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零七章·“梵迪倫與他的天國”

-

紅光大亮。

在啟動記憶之石的一瞬間,刺目的紅光包圍了他。

蘇明安感覺身子一輕,接著,他眼前的視野出現了變動,像是突然轉換了地方一般。

麵前是一處落地窗,外圍是被陽光灑滿了的花園。“他”站在紅毯鋪著的房間裡,正握著胸前的吊墜,似乎在等待著誰。

……這應該就是蘇凜的記憶了。

蘇明安試圖動彈,卻發現動不了,他像是被侷限在這具過去的身體中了一般,隻能透過蘇凜的眼睛往外看。

忽地,麵前的視野開始平移,應該是蘇凜轉頭了。

蘇明安看見了室內奢華的佈置,這是一處擺滿圖書的房間,角落裡有著漂浮的水晶球和羽毛筆,牆上有著代表亞特帝國的徽紋。

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接著,一頭燦爛的金髮緩入他的視野。

“凜。”薩婭輕輕微笑,姿態依舊如同最端莊的大小姐一般:“冇想到你會邀請我來莊園。”

聽到她話的一瞬,蘇明安意識到了這個時間節點。

蘇凜邀請薩婭來莊園。

這也是改變薩婭一生的時間節點。

“薩婭,你過來看。”蘇凜開口,聲音很溫和。

他的桌上,攤開著一本書。

薩婭緩步走了過來。

“這是……梵迪倫寫的《神諭》?”她眨了眨眼:“好厲害呢,凜。聽說這本書裡都是晦澀難懂的中古文,你居然能看懂。”

“冇有什麼看不懂的。”蘇凜輕聲說:“書是一種與心溝通的東西。當你的心與書中的神諭相連時……無需費力閱讀,你能夠體會梵迪倫當時寫下此書的心境。”

“痛苦而掙紮著,絕望又自由著。”他輕聲概括:“世界宛如一顆巨大的琥珀,而他是在其中永久掙紮的凝固者。”

薩婭點了點頭:“我聽過梵迪倫的故事。”

“可以和我說說嗎?”蘇凜說。

薩婭輕咳一聲:

“聽說,三百年前的教士梵迪倫,在教會被焚燬前放飛白鴿。

他在火中不躲不逃,反而奮力高歌,說自己已然同白鴿一同奔向天國,獲得無上自由。”薩婭說:“然而,教會的騎士救下了他,讓他冇有在火中死去。未死的梵迪倫本該因此高興,卻就此一生鬱鬱寡歡……他說他的靈魂已然同天國一般歸去,留下的隻是被世界凝固了的軀殼。”

“——他用殘破的心寫下這篇神諭,讓已經飛入天國的他透過那軀殼向人們傳遞,天國依舊存在,他將為偉大的人們書寫榮名……”蘇凜露出微笑:“他是被世界禁錮了的靈魂,被**阻礙了的存在。天國不是收納死者的地方,而是容納他這種高尚靈魂的熱土……”

“凜,很高興你給我分享這本書。”薩婭的臉上露出了得體的笑容,還夾雜著一絲羞怯:“現在的我,對這本書的瞭解還過於淺薄,我在之後一定會仔細閱讀這本書。”

蘇明安透過蘇凜的雙眼,仔細看著薩婭。

薩婭此時還顯得有些稚嫩,臉上帶著一點嬰兒肥。

不知道這件事發生在多少年以前,但應該不會很久,薩婭的模樣和在船上時冇有什麼大區彆。

蘇明安觀察了一會,逐漸發現蘇凜的行為舉止也與正常人完全不同。

在與薩婭的對話中,他表現得像一個極其熱愛書籍的閱讀者,在任何話題中都能引用到合適的句子,同時,他似乎還是一個信仰堅定的教士,話語之間都夾雜著對薩婭的誘導,誘導她瞭解他口中的神明。

他的說話方式溫和又節製,同時夾雜著些讓蘇明安都感到有些心驚的狂熱,似乎麵前的薩婭有半點逆了他的意思,他就會驟然變臉一般。

但蘇凜對話題的度把握得相當好。

這段談話,表麵表現得相當平靜。

在和薩婭繼續交流了幾句後,蘇凜露出笑容。

“薩婭,你覺得,永生對人類而言,會是一件好事嗎?”蘇凜輕聲問她。

“應該……是吧。”薩婭說:“永久地活下去,長久地注視著這個世界,以永生者的身份,注視世事變遷,不必為壽命和健康問題所困擾。對於人類自身的進步和長遠發展來說,我覺得是一件好事。”

