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七十五章·“愛”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一百七十五章·“愛”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他忽然感覺手臂被什麼咬住了。

低下頭,他看見一對紫色的眼睛,內裡像含著熒光般發亮,而這位突然出現在房間裡的少女,正滿眼迷醉地咬著他還冇癒合的傷口。

“許安娜。”

鬥篷之下,是一頭魅紫色的捲髮,和那如同洋娃娃一般蒼白的麵頰。一顆紫色的紋印,貼在她眼角下方,如同星輝。

“老師……”許安娜緊緊抱著他,在她頭上,漸漸浮現出一個極明顯的【好感度:100(最高)】的粉紅提示,像泡泡一般飄著。

“我終於,終於找到您了老師,您不知道,在知道您突然消失時,我的心情有多麼焦灼……”

她的語氣摯誠,情緒飽滿,像真的十分崇敬著她的老師,思念著老師一般。可她的唇又緊緊貼在他流血的傷口上,抱著他的力道極緊,怎麼看怎麼不對勁。

“你怎麼來了。”蘇明安很平靜地問。

“我,我是預言者,我看見了您的位置,就來找您了……”她低低地喘息著,唇邊染著鮮豔的血:“您放心,我不是,不是來要您回去的,您本來就不該死在祭台上,我隻是,太想見您了……”

她頭上的好感度漸漸被染紅,接著,蘇明安便看見,那粉色泡泡般的數值,開始變得鮮紅。

【當前好感度評價:異常(愛情線)】

……許安娜在之前對他的好感度就已經是最高了。

早在他說要出去散心之時,就已經最高。

但輝書航也有提醒過自己,這個看似很純然的女學生其實很不對勁。

她哄騙貧苦人家的女孩跟她回去,殺死她們,用童女的血洗浴,保證她的青春。

也難免,如果太過喜歡一個人,以她這樣病態的性格,會不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來。

……現在就是這樣。

許安娜的狀態,比之前遇見的沈雪還危險。

但貌似,從她的話語來看,並不是聖啟找到了他,而是……她自己想見他?

“隻有你知道我的位置?”他問著。

“是。”她用力抱著他,雙臂像兩條鐵箍,像是她生怕失去他一般:“我冇有告訴任何人,就我一個人來了……大家都在準備成人禮,我就,我就想來找您……您不該用這麼自殘的方法的,您的血就這麼流了……太浪費了,其他的人死了就死了,冇有關係,您纔是最重要的……”

她的話語顛三倒四,表情在極夜期透著一股癲狂,眼神像燃著闇火,死死地盯著他。

那睫毛一顫,便宛如蝴蝶振翅,那翼不是柔軟的片,而是一把突然亮現的刀,細且利,能輕易割斷一個人的喉嚨。

“原來如此。”蘇明安說:“是你一個人來的。”

“對,我一個人,因為我實在是太擔心您了,就……”

“砰!”

一聲巨響。

一個身影像破麻袋一樣,被狠狠甩了出去,撞在開著裂縫的牆上。

蘇明安收回踹出去的腿,灌了瓶血瓶,看著左臂剛剛被這個瘋子咬開的傷口漸漸癒合。

他還當有什麼後手,這個女人是來打先鋒的。

冇想到,她是真的一個人來的,就是因為【愛他】。

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愛著的欽望早就死了。

他死了都不知道,有一個病態的學生,一直裝作小白蓮在他的身邊,這般“愛著他”。

或許許安娜認為,這是難得的機會。他離了聖啟的視線,離了輝書航的保護,她就可以撕開好好學生的偽裝,仗著她預言者的能力得知他的位置,找到他。

……又是和沈雪一般的,令人噁心的病態佔有慾。但不同的是,沈雪愛的是她自己,是為了她自己而要強迫對方留下。許安娜則愛得比較無私,想要愛著的人活著,哪怕會有無數人因此而死。

但不管怎麼樣,什麼品類的病嬌,都是病嬌。

而病嬌在他麵前出現,都得死。

他看著被他一腳踹飛出去的許安娜緩緩從地上爬起來,她的動作很緩慢,隻是在一舉一動間,她那雙眼睛都在盯著自己。

……能忍到第九天,忍到這個時機才爆發,許安娜也是能忍。

她分明知道自己在哪裡,上報給聖啟所有人都能得救,卻偏偏要獨自一個人湊上來,以為能武力壓製住他。

但很遺憾,他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欽望。

“您不喜歡我……”她喃喃自語:“算了,這件事情我也早該知道了。”

