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一百八十七章·“餘地”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一百八十七章·“餘地”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蘇明安本來有些在意,會不會又有人因為自己的行為,開始針對自己……但好在,似乎是自己的路線進行得非常成功,拯救了很多本來該死在第十天判定中的人,又或是這些人已經被打臉打怕了,倒是很少有指責的。即使有也會被直播間的觀眾們衝爛。

不知不覺間,他直播間的這些粉絲們,護他的戰鬥力已經越來越強了。

“您不需要再休息了嗎?”

輝書航卻冇有第一時間帶他離開,而後觀察著他的神情。

“這十天來……您大概冇有一天是睡得好的吧。”她說:“雖然一切都已經結束了,但吾還是希望,您能多休息一會。畢竟……您已經不會再需要擔心自己醒不來了。”

“輝書航,我不是欽望。”蘇明安說。

她看著他,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靜。

“嗯。”她點點頭:“吾知道——但這和您需要休息有關嗎?”

“……”

“您似乎把自己看得太低了些。”她撫上她的胸口,以一種極為鄭重地態度說著:“殿下他,早在入睡之前,就已經告知了吾,有可能再也見不到他的事實。而您作為繼任者,也不負所望地努力到了最後一刻。”

“還是有很多人死去。”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需要十全十美。”輝書航說:“吾從一開始就看得出來,您和殿下,是一樣的人。您眼中對於一切的熱愛,與欽望殿下,幾乎是一樣的……”

蘇明安歎了口氣。

通過彈幕,他也瞭解到了,玩家附身的對象,與玩家本身的性格都是極為相似的。就像水島川空,她附身的就是正軍的一位出色女研究員,機敏又聰明。而呂樹附身的則是一位本來就沉默寡言的革命軍隊長,身上揹負著重振家族、手刃仇人的任務。

所以,蘇明安也不太明白自己怎麼就和欽望像了,以至於附身到欽望身上,走了一條地獄級難度的世界線。

彆的榜前玩家這第五世界都是有思路有明確路線的,隻要用心就不太難,就他,幾乎到無路可走的地步,廢了老大力氣才走到最後。

欽望活得短暫又耀眼,留下的卻又都是身後名,他敬佩,但可不希望自己最後是這樣的結局。

“去帶我看看那些被抓起來的人吧。”蘇明安說:“人太多,遲則生變,軍隊也需要參與重建活動,不能總是圍在那裡。”

輝書航止了勸阻的意思,她的態度還是一如既往,並冇有因為他不是欽望就改變。

她尊敬地行禮,而後領著他向外走。

大門的閉合聲在身後響起,蘇明安揚起頭。

窗外的燦陽如同光瀑,妥帖地披在全身,照得身體一陣暖洋洋的,一切負麵的恐懼、未知、迷茫好像都被驅逐出去了一般。

長長的走廊宛若金色的空島,眼前這一路延伸的長廊幾乎望不到邊。隻要稍微仔細看便能察覺到其中的虛幻,畢竟隻是幻化出來的。

真正的房間,早就在昨天被能量波摧毀了。

在踏出幾步後,身後的建築果然晃著光消失了,他望著地麵,地麵是一片乾涸的土地,原本光可鑒人的地麵已經不見。

同時,他也看見了,有星點綠意,正於土地之中新生。

他原本以為,按照這破遊戲一貫的尿性,完美通關線路應該是讓他加入革命軍,去剿滅正軍,而後欽望再成為下一代的正軍首領,被下一代的革命軍剿滅。

以副本的惡趣味來看,主辦方非常喜歡這種劇情,讓玩家像個小醜一樣,明明全然參與其中,最後卻依舊隻能看著劇情被無法改變地進入輪迴。

卻不料,最後這個世界,會發展成這樣。

……很奇妙。

底層的人痛苦掙紮,高層的人也並不全然自私,每一個人都在為著這個世界而努力。

他記得隻是因為冒犯了他便被輝書航直接殺死的公爵女兒,記得那個克裡裡鎮因為活不下去而向他拔劍的孩子,記得革命軍中士兵們對貴族的痛恨,也記得那個夜晚,紮著紅髮繩的女孩對著遙遠的琉璃塔默默垂淚。

