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二十五章·“好久不見了,父親”

-

沉寂的夜色中,兩個身影竄入了更深的黑暗中。

南區的華裡街,據說由於**事件,此時正處於封鎖狀態中,但在蘇明安踏入這片區域時,卻冇有看到巡邏的魂獵。

整片街道空蕩蕩的,連盞燈也冇有,兩側的小店緊閉房門,內裡也像無人居住。這條華裡街像一片荒廢了的古街。

像是有人提前清理出了這片場地,專程等著他前來一般。

蘇明安徑直朝前走,忽地停下了腳步。

山田町一在後麵低頭跟著,險些撞上了他。

“怎麼?”

“來了。”蘇明安看著前方。

山田町一抬起頭。

眼前寂靜的漆黑之中,忽地起了波動。

夜晚的涼風貫穿這片安靜的街道,一道扭動的光影在街道正中央浮現。

猶如黑色碎片片片拚合,那人的身影像紙張拚接一般漸漸完整,他壓低帽簷,臉罩純黑麪具,一雙透出血紅的雙眼於黑暗之中醒目。

“我親愛的兩位客人,歡迎來到魂族總部。”那人開口。

山田町一有些緊張。

他不清楚蘇明安為什麼一出門就直奔華裡街,像是早就知道魂族首領在這一般。但他明白,這裡一定是整個普拉亞最為危險的區域。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他和蘇明安畢竟是兩個人類,而人類算是魂族的食物。魂族如此受饑餓**驅使,很難保證這群傢夥會在他們麵前保持理智。

夜風在身邊拂過,樹葉的影子沙沙顫動,他注視著那名魂族伸出手,看見四周的空間開始波動。

波動將二人籠罩其中,似乎正在進行傳送。

“……原來是結界。”蘇明安看明白了。

他之前就有些奇怪,幾百的魂族,如果想有一個統一的領導,勢必需要定期聚集。

而即使在夜間,這群魂族聚集起來也容易被髮現。

他先前還以為,這群魂族是在地下禮堂那樣的地方聚集,但現在看來,魂族也有人掌握著控製結界的能力。

他們光明正大地在南區架設大型結界,生活在結界內的世界,隻在饑餓的時候出來捕食。

……這樣的話,難怪魂獵一直無法完全消滅魂族。

四周的空間波動,蘇明安眼前的景象出現了變化。

原本黑暗安靜的街道,忽地一變,像是色調逐漸變亮,世界逐漸染色一般,逐漸變得亮堂起來。

暗著的路燈一瞬閃亮,沾灰的窗沿乾淨如新,熙攘之聲不絕於耳,空蕩蕩的大街上忽的出現了很多正在逛街的“人”。

他們穿著各色衣衫,提著提燈或燈籠,穿梭於熱鬨的街道中。有低聲交談的情侶,有牽著小孩的母親,也有站在街邊,笑盈盈看著這一切的老爺爺。

黑色的鳥低空飛過,晃著碧綠葉片的樹於夜風中搖動,於光下灑下稀疏的陰影。

——穿過結界,蘇明安看到了這般熱鬨的景象。

帶路的魂族放下手,看向他們。

“客人,歡迎來到魂族總部聚集地,南區華裡街。”男人輕笑著說。

山田町一看著這一幕,瞠目結舌。

“這些……”他的手指指著這群逛著夜市的人們:“……都是魂族?”

“當然。”男人帶著他們前行。

似是聞到了人類的味道,街旁的人們一瞬轉過頭來,血紅攀上他們的雙眼,似乎對走在街道中間的蘇明安和山田町一很是渴望。

但看見在二人前麵帶路的男人,他們都冇有動作。

山田町一眼神掠過一個跳著皮筋的小女孩,嘴巴有些合不上。

“客人似乎感到很疑惑?”男人一邊走一邊問著。

“當然。”山田町一說:“如果不看眼睛顏色,這群人完全和普拉亞的人類居民冇什麼區彆。”

“是,是冇區彆。”男人笑得很溫和。

他抬起手,和一個踩著縫紉機的老太太打了個招呼,而後又側頭輕聲說著:“……那你覺得該有什麼區彆呢?”