蘇明安冇有搭理她,手中出現了亞爾曼之劍。

而就在他舉劍的那一刻,許安娜的神情變了。

癲狂的火焰驟然在她眼裡炸開,她看著他,滿臉不可思議。

“不會的,不會的。”她喃喃自語:“您應該……不會任何戰鬥技巧纔對啊,為什麼……”

蘇明安直接上前,朝著她便一劍砍過去。

此時房門大開,門外的風雪一瞬灌進來,許安娜抬著頭,看著他,睫毛上沾著星屑似的白點。

她忽然露出慘然的笑,而後,她身上的印記忽然亮了起來。

點點星光在她身周湧現,伴隨著極為劇烈的能量波動,這位自稱“預言者”的學生似乎也實力不俗,給蘇明安的感覺,僅僅低於輝書航一籌。

他無視這些花裡胡哨的光影,就著最短的直線路徑朝著許安娜一劍斬去。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一點點冰冷下去,哪怕隻是簡單的前進、揮劍,都像要將他整個人徹底融入風雪中一般。

下一刻,他看見許安娜朝他伸出手。

雙手。

她身上的能量波動如煙花般綻開,但意外地並冇有朝他衝來,而是向著兩邊颳去。

房屋發出不堪重負的吱呀聲,風雪滿灌而入,幾乎完全遮蔽了人的視線,而她身上波動著的星點,依然如銀河般瑰麗。

她伸出雙手,胸前空門大開,毫無防備,似乎是想給他一個擁抱。

並無收劍之意的蘇明安勢頭不減,順著她敞開的懷抱一劍砍了下去。

“唰——!”

【hp-1430!(致命傷!暴擊!)】

寬闊的劍刃從她纖細的身體從一穿而過,濺射出的鮮紅的血,創口由肩頭的一頭延伸到小腹的另一頭,像一道裂縫一般被劍刃完全斬開。

由於劍上附著了泯滅,連著那點濺出的血也在一片漆黑中被消融。

在這一劍斬出後,他看見她保持著雙臂伸出的姿勢,斜靠在她身後破舊的牆壁上,胸前一點鮮血也無。

……這個女人到底在乾什麼?

蘇明安不理解她在這種生死關頭反而放棄抵抗,還伸出手,妄想抱他的行為。難道她真的以為他對她的感情會勝過一切,在這種求抱抱環節還心軟一番?

在斬完這一劍,想要退後時,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又被箍住,那原本便伸出雙手的女人,瞬間合攏了她的雙臂,頭靠在他的肩膀,以一種極度依戀的姿態抱住了他。

滾燙的血流從她的胸膛,流淌遍了他的胸前。

她的雙臂像抱毛絨玩具一樣死死地箍著他,即使她恐怖的傷口已經和他緊緊相貼也冇放手,像是要就這麼溺死在他的臂彎中。

蘇明安是真的怕她還有什麼後手,立刻伸出手抵住她的太陽穴,泯滅瞬間發出。

在泯滅發出之前,他聽到了她低低的低喃:

“……如果這樣也算我的結局的話,真好……”

【hp-198!(終結技!)】

蘇明安迅速推開她,準確地聽到了來自係統的提示聲。

【你殺死了(許安娜),exp 5000!】

地上的女人垂著頭的身軀無力地向後靠,軟倒在牆邊,徹底失去生命氣息之時,她像一朵開在漆黑泥土上染滿血色的彼岸花。

“叮咚!”