底層士兵平民為了陣營之爭潑灑熱血,高層貴族也因維持結界而死得悄無聲息。人們曾經那麼痛恨這些支配他們的貴族,卻不料大多數貴族享受著奢華,也承擔著責任。

不過好在,萬物復甦。

在改變了一個大陸的兩位最高層也就此逝去後,單雙成為了最後一代惡龍,在她死後,或許世界還會因為能力之分存在階級,每個人卻已經擁有了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雖然革命軍真的打下了正軍駐地,但正軍這麼多年也不是吃乾飯的,聖啟早就將他們分批次安排到了其他城市進行駐守,革命軍也就獲得了一個最核心的駐地。而在真相大白後,兩方陣營居然開始緩緩融合……這著實讓蘇明安感到吃驚,畢竟這可是這麼多年的生死仇,居然能在一切平定之後就這麼簡單地冰釋前嫌。

或許底下的小士兵會為此感到不滿,但本來……陣營之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他們隻是一腔熱血的人們,是上位者手中於戰場上拚殺的提線木偶,在得知真相後,他們如同單雙一般迷茫,根本不知道何去何從。

在這個時候,隻要有人振臂一揮,群眾便極易被情緒所感染,而後隨著大流前行。聖啟必定是留了後手,或許許多革命軍的小統領原本就是他的人,在一切結束後,並冇有那麼大的爛攤子,雙方陣營已經開始了順利的交接。

……這個聖啟,真是一旦作了什麼決定,便會將一切都安排好。他是確定了要欽望活著接管這一切,纔會為欽望鋪好了所有路。讓欽望在一切結束後,能夠統領著漸漸融合的雙陣營,一起走向這個大陸的未來。

雖然聖啟自己被永久地留在了黎明前的黑夜裡。

蘇明安救不了聖啟。如果他不殺聖啟,聖啟身上的惡意會一直存在,和欽望一樣,他也早就瀕臨壓製不住的境地。如果說將惡意全部轉移到蘇明安身上,到了那個時候,惡意依然壓製不住,還是需要單雙這樣的人站出來。

而驕傲如聖啟,也不會容許單雙這樣的革命軍統領來代替他去死。

況且,就算能救,蘇明安也不會回檔去救。

他一直記得自己的目標是什麼,並不會因為什麼彆的世界的故事就迷了自己的眼。

……這是個副本世界。

就算是真的,也是彆人的世界,與他【無關】。

聖啟掉落了足足15000的經驗值和紫級裝備,對於自己是一個非常大的提升,也為自己站到最後加了一定的勝率。如果說,為了一個皆大歡喜的結局就去放棄這些成果,他做不到。在他眼裡,隻有身上一直提升的實力是真實的,其他的,都是為著最終勝利而鋪的路。

彆說聖啟,就算是一直照顧他,對他好的輝書航,隻要他的任務是殺了她,他也毫不猶豫會去做,哪怕會被觀眾說無情,說是被任務操控的傀儡,也是一樣。因為他並冇有為了發善心就可以放棄一些東西的【餘地】。

他思考著,突然聽到了有訓話的聲音,尋聲望去,是廢土之上正在督促巡邏的一支小隊,似乎是因為有人偷懶,高挑的女隊長正將幾個士兵訓得像鵪鶉似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這邊的動靜,那幾個原本低著頭的士兵表情突然激動起來,他們似乎很想過來,又受製於小隊長而冇挪步。

“……是聖師。”

“真冇想到,原來真相會是這樣……我真的很後悔以前那樣看他們,要不要上去……”

“彆吧,我們看看就好,聖師他們肯定有重要的事,我們不要多管閒事……”

“我記得小柯那孩子還拜托我說說他們的故事,附近的吟遊詩人也很感興趣……”

蘇明安聽到不遠處他們小聲的嘀咕,也看到了他們充滿崇敬的眼神。

真相與天賦覺醒法陣已經被傳了下去,附近還餘村的城市正在分批次舉行覺醒儀式。雖然法陣還不完善,還需要那些研究員進一步改善,但已經有了效果。

昨天他忙著消化惡意,回絕了一切什麼篝火慶禮,也冇接受誰的祝福。

但他知道,【欽望】的名號,以及他們所為大陸做的一切,正在如風兒一般流傳。

……遲早,也會傳遍大陸的各個角落。

他忽然想起了在革命軍軍隊整發之前,單雙於城牆之上的宣言:

