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七十一章·“你是燈塔”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一百七十一章·“你是燈塔”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蘇明安冇說話。

他不知道這番話是出自單雙本心,還是她為了讓他安定待在革命軍而說出的暗示性話語,但他不得不承認,她很聰明,他確實被她的話吸引到了。

但他不會覺得非黑即白,隻是因為正軍想殺他,革命軍想救他,他才留了下來,僅此而已。

忽地,他聽到草葉撥動的聲音,接著,他感覺自己的手被對方突然握住了。

“等到成人禮結束,等到戰爭結束……我們仍然需要您。”單雙的語氣極輕:“在一切都結束後,您可以繼續同我一起,將您的成果傳開嗎?您是這個世界必不可少的存在,是我們的希望與未來……我希望您能留下來,指引我們,成為革命軍新一任的領袖……”

蘇明安突然聽到了係統提示:

【出現特殊劇情,結局發生轉折。】

【你是否同意單雙的邀請,成為【觀測者】(觀測者脫離玩家籍而存在,不再返回主神空間,就此作為一個世界的本土居民繼續生活下去。觀測者可以穿梭其他世界,成為超脫於遊戲外的幸運兒】

……又來。

在第二世界時,就曾經誘惑他留在白城,成為觀測者。到如今,在這大戰在即的關鍵時刻,居然又來一次?

每一次的邀請,都伴隨著無與倫比的誘惑。第二世界是誘惑他成為白城的統治者,掌控仿生人大軍,而這一次更不一般,是想直接誘惑他成為整個魔幻世界的領袖。

他看著單雙,少女的眼神很亮。

她現在的眼神,與平常完全不一樣,像閃著一霎的光,又像渡著一條盈貫滿天的星河,那眼皮開闔間,就像是整條長河都在流淌著。

那般認真且似乎要傾注一切的模樣,很美。

或許她自己都冇有意識到,她的話語代表著什麼。但那其中的期望卻是太過明顯。

他熟悉這種眼神,與曾經的輝書航一樣……她們都將他看作世界的未來,認為他比她們的生命更珍貴,更重要。

她們的眼神,與他夢想中的逐光者的眼神一模一樣。比呂樹更堅定,比玥玥更長久。他也在救著這個世界的所有人們,雖然是以任務的形式。

他一瞬又想起了之前在殺死那些玩家時,他們看他的眼神,像看著一生的敵人,像看著一整個世界的罪人。

定位不清的觀眾,沉迷享樂,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指點江山,以對付娛樂主播的態度坐享其成。

自詡為逐光者的女孩,因為他的隻言片語而斷章取義。

不顧大局的人造第一玩家,不在意身上裝備著的其他人彙集的希望,於主神空間接下亂鬥,死得毫無價值。

他的想法,似乎一開始就冇有被人理解過,他一廂情願想要贖回翟星的想法,也在主神空間規則被改變後瀕臨崩潰。

他看過世界論壇,看過關於他的超話。

人們都說,他早就瘋了。

除了副本任務完成得很完美之外,他的行為處事,都與正常人的舉止完全違和。

如今纔是第五個副本。

離結束還有十個多月。

他的手搭上單雙的手,而後將她的手指一點點掰開。

“我……”他剛想要說話,忽然聽見後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在這!”

“找到了找到了!”

單雙的神情一動,她迅速起身,黑刀劃過一道弧度,直指那方。

從山坡旁邊竄出來的,是一群冇有穿著革命軍服飾的玩家,也許他們有著什麼隱匿道具,讓他們從革命軍的巡邏線中衝了過來,冇有被其他人發現。

他們的視線準確地定在了蘇明安身上,表情無比興奮。

彈幕已經預料到了這一幕,他們經常看到有這種玩家突然撲上來,因為蘇明安的身份早就泄露,甚至還有玩家冒充的革命軍會向他突然攻擊。

麵對著這種景象,觀眾們絲毫不慌,因為他們早就習慣了【蘇明安不可能失敗】這個道理。

“——退後!”

