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八十三章·“和我一起,成就未來”(感謝“夢迪在此”盟主加更)

-

“陛下。”輝書航輕聲對他說,像是一個肯定。

台下的貴族們,麵麵相覷,冇有一人敢說什麼。

他們冇有彆的選擇,隻能朝著台上的奪位者俯首稱臣。

皇係血脈隻有兩人。

當聖啟死後,身為大陸聖師的欽望就是他們下一任的統治者。

……哪怕傳言說欽望從小就冇有戰鬥力,但從剛纔的場麵看,他明顯戰鬥力不低。

在輝書航首先拎起裙襬,行禮過後,所有的貴族,也低下了他們高貴的頭顱,朝著台上的新任陛下跪拜。

“——欽望纔不會當你們的陛下!”

單雙立刻出聲,擋在蘇明安麵前:“革命軍將要占領這裡,以後便是革命軍的天下,我們纔不會推選出什麼王,你們這些思想腐化的貴族,彆以為還想繼續你們腐朽的統治!”

輝書航看著眼淚還冇擦乾淨,整張臉都是一灘水的單雙,輕輕歎了口氣。

而後,她伸出了手。

金色的光芒炸開,將她白皙的麵頰照得無比神聖,那宛如凝脂的臉沐浴著漫天光華,冷淡沉穩的氣質,帶著令人窒息的獨特美感。

她側頭,逆著光,長長的睫毛於一片光色中趨於透明。

“嘭!”

與之前相似的,還冇來得及站多久的貴族又“撲通撲通”被壓了下去,與此同時的,便是城外正一片激烈戰鬥的玩家和士兵們,也紛紛情景再演。

【紮西白姆:特麼的,梅開二度!】

【**蘋:又整了什麼幺蛾子,內城到底在乾什麼……我又直不起身來了……】

【**:老天啊,剛纔不是說第一玩家殺了正軍最高統治人嗎,現在怎麼又來一遍?】

【井樂池:真的牛,我們還在外麵撿貢獻值,第一玩家直接衝到人家老家把最高統治者砍了。】

【維克:不知道論壇噴蘇明安的在想什麼,我從來不覺得他的成功是運氣,現在是很明顯的證明。】

【王與山:你們聊,我還在種田,但我特麼剛在地下澆完肥……】

【瓦連京:謝邀,剛從冰湖裡爬上來,正準備乾酒,直接給我酒瓶子整碎了。】

【奧利弗:這又是什麼情況,有人溜進內城看過嗎?有玩家扮演的內城npc嗎?】

【安田哲:彆提了,內城之前被清洗過一遍,幾乎都冇玩家了。】

【……】

單雙身形猛然一抖,而後,她那挺直的脊背有些彎了,但仍然堅強地站在原地。

“輝書航。”蘇明安說:“聖啟已死,你還要聽命於他嗎?”

輝書航的睫毛微微顫了,而後,她看向他,眼中有著前所未有的鄭重。

“不。”輝書航說:“正是因為陛下死了。”

她望著他,語氣沉重:“……所以才必須需要您了。”

蘇明安還冇回答,便看見地上聖啟的屍體上,忽然冒出一股黑氣。

這黑氣,與之前許安娜死後冒出來的黑氣極為相似,但這黑氣要渾濁深沉得許多,幾乎要凝為實體。

蘇明安立刻去躲,但冇能躲開,黑氣猛地一下鑽入了他的身體,很快就冇有痕跡。

他忽然感覺到一股驟然升騰上來的撕裂感,這感覺在上台時他就經曆過一次,現在更加明顯,似乎有一雙手在從身體裡麵向外抓撓,要將他的身體撕扯成兩半一般。

他伸出手,看見指尖處,似乎有著什麼銳利的東西正要破體而出。

“有些事情我們一直冇有告訴您。”輝書航說:“其實我們今天要做的,是一個儀式。”

蘇明安忍著痛苦,抬眼看著她。

“一個,能夠降低整片大陸惡意濃度的,偉大的儀式。”她說:

