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二百一十八章·“知道錯了嗎?”

-

【27號·學員檔案·洛克爾】

【罪名貧寒。】

……

蘇明安還冇來得及細看,那則檔案便如流光一般流入了他的線索欄。

篇幅好像不短,他準備之後再細看。

因為,講台上的那個怪人,開始說話了。

怪人站在講台之上,伸出手,似乎想要擁抱他們一般。

“我親愛的孩子們。”怪人開口。

玩家們神情警惕,身子繃緊。

“——你們是叛逆的孩子。”

怪人說著,語氣上揚。

光暈在他的身上流轉,潔白的繃帶像在閃閃發光。

“你們的父母,把你們送入了這片天堂,進行矯正——你們需要變成聽話的好孩子,成為我們的“優秀學員”。”

“這樣,成功長大了的你們,纔是我們的未來。”

“聽話,接受治療,努力矯正,而後——成長為聽話的好孩子吧!”

怪人說著,全身上下都像沐浴著清光。

而與此同時,係統提示,在每一位玩家耳邊響起:

【第六副本·白沙天堂,正式開啟。】

【“時代的犧牲者,日漸增多的暗處身影,與無法反抗的平庸皮囊。”

“——他們說,這樣的我們,纔是社會的未來。”】

……

【請儘力,逃離這片無間地獄。】

……

“今天是你們到來的第一天。”怪人說著,拍了拍手:“你們從今天,就要開始努力學習,以成為你們夢想中的大人模樣。”

“打開桌子的櫃子,我們學***一項,就是在一個小時之內,抄寫完關於白沙天堂的清規戒律。冇有規矩,不成方圓。既然已經成為了我們的學員,你們就必須遵守這裡的規定……”

桌子旁,確實有一個櫃子。

蘇明安拉開抽屜,看到一本薄薄的筆記本,一疊作文紙,還有一支滿墨的簽字筆。

其他玩家也看見了係統裡提示的“按照npc規則提示”,冇有人做些出格的事,就連那個很裝的“第一玩家”,此時也聽話地拿出了東西。

“計時開始。”

怪人說著,站在一旁,似乎要站在那裡等著他們寫完。

牆麵上的鐘表指針忠實地走動著,現在是淩晨六點半。

彈幕還在討論,看上去比他開心多了。

【我遲早要被副本裡的小醜笑死。】

【哈哈哈哈居然遇上正主了,這得是有多尷尬……】

【兄弟萌,有人查到那個假貨在哪個直播間嗎?我們聯合去把他衝咯!】

【冇找到……可能那貨冇開直播吧,真開了要被噴死。】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居然如此……】

【話說我這一路看來,咱明安哥是那樣的嗎?我怎麼覺得那人好欠揍,好想打他……】

【第一玩家無形裝比,豈是吾輩凡人可以模仿的,旁人不過是東施效顰。】

【確實,那個人看著就尷尬,也不知道在場玩家是瞎了還是怎麼滴,居然就信了。】

【還是我明安哥裝得不露痕跡,渾然天成。】

【主要人家是真牛比……】

【主要是林薑蠢。】

【確實,林薑蠢,這都看不出來 1】

【 2】

【說林薑蠢的倒也不必……】

【坐等掉馬,爺是真的逗樂。】

【……】

蘇明安拿起筆,翻開那本有著清規戒律的筆記本。

剛一翻開,他就感到一陣頭暈。

70的san值,瘋了一樣地波動起來,隻要他將視線凝固在筆記本之上,開始看起那些字時,就感到一股股暈眩在不斷升起,視野的暗角也在不斷擴大。

那寫在蒼白紙張之上的文字,不是任何國家的語言,冇有翻譯,而是一行行鬼畫符一樣的文字,光是看著,就讓人有暈眩之感。

他抬起頭,發現其他人也出現了類似的症狀。有人無法下筆,有人麵色難看,就連那個“第一玩家”看上去情況也不太好。

他收回視線,再度看向這些文字,忽地聽到一陣呢喃。

聲音空靈,聲線中性,像誰在耳邊說話,聽時明白其中之意,過了一會兒卻又將其拋在腦後,隻餘留一片空寂的迴盪之音。

“滴答,滴答……”

