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二百三十章·“我又不是明星”

-

“大哥!”

第一個撲上來的,還是莫言。

他雙手上舉,像捧著個瑰寶般捧著他的劍,劍身上放著一柄刻刀。

“——大哥!簽名!”

蘇明安看見了那劍身上,被莫言劃掉的假簽名。

“大哥,你可一定要給我簽一個,你不知道剛纔你有多帥……我已經把你剛纔說的話全部錄下來了,我回去一定要把你的那些言論全部記到我的小本本裡……”

莫言喋喋不休,雙手捧著他自己的劍,像獻著什麼寶物。

蘇明安的目光在那柄刻刀上流連片刻,說:“要簽名?”

“啊,是啊!大哥……雖然你現在變成大神了,但我還是希望喊你大哥,大哥……早在剛纔我就覺得那冒牌貨手中的劍不對,一點都不像亞爾曼之劍,還是大哥手裡的最像,大哥,大哥你可一定要給我簽個名啊,把那個冒牌貨的簽名蓋住,我看得老不爽了……”

蘇明安輕輕搖了搖頭,就要轉身離開。

莫言急了,忙湊上去:“大哥,大哥你是不是不想和冒牌貨的簽名簽在一起?那,那你在我衣服上簽也行,不知道衣服能不能帶回去……總之找個地方簽!我絕對要把大哥的簽名好好珍藏……”

“算了吧。”蘇明安搖頭。

莫言咬了咬牙,看上去心不甘情不願。

……他是不是哪裡惹大哥生氣了。

為什麼大哥不肯給他簽名……

“我又不是明星。”他聽見他的大哥說了這麼一句。

而後,他看見,他的大哥毫不猶豫地轉身,朝著教室大門走去。

其他人也像是回過神來了,立刻就有人想跟過去。

“第一玩家,第一玩家!”

帶著玫瑰手槍的女玩家首先道歉,剛纔就是她第一個開始抱怨第一玩家的。

“對不起!對不起!我是真不知道那個冒牌貨不是你,我……”

她之後,也有許多人附和著道歉,也有許多人在表達感謝。

原本安靜的教室,一下子鬧鬨哄的,各種言語摻雜在一起,人們力圖表達他們急切的感情。

“第一玩家!真對不住,我剛纔說的那些話……”

“該死的冒牌貨,我就說這人偽裝得一臉浮誇,第一玩家哪能是這個形象啊!”

“我早就說了,哪有被按在牆上打的第一玩家,也哪有能搞出那麼大陣勢空間震動的普通玩家……”

“對了,要把那個冒牌貨打一頓,讓他知道厲害!”

“對!不然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自稱第一玩家了,你說對吧,第一玩家!”

“冇錯,第一玩家不方便動手,那就我們來幫您出氣!”

“都怪那個該死的率先發起攻擊的混蛋,要不然第一玩家這尊大佛在這裡,我們全都得完蛋!”

“是啊……幸虧有第一玩家在……”

“感謝第一玩家救了我們……不然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那個……第一玩家!”一個玩家追上了蘇明安,滿臉懇切:

“那個……您對於之後的任務進程,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吧。能不能給我們這些人透露一些……比如之後該怎麼做,白天夜裡該怎麼辦……這種的。這樣之後幾天,我們這些人也能更好地配合您,不給您添麻煩,是不是?”

他說得懇切,說得低聲下氣,眼中也滿是感激,像看著救命恩人。

可蘇明安分明記得,這個人,在之前,可不是這樣的。

這個人,當時站在角落裡,咒罵著被一擊打倒的“第一玩家”,說蘇明安果然不配贏到最後。

當時,這個人的眼神,這個人的言語,他在站起來前,就記得。

但現在,這個人望著自己,像看著救命稻草,像祈求神明。

其他人也在看著這裡,他們的眼神中滿是懇切,似乎在等待他的話語。

就連莫言也不例外。

他抱著他滿是刻痕的劍,站在那裡,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這邊。

“……”蘇明安沉默了片刻。

“能夠最好的,配合我的辦法……”他開口。

所有人都注視著他,他們麵上浮現出了欣喜。

“……就是你們這些人,去自儘吧。”他說。

寂靜無聲。

大教室裡,人們笑容僵在臉上,像被凍僵在雪地裡。

“哈哈……您開什麼玩笑……”旁邊的人僵著臉說。

“你們撐不到最後的。”蘇明安話說的很直白。

麵對著所有人僵硬的神色,他的言語毫無遮掩:“按照我剛纔的觀察來看,除了林薑,你們冇有一個人可以撐到第五天。陷入瘋狂是遲早的事,如果不希望自己迴歸主神空間後還是個瘋子,趁早自儘,你們還有未來。”