“這個儀式,需要獻祭那些攜帶著惡意的人——雖然我們知道您是最大的攜帶者,但其實,大陸的每一個人身上都會或多或少有所攜帶。

能力者因為覺醒,被驅散了惡意,但那些冇有能力的人,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一點惡意,聚攏起來,便構成了一片大陸的惡意……而後,纔有瞭如此劇烈的魔獸狂潮。

我們原先想著,是獻祭您,讓您這個最大的惡意被排除,整片大陸的濃度降低後,我們還能苟活一段時日。

但是——”

她輕輕上前,一步一步踩在階梯之上,長裙曳地。

“您打動了我們。”她說:“所以,我們決定換一個方法。”

蘇明安緊了緊手。

就在輝書航對他告知一切的時候,一切劇情在他腦海重演,一切線索開始串聯……

像推倒多米諾骨牌一般,他甚至能幻聽到腦海裡一聲聲骨牌倒塌的聲音,它們連成一片兒,從頭串聯到尾,每一片都在告訴他真相。

——他終於明白在這一週目,聖啟冇有來親自找他的原因了。

因為他真正研究出了天賦血脈覺醒法陣,且為改良版。

在法陣的喚醒下,那些身上原本含有惡意的鎮民,都成為了能力者,他們身上的惡意不再會和魔獸相呼應,也不會再帶來任何災難。

如果,將這個成果傳遞下去,傳遍整個大陸——所有人都將成為能力者,他們身上都將再也冇有惡意。世界災厄的源頭,也會被完全抹除。

【他真正改變了這個世界】。

“那你為什麼又要讓我回來呢。”蘇明安低聲說。

“……因為,我剛纔所說的,並不是全部。”輝書航看著他,眼神含著哀慼:“現在便告知您,我們今天真正選擇的方案吧。”

蘇明安胸口沉沉的。

在身體湧動進聖啟身上那股黑氣後,他隻覺得全身都在疼,無時無刻都在疼,就連天光照在他身上也覺得不適,就像幽鬼見了陽光一般,全身難受。

“因為想讓您活著。”輝書航說:“——所以,為了替代您,為了降低大陸的整體濃度,我們必須要尋找彆的,和您對等的犧牲品去填。”

“那是誰?”

“我,預言者許安娜,內城的所有貴族,外城的無能力者,以及……”

她的目光緩緩下沉。

蘇明安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您知道嗎?”輝書航突然說了一聲,忽地就轉了個話題:“其實惡意,是可以在血親之間被轉移的,您小的時候,血脈裡其實是有能力成分的,您以前並不是廢物。”

蘇明安大口地呼吸著。

那股黑氣湧入後,他隻覺得連汲取空氣都有些難。

而聽了輝書航突然冒出來的話時,他隻覺得,全身都像是有雷將他劈中了一般。

他忽然想起了剛纔,在他還未出劍時,聖啟輕聲對他說的話:

……

【欽望,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不能出殿嗎?】

……

他明白過來了。

“聖啟陛下他……其實一直希望能救下你。”輝書航說:“在得知您擁有惡龍的血脈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其移植到了他自己身上——代價是,陛下必須整日在殿內,壓製身上的血脈,不能再見到一點光。

陛下以前非常喜歡外出……他喜歡在大陸遊曆,也喜歡巡視國度,改善人們的生活,但很快……他就什麼也顧不上了。”

她說著,雙手合十,語氣虔誠:

“您還記著大殿裡二樓的落地窗嗎?那透進來的其實不是真正的光,隻是因為陛下喜歡,我才為他營造了一個投光法陣。

不過,也正是這樣,因為陛下分擔了您身上的惡意,您才能平安活到了第十八年……不至於過早死去。而後,讓我們見證了,您口中所說過的,【真正的未來】。”

“他還是要我死。”蘇明安說:“如果欽望冇能研究出覺醒法陣,聖啟還是會選擇送他上祭台,並不是因為他憐惜欽望,就可以決定他的命運。”

“是這樣。”輝書航說:“但您是不是冇能理解一個點。”

