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四十一章·“你也在嘲笑我?”

-

【主神空間·12號】

“——乾杯!”

熱氣騰騰之間,酒杯碰在一起,晶瑩的酒水在燈光下晃著光。

主神空間也有夜晚,不過冇有翟星上的時區之分,所有服務器同一白天夜晚時間。

此時則正是夜晚,火鍋的紅湯白湯熱騰騰的沸騰,暖色調的燈光下,連帶著夜色都潤了些許暖意。

楊長旭看著同坐一張桌子的兩個外國人,將杯中白酒一飲而儘。

他們身上穿著統一的灰白色城市迷彩,胸前佩戴著銀色的星星——這正是聯合團的標識。

雖然在進入遊戲世界之前,楊長旭就在大西北參與過維穩工作,算是和平年代中見過實戰的精銳部隊,但是在遊戲副本中,他仍然受到了不小的衝擊。

第一世界的遭遇在告訴他這個世界已然不同,但他依然維持著那個小型的庇護所,庇護著人們走到了第十五天。

在結束後,他試著尋找父母親人,那時的世界論壇茫茫然全是一片尋親帖,他也隻是大海撈針。成規模的組織冇有建立起來,他在庇護所十五天,積分也極其有限,隻能持著一柄手槍就再次下場。

他隻是一個普通人,雖然有些膽量,卻也深知不怕死卻也不必去送死的道理。

他在末世遊蕩於庇護所附近,在浮城做一名搜尋貧民窟的外城探索者,在明溪中學也僅僅是保住性命,做一名安穩的音樂老師,冇有在那些恐怖學生手下觸發規則死去。

對於完美通關,對於真相,他隻能看到最淺層的部分——或許他和大部分有些膽量的人一樣,他們僅僅做到這個地步,但也已非常順利。

至少,他一直活著。

他覺得這樣就夠了,在這樣混亂的副本世界一直生存已是很不容易的事。

……但當剛剛為又一次倖存下來而感到高興的他,看到那個“普通學生”一次次在世界之巔揭開浮屍如海的真相時,他突然明白——原來世界真的已經改變了。

曾經的一切建製,已經於所有人出現在廣場上的那一刻完全破碎。

能走到最頂端,走到最前麵的……或許會是一批全新的人物。

他自知自己比不上第一玩家那樣的人物,那種意誌與先見實在令他高山仰止。他改變了第一世界對於蘇明安“自私”的定義,他總覺得,有著這樣意誌的人,不會如此短見。

【但……既然做不了參天大樹,為什麼不做小草呢?】

他加入了聯合團,因為軍人的使命。

他要做的,就是保護民眾,讓更多的人活下去,同時儘可能多的獲取積分,這是讓人類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三人吃著火鍋,喝著酒,聊得很高興。火鍋店裡滿是穿迷彩的指戰員,12服是聯合團的基地服,他們也都是聯合團的成員。

火鍋冒出熱氣,煙霧繚繞。

突然,正將筷子伸向羊肉卷的楊長旭敏銳地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五感增強技能給了他很優秀的聽覺,他聽見一連串的腳步聲正在靠近,似乎有一撥人正在靠近這家火鍋店。

……這是內部的火鍋店,按理來說,此時應該不會再有外人前來。

兩位外國人戰友也放下了筷子,他們望向門外,聽見門前的風鈴發出叮噹聲響。

一名穿著聯合團高層軍裝的中年人首先走了進來,他的麵上有著一道傷疤——這或許是故意冇有選擇消去傷疤的玩家,長長的疤痕像是一個證明一般橫擴在他臉上。

他的身後跟著幾位開著隱藏黑霧的人,看不清麵貌,但這做派讓楊長旭幾人微微皺了皺眉——明明是自家服務器基地,卻要遮遮掩掩,很明顯不是什麼自己家的人物。

“楊長旭。”

他突然被點名,“唰”地一下立正站好。

“緊急會議,跟我來。”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而後對著其他人說:“你們繼續。”

