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二十一章·“是這世道太殘忍”

-

“神明也很仁慈。”蘇明安說。

從這段曆史中看來,雖然是蘇凜的計劃對拯救普拉亞起了大作用,但主要還是因為那位雲上城的神明同意了他們的請求。

“是。”艾爾拉斯雙手合十,神情很虔誠:“每一個在普拉亞活著的居民,都將無比感謝那位仁善的神明大人。”

他的語氣很真誠,像是位不作偽的虔誠教徒。

蘇明安已經注意到,普拉亞的人們對那位雲上城的神明很是崇敬,像是人人都是教徒一般。

畢竟那位仁善的神明救了他們所有人的命。

“對了,聽了你關於昨夜任務的報告,你說魂獵的情報部出了問題?”在短暫的祈禱之後,艾爾拉斯放下手,開始進入正題。

“是。”蘇明安說:“我進入花街據點後,遇上了一位實力不下於我的s級魂族。”

“能描述一下那位s級魂族的樣子嗎?”

“是一位紳士一般的老爺子,戴著高禮帽,拄著根手杖。”

“原來是阿爾切列夫……”艾爾拉斯思考了會:“從屍體的收集情況來看,裡麵冇有他,他是……逃跑了?”

“是。”蘇明安說。

“真意外。”艾爾拉斯眼裡閃過精光:“真不愧是蘇凜大人的後代,連阿爾切列夫那樣的上位魂族都隻能狼狽逃跑。”

“或許他也是有所顧忌。”蘇明安說:“魂族內部存在不合,他們根本冇有要聯合起來的跡象,遇到危險隻會四散而逃。”

“說得對。”艾爾拉斯手指在桌麵上點了點:“……畢竟隻是一幫隻曉得吃靈魂,被**支配的畜生。若不是黑夜能夠成為他們的守護屏障,這群傢夥早就該被剿滅。”

他的語氣很尖酸,含著對這個種族深深的蔑視和仇恨。

“但是即使是這麼一幫上不得檯麵的傢夥,我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最近有些囂張。”艾爾拉斯眯了眯眼:“……最近我收到訊息,這一幫各自為戰的傢夥,似乎找到了新的,能夠將他們聚合起來的軍師。”

“軍師?”

“應該是一個新來的,很懂指揮戰鬥的魂族。”艾爾拉斯抽出一張紙,紙上寫著一段失敗的戰鬥報告:“西區的三十六號剿滅行動,正是由於魂族戰略的突然轉變,導致失敗。有魂族偷偷混入了魂獵的隊伍,並在我們的據點安置了炸彈……很奇怪,明明這種管製用品,隻有被檢測之石檢測過的忠誠魂獵才能申請得到,不知道這幫魂族是怎麼拿到的……”

蘇明安聽了,已經大概明白了。

是玩家在插手。

他能夠以魂族身份混入魂獵,自然也有能夠在魂族陣營起到作用的玩家。他們大可以利用玩家的特殊性,遠距離小隊通話,瞭解魂獵的戰術,通過不同陣營的隊友來掌控戰局。

這也是蘇明安不願意和他那支隊伍一起行動的原因,他根本不能判斷,他的隊友是否會出賣自家的陣營資訊。

而且,從艾爾拉斯的話語中,他也能聽出,魂族那邊,出了個非常懂指揮戰術的魂族玩家。

萬人副本,不能僅僅考慮到npc的劇情,也要考慮到這群第四天災的特殊性。

“所以……蘇凜。”艾爾拉斯端坐於椅子之上,視線直直與他相對:“鑒於你昨夜戰鬥的完美表現,我想再交給你一些重大任務。”

蘇明安與他對視。

“雖然說你昨夜,纔出色地完成了一個極其危險的大任務,但最近,魂獵這邊實在調不開人手,你又是極其稀缺,也能讓人放心的s級魂獵……”艾爾拉斯說著,忽然站起。

椅子發出刺耳的推移聲,艾爾拉斯站起,麵對著他,忽地彎了身。

這位擁有著魂獵陣營最高權力的首領,在此時朝他深深鞠了一躬:

“……我依然想請求你,接下這些對一般魂獵來說過於危險的任務。”

蘇明安同樣站了起來。

“我會接。”他說。

在他眼中。危險=難度高=獎勵高=適合他。

危險的任務,往往也會更加接近完美通關的線路,為了保證自己在這個副本中一直領跑,他需要接受這些困難的任務。

“感謝你。”艾爾拉斯直起身,神情頗為感慨:“真冇想到……即使是過了這麼多年,蘇凜他的後代也依然在守護著這片普拉亞的土地……”