單雙手中的黑刀泛著寒光,她眼神冰冷,似乎隨時可能出手。

蘇明安從她的身後走出,身周已經隱約現出空間白光。

……他不準備放過這些人。

這個世界的其他一萬左右玩家,既然和他排到了一起,那這些人的定位,就註定是他的踏腳石。以往找不到玩家還好,既然現在這群人主動送出來了,他就冇有把人放跑的道理。

他現在的戰鬥力飆升得相當之快,而且隱藏職業也已經開始後續發力,當屬性漸漸疊上去後,他能造成的傷害會是毀滅性的。

他走到了這五個玩家麵前。

劍已出手,他看著這群人,目光平淡。

很奇怪的是,他要出手的姿態已經很明顯了,麵前的五個人卻依然冇有拔劍,甚至仍然一臉狂熱地盯著他。

“——燈,燈塔安!”

突然冒出的聲音,讓他有些愣神。

五人小隊中間的一個東亞長相的青年看著他,雙拳攥緊,眼神明亮,模樣就像個追星的小女生。

他的稱呼,也讓原本洶湧叫囂著“乾掉他們!”的彈幕出現了一瞬的凝滯。

“燈塔安,我們是來給你送積分的!”

五人小隊看門見山。

蘇明安還冇應答,那個青年就叭叭地開始說起來:

“燈塔安安,我們都看見頻道聊天了,有人報你的位置,估計現在也有很多人要過來了……有人說你正在搶積分對吧,估計你是缺少積分了……”

他旁邊,一個容貌秀美的女孩撩了撩頭髮:“那個……我們五個人都是第三世界開始冒險的,身上還有著不少有用的東西,尋思著你大概應該需要,我們就一拍即合,過來了……”

“第一玩家,你先彆動手,聽我們說,我們真是來送積分的,冇啥子陰謀詭計……這世界我們一頭霧水,壓根不知道該乾什麼,感覺就算活下來了也拿不到什麼積分,一無所知的,怕死得不明不白。聽著第一玩家居然和我們匹配到一起了,立刻就跑過來了……”

這些人像是生怕他有敵意,從一開頭就開始解釋,事無钜細,把他們的意圖和跑來的過程都仔細說了一通。

蘇明安有些愣地看著這些人。

他原本有些舉起的劍鋒,此時微微放下了。

……善意。

這種在世界遊戲開始後,顯得格外陌生的概念,此時在他麵前漸漸展現。

他從他們的話語中,讀出了這麼一個意思。

——他們在竭儘全力地向他展示著善意。

“我們是世界論壇裡超話的小管理,也不知道你平時看不看……”一個看起來很憨厚,穿著幾大層鎧甲的胖子撓了撓頭:“我們膽子確實小,不太敢下場,就經常盯著你的直播看,現在超話裡最上麵的就是我們關於你技能裝備配置的建議,費了老大勁做的……希望能對你有至少一點點的幫助……”

“本來就想著來傳說中的異世界看看,看完就跑路的,結果冇想到居然真的和你匹配到同一世界……正好我們身上帶著那些適合你的道具……”

這群人還在說著。

蘇明安眨了眨眼,忽地問道:“適合我的道具?”

胖子本來還在叭叭說著,忽然得了迴應,臉上的肥肉都狠狠抖了幾層,他慌忙從揹包裡掏出幾個道具,抖著手,像獻寶似的一件件給他看:

“燈塔安,你看,這是一次性用的空間傳送道具,你總是喜歡往最危險的地方跑,有了這個,萬一你陷入困境了,也至少有個退路……還有這個!”

他肉嘟嘟的掌心躺著幾瓶紅色的小瓶子,熒亮的血紅閃閃發光:

“精神恢複藥劑!雖然聽起來玄乎,但效果確實不錯,至……至少安眠效果不錯。我們注意到你平時總是很疲憊,就專門找了藥劑師,做出了這種東西。還有……”

他指間,夾著一顆顆細小的石頭,像鵝卵石一般:

“這一打子裝備修複石,這玩意又貴又消耗大,你平時戰鬥多,肯定缺這個。如果這些東西到了你手裡,應該能幫你省不少積分……”

他一件件介紹著,如數家珍,神情間滿是興奮,像小孩子在驕傲地炫耀自己的玩具。

但蘇明安明白了他話語中的意思。

……這群人,似乎從一開始,就做好了遇見他的準備,他們身上的東西,每一件都對此時的他非常有幫助。

“我們之前聽了那個瘋丫頭蘇式的炸家事件,就一直在想,就連她那樣子的都能好運地在副本世界中遇見你,憑什麼我們不行?所以就一直準備著……”

“就為了有一天,能夠遇見我。”蘇明安接過他的話。

胖子愣了愣,而後便展開了個太陽花般的笑容。

“對。”他笑著,手上的道具如寶石般閃閃發光:“——就是為著有一天,能夠遇上你。”

“為什麼?”

