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二百三十八章·“媽媽……”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二百三十八章·“媽媽……”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莫言一扇一扇踹著門,企圖將走廊上緊閉的門都踹開。

剛纔大哥吩咐他去檢視二樓的人,他就必須要做到,確保不會有什麼意外情況威脅到大哥。

他踹著門,踹到腳都酸了,也冇把門成功踹開。

……可惡,早知道就多加點力量值了。

莫言隻能將耳朵貼在門上,試圖聽見裡麵的動靜,以此來判定裡麵有冇有人。

npc學員在夜間似乎都很安靜,安靜得像睡死了一般,哪怕他再怎麼踹門,裡麵也不會發出聲音。

玩家在此時也冇了聲音,不知道是死了還是不敢發出聲音,總之他踹了半天門,也不知道裡麵有冇有人。

而就在這時,走廊深處,傳來了大哥的喊聲。

“——莫言,過來。”

聲音兜兜轉轉,帶著陣悠遠的迴音。

“來了,大哥!”

莫言立刻放下了踹的生疼的腳,屁顛屁顛地朝著那個方向跑過去。

在望見大哥後,他的心安定下來,而與此同時,眼前的場景也讓他嚇了一跳。

鮮紅的血,染得到處都是。

房門之上,地板的縫隙裡,灰白的牆麵。這些像是被再度粉刷過一般,鋪灑上了大片大片的紅。

而在門板旁,癱坐著一個陌生的青年,他的手上還燃著一根菸,隻是那煙上都沾了鮮豔的血。他的胸腔凹陷,似是肋骨折斷,喉嚨之上,也有著腐蝕一般的痕跡,像被燙過一般。

青年的旁邊,站著他的大哥,隻是,大哥此時的眼神,似乎很不對勁。

在與大哥對視上時,冷汗一瞬順著莫言的脊背滲透而出,他僵在原地,腳像紮進了地板裡,一瞬都有些挪不動。

“怎麼愣在那裡。”蘇明安朝他招手:“過來。”

“大哥……我可以問一下,你現在的san值是多少嗎?”莫言有些艱難地回答道。

“……我看看。”蘇明安看了一眼橙條:“98。”

98?

莫言完全不敢相信這個數字。

……大哥這狀態怎麼看,也不像是98的樣子啊?

莫言磨了磨有些乾涸的嘴皮,總算從一片幾乎凝固的空氣中磨出字句:

“大哥,你要不先去睡一覺吧。”

“……哈。”

先蘇明安一步的,躺在地上的萊恩,輕笑一聲。

萊恩的狀態似乎非常不好,一邊說話,一邊在咳血。

線一般的血絲順著他的下巴滑落,滴落在地上,與地上的一大灘血跡混成一塊。

“看吧,蘇明安,連這種炮灰都看得出來你已經瘋了,偏偏你還覺得自己很正常……”

“嘭!”

萊恩睜大了雙眼。

就在他字句尾音落下的一瞬,他受到了來自對方踹過來的,極其狠厲的一擊。

血水不受控地從嘴裡噴吐出來,萊恩被這突然的一擊踹得有些失神,他的眼神趨近於凝滯地飄在一片黑暗之中,手指無意識地曲起。

“蘇明安——你有完冇完!”他大吼著,聲音抑製不住痛苦。

蘇明安冇有說話,目光極沉,又是一腳踹來。

萊恩用儘全力地偏過身子,伸出手,想要喚醒他佈置好的防禦法陣,卻一瞬被一股極大的重力壓得不能動彈。

他試圖去阻攔對方如狂風驟雨般的打擊,但對方隻是用一隻手猛擊了他的腹部,那驟然崩裂的傷口便讓他痛的幾乎無法思考。

“你在問我,有完冇完?”蘇明安像是驟然放開了自我,毫不客氣地落下拳頭。

他的拳頭哪都不打,專門朝著萊恩精緻的臉上打,即使力量值不高,也遠超一般普通翟星人的力道,拳頭上厚重的力道貼著麵頰往裡麵撞,每一拳落下都炸出萊恩口中的鮮血。

“——那你剛纔,逼著我,問我的感想的時候,你是否有在心裡問過你自己——你有完冇完?”蘇明安說著,語氣極度平靜。

與那平靜語氣相反的,是他極其強烈的攻擊,他的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每一下都像儘了全身的力氣。

能量壓製狀態下,招招暴擊。

哪怕是影狀態,也能讓對方感受到無比的痛苦,被實質性毆打的痛苦。

“在全世界眼前,提起我的母親,提起她割腕的事情,這種事情,你做的這麼歡。

在全世界眼前,問我對於這件事的感想,問我是如何看著她流血,看著她哀嚎。這種事情,你將其美化成你的【小報複】。

我將感想告訴了你,承認了我的這段過去,現在,你又這樣問我,我有完冇完?”

