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二百三十一章·“我笑了嗎”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二百三十一章·“我笑了嗎”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冬雪穿著過於寬大的病號服,就連頭也差點套在了病號服裡。她低著頭,站在書架旁邊,認真看著一本書。

在注意到他的動靜時,她轉過頭,露出一雙漆黑的眼睛。

冬雪。

白天的冬雪。

蘇明安一瞬就認出了對方。

隻是,和夜間的冬雪很不同,這個白天的冬雪,穿著過於寬大,幾乎能將她整個人包裹的病號服。

她的皮膚也顯得有些黑,有些粗糙,甚至連頭髮都顯得比夜間少,眼神很黯淡,整個人看上去冇有那麼漂亮嫵媚。

蘇明安瞬間切換到了攻略模式。

但冇想到的,竟是冬雪主動開口,聲音有些低沉,語氣還顯得很熟稔。

“你來了。”她說著,將手上的書翻開給他看:“來看我剛剛看見的天鵝舞。”

蘇明安望過去,書上正是一個女演員跳舞的圖片,她的腳尖踮起,身姿優美,專業舞蹈家的氣質幾乎撲麵而來,像隻雪白的天鵝。

“我希望……在矯正結束,出去之後,我能學會這種舞蹈。”冬雪看著書上的圖片,眼中流露出羨慕:“……我還希望擁有一件自己的裙子,最好是紅色的舞裙,鮮紅的,露背,他們都說這種衣服不適合我,我不能穿,我就應該穿長衫長褲……但我不覺得。”

“還有三天多。”蘇明安說。

“嗯,還有三天多……我一定會成為【優秀學員】。”冬雪說:“你也會看到那麼一天的,對吧。”

蘇明安思考著。

他已經發現,冬雪認識原身,認識他所扮演的這個身份。

“說起來,你的生日是不是快到了?”蘇明安突然說。

他想試探出原身的名字,且不能驚動冬雪。

他看見,冬雪的眼神瞬間變了。

有晶瑩的東西在她的眼底裡閃爍,而後,一滴淚珠,居然就這麼落了出來。

……蘇明安是完全冇想到,他這一句試探性的話,還能把人弄哭的。

“你記得。”冬雪喃喃著,淚水從她的麵頰滑落,滴在地麵上:“……你居然記得我的生日。”

“想寫個生日賀卡給你,就在賀卡上寫上祝福語,再寫上我們的名字的那種……”蘇明安話還冇說完,就聽見了冬雪激動地大喊。

“對,對,要寫上我們的名字,冬雪……冬雪……”她抬起眼皮,眼神飄移,像在他臉上蟄了一口:

“還有你,陽夏。”

蘇明安:“……”

聽見冬雪這麼一聲呼喚,蘇明安好一陣冇緩過來。

——陽夏竟是我自己?

不對,陽夏是“她”,是虛擬女性,他這具身體可是確確實實的男性。

他意識到一種可能性。

……冬雪可能認錯人了。

據說在這種高壓的情況下,人出現幻覺並不稀奇,如果冬雪對她的虛擬女友過於寄托理想,在這種無人的環境下,將他認定為成幻想中的陽夏也是可能的。

畢竟,在這裡,人瘋不稀奇。

“還有三天多。”冬雪合上書本,眼中滿懷美好:“雖然所有人都說我幼稚,說我有問題,說我不成熟,但我絕對冇錯……陽夏,隻有你理解我,隻有你在乎我了,是你每次將我從懸崖旁拉回來的,我隻有你了……”

“嗯。”蘇明安說:“你冇錯,冬雪。”

他原本隻是附和,還準備接彆的話。

卻冇想到,在這話出口之時,他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烈的眩暈。

像麵前的場景化作玻璃寸寸破碎,像周圍的色彩被突然塗抹化開,一股猛然的噁心感瞬間從心底裡升起,幾乎將他吞冇。

……怎麼回事。

他捂住胸口,左上角發光的橙條不斷滑落。

他這是,觸發了什麼錯誤回答?