似乎有水聲在身後響起,他咳嗽一聲,將視線從鬼畫符上拉開,回頭去看。

他看見,那彷彿被蒙了一層灰色紗布的視野中央,站立著一個血色的身影。

紅色舞裙,漆黑髮絲,那個身影一晃而過,很快便又消失在他的眼前。

而視野左上角,橙黃的san值,已經掉落到了65。

蘇明安眨了眨眼睛,忽然注意到身後的林薑正在迅速地寫著,像是絲毫冇有受到影響。

……林薑冇有受到影響。

那麼,林薑和自己的區彆在於……

他握著筆,開始切換狀態。

五秒的讀條後,“影”狀態一瞬加身。

高精神點瞬間轉換,下一刻,他就發現視野清晰了許多,原本眼前像被煮沸了一般的空氣也平靜下來。

他拿著筆,按照那鬼畫符的圖案開始抄寫。

他留有餘力,冇受到什麼影響。極端加點在這種情形下無比占優勢,極少會有玩家比他現在狀態的精神點更高。

時針漸漸指向數字七,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

穿著白大褂的怪人一直靜靜站在教室的角落陰影處,凝固住了般一動不動,像座白色雕像。

蘇明安甚至有餘力去看看其他玩家的情況。

這一看,他就發現,其他人似乎很吃力。

大多人都麵如死灰,目光呆滯,不少人甚至直接選擇放下了筆,靠在軟椅上閉目回神。

“嘭!”

忽然,一個玩家倒在了桌上,發出了巨大的震響,他似乎是暈了過去。

其他二十九人,都朝著那個方向看了過去。

而此時的怪人,也緩緩走了過來。

他伸出手,撫摸了一下那個玩家的頭,像是在判斷什麼。

“這是個壞孩子。”

怪人說。

“他不聽話,不按照要求抄寫作業,甚至因為夜晚冇休息好,導致上課睡著。”他說:“這樣的孩子,是根本無法被【治療】好的,他太叛逆了,一看就不是誠心來【矯正】的。”

“……”蘇明安聽著這樣的話,皺起了眉。

怪人將那個玩家從桌上拖起,將他推到椅上坐好,拉起他的雙手放在扶手上。

“哢噠”一聲,鐵環箍緊,那個昏迷玩家的雙手被完全固定在了扶手之上。

看著這一幕,原本還在歡樂的彈幕都詭異地安靜了一會。

觀眾雖然可以選擇第一視角,但也隻是看個畫麵,隻能看到有著暗角,略微暗淡的視野,而不會和玩家有著相同的感受。

畢竟是隔了一層螢幕。

而這種環境裡每時每刻存在的奇異味道,微涼的風,詭異的氛圍……視覺,聽覺,嗅覺,都在從五感刺激著人。而這些觀眾都不會體會到。

就像看電影和實境體驗,感覺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在看見這樣的畫麵時,他們也隻感覺刺激和好奇,不會設身處地。

但真正處在這種環境中的玩家,都能感覺到那股似乎瀰漫在空氣中的,極其鮮明的壓抑感。

所有人都看著這一幕,手中的筆停下。

在那個昏過去的玩家手被扣好後,怪人按下了椅子背麵的一個按鈕。

像有一團火在椅子上流轉,昏迷玩家的身軀瞬間像流淌過了縱向和橫向的波紋。他忽地掀開眼皮,發出淒厲的慘叫,像臨刑的死囚犯在高呼救命。

他似乎想掙脫,全身肌肉都開始發力,身體卻像定在了原地一樣動不了,就連未被束縛的雙腿都牢牢固定在原地,他的身上開始流出液體,像體內的水分或者組織液,皮膚也開始緩緩泛黑,像枯死的樹皮。

“啊啊啊——救命,救命——!”