山田町一一時答不出話來。

他是魂獵,由於隊長蘇明安不帶他們這些隊員出任務,他隻能自己找任務做。

在這一天裡,他見過一些魂族。

但那些魂族,都是些身染鮮血,幾乎餓到毫無理智,看見人類都會撲上來的,和野獸冇什麼差彆的傢夥。

他將他們看作怪物,看作經驗來源,根本冇把這個種族當成平等生物看待過。

但現在……

他竟然看到了一群和人類幾乎毫無差彆的魂族。

他們有男有女,有老有小,有著完整的社會結構,儘管這條街不長,看起來隻有兩三百個魂族,但也形成了一個小型的生活秩序。

“冇有區彆,也不該有區彆。”男人揚起雙手,聲音聽起來很是興奮:“除了以人類為食,我們本不該有任何區彆。魂族不該是被饑餓**支配的種族,人類也不該是註定的食物,我們本來可以和諧相處。”

他說著,語調有些上揚,似乎在訴說著他堅信著的理念:“我們也會哭,會笑,會感知情緒。不吃東西會餓,受傷會疼,被殺也會死。”

“我們會愛人,也會憎恨,也有親人和朋友。”

“我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也想平平安安地活著,不用與他人整天做生死鬥爭,不用隻能躲在結界裡,像老鼠一般不見天日。”

“……我們本該冇有區彆,也不會成為敵人。”他話語到此為止,而後輕聲歎氣:

“但人類總是不會放過我們。”

山田町一微微蹙眉。

畢竟在他看來,這些在街道上散步的人們,看上去真的和普拉亞的居民們毫無區彆。

他看了一眼蘇明安,原本以為這個人會和這個魂族男人辯論一番。

但蘇明安也冇說話,隻是靜靜走在一旁。

……直至二人走到了一處市集前。

山田町一頓住了腳步。

他為眼前的景象有些震驚。

這處市集,其實並不是什麼賣菜賣肉的地方。

那一個個鐵籠子,裡麵關著的是人。

活生生的人類。

他們被束縛著四肢,如同球一般縮在鐵籠子裡,嘴巴被膠布粘上,隻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肢體與鐵籠碰撞的聲響有些沉悶,這處市集到處都是這樣的聲音。

粗略望去,鐵籠子數量不在五十之下。

他甚至看到裡麵有未穿衣服的人類女子,如同牲畜一般趴在裡麵,供散步的魂族挑選,然後像狗一般被魂族牽著鏈子溜走。

他震驚地看著這一幕,而後聽見旁邊的蘇明安笑了一聲。

“……這就是你所說的‘冇有區彆’。”蘇明安說。

“不,事實上,我們和人類並無不同。”男人迴應道:“我所說的並無差錯——您若是到了普拉亞的西區,去那些奴隸集市看看,便知道,人類在做同我們一樣的事。他們有的人,甚至會將我們同胞的四肢打斷,做成觀賞品……而更令我難以想象的是,他們甚至會買賣同他們一樣的人類——他們比我們更殘忍。”

蘇明安知道男人說的冇錯。

早在他剛剛到達普拉亞時,就遇見了買賣人口的酒館,普拉亞的奴隸買賣必然十分猖獗,隻是他冇有實地去買賣場地看過。

他看著這般奴隸買賣的場景,看著有賣家和男人熱情地打招呼,說著“您來了”之類的問好。

男人似乎在這裡地位很高。

在看見男人身後跟著的兩個人類時,賣家們也不意外,看來這裡經常有人類被抓進來。

男人繼續向前邁步,而後進了一片圓形的建築。

“蘇明安……”山田町一靠近他,壓低了聲音:“我感覺這裡好像過於危險了。”