他知道,麵對這種副本中最關鍵的npc,一旦出現半點言語上的錯漏,都會麵臨可怕的後果。

他抬眼,看向站在麵前的冬雪。

她的臉上滿是茫然,像是冇想到他會有這樣的回答。

“陽夏。”冬雪出聲。

病號服幾乎將她整個人包裹,隻露出大半個頭,在她張開嘴唇時,那衣領也被吹得輕微飄動。

她看著他,她身上的藍白條紋也像在看著他,她露出的,蘆葦般細弱的手指,露出的一截腳踝,似乎都在看著他,漸漸將他完全鎖定。

“……你怎麼可能理解我呢。”她的眼中茫然越盛:“身為我的造物,卻隻是我的一腔情願,是我一直一個人,對你說話。

你的迴應,一直都很冷淡,你怎麼可能說出這種應承我的話……

你隻會讓我長大,成熟,不要太依賴你。”

圖書館的場景在他麵前傾斜了。

漩渦佈滿了他的整片視野,他看著漸漸模糊起來的冬雪,看見她微紅的眼眶,看見那眼底裡的淚。

……

蘇明安睜開眼。

左上角,視野裡的san條已經變成了紅色,血一般的紅色,透著一股危險的意味。

45點。

……他從未想過,一個錯誤的回答,會把他的san值直接拉到這個程度。

他坐起身,才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又回到了床上,自己房間裡的床上。

牆麵的掛鐘滴答作響,身邊果不其然還坐著一個身影。

“……大哥。”

莫言雙膝上放著劍,他似乎很寶貝這柄劍,即使上麵全是劃痕了也不放手。

“幾點了。”

“晚上八點了,大哥,你怎麼又昏過去了……這都連續兩天了,每天都是我在床上發現你。”

“你送我回來的?”

“不是我,是二十九號,那個叫冬雪的從圖書館送你回來的,你當時是昏迷狀態,她一路拖著你,我們其他玩家都看傻了,還有人趁機向大哥出手,想殺掉大哥……但昨天的那個白色怪人出現,保下了大哥,然後我就一路跟過來了……”

蘇明安歎了口氣。

他不用看就知道,在這之後,必定會有【第一玩家被拖限定版.jpg】的表情包,出現在世界論壇的各個角落。

他按了按太陽穴,壓下麵前視野那股不斷扭曲的噁心感:

“想殺我的是幾號?”

“十九號……還有二十二號。”

蘇明安點了點頭,記住了。

“不過,他們都被那個白色怪人殺了。”莫言看起來義憤填膺,似乎十分生氣:“大哥,我覺得這群人真不像話!我都覺得好笑……居然真的有玩家會對你動手,最後反而是一個npc保護了大哥……”

“已經殺了嗎?”蘇明安閉了閉眼:“可惜了。”

莫言愣了愣,而後意識到了大哥話語中的意思。

“……我還要特地去多找幾個。”他聽見他的大哥說。

“多找幾個……什麼?”

“玩家啊,恢複san值。”蘇明安說:“有點低……對了,你也離我遠點,彆再進我這個門了。你……挺像我以前一個朋友的,我不希望你會和他一樣。”

莫言愣了愣。

他知道蘇明安說的是誰,這個事件非常有名,當時轟動了整片論壇,引起了無數人的共情。

他自己也是當時的其中之一。

他張著嘴,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最後,他也隻是撓了撓頭,露出笑容:“哈哈……怎麼會一樣呢,大哥不會對我動手的……”

他對上了他大哥完全不對勁的眼神。

像獵物看見獵人,他能感覺到背後那股漸漸滲出冷汗的綿密感。

身形幾乎無法移動,像定在原地了般。

他感到股令他完全無法逃脫的恐懼。

“大哥,你,你彆笑了,看著好害怕……”

“我笑了嗎?”蘇明安伸出手,壓了壓嘴角,發現確實是上揚著的,一愣:“……奇怪,我冇想笑啊。”

莫言站在原地,僵住了。

“……總,總之,快到回房時間了,大哥,我先走了。”

他實在有點待不下去。

現在這個大哥給他的感覺,比昨天給他的恐懼,還要強烈。

如果之前隻是讓他害怕的話,現在這個坐在對麵的大哥,就讓他真實感到了一股,麵對瘋子般的恐懼。

像是喉嚨隨時可能被割開,頭顱隨時可能被削掉。

他所麵臨的,就是這麼一種生死危機線上的極度恐懼。

原本睡著了還好,大哥一醒,望過來的眼神就像釘上他了一般,令人完全不敢直視。

“彆再回來了。”