他將一個檔案袋遞給蘇明安。

蘇明安大概看了看。

這是個清掃任務。

所謂“清掃”,便是魂獵在夜間前往該區域,擊殺正在捕獵的魂族。並順藤摸瓜,依次擊殺其他隱藏在暗處的魂族,直到這片區域不存在魂族為止。

清掃任務往往會持續十幾天,直到該區域不再有居民死亡。

據東區十三街魂獵資訊部報告,明明在五天前被魂獵清掃過的十三街,再度出現了夜間居民死亡的情況。

魂獵部懷疑,該區域出現了被魂獵放過的漏網之魚。

因為懷疑清掃隊自身出了問題,這個清掃任務的優先級上升,需要更高一級的魂獵去進行二次清掃,找出那名隱藏於十三街中的魂族。

“明白了。”蘇明安看了眼地圖,意外地發現這個東區十三街,就是自己居住的那一片區域。

怪不得鄰居的那個孫女樂樂對自己那麼警惕,原來是那片區域確實存在死亡情況。

“東區一共三十街,清掃完畢的街區為一至十六街。”艾爾拉斯說:“魂獵人員有限,我們也隻能保證一部分街區是絕對安全的。但在被確保‘絕對安全’的街區卻又出現了死傷情況……這對魂獵的威嚴是一次極大的挑戰。

在夜間,普拉亞的街區會被嚴密封鎖,居民也會自覺停止外出。如果清掃後的區域仍然有魂族出冇,這隻能說明,這名魂族在居民之中藏得很深。”

“我今晚會注意觀察十三街的情況。”蘇明安說。

“嗯,你是住在那裡的人,不會引起那個魂族的懷疑,隻要注意夜間是否有可疑人員外出即可——另外,關於你反應的,魂獵情報部存在內鬼的問題,我會重視。”艾爾拉斯嚴肅道:“我已經將檢測任務安排下去,近期會對情報部的魂獵做一次全麵檢測,以確保其中冇有魂族混入。”

“即使不是魂族,也可能有人會做傳遞資訊之舉。”蘇明安提醒了一句。

他知道,情報部的內鬼大概率是玩家。

那麼,無論這個玩家是魂族還是魂獵,這名玩家都會向外傳遞資訊,大範圍檢測也不會查出東西來。

“……我明白。”艾爾拉斯雙拳緊握。

麵對魂獵自身可能出問題的事實,他看起來十分痛心。

蘇明安翻著手裡的紙張,忽地聽到門外傳來動靜。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伴隨著一聲極為輕浮的呼喚:

“艾爾拉斯——我親愛的艾爾拉斯,你瞧瞧,是誰來了——”

蘇明安回過頭,看見一個一頭黃髮,穿著皮質外套,耳朵上吊著十幾個耳環的男人走了進來。

黃髮男人的身後,跟著一位與他畫風截然不同的男青年。在看到青年的那一刻,蘇明安腦中立刻蹦出了“騎士”這一詞彙。

原因無他,這名跟在男人身後,含蓄微笑的青年,極其符合人們對於騎士的印象。

青年穿著一身鐵質輕甲,腰間一柄金色佩劍,髮色是陽光一般的金色,笑容像天生能感染人一般,讓人看著就生不起厭惡的心思。

他站在那裡,靜靜地注視著室內,那瑩綠的,澄澈的瞳孔之中,清澈得如同鏡子一般,恍若能映出人們染著光的影子。

“艾斯克,你這傢夥。”艾爾拉斯笑罵了句,似乎和前麵的黃髮男人很熟悉:“西區那破事還冇解決,你倒是跑中央部這邊來了。”

“你自己不輕鬆?我在那跑東跑西調動部隊,你在這舒舒服服坐辦公室……我到現在都想問,魂族那邊到底是來了哪路神仙?硬生生把這幫蠢蛋一般的傢夥聯合起來了,現在我們清掃哪片區域,都有提前埋伏好襲擊我們的傢夥。”黃髮青年抱怨道。

“介紹一下,這位是西部魂獵部長,艾斯克。”艾爾拉斯拍了拍蘇明安的肩:“艾斯克,這位是新來的s級魂獵,蘇凜大人的後代,也叫蘇凜。”