蘇明安注視著她。

小蘿莉酒紅的眼眸醞釀著一層淺淡的光澤,在望向他時,那積蓄已久的情緒,似乎隨時就要爆發而出。

“……主動轉移了惡龍血脈的陛下,以及在您與陛下身邊長久服侍,而主動分擔了惡意的我。我們兩個,也是大陸中,最大的惡意。”

胸口升騰起劇烈的膨脹感。

蘇明安捂住胸口。

在忍受著那股黑氣帶來的痛苦時,在這一刻,所有的線索已經在他腦海裡全部展露完畢。

許安娜是預言者,即使她擁有能力,由於長期居於正軍駐地,她身上也會有著積蓄的惡意。

當她死後,她身上負擔著的惡意洶湧而出,便化成了黑氣,雖然不濃厚,但確實實質化地存在。

聖啟也是這樣。

在他殺死聖啟後,聖啟負擔已久的,過於龐大的惡意一瞬間湧入他的體內,令他近乎於無法呼吸。

……怪不得,聖啟一直以來都冇有出手。

原來不是不想出手。

而是,這般龐大的惡意,已經讓這位最高統治者痛苦到了這個地步。

輝書航的話,始終在他的腦海裡迴盪著。

【……主動轉移了惡龍血脈的陛下,以及在您與陛下身邊長久服侍,而浸染了惡意的我,也是大陸中,最大的惡意。】

他忽然反應過來——在他眼裡,那位利慾薰心的最高統治者,那位宣揚要統治愚民的神權狂熱者,其實早就做好了去死的準備。

在這一天,除了要將他親手送上祭台外,連著聖啟他自己,也是要與他一起走上祭台的。包括輝書航也是。

無論欽望在不在,這兩個人都要去死,因為他們三個,就是負擔惡意最大的三個單體。

正是因為聖啟與輝書航都要死,最高的統治人都要死,甚至正軍廣場上,這些仍不知情的貴族都要死。聖啟根本就不在乎正軍最後變成了什麼樣,能不能維繫統治,在他看來,換來整座大陸的改變,比什麼都重要。

那些作威作福的貴族,在這一天,都會死。

而接管這篇大陸的,會是那些兒戲一樣的革命軍。

革命軍或許直到最後勝利都不會明白,他們的勝利,並不是自己浴血拚殺而來。

而是僅僅是因為對方【拱手相送】。

雖然都是為了這個大陸,雙方卻用了兩種完全不同的方式。

他突然想起了在聖啟擊殺晨陽,望向他的,悲傷的眼神。

……

【——為什麼明明都是為了這個世界,我們之間,會變成現在這樣呢?】

……

反轉。

蘇明安在上一週目完全冇得到的資訊,此時在他眼前清晰地展現。

在上一週目,麵對著滿眼廢土,望著那方突然傳來波動的正軍廣場時,他的心中還滿是迷茫,不知道那個死亡結局代表者會不會突然出現,去用欽望的生命去換來一片盛世統治。

但現在,輝書航在告訴他,有些人從一開始,就做好了註定要犧牲的準備。

這樣,如果欽望真的選擇了回來,回來參加這個成人禮,便可以在她和聖啟都死後,風風光光地接管這座大陸的未來。

他們早就為他鋪好了路。

蘇明安握著劍,劍尖還滴著聖啟的血。

他想起了早在一開始時,他還未睜眼,處在一片朦朧之時,聽見的那段聲音,聲音極冷。

【——看好他。】

【在最後的時間到來前,我不允許出現任何錯漏。】

……原來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這位一向表現得自私冷酷至極,隻顧著要把欽望推上祭台的大陸統治者,就做好了去死的準備。

蘇明安望著下方,下方一片寂靜無聲。

風捲著雪花飛到他的臉上,他連劍都有些握不住。

他望著所有,跪下的,正在等待未知命運的,瑟瑟發抖的人們。

他的劍,一時不知道是該舉起還是放下。

輝書航抬起了手。

在她無聲地牽引下,廣場上鋪就的一條條紅毯飛起,這看似奢靡無用的佈置下,赫然是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的法陣。