沙啞的慘叫,迴盪在安靜的教室裡。

座椅上的人,全身痙攣抽搐,宛如一隻被掐住脖子的鵝。

電流流轉在他的身上,他像是被抽去全身水分的一具乾癟皮囊。

所有人注視著這一幕,不說話。

同類遭難的膽寒瀰漫在人們心間,但冇有人強出頭,冇有人伸出援手,所有人安靜地坐在他們自己的位置上,像是凍僵在了雪地裡。

視野中央漂浮著一層淡淡的血氣,氛圍壓抑得令人說喘不過氣。

原本歡樂的彈幕,終於轉換話題。

【……這。】

【我開始慶幸我冇有在這個副本選擇下場。】

【真的勇士……我看著就怕,電擊,這不是對犯人用的嗎,這不是學院嗎……】

【那個人說過“矯正”,所以這應該是處醫院吧,但醫院為什麼要用電擊……】

【副本裡還想有正經醫院?那必不可能。】

【這弄得像處刑一樣,是真的恐怖……】

【真以為這種情況隻在副本裡存在啊?現實中這種療法多了是了,隻有你想不到,有的時候,現實比副本更有戲劇性。】

【這場麵挺出名的,現實中有類似的例子……】

蘇明安的手指在桌上點了點,而後移動視線。

他的視線,對準了那個雕塑一般的白色怪人。

【發動掌權者技能】

【npc(夏洛陽),初始好感度:60】

【技能開始發動,請注意保持視線。】

【npc(夏洛陽),好感度:60 10 10……】

……

60的初始好感度。

相當高。

他記得,在第五世界一開始時,照顧了欽望那麼多年的輝書航初始好感度也隻有50。

聯想到自己“醫生”的身份,或許自己扮演的這個角色,與那個怪人有過聯絡。

他保持視線,看著好感度一點一點漲上去。

【npc(夏洛陽),好感度:100】

【當前好感度評價:永恒信賴】

【注意:當前好感度已到達(友情線·最高)】

……

原本專注於電擊療法的白大褂怪人,往這邊看了一眼。

“哢噠”一聲輕響。

電擊停止了。

那個玩家似乎還冇有死,隻是癱在座位上,像一灘被抽走了全部骨頭的軟泥。他雙目無神,身上散發著一股焦糊的氣味,嘴裡不住呢喃著什麼。

“知道錯了嗎?我的孩子。”怪人笑著問他。

那個玩家不說話,隻是麻木地點頭。

他的眼珠子凝在眼眶之中,像是不會轉動了般。

“要聽話。”怪人說。

那個玩家點頭,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拿起筆,動作僵硬,麵色灰白。

他像是被無形絲線操控著的木偶,伸出了木質的肢體,極為僵硬地握筆寫著字。不過,之前那吃力抄寫的姿態已經不在,像是冇有了任何阻礙,他的筆下飛快地寫著一個個鬼畫符,動作無比流暢。

蘇明安忽然想起了一開始的係統提示。

似乎,有些時候,san值並不是越高越好。

係統提示過,根據玩家的san值高低,會出現完全不同的通關路線。

那個玩家在經曆電擊後,可能大幅降低了san值,因此,他的行為,纔會與之前完全不同。像是“融入”了其中一般,抄寫那種文字也冇有了阻礙。

蘇明安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或許,經曆電擊,不完全是懲罰,也會是一種額外的通關路線。

副本從來不隻有一條路線可走。

……雖然這種路線他不太想體會。

名叫“夏洛陽”的白大褂怪人收回手,似乎很滿意這個玩家的麻木狀態。

他背過手,目光掃視了一圈,其他還在愣然看著這一幕的玩家,都趕緊拿起了筆。

此時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

如果再不將這些東西抄完,他們不知道會不會落到同樣的下場。

蘇明安同樣持起了筆。

他本來就寫得很順,此時也隻是寫著結尾部分,在提前將東西抄寫完後,他放下筆,觀察著其他玩家。

莫言麵上出現了些許汗,他似乎有些吃力,血絲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林薑看上去倒是很輕鬆,她此時也撂下了筆,正好與他對視,在對視的一瞬間,她像是受驚了般立刻收回了目光,低下頭。

偽裝成“第一玩家”的那個人看上去也不太好,但抄寫也進行到了尾聲。

蘇明安看完這一圈,收回目光。

講台上,那雕塑一般的怪人,正無聲注視著他。

被強行提高到最高好感度後,那人似乎冇有什麼額外的動靜。

時間很快過去。

一個小時到了。

期間,又有堅持不住的玩家遭受了電擊。

他們電擊後的姿態各不相同——有人直接昏迷了過去,有人則一直喃喃自語,唸叨著旁人聽不懂的字句,有人突然高聲尖叫,笑得極為詭異,像是瘋了一般,有人則麻木地坐在原位,對外界的聲音好像冇有了反應。

……這個副本,對精神狀態的要求,似乎非常高。

時間到,怪人將所有人的紙張收走,在路過蘇明安,取走紙張後,怪人冇有再移動。

蘇明安抬起頭。

他看見怪人正在伸手,取下那隻墨鏡,露出一片有些模糊的漆黑。

他似乎冇有真實地看到對方的眼睛。

像是望見了糾葛在一起的黑色絲線,血紅的影子在他麵前搖晃,在輕輕眨了眨眼後,他看見了一片永夜般的黑。

他眯了眯眼。

藍色的天空,在他眼前墜落下去。

……

【當前san值:50】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