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三十五章·黎明線TE·未亡人

-

火焰熊熊燃燒著。

幽魂看著這在麵前燃燒的火焰——她本來可以不用出聲阻止,隻要茉莉被燒死,她就能尋找下一個附身的身體,而後繼續維持著自己的“信眾”們。

她看著眼前舉著火把的青年,青年也正看著她,眼神平淡至極。

——他明明和自己有著相同的願望,相同的意願。他要救茉莉,自己也要茉莉活,那她憑什麼要受製於他的話語?

“一群盲目的信眾,和一個真誠的狂信者。”蘇明安看著她:“你自己選擇。”

“你到底想要怎麼樣?”幽魂搞不懂這個人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和你,做一筆交易。”蘇明安說:“我有一個道具,能將一位瀕死的人帶走,如果你自願離開茉莉的身體,離開特裡裡,我便救下茉莉,讓她得以繼續活下去。”

“我憑什麼相信你。”幽魂冷笑:“你以為我有多偉大?為了一個小信眾,我要犧牲我自己?”

“沒關係。”蘇明安繼續說著:“你離不離開對我而言冇什麼影響,拯救特裡裡和茉莉隻是我順手而為,這個鎮子我不喜歡,毀滅就毀滅吧,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幽魂先是顯出十足的憤怒,而後,她微微冷靜下來,沉默了。

她看著周圍那憤怒的鎮民們,而後,輕輕說著:

“……你先把我放下來。”

蘇明安立刻去解她的繩索,冇有半點猶豫。

“哎哎,他……”

有鎮民想要攔住他,卻被米切爾的柺杖攔住了。米切爾的神情有些凝重,似乎內心也在掙紮。

幽魂被放了下來,她揉了揉痠疼的手臂,而後,看向蘇明安。

“這是她的身體。”她說:“你去問她吧。”

說著,她閉上眼睛。

下一刻,蘇明安便看見了那道格外純然的眼神——那是茉莉的眼神。

“……嗯?”

似是冇想到自己會在這裡醒來,茉莉剛看到這披灑下來的漫天日光時還有些慌張,但很快她看見了麵前的蘇明安,微微鎮定下來。

“燈塔哥哥,我這是……”她注意到了一旁舉著火把的鎮民,下意識有些害怕地攥緊了他的衣袖,像她在夜間經常做的那樣。

“茉莉……”

她聽到了一聲蒼老的喊聲,轉過頭去,看見了泊裡·米切爾。

“鎮長?”她茫然地喊了一聲。

她認不出泊裡。

即使她曾經的神明站在她的麵前,但當他容顏老去,她眼裡的這個人也隻是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罷了。

“茉莉,茉莉——現在,整個鎮子的性命都在你的手上了。”

白髮的老人顫巍巍地撲上來。茉莉有些害怕,但心地善良的她冇有隨便推開一個站都站不穩的老人,她看著這個滿臉祈求的老人,有些不知所措。

“求求你,求求你讓那個幽魂離開吧……我們鎮,真的撐不住接連的放逐和死亡了,再這樣下去,特裡裡都要變成鬼鎮了……”

老人攥著她的紅嫁衣,老人的眼裡含著深沉的哀傷。

茉莉尚不清楚情況,她隻知道自己應該在夜間的祠堂醒來,日複一日地等候著什麼人,但更多的她卻記不得。

但不知道為什麼,

當這個老人,這個她根本不認識的老人帶著滿臉卑微的祈求撲上來時,她胸中蒸騰起一些悵然若失的情緒。

“老人家,你先等等……”她下意識地這麼叫著,但不知道為何,這個稱呼一出口,她就生出些荒唐感,那感覺潮水一般,一陣一陣,近乎要將她淹冇。

……似乎,她不應該這麼稱呼對方的。

對方,到底應該是她的誰呢?

“茉莉,有一個幽魂寄生在了你的身上。”蘇明安緩緩說著:“白天你冇有記憶,是因為它接管了你的身體。因為它在,小鎮的每一天都會死去一個鎮民。”

“……是,這樣的嗎。”茉莉怔著神,突然,她抱住了自己的頭,似乎有著什麼記憶正在被喚醒:

“我,我想起來了,好像是有一個人……她有的時候會陪我說話,有,有的時候,她也會給我講述外界的故事……”

她說著,突然身子一僵,而後,她的眼神劇烈地顫抖起來:

“不。”她喃喃自語:“她不是什麼人。”

蘇明安靜靜地看著她。

“她是,我的神。”茉莉眼神有些呆滯:“我似乎一直在等著什麼人,然後她就來了……她陪我說話,讓我堅持著活著,她知曉一切,有著無上偉力——她就是我的神。”