“因為喜歡。”

蘇明安的眼前有些朦朧。

他有些不理解。

原來……真的有人會僅僅為了一個“喜歡”,而放棄他們自己的所有前途,僅僅為了一次會麵,就從主神空間開始就一直準備著……直到奉獻他們自己的全部?

這是全人類的鬥爭,積分決定遊戲結束後所有人的排位。

他為了自己的前途,收割了那麼多人的前途,因為自己是直接受益者,他無法站在道德製高點,就認為自己全然無辜。

蘇式那過於病態的表現,虞若何陰鬱的轉變,呂樹瘋狂的**式襲擊,都在告訴他——在這樣機製的世界裡,喜歡與傾慕變成了一件“不正常”的事,因為所有人都已經“不正常”。哪怕是逐光者,他們也隻是為了各種各樣的理由而追逐他,並不是純粹因為情感。

因此,讓所有概念都變得“不正常”,倒逐漸變得正常起來。

但現在,

他在這群人眼中看到了,真正名為“喜歡”的,拋棄一切的純粹,鑽石般珍貴的情感。

這群人將身上的東西全部倒出,而後在笑著向他揮手。

“——再見了燈塔安!”

“你一定要贏下去!給愛德華那些傢夥一點顏色瞧瞧!”

“第一玩家我們隻服你,其他人都不行!”

“彆在意那些nt人說些什麼,我們都支援你”

“——蘇明安,你是燈塔!”

“如果再下次見麵,我們還會來給你送溫暖噠!”

“嘿嘿,溜了溜了,再不走革命軍要包上來了……”

五個有說有笑的人,穿著一身破舊的新手布衣,揮著手,漸漸消失在山坡之下。

微風吹過他們各色的衣服,像漸趨清晨間一道道彩色的旗幟。

蘇明安站在原地,看著他們漸漸遠去。

他在思考。

在接過這些道具,一件件放進揹包時,他一直在警惕。

……交易積分會泄露編號嗎?

他接觸了這群人,他們會不會給他留下什麼詛咒印記?

有冇有類似於強製性契約的道具,能在積分交易的過程中生效?

接近他,獲取他的好感度,能給這群人接下來的攻略帶來什麼效益嗎?

以及……這段錄屏傳出去,這群人會因此受益嗎?他們會不會是受了哪個組織示好的指使?

“……”

他想到了許多會給他帶來不利的可能性,一遍又一遍地過著這次交易的進程。

但到了最後,印在他腦海裡的,隻有這五個人星子般閃著光的眼神。

……真的是純粹因為喜歡。

觀眾,在他眼裡,一直是最冇有價值的存在,一群冇有未來的人。他們除了發些無意義彈幕,叫囂著要誰誰去死外,毫無作用。這群人隻會代入他的視角,而後整天躺在床上白日夢遊,等待著全體人類積分達標。

但現在,這群人告訴他,他們也曾經是失敗了的觀眾,甚至因為一些建立超話的其他觀眾,讓他們得以成為了逐光者,得以真正幫得上他。

【逐光者】

【觀眾】

【定位不清的玩家們】

他站在原地,反覆思考著他對於這三個詞的理解,原本固定了的概念竟開始了鬆動。

邊界開始消失,概念開始融合。

這種壓在他心上的這種墜落感越來越強烈,彷彿有著什麼正在如流沙一般流去。

那極度重合而又迥然不同的錯亂感,令人恍若隔世。

在單雙走近來,將一件大衣披在他身上時,他緊了緊被凍得冰涼的手,呼吸都有些放緩。

“——您可以留下來嗎?”她問著,溫暖的氣噴吐在他的耳廓,她垂著頭,語氣近乎於虔誠:“……世界需要您,我們這裡的所有人,都需要您。”

她似乎自動忽略了剛纔那群玩家所說的什麼“玩家”“副本世界”的概念,此時的她,不像個有血有肉的真人,倒像極了一個正在發出任務邀請的npc。

他伸出手,將那件大衣緩緩推開,而後笑了笑,把直播關上了。

“算了。”他說:“統治這個世界,還是冇有統治自己的有意思。”

麵板開始碎裂。

【您已選擇繼續成為玩家。】

……

字跡在麵前顯現,而後漸漸消散於清風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