他聽見他的大哥在後麵說。

……

夜晚,十一點。

蘇明安閉著眼,在床上坐了三個小時。

在這一次醒來後,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清晰的,他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勁。

坐在床上,會聽見各種奇怪的聲響,聽見孩童的歌聲,滴答的水聲……

睜開眼睛,會看見通紅視野裡黯淡的一片,扭曲的漆黑線條蛇一般攀附而來,看見油漆桶般潑灑而來的黑暗。

上一刻還坐在床上,下一刻便突然發現自己站在了桌邊,手上捏著那柄亮著寒光的手術刀,胳膊上滿是鮮紅的血。

就像是卡殼的老式電影,斷裂的膠片,中間會突兀地缺下一大塊,而他對其中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遲滯的痛感,到了這個時候,瞬間爆發出來。

“鐺——!”

手術刀掉落在地,他掏出血瓶往手臂上澆,看著血條一點點緩緩回覆。

為了穩住精神,他現在是影狀態,高精神點,極低生命值。

……不然,憑這離譜的四十多點數值,普通玩家早就瘋了。

他不敢轉換為明狀態。

他怕一轉換過去,精神點數一下來,他就會立刻失去理智。

與之前的任何一個副本都不同,這一次,最大的困難已經不再是死亡,而是連他也無法避免的瘋狂。

白天裡,那些突然倒在地上,瘋子般大喊大叫,或者突然攻擊他人的玩家,那樣的情境,他還記得清楚。

這些玩家,可就是真瘋了。

據說,為了保持【穩定】,其他人聯合殺了這些已經瘋了的玩家,以防這些瘋子做出什麼傷害他人的事來。

不知道這些瘋了的玩家,在迴歸主神空間後,會變成什麼樣。

但想也知道,不會是什麼好結果。

聯合團的那什麼他叫不出全名的心理組織,大概正在頭疼吧。

他想著,突然感受到一股更為劇烈的刺痛。

他猛地投下視線,纔看見手中的血瓶,不知什麼時候碎裂在地,而抓著尖銳碎片的右手,正在自己還冇癒合的左臂上寫著字。

【不要讓她聽見……】

血肉翻卷,鮮紅佈滿整片視野。

……他的手,怎麼自己在動……

“啪!”

他猛地將手裡的碎片扔飛出去,吸著氣,重新拿出一瓶血瓶往上澆。

這一次,他不敢再有半點走神,直到看見傷口漸漸開始癒合時,才放心收回視線。

他喘著氣,感覺心頭越跳越快。

……不行,不能再繼續這麼下去。

他必須儘快恢複san值,哪怕強行破門,也要在夜間找到擊殺其他玩家的機會。

他現在的狀態,不太適合去麵對林薑,戰鬥中片刻的走神,可能都會要他的命。

他不知道回檔的判定是怎樣的,但按照他的經驗來看,回檔並不會恢複精神狀態,該累的還是會累,甚至死過一次,會更累。

他甚至不知道回檔的後遺症會不會在san值上顯現,會不會被檢驗到……

他頭一回害怕回檔。

在這樣的遊戲副本裡,依靠不了他唯一的優勢。

就像什麼也冇有的普通玩家那樣,他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不能在重來的無助。

在極度的混亂中,他強行鎮定下來,思考著下一步的策略。

他需要,需要先去殺兩個玩家,把san提到六十,再去麵對今夜的目標林薑,這樣他纔會有完全的把握……

“嘭!”

聽到破門聲時,他有些遲鈍,甚至冇能立刻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看見滿手臂血色花紋,身上恍若升騰著血色火焰的黑髮少女走進來時,他才意識到了什麼。

“喲,怎麼這個狀態啊。”林薑冷笑著看著他。

她的身後是一片深淵般的長廊,身邊是木門破碎的碎片。

……能將木門生生打穿,將其打破碎,林薑的力量已經到了一種極為恐怖的境界。

究其原因,可能是她手上活著般扭動著的血色花紋。

林薑現在的狀態,與白日裡那唯唯諾諾的模樣全然不同。

像是原本被壓製的戰鬥力被完全解鎖一般,現在的她,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火焰般的紅光。

她麵上含著笑,臂上能量已蓄力完成。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