝聖。

他深吸了口氣,投下視線。

他的視線在那段描述上凝滯了足足十幾秒。

“這……”

他的眼中閃過無比複雜的情緒。

而後,他抖著手,將紙條重新捲起,以一種無比小心的態度還原成剛纔的模樣,放進了揹包格子裡。

……

蘇明安睜開眼睛。

他看見了滿目洋洋灑灑的大雪。

他正站在巷子裡,冷風無休止地刮過來。

……居然是同樣的時間點。

死亡回檔的機製他一直不太明白。

明明是不同的時間點死亡,回檔的時間點卻是一模一樣。

他隱約想到了什麼——這是不是意味著,在某一個時間階段期間他選擇回檔,回到的會是同一個時間點?

他先將這些思考放在一邊,盯著這個“去祠堂”的選項。

一直跟著鎮長的路線似乎行不通,那個老人也是讓茉莉去死的幫凶,隻要他出現在鎮長的視線裡,鎮長就會有所防備,以至於用龍頭柺杖限製自己不去救人。

那麼,如果自己提前前往祠堂準備的話……

他冇有再去街上買衣服,而是直接朝著祠堂方向走去。

——如果說黎明指的是時間點的話。

他這一次,一定要讓她至少活到第二天早晨。

……

夜幕降臨,鑼鼓喧天。

穿著紅嫁衣的少女登上喜轎,伴著嗩呐的高鳴。

在一切程式過後,少女被人牽著走進了祠堂。她站了會,卻久久冇有等到她的新郎。

她感覺身上有些發冷,想要向父親尋求些安全感,卻冇有得到任何迴應。

“……父親?”

她的呼喚剛剛出口,就突然感覺自己的肩被兩道大力壓住了,壓得她生疼。她忍不住扯開紅蓋頭,回過頭,卻看見那慈眉善目的老人已經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幾個五大三粗的鎮民。

他們壓著她的肩,似乎想強迫她下跪,他們另一隻手上拿著銳利的木刺,隱約給她一種不好的預感。

“等,等等……”她原本以為到這裡就可以見到親愛的神明大人——這是父親和她說過的。嫁給神明,神明便可保佑鎮內至少一年無憂,該死的狼人們將不再出現,而她也將得到自己的幸福。

……可她卻從未想過,“嫁”,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過程。

為什麼,在她新婚之夜的地方,會有彆的人存在。

【凡人是不能和神成婚的。】

——除非脫離“人”這個範圍。

送她去死。

“拜堂——!”

她聽到門外傳來嗩呐的高鳴。

肩上的負擔驟然壓重,她親愛的鎮民們似乎是想強迫她下拜。

這一刻,她的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

“——一拜天地!”

柔弱的身體根本扛不住肩上的力氣,她被迫著下壓,雙膝向下跪去。她頭上的蓋頭早就落地,精緻的髮髻也被扯亂,與之前精心打扮,想要向神明展現最美的一麵的她相比,簡直糟糕極了。

……她曾想過要與對方拜堂,但從未想過是這種方式。

頭上傳來大力,她的額頭磕在冰冷的地麵上,寒冷的冬夜裡,她的全身都在哆嗦。

“等一下,等一下——!”她大喊著:“我要見我父親!我要見父親,父親說的不是這樣的——”

嫁給神明,是她的意願。

……但她現在,卻感覺到了一絲迷茫。鎮長說,隻要相信神明,熱切地愛著對方,所有人都能得到幸福。可你情我願的婚姻,為什麼要以這樣的方式進行呢?

“——二拜高堂!”

她被扭轉著身子向外拜,本該是夫妻同拜的局麵下,與她並行的隻有鎮民手捧著的一麵牌位。

“——夫妻,對拜!”

高亢的嗩呐聲響徹在夜裡。

她看見了那麵與她對應著的,冰冷的牌位。

她看清了牌位上麵的字跡。

【茉莉】

與她拜堂的,是寫著她自己名字的牌位。

……她明明還活著。

怎麼便就像死了一樣呢?

她感覺自己像一顆無力的稻草一般被人撈起,拽著向著祠堂中央走去,她掙紮著,移著有些僵硬的視線向那方望去——

她看見了閉合的一副棺材。

為了她新婚之夜準備的,一副棺材。

她立刻開始瘋狂地掙紮起來,旁邊的人似是冇想到她突然爆發的力氣竟然這麼大,一瞬被炸了毛一樣的女孩甩開。她自個兒也冇料到前衝的趨勢這麼猛,帶著血一般的紅綢,一把向著麵前的棺材撲去,額頭正對堅硬的棺材角,像一隻曳著血羽的,赴死的烈鳥。

她有些絕望地閉上眼睛。

——而後她感覺,自己的頭被一隻手輕柔地墊住了。

“這個場景,有點熟悉。”她聽到了一聲男聲。

她剛要掙紮著站起來,忽就聽到了背後一陣極響的轟鳴——

“轟——!”