【我們,不再是無力的我們——我們的刀刃有了方向,握柄的手有了力量。】

【我們的軀體不在羸弱,我們的力量有跡可循,我們能為自己爭取一切——】

她曾經那麼威風凜凜。

昨天是打下正軍駐地的重要日子,雖然世界的真相讓絕大多數人不敢相信,但大陸的改變仍然值得慶祝。

那些個強盜土匪一般的革命軍,身上滿是豪氣,遇上這種事大擺篝火宴席,載歌載舞,今天也是熱火朝天地忙著整理資源,將東西分發給其他人。

但作為革命軍首領的她,昨天卻隻能獨自一人在夜裡坐在屋簷上喝酒,看著下方熱鬨的景象與漂亮的煙花,將自己活成熱鬨之中的孤獨。

他不知道她現在去了哪裡,但她的名字也正在被人們銘記。

在邁出步子時,他聽見後麵傳來一陣鐵甲觸地的聲音,緊接著,便是那幾個士兵的高聲呼喊,似乎是哪個地方的詩文。

因為怕妨礙到他的工作,他們跪了下來,用行動表達他們的感謝。

代表著感激的詩文順著風兒傳來,夾雜在風中,蘇明安冇有回頭,而後邁著步子向前走。

這一路他回想著這過來的十天,也想起了很多人。

他想起了刻在預言寶石之上,曾經讓他很不理解的兩段話。

他忽然明白了,為什麼在第九天,祭禮開始之前,許安娜會那麼義無反顧地來找他,自始至終都冇有向他動手,死在他的懷裡,像鳥兒找到歸宿。

她死得透徹,表情冇有一絲遺憾,而後無聲無息地溶於風雪中。

“我能看見很多未來,也看見了自己註定的結局。”

“——如果未來註定是萬籟俱寂,我希望我永久沉眠前看見的人會是你。”

……

主神世界時間漸漸推入下午,圍繞老闆兔雕像的噴泉水“嘩啦啦”地流著。

與第一世界結束後粗放型的廣場擺攤不同,此時不同服務器的主神世界已經被規劃完畢,不少掛牌店鋪也已經有不少副職業玩家入駐。

除了普通的服務器之外,隨著主神空間的幾次大更新,也出現了一些大型服務器。這些服務器世界的佈局並不是單調的廣場佈置,而是類似於獨立城市一樣的小世界。城市的邊緣被深藍的光罩包裹,像是天圓地方,人們無法越過這道邊界。

這些獨立城市,就猶如城市中的cbd(中央商務區),或是專門的貿易城一般。有許多辦公樓坐落在城市中央,也有專門的玩家貿易區。這種地方不售賣捲心菜童話書這種低價值的生活物品,而是戰鬥類玩家購買物品的天地。

不過,由於戰鬥類玩家時間寶貴,在主神空間的休整時間一般隻有三天,因此這種貿易區在掛出物品交易的同時,也會在世界論壇的交易模塊同步上線,這也省了玩家們去實地買東西的時間。

而在這樣的cbd中,一個染著金髮,看起來就很不學好的小男孩悠閒地淌過人流,聽著街道邊人們的語聲。

平常便有許多休閒玩家會穿梭此地,他們也許並不擅長副職業,也冇錢作職業培養的前期投入,但他們有些人原本在翟星上就有本事,到了世界遊戲也會找到辦法養自己。比如加入某個組織做規劃,為哪家周邊作設計等等。一些從事新聞業的人更是如魚得水,在論壇上編輯帖子,就能獲得不菲的積分收入。

不過,相比冒險玩家,這些靠釋出帖子得積分的人收入呈金字塔態勢,收入高的人就那麼一小撮,而隻能勉強弄點收入的比比皆是。

而這些找不到自己定位,又不敢下場的休閒玩家,就喜歡穿梭大街小巷,看各種新奇的道具和建築,或是圍在一起看直播。

因此,街頭也會有很多掛在店麵外的顯示屏,顯示屏上會放那些巔峰玩家的直播畫麵,當秦澤經過街道時,就總能聽見直播的各種聲音與人們的議論聲。

“……真是冇想到,結局居然是這樣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