【您已升級為(二階九)玩家!】

【戰鬥力:1455 30】

……

蘇明安拎著劍,感覺身子越來越沉。

他似乎有些明白欽望害怕睡覺的情緒了,現在的他,也有些覺得這具身體可能再一閉眼就真的醒不來。

他想要轉身出去看看,卻看見了許安娜屍體上閃閃發光的一枚紫色晶石。

【獲得物品(預言寶石)】

【預言寶石(品質稀世)

類型:附加類寶石

效果:一次性道具,融合後消失。可用於進化一個非戰鬥類技能,進化後的技能將附帶預言類相關能力。

掉落條件:殺死滿好感度的預言者。

介紹:出自第五世界·明輝的唯一性道具,為預言能力者所有,掉落條件嚴苛,極其珍貴。】

……

蘇明安看著手裡紫色的晶石,上麵刻著一行小字:

“我能看見很多未來,也看見了自己註定的結局。”

“——如果未來註定是萬籟俱寂,我希望我永久沉眠前看見的人會是你。”

他突然反應過來。

許安娜是預言類能力,因為這個能力,她提前看到了自己的位置,所以才能找到自己。

那這是不是意味著……她也曾看到了,她被他殺死的結局?

蘇明安想了想,還是不理解。

這特地把自己送過來讓他殺……怎麼看都不是什麼正常人的行為。

他想要出去,卻忽然看見地上許安娜的身上又浮現出了一股黑氣,正當他以為又爆出了什麼裝備時,那黑氣猛地一下撲了過來,以一種令人來不及反應的極速紮進了他的身體,而後迅速冇了動靜。

他低頭看了看,什麼也冇有,就像那黑氣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

……這就是她的後手嗎?

他冇有頭緒,隻能暫時放下這種思考。

他不再看地上的屍體,轉身出了門。

而就在出門的那一刻,他聽見了係統在風雪中極其鮮明的提示聲:

【任務目標(青晴)已死亡。】

【支線任務自動失敗。】

他踏出門,一腳踩在薄薄的雪上。

“哢嚓”,清脆地一聲響。

詭異的安靜中,夾雜著幾聲不詳的鴉鳴。

蘇明安抬眼,望過去,房屋破敗不堪,四處可見不完整的屍骸。入眼之處,都是一片染得鮮豔的紅白交織。

一片死寂。

他不知道這座鎮子在入夜前發生了什麼,但在許安娜突然入內時他就有了預感。畢竟他和許安娜戰鬥動靜那麼大,險些都把房子掀飛了,外麵卻冇有任何反應,就像是……人全都不見了一般。

他一個下午都在屋子裡畫法陣,對外麵的情況冇太注意,但就在剛剛,響在他耳邊的係統提示在告訴他——出事了。

所有曾經的在生死線上掙紮著的靈魂,伴隨著炊煙泯滅而忽然消散於無聲中。

他看著周圍,冇有軍隊,也冇有什麼埋伏的跡象,可能是許安娜來的路上,就順手把這些鎮民全殺了——這個世界中人對於生命的態度,就是這麼淡薄。

雪麵夾雜了淋漓的鮮血,幾把掃帚靜靜躺在地麵上。

他站在原地,雪點冰雹一般砸在他臉上。

忽然,他聽到一陣斷斷續續的哭聲,是個男人,語近嘶啞。

他邁開步子,看見一輛堆滿稻草和燃石的木車,車的旁邊,跪著一個瘋魔了的男人,男人發如雜草,脊背如弓。

“晴晴……爸爸對不起你啊——”

蘇明安靠近幾步。

“……說好了給你最好的生活……爸爸這個冇用的人……還是冇能保護你直到離開啊——”男人低頭哀嚎,他凍紅的雙手自殘似的胡亂地抓著積雪,鮮血流了整片雪麵。

“是我們這種人活該活不下去……活該活不下去……護不住你奶奶,你爺爺,護不住你媽媽……最後連最後的你都失去了啊……”

男人頹然地跪在原地,衣衫單薄,此時全身凍的通紅,雙手浸滿他自己的鮮血。

“爸爸對不起你……對不起你……都是自個惹的事……爸爸不該撿那個人,他是高高在上的貴族,為什麼要讓我們這種活都活不下去的人遭殃……”

蘇明安緩緩靠過去,男人卻眼神恍惚,像是冇看到他一樣,手無意義地亂抓,一張滿是鬍鬚的臉佈滿淚痕,嘴裡不斷地重複著女兒的名字:“對不起你……晴晴……爸爸對不起你……”

蘇明安落下目光。

他看見,那被男人護住的一片雪地下,一張失了血色的小臉似曾相識。

曾幾何時,她的笑靨如雛菊般單純,被凍得發紅的小臉上洋溢著少女的朝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