他說的是實話。

就連那麼高精神點的他,在這種情形下,都有隨時可能瘋掉的風險。當然,這可能和他的夜間瘋狂作死外出,和他的醫生身份有關。

普通玩家,隻要不想著完美通關,隻要他們白天聽話,晚上好好睡覺,苟過去,其實也可以撐到第五天,冇有太大風險。

但問題是,這些人,和他在一個副本。

這些和他在一個副本的人,會甘心隻是苟過五天,而不試試彆的路線嗎?

不會。

人的貪慾是無窮的。

在發現有光可以追尋,隻要動動腳步就能跟上時,他們不會抑製自己的貪慾。

在發現和他處在同一個副本,能搭上他的船,跟著他獲得更多好處時,他們不會安安心心隻在他們自己房間裡待著,而會想要更多。

甚至,往人性的更陰暗處想,是否會有人設下圈套,故意把他逼瘋,然後踩著他的屍體獲得好處?

有的人不會在意什麼第一玩家不第一玩家的,他們隻在意他們自己的利益。

這種角色扮演類副本,冇有真名,看不出玩家真實身份,一切惡意都會被無限放大。

經曆了許多事,他不敢再去揣測人性之惡了。

……因為有的時候,這惡意深不見底。

他確實也可以繼續偽裝,甚至利用這些人的信任,將他們作為副本通關的小白鼠,讓他們用屍體為他一個人鋪路。

他以往確實會這麼做,冇有任何心理負擔,但他現在不想。

他又看了眼自己的san值。

……他現在,真的非常煩躁。

直麵亞麻,頂著她的汙染,與其言語交鋒,已經暫時耗儘了他的精力。

這些人,自生自滅吧。

“……如果不想自儘,自信自己有能力活到最後。”蘇明安說:“那就老老實實聽npc的話……不要再發生像今天一樣的事。”

他留下了最後的勸告。

他推門,出門,向著上方的樓梯走去。

身後猛地爆發出嘈雜的聲音,似乎那個冒牌貨正在被毆打。

人們用儘全力地內耗著力量,以此發泄他們被欺騙了的怒火。

他們將怒氣發泄於拳腳之上,似乎這樣就可以讓他們收穫到滿足感。

蘇明安背對著他們,順著樓梯,一路向上。

在剛被開啟的五樓,他看見了灑在圖書木架之上,一片燦爛的午後陽光。

……

【龍國出生的普通家庭女生林薑,真實年齡十九歲,在世界遊戲開始前,剛上大一。】

【她媽媽曾經告訴她:“我們本身就足夠高貴。”】

【“金錢衡量不了我們,我們比誰都美麗有價值。”】

【她原本是這麼以為的。】

【直到有一次,她參加了一次同桌的生日宴會。】

【她先前以為,生日宴會,不就是一家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點蛋糕,吃點肉菜,而後吹吹蠟燭,睡個好覺嗎?】

【又有什麼,需要特意去慶祝,又需要邀請那麼多人盛裝前去呢?】

【她不知道,她隻是去了。】

【之後,她看見了自己從未見過的世界。】

【金碧輝煌的廳堂,水晶掛飾的廳燈,猩紅的地毯從高階的一頭,順到她腳下的另一頭。】

【正裝如雲的宴會廳中,她那漂亮的同桌站在台階最上方。】

【同桌長裙曳地,頭上戴著鑽石點綴的髮卡,像位生活在現世的公主。】

【公主笑著走過來,向她舉杯。】

【她看著自己身上的校服,運動長褲,一時慌了神。】

【“我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她麵對著所有人嘲笑的眼神,難以理解。】

【“……為什麼她會是公主,我就是來陪襯的醜小鴨?”】

【“明明在學校,我纔是老師眼中的乖孩子,她卻是個不學無術的差生。”】

【“為什麼,為什麼在這裡……”】

【“一切就亂了套了呢?”】

【“為什麼人們看我的眼神,會滿是鄙夷?”】

【“為什麼他們說,這纔是外麵的世界?”】

【她逃走了。】

【像逃離一個不屬於她的世界,像從雲端逃入凡間。她走過滿是臟水的小巷,推開吱呀作響的房門,看見滿是皺紋的母親。】

【小公主母親的樣子,她還記得,像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貴婦,臉上冇有一點歲月的痕跡。】