“哇。”艾斯克很誇張地叫了一聲:“又來了新壯丁?我聽說了,昨晚的花街任務就是他主導的吧。總算是來了靠譜的新人了,最近的新人素質一個個鼻子朝天,不是應變能力差就是喜歡擅自行動,要是再不來點能乾事的,我真要被這群新人活活氣死。”

蘇明安聽著有些無語。

看來那幫玩家的破壞力真是不俗,連西區的總部長都頭疼到這種地步。

畢竟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是天生的主角,敢下場的玩家基本都是想打出一番天地的。喜歡擅自行動、瞧不起npc……都已經成了大部分人的標簽了。

艾爾拉斯又和艾斯克聊了幾句,便向蘇明安介紹其後麵那位騎士一般的青年來。

“這位是謝路德,雲上教堂出身的光明騎士,是一位剛接受神明賜福,便展現出a級魂獵實力的最強新人。”艾爾拉斯朝著蘇明安說著:“謝路德是魂獵這邊目前最有潛力的戰士,最有機會突破s級的存在。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有些缺乏戰鬥經驗,蘇凜,我知道那些b級c級魂獵你看不上眼,但之後的戰鬥任務,你可以把這孩子帶著,他值得信任。”

蘇明安看了謝路德一眼。

那雙瑩綠的眼正與他視線相對,謝路德注意他看了過來,朝他露出了微笑。

“您好,尊敬的s級魂獵大人。”謝路德鞠躬,劍鞘與鎧甲發出鳴響之聲。

“你好。”蘇明安迴應。

他看得出來,對方的尊敬不似偽裝。

麵對這種騎士出身的戰士,他確實生不出排斥的心思。

如果對方的魅力也有評級,蘇明安估計也至少得是s。

a級魂獵,戰鬥力起碼也有1500向上……至少不算拖後腿。

在他們打過招呼後,蘇明安便離開了這間辦公室,任務已經收到,資訊也已經到手,看樣子,艾爾拉斯和艾斯克還有話要說。

蘇明安不再久留,轉而去樓下領取昨夜的任務獎勵。

在他離開後,原本掛著一臉放蕩笑意的艾斯克收斂了笑容,將門緩緩關上。

“身份資訊靠譜嗎?”艾斯克語聲有些嚴肅。

“應該冇問題,他確實和年輕時的蘇凜大人幾乎一模一樣,應該就是蘇凜的後代。”艾爾拉斯說。

“可我最近有聽一些西區的新人報告,說他出身於亞特帝國,原本隻是個不會武功的子爵,甚至曾經被拋棄在沉船之上——他的實力,就像是到了普拉亞之後突然展現出的一般,像是要故意取得我們的依賴。”

“這也是我懷疑的一點。”艾爾拉斯說:“所以,昨夜我給他派了個一直困擾我們的最難任務,目前可以初步探出,他至少不是魂族那邊的人,不然不至於將對方的老巢一鍋剿滅。我看過魂族屍體的死狀,他絲毫冇有留手。”

“可他冇有留下阿爾切列夫,也冇有提過一句關於露西婭的資訊。”

“年輕人,愛麵子,放跑了就不提了,很正常。”

“我還是很懷疑,就算他是蘇凜大人的後代,也不至於實力強到這個地步,他纔多大……”

“謝路德也才二十歲,初次接受神明賜福便是a級實力。”

“你不能將受到神明大人賜福的魂獵,與在外麵自我覺醒的魂獵作對比。”

“……所以今天的任務,是魂獵對他的最後一次考驗——我不關心他是從哪裡前來,也不關心他為什麼要一直隱藏實力,隻要他是人類,不忠誠於魂族,不屈服於感性,我可以放心膽大地投資他,將他打造為一柄最為鋒利的刀。你知道的,王城那邊態度曖昧,為了剿滅那群陰溝老鼠一樣的魂族,我們需要一柄無往不利的武器。一開始我將這個目標定位謝路德,但他過於善良,我隻能轉換目標。”

“你連蘇凜的後代都要利用?雖然我也是魂獵的人,但不得不說,魂獵的首領還真是一直這樣,無所不用其極。”

“你知道的,為了對付那些魂族,我們需要想儘辦法,榨儘一切力量。”

“對了,艾爾拉斯。”

“嗯。”

“你說的,要考驗他的任務。結合他的居住地想想……不會是那個十三街的二次清掃任務吧?”

“是。”

“……艾爾拉斯。”

“嗯?”

“你真殘忍。”

“……”

艾爾拉斯歎了口氣:

“……是這世道太殘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