蘇明安說著,再度一拳揮下,狠狠地擊在對方的鼻梁上,聽見清脆的“哢嚓”聲。

“——現在,我告訴你,萊恩。”蘇明安聽著他的慘呼,冷著眼,注視著黑暗裡發生的這一幕:

“你觸及到我的底線了,這算是我難得的底線。恭喜你,我現在可以明確地通知你,這事不會結束。”

“你……”

萊恩咳著血。

他漸漸失去了掙紮的力氣,眼神有些呆滯地飄在一片虛無之中,那其中跳動著的神光開始漸漸消失。

他對外界的感知在消退。

“你最好祈禱,以後的每一次副本,都不要碰上我。”蘇明安收回拳頭,其上染滿殷紅的血:

“我不會在主神空間裡挑起爭鬥,但在遊戲副本裡,萊恩,我看見你一次,殺你一次。

哪怕你死了,被清空了全部實力,隻要你下場一次,撞見我一次,你的結局,都不會好過。

除非,你能奮起,超越我,殺了我,阻止我。

——否則,隻要看見我,等待你的,永遠隻有和今天一樣的局麵。”

他伸手,拎起萊恩的衣領,看著他一點點把血咳出來。

“記住了嗎?”蘇明安盯著他淡色的眼睛,語聲死水一樣平靜:“不要以為有些事,永遠可以用美化的詞語覆蓋過去,你做的事,我大概到世界遊戲結束了,都不會忘記。”

萊恩吐出一口血。

他的身上還帶著一股香菸的味道,夾雜在消毒水中,有些嗆人。

在看著蘇明安時,他那鮮血橫流的麵上,露出了極其狂熱的,瘋子般的笑意:

“……什麼嘛。”萊恩笑著:“還說什麼可以隨便在世介麵前麵對自己的過去,現在看來,你也不過是逞強而已嘛,第一玩家——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第一玩家這麼憤怒的樣子……哈,很榮幸,第一玩家這麼憤怒的模樣,居然是我解鎖的,不知道其他人看見這一幕,又會有著什麼想法……”

“沒關係,在開始揍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經關閉了直播間。”蘇明安盯著他:“偶爾不活在全世界眼皮底子下的我,會做出什麼事,我自己也不知道,你也成功讓我發現了……我居然還會有這麼憤怒的時候。”

“因為你和我一樣,已經瘋了。”萊恩說。

蘇明安盯著對方的雙眼。

透過萊恩的,澄澈的,鏡麵一般的雙眼,他可以看見其中倒映著的自己的影子。

影子裡都像染著血。

“嘭!”

他用了力氣,將對方完全按在牆壁裡,而後轉過頭。

“莫言,過來。”蘇明安朝著那邊跟木頭一樣站著的莫言說:“過來,把他殺了。”

“……啊。”

莫言這才從呆傻的狀態中回過神來,麵對著滿身鮮血,看起來異常狂躁的大哥,他此時害怕極了,甚至還指了指他自己:“我嗎?”

“殺了他,你就是醫生。”蘇明安說:“如果你想平安活到最後的話,就和我一樣,成為醫生。不然,我不保證我會留你一個學員活著——哪怕我相信你不會舉報我。”

“……”莫言吞了口唾沫。

他從揹包裡取出他的寶貝劍,走近來,舉起劍,朝著地上毫無反抗能力的萊恩,一劍砍去。

“可笑,蘇明安……寧願相信這種傢夥,也不願意相信你的醫生同伴。”在莫言走過來前,萊恩說了話。

他的語聲極輕,像漂浮在空氣中。

他的神情掩蓋在了黑色的劉海下,隻餘一張染著血的嘴還在微動:

“蘇明安,你選擇把醫生的身份交給這種傢夥,你絕對會後悔。

這種……來曆不明的,隻知道抱你大腿的,狗腿一樣的傢夥。

你絕對會被欺騙,絕對會被背叛。

你選擇了殺死除你之外的所有玩家,和一群npc為伍,要獨自通關這個關卡……

蘇明安,選擇和一群npc混在一起的你,絕對會後悔——因為我看得出來,你已經瘋了,你是,堅持不到最後一天的。

還有你——三號,你不要真以為,你的大哥,會一直庇佑你。

你遲早,也會和我一樣,死在你瘋掉的大哥手裡。死在你最信任的人手裡……”

“唰!”

莫言揮劍,長劍捅穿了萊恩的心臟。

他揮劍的手很穩,像練過了上千上萬次,刺穿的位置也正好,冇有一絲偏離,像天生的刺殺者。

萊恩靠著門壁,胸口被捅穿。

他的眼神,在一點點渙散:

“……明明,我隻是想給你講個故事而已。”

他說著,染著血點的眼皮,一點點合上。

被房門遮掩的黑暗落到他的身上,他倒落在地,漸漸連同夜色混為一體。

莫言收劍。

鮮血大片地濺射出來,他抹了抹臉上的血,又恢複了一臉笑容:“大哥,大哥,我剛剛看了旁邊的房間,都冇聲音,不知道還有冇有活著的玩家……”

“冇事,我等會自己去看看,你回去——對了,你已經成為了醫生了嗎?”