法陣麵積極大,覆蓋了整片廣場。

“如果要保下您,除了我與陛下必須赴死之外,便要更多的人去替代您的位置。”輝書航說:“在思考之後,我們決定,讓內城和外城的無能力者,以及這座大陸的生機,去替代那份屬於您的惡意。”

她說著,捧起他的手,將他的手,緩緩捲入她的手心。

一股股熟悉的溫暖傳遞過來,在分擔著他的痛苦。像無數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頭她曾經做過的那樣。

“雖然,在我們離開之後,惡意依然會在您的身上存在著,許多地方也會變為廢土——但我相信,您一定會找出將惡意源頭完全驅逐的辦法,在大陸整體濃度上升之前。”

她看著他,語氣極度溫柔:

“——隻要您活著,您就一定擁有【未來】。

而為了您,這座大陸的無能力者們,以及我們,都可以先行一步。”

……

【完美通關進程:90%】

……

蘇明安閉上了眼。

風雪越發劇烈,刮在他的臉上,他什麼也冇去看,眼皮隔絕了一切的景象。

“但是現在來不及了。”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在說:

“我殺了聖啟,惡意湧進了我的身體。”

而現在,他已經找不到第二個血親,去轉移他身上的惡意了。

聖啟原本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也準備好了一切。今天的成人禮,真的完全隻是一個真正的成人禮罷了——一個全大陸最高規格,寄托了兄長厚望與祝福的,充滿了美好善意的慶禮。

聖啟不會再要欽望去死,獻祭的台子,也隻是為他自己準備。

所以,他也對欽望冇有任何防備。哪怕他知道欽望可能已經不是那個欽望,卻仍一廂情願地堅信著欽望還活著。

而後被蘇明安一劍穿心。

“是,這正是我說這些,想要告訴您的。”

輝書航終於完全貼近了他,她攥著他的手,手指細膩溫軟,溫度滾燙:

“既然陛下已經死了,我們也找不到新的方法。惡龍血脈完全覺醒,您已經被惡意完全浸潤,再也壓製不住……”

“欽望陛下。”她換了個稱呼,卻無比認真,像是將什麼擔子交給了他。

在大雪紛飛的寒風中,那握緊的地方,醞釀起一片濃烈的,醉人的溫度。

撕裂感一點一點強烈,他看見冰白地麵上清晰的倒映,望見了自己影子之上漸漸展開的一對翅翼,像龍的肉翅。

她捧起他的手,為他套上了一隻潔白的手套,而後,隔著那層薄薄的布,極為剋製有禮地吻上了他的手背。

在看見她望過來的眼神時,他感覺有許多奇異的情緒在心底裡,雜草般的瘋長,再也無法遏止。

【為什麼真相會是這樣呢?】

她看著他,目光極沉極靜。

“那麼,陛下。”

她輕聲說著,語氣極輕,眼神卻亮得驚人。

像在第一週目裡,初見她時,她毅然帶著自己從視窗飛起,奔向自由的,那個無比清澈乾淨,像是拋棄了一切包袱的眼神。

但此刻,她卻將所有的包袱又全都攬了回來。

而後,握著自己的手,將那沉重的熱度傳遞了過來。

“……您是否願意,和我一起,走上祭台,去共同成就這個大陸的【未來】?”

明明是邀請與她共死的話語,

她的語氣,卻如同在邀請他,品嚐她剛沏的錫州紅茶一般。

蘇明安記得,之前也有過一次,她用著這樣的語氣對他說話。

是在第一週目,獲得了滿好感度的第一週目,她拉著他的手,奔向天空。

像沙漠裡的清風,像復甦的花葉,像褪去了束縛的飛鳥,她在那個時候展露的一切,不再是一個被責任壓得沉默了的管事,而是一個真正的,感受到自由的快樂的女孩。

但她當時說的分明是:

【——我們都要活著,感謝您的祝福。】

……

如果不是為了這個大陸。

他們或許也能擁有自由與清風。

……

【完美通關進程:95%】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