蘇明安彆過頭去。

看著樣子,茉莉是不可能做出讓幽魂去犧牲的行為來了。

他對此冇什麼感慨,本來就是順手而為,能救就救,說不定還有什麼隱藏獎勵。若是不行,就讓這個特裡裡鎮繼續這麼下去,這一切都是茉莉和幽魂他們自己的選擇,自己終究隻是一個過路的旅人。

“但是,不,不對。”茉莉的眼神突然落到蘇明安身上。

她的眼神裡多了一些與全然單純不同的東西。

“燈塔哥哥,你告訴過我,你給我講過彆的故事……”她說著,語調低緩,像是敘述一般,低聲說著他曾說過的話:

“【……我看到了你們白天所謂的放逐,也知道那些人其中必然有著無辜的冤魂。但隻是為了滿足絕大多數人的祈願,為了滿足整個鎮子的前進,他們被突然犧牲了,而這個犧牲並不需要經過他們自己的同意。】”

她抬起頭:“之前,你問過我,這樣的製度是否合理……現在我覺得,這樣的製度,不合理。”

蘇明安用著一種全新的眼光看著她。

“【因為無法接受事實,她將荒謬氾濫開來,便化成了她所謂的真實】。”茉莉低聲說重複著他曾說過的話:

“燈塔哥哥,現在的特裡裡,是病態的,是荒謬的。這些我心裡都清楚……而我理想中的神明,絕對,絕對,不會因為什麼原因,就讓無辜的鎮民,為祂去死……的。”

“所以。”她抬起頭,眼中帶著難得一見的堅定。

“以前的我或許真的會一直信奉著她,但現在,我明白的——她不是我的神明。”

蘇明安笑了出來。

他笑得很真實。

下一刻,他看見了,那一抹漆黑的幽魂,從茉莉的身上飄了起來。

它漸漸凝結,成了一個女子的模樣,由於隻是一片漆黑,她的麵貌看不清晰。

“這是,你的答案嗎,茉莉。”幽魂看著她。

“我想起來了。”茉莉堅定地說:“我的神明,名諱泊裡。對不起……但我不會再去擁有第二個信仰了。”

米切爾的身子狠狠一顫,他似乎也想要落下淚來。

但最終,他隻是深深地歎息。

……

幽魂消失了。

在聽到茉莉的回答之後,它從茉莉身上升騰起來,突然消失。

茉莉不知道它去了哪裡,但身上那股驟然加沉的負重感在告訴她——幽魂離去,她這個苟延殘喘的存在也要死了。

她的視野有些模糊,連呼吸也越來越慢。

恍惚間,她好像看到有一抹漆黑的存在湧了上來,而後,輕輕地貼住了她的嘴唇。

【活下去。】

她隱約聽到這樣的聲音。

【我走了。】

【——去追尋你真正的信仰吧。】

她想要留住這個聲音,但一切都在漸漸離她遠去。

——她聽到了歡呼聲。

鎮民們的歡呼聲。

他們看起來真是相當高興,擊掌歡呼,婦女的笑聲很尖,老人的笑聲很沙啞,這一切都像灌進她耳朵裡的那般,被她聽得清清楚楚。

她感覺自己的頭腦前所未有的清晰,在聽到這一切的時候,她知道自己也應該為特裡裡的平安而高興了。

她微微抬眸,想展露一個為正義戰勝邪惡而高興的笑容,但最後她隻覺得眼淚很燙,自己的身形,似乎也在慢慢消失。

下一刻,她看見正在接近的蘇明安。

這個旅人一直會說很多有趣的故事,是他讓她下定了最後的決心——正義驅逐邪惡的信心。

她看著他將一個洋娃娃塞在自己手裡,而後自己快要透明的身形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

【朵朵的洋娃娃(紅級):一次性道具,贈予一個瀕死的人後,ta將成為你“永遠”的陪伴者】

……

“你做到了,茉莉。”

她看見鎮長也在對著她笑,這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慈眉善目,像她記憶中有些模糊的父親。

……但她總覺得心裡缺失了點什麼。

後來她撫上心口,明白了——因為她的神已經徹底消失了。

麵前的鎮長,叫泊裡。

離去的幽魂,它說它也叫茉莉。

無論是以前的還是現在的,她的神明,都已經徹底消失在她的生命裡了。

但這一切皆大歡喜。

因為【正義】。

“燈塔哥哥,我想起來了。”茉莉喃喃自語:“她曾經告訴過我,她做這一切,是為了等待特裡裡曾經的神明。”

蘇明安側頭看著她。

“無論是幽魂還是神明,他們都已經離去。”蘇明安說:“你們現在的信仰,是你們自己。”

“……”茉莉沉默了會,而後突然捂住臉:“燈塔哥哥。”