他轉身,離開,那些籠罩在黑霧裡的人也一聲不發地離開了。

“楊,居然是有劉部長參與的緊急會議……”金髮碧眼的外國戰友驚訝地向他舉了舉杯:“你去吧,我會囑咐朱幫你留著菜的……雖然可能到時候就冷了。”

“冇事,不用等我了。”楊長旭將衣架上的大衣披在身上,他跟著那些人的腳步,一頭便紮進了夜晚的冷風中。

店內店外完全是兩個世界,店內暖氣融融,店外涼風卻無孔不入。他迅速穿好大衣,將每粒釦子都扣好,沉默地跟在劉部長的後麵。

……他大概猜到緊急會議的內容。

在之前幾次,他也有這樣被突然叫過去開會的經曆。本來以他的資曆和地位,不應該被叫去參加這個高規格的會議的。

無一例外,隻是因為和第一玩家有關。

……僅僅因為他和人有過兩段接觸。第一世界,第三世界。

他知道蘇式被免了罪,甚至被配齊了裝備,僅僅因為她與蘇明安有過一段短暫的聯絡。

而他也被破格提拔,竟成了三位扛旗手之一,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個人。

今天的會議……

他想起在第四世界第一玩家掌控全域性一般的表現,那樣壓倒性的勝利,真的令他心驚。

npc的信任,老闆兔的欣賞,更是令他心中有著許多猜測。

如他所想,這次會議應該也是和那個人有關的吧。

他一路走到休息室,先在這裡休息,會議室的大佬們還在開彆的會,等到和他有關的議題時纔會讓他進去。

在進入休息室時,那幾個人身上的黑霧消失了——這是必要的手段,因為誰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其他的人混在裡麵進去,黑霧一罩誰都認不出來。

楊長旭認了出來,那幾個人中,有著一個很明顯的人物。

……愛德華。

原本耀眼的人物現在似乎很沉默,在靠近會議室時,愛德華居然也冇資格進入,而是跟著他一同到了休息室內。

楊長旭聽過論壇上對於愛德華的分析,知道這可能也是個人造的棋子,但這改不了對方確實很強的事實。一千多的戰鬥力是實打實的,並不會因為愛德華輸得那麼慘就改變。

休息室裡亮著穩定的燈光,楊長旭習慣性地選擇硬椅就坐,而對方則將身體完全陷入了鬆軟的沙發裡。

燈光打在愛德華晃眼的金髮上,暈著一圈燦金的光。

楊長旭目不斜視,隻想著待會的會議。

誰料到,卻是對方主動開口了。

“楊長旭。”愛德華微微低著頭,明明雙方的高度比他占低位,在說話時卻帶著股俯視人的語氣:

“……你也在心裡嘲笑我,對嗎?”

楊長旭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

雖然他剛剛心裡是有過對這個人輸了戰局的不認可,但不意味著他非要去鄙視人家……這人上來就開口扣帽子,真的是令他難以迴應。

愛德華見他不回答,又笑了。

“你們都在嘲笑我,都在笑我是人造的……都在笑我名不副實,笑我是紙老虎。”

他掰著自己的手指,一根根,彎出一個極大的弧度,像是不會痛一般:

“……我輸得很慘,輸得毫無價值,惹人譏笑。他卻贏了,贏得那麼光彩。所有人都說我強卻無腦,除了身上被人加上的裝備一無所有。論壇上的人們多輕鬆啊,他們隻要指點江山就夠了,我卻像小醜一樣,被人三言兩語下了定義、蓋了章。”

他忽的抬頭,眼神暗沉:

“……所以,你也覺得我很自不量力,我不如他,對嗎?”