【而此時,她看見她的母親,隻覺得丟臉。】

【……】

【她漸漸變了。】

【從前聽見媽媽嘮叨家長裡短,嘮叨菜價漲價,就覺得親切,現在卻隻感覺囉嗦。】

【看見了廳堂裡擺著的高檔甜品,和從國外空運過來的海蔘鮑魚,她看見桌上的清炒白菜就覺得難以下嚥。】

【看見了小公主穿著的水鑽長裙,戴著的名牌飾品,她穿著反覆洗過的寬大校服,戴著飾品店五元三個的髮夾,她就覺得羞愧。】

【……】

【她漸漸變了。】

【她不再關心糧食和蔬菜,不再與父母嘮嗑家長裡短,她掙紮於自己的落魄。每次看見同桌來到學校,她就不敢直視她的眼神,總覺得無地自容。】

【她的母親說:“不必在意這些,我們本身就足夠高貴。”】

【但她難以理解。】

【她將自己藏在夜裡的被窩之中,淚水浸滿了她的白天黑夜。】

【她穿梭在人流之中,似乎與熱鬨無緣,又無法控製自己不置身其間。】

【終於,在掙紮著的一天,另一個“她”出現了。】

【“她”說:“你真冇用啊,林薑。”】

【“她”說:“你醜陋至極,又不敢直麵自己的自卑。”】

【“她”說:“你大可以繼續自卑下去,而之後,我代你去成熟就好了。”】

【……】

【“她”說:——我將成為你虛榮的“罪”,林薑。】

……

字樣在眼前停留了一刻。

蘇明安靠著圖書館的書架,打了個哈欠,看著血紅的字句一點點在麵板上顯現:

【“——醫生啊,我親愛的醫生。”】

【“你認為,在白沙天堂,這樣的孩子。”】

【“是被判定為,可以被拯救的存在?”】

【“還是……無法被治療,註定要成為廢棄物的社會垃圾?”】

【“這個孩子所擁有的,究竟是不能被原諒的罪惡。”】

【“……還是塑造了這樣一個人,所無法被掩埋的過去呢?”】

……

【“請在今夜,做出你的決斷。”】

“啪!”

似乎是靠得過猛,身後的書掉了下去,發出幾聲悶響。

蘇明安關閉係統介麵,從書架間走出。

窗外的夕陽,透過極高的枝葉,往裡灑下粼粼波光。

“……”

他看了眼係統時間,現在是下午五點,他在這裡待了一個下午。

新開放的五樓非常大,比四樓都要大許多,幾乎是一個圖書館的規模。

他發現這個白沙天堂的空間架構很不科學,明明一樓二樓都很狹小,上層卻是越來越大,尤其是這五樓,幾乎是下幾層加起來還大。

整個樓層結構,像一個倒三角,越往上,麵積就越大。

他在五樓搜尋了個遍,居然冇看到什麼特彆的地方,倒是遇見了不少同樣上來的玩家。在麵對他時,他們避開視線,不敢與他交流,膽子看起來比之前小了許多。

他知道原因——這些玩家怕他發瘋。

早在之前,這些人就覺得他有發瘋的症狀,就連莫言也不例外……在他明明覺得自己很正常的時候,這些人非要給他貼一個“瘋了”的標簽。

在暴露身份後,這群人也冇有趕著貼上來,或許是他們早就意識到了他難以接近。

弄得不好,還會被他被迫“自儘”。

……反正也冇有人敢對此提出疑慮。

在發現冇有人去主動打擾他後,他將五樓的圖書翻了翻。

莫言也來過一趟,他似乎也想翻翻圖書找找線索,但才翻了一兩本就不行了。

莫言說,這書很邪門,就跟老師發的那什麼白沙曆史一樣,看著就讓人掉san,根本無法看下去。

但蘇明安在這看了一下午,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圖書的內容,甚至也很正常,冇有讓他有發瘋的預兆。

他走出書架,發現整個五樓早已空無一人。

或許是被這些掉san的圖書所嚇到,或許是被長久停留在這裡的他所嚇到,冇有玩家再敢上來五樓。

他將來到書架另一側,打算將剛纔碰倒的書還原,忽然看到了一個纖細的身影。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