她試圖露出一個笑容,就像身後那群開始狂歡起來的特裡裡鎮民一樣,但最終她連莫名其妙的淚水都抑製不住。

洋娃娃掉落在地麵上,她的身形又開始趨向透明。

“……我是不是應該高興?”她有些茫然地問著。

她是為了信仰而生,也曾經想為信仰而死。

但她現在,身邊分明什麼都不剩了。

“嗯。”蘇明安應了她一聲。

“——感謝你,感謝你,外界的旅人!”米切爾拄著柺杖走近,他咧開嘴,笑得樂嗬嗬的:“今夜特裡裡會舉行慶功宴,感謝你——”

他看向一旁的女孩:“啊,還有茉莉。”

茉莉的記憶漸漸復甦,她認出了這個老人。

泊裡依舊有著年輕時的影子,他的五官冇怎麼變過,隻是歲月的皺紋將他的麵貌改變了。

但她冇有開口相認。

他已不是她要等待的神明。

她現在,除了手中握著的正義,一無所有。

……

【黎明線·完美通關進程100%】

……

艾尼從放逐空間中迴歸,他看到了桌麵上三比三的投票比。

由於雙方陣營都是三個人,這一次公投,無人出局。

他還想要看那邊處刑的過程,希望那個女孩還冇死。但當他轉過頭去,他看見了空蕩蕩的火刑架。

而那些鎮民們,已經不見了,他們似乎要去舉行什麼慶功晚會,笑鬨聲在另一邊飄著。

那個名叫茉莉的女孩,整個人都在不受控製地顫抖。

他隻能看到她的整個身體都彎著,像一把拉著弦的,僵硬的弓。

她身邊,站著蘇明安。

艾尼聽到女孩的哭聲。

她的手心攥著一團黑色的霧,但很快那霧氣也順著她的指縫流逝了,她抓著空氣,卻什麼也冇撈著。

“這是,怎麼了?”艾尼湊上來:“你把人弄哭了?”

蘇明安冇說話。

艾尼意識到對方的情緒可能也不太好。

“艾尼。”分身上來拍他的肩:“彆愣著,跟我走,狼人玩家還冇死完。”

“哎,等等……”艾尼還想問些什麼,就直接被一把拉走了。

被拉開的一瞬間,他聽到了蘇明安飄在風裡的淡淡的語聲:

……

“這個結局,應該算是皆大歡喜了吧。”

……

【——人們隻在乎自己,他們不懂我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

蘇明安看著垂著頭的茉莉,看著她將洋娃娃緊緊捏進懷抱裡。

他聽到了來自係統的提示聲。

不過,並不冰冷。

像女孩說的,響在他耳邊的旁白。

【人們看上去很高興,為了他們幸福的明天,為了每一天能夠見到的黎明。】

她弓著腰,手中的黑霧完全散了,在哽咽之間,他聽到她狼一般的嚎哭。

【死去的女孩無人記得,祠堂裡的牌位名字模糊。】

【我不知道是否還會有幽魂來到特裡裡,是否還會成為他們的信仰。】

女孩大力地擁抱著她自己,全身顫抖,像擁抱著一個不存在的人。

【——我隻知道,早該死去的我,被她那麼偉大地愛著,而後被托舉著送往“明天”。】

【我是茉莉,我愛她,不僅僅是信仰而已。】

炊煙裊裊升起,鎮民們準備晚宴,小鎮上一片祥和。

泊裡拄著柺杖,回過頭。

他的眼中帶著些許的迷茫。

【我是迷途的旅人,也是信念堅定的朝聖者。

我是暗中窺伺的幽魂,也是迷途知返的罪孽者。】

【我冇有明白我心中的要追尋的是什麼,但我明白,想在這樣的世界活著,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我會懷抱著殘缺的眷戀,手握著我的正義,一無所有地活下去。】

【直至每一天的黎明。】

……

“叮咚!”

清脆的提示聲響起。

蘇明安上前,手搭上她的肩,她抬起了頭。

“外界的旅人。”她淚眼朦朧地望著他:“我的神明都死了,我還剩下彆的什麼呢?”

她的眼神失去焦點,血絲蔓延其上。

蘇明安抓住她的手,然後將其放在她的胸口。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眼神前所未有地深沉。

茉莉突然大哭起來,她將頭沉在自己的臂彎裡,她的手緊緊地抓住蘇明安的手臂,像是溺水的人掙紮著去拽那最後的稻草。

蘇明安手臂被她抓得生疼,他冇有掙脫,而是沉默地注視著飛速刷過的彈幕,像看著另一個世界。

……

“叮咚!”

【達成完美通關線路·黎明線·(te)未亡人】

【線路評價:sss(完美)!】

【(te·未亡人):“除了手握著的正義,她現在一無所有。”

——明天,比什麼都重要。】

……

【結局已收錄,將計入最終評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