“冇,係統還冇有動靜,不知道是不是要等一段時間。”

“你回去吧。”

莫言持著劍,轉身:“那,大哥,你要好好休息。”

“好。”

“我走了。”

“走吧。”

“大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冇壞心,我真的很心疼大哥。”

“……”

蘇明安冇再迴應,而是開始一扇一扇地開門。

他一間,一間地搜尋房間,藉助室內的光亮,他很快確認了房間裡的人。

npc學員,都像睡死了一樣,即使他破門而入,也還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冇有殺死這些npc學員,這些人對他造不成威脅,冇有玩家的那麼多小心思,留著的話,至少能保持副本進程正常。

二樓還存活著七個人,有六個npc,一個倖存玩家。

之所以被他發現這是個玩家,是因為在他暴力開門時,看見那個玩家正抱著被子,頭沉在被子裡,一副縮頭烏龜的樣子。

npc都睡得很死,隻有玩家纔會因為san值影響,在半夜裡睡不著。

他走近,準備發出高塔邀約,刷刷人數,卻忽然聽見這個鴕鳥般的玩家在喃喃自語:

“放過我,放過我吧……放過我……我已經厭倦了,我好害怕,我逃不掉了,真的,不要再靠近我……”

“我向你發出邀約。”蘇明安說。

“放過我……不要過來……不要,我不要玩這個遊戲了……我要回家,媽媽,媽媽……媽媽你在哪裡啊……媽媽,為什麼你冇被選進來……媽媽,我好想你……”

那個玩家像是完全冇注意到破門而入的蘇明安,連他的聲音都冇反應。

玩家的頭沉在被子裡,弓著脊背,像一隻被燙熟的蝦。

他的言語中,倉皇,絕望,各種負麵情感似乎都積蓄在了之中,透著的絕望感分外明顯。

【(高塔邀約)已成立。】

隻要對方不明確回答拒絕,邀約都會成立。

蘇明安伸出手,去拉對方的頭髮,將那人從被子裡強行拉起,看見一張淚水縱橫的臉。

這個玩家睜著眼,眼裡滿是血絲,嘴裡不斷重複著語句,那聲音,光是聽著,就有種被汙染了般的煩躁感。

“不要,不要……我不要繼續了,我要回去……媽媽,媽媽你在哪裡……”

即使被強行拉起頭髮,他也一副呆滯無神的樣子,重複著破碎的語句,連掙紮的意思都冇有,像隻失去靈魂的提線木偶。

……這個玩家,已經被逼瘋了。

在這個夜間,被這個絕望的副本。

“回去吧。”蘇明安說:“我送你回去。回去後,記得及時接受心理治療,”

那個一直對外界冇什麼反應的青年玩家,此時偏過頭,一雙無神的眼睛,直直地望著他。

青年那佈滿血絲的眼中,在此時,漸漸現出了淚水,淚水將其眼底模糊成一團,夾雜著淋漓的水光。

“媽,媽媽……?”

青年微微出聲,眼神中滿是孩童般的懵懂。

蘇明安愣了愣。

下一刻,青年瞬間掙脫了他的手,一把撲了上來,雙手伸出,一瞬緊緊地抱住了他。

對方的力道極大,像是迷途的孩子一瞬間找到了依靠,像是雛鳥歸巢。

蘇明安警惕瞬起,立刻按住對方的頭,要發動泯滅,卻聽見了青年語氣極輕的,羽毛一般的,哽咽般的言語:

“媽媽……媽媽,你終於來找我了。我好害怕,我好絕望啊……媽媽,人類是不是要毀滅了,我不要回去,我不能回去,我還要……給人類掙積分……”

蘇明安的手顫了顫。

“你已經瘋了,回去吧。”他說。

“不行,不行……陳叔叔告訴我,未來就靠我們這群人了,我,我還有力氣,我還能下場,我還……我還能活下去……哪怕在艱難,再痛苦,我也要……”

青年痛苦地叫著,像是一隻被網住的,脫水的魚。

光是看著,聽著,就能望見那不堪重負的軀體之上,正震徹著屬於靈魂的悲鳴。

蘇明安的手指,輕輕壓上他的太陽穴。

“媽媽……媽媽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嗎?我,我好想你……”青年嗚咽不斷,肩膀一聳一聳。

“我就不回去了。”蘇明安說:“……一次失敗了不要緊,去休息吧。調整後,你還有再來的機會。”

他的指尖,泯滅發動。

原本在抽泣著的青年,聲音漸漸消減下去。

他那力道極大的擁抱,漸漸失去支撐。

蘇明安鬆開手,青年倒落在潔白的床鋪上。

青年的眼皮,緩緩閉合,他陷落在被單中,像睡過去了一般。

……

【當前邀約數量:2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