蘇凜眼中含了些笑意。

“薩婭,那麼你想永生嗎?”他問。

薩婭的眼神微微一愣。

“凜想永生嗎?”她問。

“想。”

“好巧。”薩婭笑了出來:“凜想的話,我也想。”

她笑得很溫和,暖光照在她金色的髮絲之上,側臉被窗旁橘紅的暖光照的透亮。

她的五官明媚而溫柔,氣質不落於凡俗,像極了童話裡從城堡裡走出的公主。隻是靜靜站在紅毯之上,沐浴著陽光,就像是從內而外都在發光。

沉吟片刻,她輕聲說:“漫長的生命……如果有了他人的陪伴,我覺得這便不算孤獨。”

蘇凜注視著她,露出了笑容。

薩婭忽地毫無征兆地後退了半步。

“凜。”她輕聲開口:“你怎麼這麼看著我。”

“我怎麼了?”

“……”薩婭又退了半步。

那盈潤著溫和笑意的俏臉上,忽地浮現出了恐懼的神色。

她看見,原本微笑著的蘇凜,眼裡流動著的血紅光澤。

“凜,你的眼睛……”她忽然意識到了那顏色意味著什麼。

紅色的眼睛,魂族。

尚且年幼的薩婭,根本不明白凜為什麼會是一個魂族。

“怎麼了?”蘇凜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

麵對著像是天生就會發光的少女,他拉上一旁的窗簾,將刺眼的陽光遮住,做出了一個標準的邀請動作。

“薩婭小姐,同我一起永生吧。”他說:“你可已經同意了我的邀請了。”

薩婭尖叫一聲,忽地轉身就逃。

燈火在台架之上搖曳著,逃跑的少女身後拖出一道極長的影子。

蘇凜眼含不解。

“薩婭小姐?”他輕聲喚了句。

薩婭奪門而逃,長長的金髮披在身後,在暖光下晃著眼。

蘇凜不緊不慢地跟上去,像是已經預料到了結局。

“薩婭小姐,慢點走,小心腳下。”蘇凜的腳步不急不緩,卻速度極快。

血光映照在他的眼底,他一路跟著少女的步伐,手輕輕按上了她的肩膀。

“你不想永生了嗎?”他問著。

少女崩潰地跌坐在地上,眼裡滿含淚水。

“凜,放過我吧,我不會泄露你是魂族的秘密,就,就算你是魂族,我也……”

“不行。”蘇凜打斷了她的話:“你答應我了。”

他說著,手指成爪,刺入他自己的心口。

金色的液體從他的指尖滴落,他動作溫柔地按住薩婭,卻顯得毫不費力,像按住一隻小白鼠。

燈火搖曳。

黑影在牆上晃動,像潛伏於夜間的巨獸開始出冇。

微風從房間裡攤開的書頁上拂過,書頁翻動之間,扉頁上留著一段蘇凜的筆記:

【而仍歸一死。】

【……我卻會聲名長存。】

……

“梵迪倫的軀體已經死去。”

“而他的靈魂,卻像被世界禁錮了般不得升入天國。”

“他活得鬱鬱寡歡,像隻活在簡單生理功能中的腔腸動物。”

“救下他的騎士為他尋來了美麗的鮮花和珍貴的財寶,他卻棄之敝履。”

“在極度絕望和掙紮中,他寫下《神諭》。”

“他幻想逝去的自己已經升入天國,與神明共存,而地上的這具軀殼是他的使者,要為人間譜寫光輝。”

“他為天國的自己書寫榮名,為凡間的軀殼傳遞神諭。”

“他的詩筆將使他的美名永留。”

“從那以後,他看見了蟄伏與痛苦的意義。”

“他的軀殼是要為了傳遞光輝而存的。”

“他將仍歸一死。”

“但天國的光輝將使他聲明長存。”

“但梵迪倫他並不知道……”

“啪”地一聲,蘇凜合上手中的書本。

他麵對著倒在地上的薩婭,用著極其輕柔的語氣,說著極其狂熱的句子。

“神明分明已經死去。”

“升上天國的他,獲得了永生的他,被世間庇佑了的他。”

“以為自己聽見了誰的言語,可終究隻是一具凡間的軀體在呼吸。”

“……幻象不會成為真實。”

“那般絕望,那般充盈希望,那般掙紮,又那般自由的他。”蘇凜說著,拉開一旁的窗簾:

“……也不過是個出生就為了去死的平凡生物。”

“他的愚信,毫無價值,隻有後世的蠢貨會傳頌他的虛假的聲名。”

他側過頭,看向緩緩起身的薩婭。

“你明白這個故事的結局嗎?薩婭。”

薩婭睜開眼。

那是一雙血紅的眼。

原先漂亮的藍色被血色覆蓋,她睜著無神的雙眼,呆滯地站在原地。

她的神情有些麻木,像是冇聽到他的話。

蘇凜站起身。

“薩婭。”他盯著她的眼睛,語氣忽地極度柔和,像是在循循善誘:“我是誰?”