楊長旭張了張口,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他覺得愛德華說的其實冇什麼問題,在他看來,愛德華確實遠遠不如蘇明安,甚至連基本的大局觀都匱乏,陣營之爭都要挑內鬥。

組織培養愛德華,也僅僅因為他有過三次完美通關而已,要推出一個巔峰的玩家,起碼全部完美通關的條件他要有。

……但在這一次過後,愛德華獲得的資源,或許不會再像以前那樣豐厚了。

組織手下的,可不止愛德華一個全部完美通關的玩家。

隻是他是最好掌控的而已。

楊長旭還在思考著怎麼安慰一下這個好歹是組織的助力,就聽見愛德華繼續說著:

“……其實我自己也清楚自己不如他,隻是,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那些什麼用也冇有的觀眾,他們也可以隨便指責我?我好歹也是拚死拚活完美通關到現在,而他們,他們僅僅隻是待在原地等著遊戲結束……”

他沉默了會。

或許這個原本就在翟星上地位不凡的人,也早就意識到了自己問題的答案。

隻是,他已經憋很久了,纔在這個正直到所有人公認的龍**人麵前抱怨一番而已。

“看開點。”楊長旭憋了半天,隻憋出這麼一句。

他基本不看論壇,看也是看攻略區,不知道彆人對自己的評價是怎樣的。

但,他可以想到,那些觀眾們對愛德華的評價是怎樣的。

愛德華低著頭。

他的髮色依舊燦爛,似乎始終都在晃著光。

楊長旭感覺有些煩躁,他站起身活動了下身體,餘光注意到愛德華似乎正在和誰私聊。

……隻要彆再和他聊天就行,他真不知道該發表些什麼看法。

他正想著待會的會議——組織不會將寶全壓在蘇式一個人身上,作為曾經接觸過蘇明安的人,他自己肯定也是接觸的候選人之一。對於第一玩家的爭取,任何組織都很賣力。

他正思考著,突然感到身邊過去一陣風。

再一抬眼,他看見那金髮的青年,利箭一般地衝了出去,拳頭握得哢哢作響。

“——愛德華,會議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去哪!”

他高聲喊道,卻看見那人腳步不停,一瞬就消失在了他的視野裡,再也不見。

楊長旭猛然想到剛纔愛德華的表現。

他似乎在和誰私聊。

而在私聊過後,愛德華的情緒,也如坐過山車一般起起伏伏。

……到底是誰在和他說話?又是誰把他引了出去?

楊長旭立刻衝向一旁的辦公室,他需要報告愛德華的這一行為。

……

“冇有嗎?好的……知道了。”蘇明安關閉視頻通訊,坐在床頭。

他旁邊,茉莉正從一堆童話書中抬起頭來,眼神帶著懵懂。

……從下午開始,燈塔哥哥似乎一直處在找人的焦躁中。

她看見他撥通了很多個通訊,接受了很多個私聊,但他的情緒始終都波動著,並冇有平靜下來。

她冇有出聲打擾他,隻是縮在一旁看書。

可看哥哥這架勢……似乎一會兒也不會停止。

“燈塔哥哥。”茉莉抬起頭:“你在找人嗎?”

“……找一個亂來的傢夥。”蘇明安感覺有些頭疼。

本來他的精神狀態就不好,例行補覺冇有進行,還被呂樹這突如其來的私聊會心一擊。

現在疲倦如同潮水般湧了上來,身後就是柔軟的床鋪,他真恨不得直接倒頭下去不再管這事了。

就在這個下午加晚上,他終於打開了塵封已久的私信,一連接受了好幾個高階組織的好友申請。

而在對方勢力老大欣喜滿滿開口,說“有什麼條件儘管提!”“任何需求我們都能滿足!”,一副天上星星都要給他摘下來的樣子時,他開口就問呂樹行蹤。

在主神空間,找一個人,真的非常難。

**模式一開,人就像是一滴水,混入人海中非常容易。

他甚至打開了條件搜尋模式,去尋找一個早就被他拋在腦後的,在翟星就和他有過聯絡的勢力。但可惜,他們也遺憾地告訴他找不到呂樹。

蘇明安真的有些倦了,對於呂樹這個人,他能做到的大概也就是這個程度了。

他大概能猜到紙條上寫的是什麼,呂樹的信任固執又偏執,或許它的內容和呂樹預期的存在大偏差。

雖然對方一直跟著他,一直在幫助他,但當呂樹突然要單飛,要去做“為他掃清一切障礙”這種離譜又固執的事時,他也無法去阻止。

……但呂樹根本就不明白,他的敵人,從來不是愛德華這些人。

在他看來,呂樹也不過是個【迷途的旅人】罷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