她微微抬眼,看見視野邊緣,那血紅的棺材,已被移開了一塊。

身後,那些鎮民們的叫喊聲不在,已然重歸於寂。

她心中蒸騰起些不真實的感覺,在將身子撐起,視線上移的那一瞬間,看到眼前出現在棺材裡的青年的一瞬間。

她心中有了些許感歎。

【……啊,神明大人】

【您果然,還是來救我了。】

……

蘇明安停止空間震動,看見了一連串的係統經驗提示:

【你殺死了鎮民吳頓,exp 1000】

【你殺死了鎮民鮑夏,exp 1000】

【……】

對於麵前的這些人,他一個冇放過,全部殺死。

他自從下午來到祠堂後,就一直躲在棺材裡,選項也一直冇有觸發。

他原以為至少會有人檢查一下棺材,到時候他再空間位移出去,等到機會再位移進來,但冇想到這個棺材一直冇人打開,就像是專門用來等待“新娘”的一般。

目前的他還並不能很有效地控製空間震動,範圍還有些大,隻能等到茉莉靠近棺材,能進入他周身範圍的時候,他才選擇了攻擊。

在殺死了祠堂內所有的鎮民後,他看了一眼還有一大半的藍量,準備將外麵守著的那些也全殺了。

唯一對他有威脅的是那個鎮長的龍頭柺杖,那似乎是規則一樣的東西,上一週目他就因為被那個柺杖所困,冇有及時趕到茉莉身邊。

他剛要出去,就感覺自己的袖子被拉住了。

“神明大人。”穿著嫁衣的女孩眼神清澈地看著他:“你是來娶我的神明大人,對嗎?”

“我不是。”蘇明安立刻甩開她,麵前的鎮民們可纔剛剛被他殺死,這個女孩卻像冇看見一樣繼續堅信著他是神明,他可不認為這個茉莉有多麼正常。

他立刻空間位移出去,首先便看到了一臉驚愕的米切爾鎮長。

“……泊裡?”

白髮蒼蒼的老人抬著頭看他,眼中帶著看見遊子歸家的欣喜。

“孩子,你終於回來了,我怕你找不到家,一直在鎮口等你,我一直相信你會回來……”

“轟——!”

迎接他的,是震裂他心肺的巨大空間震動。

米切爾嘴角溢著血,帶著一臉不可置信緩緩倒了下去。

自始至終,他都冇能明白,他一直很聽話的,隻是偶爾會有些叛逆的孩子泊裡,怎麼會對他出手。

“泊裡……”

他呢喃著,倒了下去。

龍頭柺杖落地,於白雪中鍍著一層血紅的光。

【你殺死了(特裡裡鎮長·特恩·米切爾),exp 8000!】

【*你獲得關鍵物品(龍頭柺杖)】

【龍頭柺杖:這是特裡裡掌權人的象征,也是虔誠的人們溝通神明的用具。

使用此物,你可與特裡裡·神明進行短時間溝通。(此物可帶出單人副本)】

……

【叮咚!您已升級為(二階二)玩家】

【獲得自由屬性點3點】

【戰鬥力:800 60】

【你獲得裝備(黎明之墜)】

蘇明安立在簷上,順手按照原先的分配方案分配了點數。

他冇想到鎮長居然冇有對他動手,要是那個龍頭柺杖再發揮作用,肯定會有些麻煩。

他還冇來得及看掉落裝備的屬性,立刻先推開門,去找茉莉。

如果說任務是讓她活下來,看到第二天的黎明的話,現在隻要等待就好了。

他拎著龍頭柺杖走了進去,而後迎上了一雙鷹一般的眼神。

茉莉正看著他。

她眼中的清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其中如刀子般的雪亮決絕。

下一刻,蘇明安手中的龍頭柺杖脫手,自動到了她的手中。

“特裡裡,我最親愛的信眾們。他們本不應該這樣死去。”“茉莉”拄著柺杖,冷淡地開口:

“——你殺死了米切爾,殺死了我親愛的信眾。”

她的手背上,漸漸出現了一層細密的絨毛。

蘇明安站在原地。

“……被趁虛而入了嗎。”他看著這個與之前截然不同的茉莉,明白過來——這個狀態與之前完全不同的茉莉,或許纔是鎮民們信仰著的神明。

他聽見了來自泊裡的旁白:

【——我是遠行歸家的遊子泊裡。】

【我殺死了自己的父親。】

【……為了救一個女孩。】

【女孩的眼神很純淨,她說她要嫁給我。】

【女孩說我是她的神明,她是那麼單純。】

【但當我除去一切去保護她後,我發現,她已經不在了。】

……

“——你觸犯了規則,背叛的信仰者泊裡。”“茉莉”抬著下巴,冷然微笑:

“不過,你是一個不錯的鎮民。”

她說:

“相比於米切爾,你或許能比他更加出色。”

“——留下來吧,成為我的傀儡。”她張開雙臂,手背上長出一層細密的絨毛:

“讓整座鎮子揹負著詛咒去死。

或者,留下來,成為我的信眾,崇拜我,信仰我,然後——

供奉我。”

她笑得很熱烈,不像一位莊重的神明。

而是一位掌控著權柄與**的,強大的瘋子。

旁白還在繼續著:

【——女孩最終還是嫁給了她的神明。】

【而我終究隻是一個,什麼也冇做到的,廢物罷了。】

【——我失去了一切。】

【我將帶著父親的柺杖,繼承整個特裡裡。】

【少數服從多數,小義服從大義。】

【特裡裡的絕對正義,或許我應該學會遵守。】

【為了保護我親愛的鎮民,我要尋找新的女孩。】

……

【——並將她們,一無所知地送上絕路。】

【您已完成s級任務·黎明之前,達成……】

【……】

【即死抵抗生效!】

【玩家未死亡!】

【結局進程發生未知改變,正在平衡進程中……】

【遊戲進程繼續,新路線已規劃完成。】

【——您已進入完美通關線路·隱藏線·黎明線,完美通關進程40%。】

他突然聽到這樣的聲音。

那麵前舉著柺杖,似乎在做什麼攻擊的“茉莉”,眼中出現了愕然之色。

“為什麼……”她喃喃自語:“你能抵抗我的詛咒?”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