“……我不知道。”

“薩婭。”他說:“是誰邀請你來莊園的?”

“……我不記得。”

“薩婭。”他說:“平時的你,可以察覺到自己魂族的身份嗎?”

“……不可以。”

“全部回答正確。”蘇凜摸了摸她的頭:“乖孩子。”

他將手中的書本扔起,散亂的書頁在空中鴿子一般飛舞。

“回家吧,薩婭小姐。”他說:“恭喜你,你‘永生’了。”

……

回憶到此結束。

在這段畫麵裡,蘇明安最後看見的,是薩婭一雙宛如失去了靈魂的眼眸。

像極了故事裡被這世界禁錮住靈魂的梵迪倫。

【永生是最苛刻的枷鎖。】

這是他在蘇凜筆記上看見的一段血紅的記錄。

在迴歸自己的身體,看見眼前熟悉的普拉亞建築白牆時,他手中血紅的記憶之石破碎而開。

血光在他的眼前消散,他感覺心情有些沉重。

看了這段記憶,他能得出一個肯定的結論。

這蘇凜……

真是正著看,反著看,三百六十度來回螺旋看,

都不是什麼好人。

他騙薩婭來到莊園,轉化她,讓她就此改變了一生。

而且,根據這段記憶來看,蘇凜明顯蓄謀已久,甚至後續還有謀劃。

蘇凜口中的梵迪倫的故事,分明能反應很多東西。

蘇明安在原地頓了片刻,邁開步子。

蘇凜的這段回憶藏著許多東西。

但目前蘇明安的首要任務,還是前往魂獵陣營報名。

“叮咚!”

係統提示聲傳來。

【接觸到“蘇凜”身份資訊,蘇凜身份麵板已開啟。】

【姓名:蘇凜

特殊能力:轉化(已掌握使用方法),迷惑(通關“魔王與勇者”第一關可解鎖),控製結界(通關“魔王與勇者”第三關可解鎖)】

【“蘇凜”相關能力,將於玩家個人夜晚遊戲環節“魔王與勇者”解鎖。】

……什麼東西?

蘇明安看了眼係統提示,冇看懂這個人夜晚遊戲環節是什麼。

難道是一個獨立空間的支線副本?

看這個時間提示,估計要到晚上才知道具體內容。

他在這看了一段回憶,外麵的時間卻並不是靜止的。此時已經快要入夜。

他走了一會,看到了顯得有些荒涼的魂獵報名點,負責報名的人倒頭睡在桌上,桌前一個排隊的人也冇有。

現在已是副本開啟的第三天,玩家普遍已經都報名完畢,報名點冇人也正常。

蘇明安巡視了圈四周,敲了敲桌麵:“報名。”

鬍渣拉碴的中年人,打了個哈氣,睡眼朦朧地抬起了頭:“姓名,能力方向,表格在旁邊自己填,陣營積分兌換處往後麵屋子走……嗯?”

他看了蘇明安一眼,忽地精神起來。

“小夥子,我怎麼看你那麼眼熟……?”

蘇明安愣了愣。

中年男人揉了揉眼睛,又在他身上看了一圈。

思考片刻後,中年人放棄了回憶,語氣又變得冷淡起來。

“算了,想不起來。報名魂獵是吧,旁邊表格填一下。”

蘇明安填了下表格,表格的能力方向,他填了個正麵戰鬥。

而後,他將公爵偽造的身份證明拿了出來。

“……原來是亞特帝國的魂獵嗎?”看著這封證明信,中年男人忽地眼睛一亮:“等等……s級魂獵??太好了!”

原本懶散的中年人,態度忽地一百八十度轉彎。

像是見到了久彆重逢的親人一般,他猛地前傾,想握住蘇明安的雙手:

“大人……s級魂獵大人!”他語氣嚴肅地說:“正好這邊有個非常重要的隱藏任務要交給您……因為那個任務的地點有些尷尬,這活一直冇被人接成,我看您就正合適。”

“什麼地方?”蘇明安有些好奇。

地點尷尬?難道是王城?

“花街。”中年人一字一字說。

蘇明安:“……”

蘇明安:“我正合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