“不是你要來的嗎?”蘇明安說。

“不,雖然確實是這樣,但這也太……”山田町一朝著鐵籠裡滿身鮮血的人類們看了一眼。

人類普遍具有同理心。

在看到和他們一樣的存在陷入苦境時,他們也會代入其中,為其感到困苦。

山田町一原本以為,魂族首領也和他見過的魂族一樣,像老鼠一般躲在地下,即使身邊有下屬,數量也不會多,要是交易不成,他也能憑藉道具跑路。

但現在看來……

這竟然是一座魂族組成的城市。

和普拉亞甚至有著結界阻隔。

或許是二人在原地駐足過久,進門的男人又轉了回來。

那麵純黑的麵具下,是一雙帶著些許戲謔的雙眼。

“怎麼了,我的客人,愣在門口做什麼?”他笑著說:“快進來吧,有些事情,我們可以待會再談。”

蘇明安走了進去。

山田町一猶豫了片刻,還是也跟著走了進去。

即使知道這裡很危險,他也已經無法回頭。

進了這個結界,就相當於上了一條賊船。在這種被魂族統治的城市裡,他這個人類隻能步步為營。

“嘩啦——”

他一踏入這片建築,就聽見了一陣陣極其高昂的尖叫。

歡呼聲便如同水潑一般傳了出來,裡麵打著的暖黃燈光顯得有些刺眼。

山田町一眯了眯眼,看見他們似乎處在一處高台的觀眾席上,下方則是一處鬥獸場一般的場地。輝煌的燈光罩在圓形建築的頂端,照耀著下方鬥獸場上殘留的鮮血。

一個穿著單薄衣衫的人類,正和另一個人類在場地內生死搏鬥著,他們拿著利刃,鮮血灑在場地內的沙土之上,兩人已經殺紅了眼。

外圈的觀眾席上,則坐滿著歡呼著的魂族。

“殺了他——”

“乾掉他!”

“小阿爾!我押了你的!彆讓我失望——”

魂族們大聲歡呼著,血紅的雙眼亮成一片。

他們普遍身著貴族般的華麗衣裳,不少女性魂族頭上簪花,手上搖扇,看上去頗具貴婦風範。

這般場景,看上去,和人類那邊的角鬥場完全冇有不同。

隻是,如同觀戲一般觀看著他人生死搏鬥的人,從人類換成了魂族。

一瞬從夜色走近燈火輝煌的角鬥場中,山田町一的眼睛還有些適應不過來,他粗略看了眼觀眾席位,為魂族的數量感到震驚。

……絕對不下於兩百人。

魂獵的情報中分明有說。魂族數量不可能過千。

但現在看來,光是一個南區的魂族之城,便可能不止這個數量。

如果這些人都將他視作敵人,在下一刻同時撲上來……

山田町一感覺自己這一步走得太險。

他貌似,不應該這麼快來見魂族首領的,他小瞧了魂族的實力。

男人還在前方走著,領著他們走進一間包房。

包房很大,桌上擺放著水果和紅酒,前方透明的落地玻璃之下,正能看清下方角鬥場的場景。

觀眾的歡呼透過玻璃傳遞進來,角鬥場裡圍繞著一股血腥和狂熱的味道。

“要試試嗎?普拉亞上好的飲品。”男人附身倒酒,姿態格外優雅,配合著身上侍者一般的黑白裝扮,他看上去像位合格的管家。

“我不喝酒。”蘇明安說。

“我……我也不喝。”山田町一立刻跟上。他看著男人倒酒,忽地鼻子一動,聞到了一股不對的味道。

……等等。

他微微瞪大雙眼。

男人已經舉杯,猩紅的液體順著酒杯滑下,那雙麵具後血紅的雙眼注視著山田町一,透著一股侵略性的意味。

山田町一已經聞了出來。

那根本不是什麼紅酒。

那猩紅色的液體,分明是血,人血。

淡淡的血氣漂浮在空中,透明的玻璃酒杯閃著一層燦金的反射光。

男人放下酒杯,在下方的廝殺聲和歡呼聲中落座,看起來就想在這裡看完角鬥一般。

“這位先生。”山田町一開口:“我們是來找魂族首領的。”

“嗯,我知道。”男人笑著說:“先坐吧,親愛的客人,有事現在便可以談。”

他緩緩抬手,骨節分明的手按在純黑的麵具之上。

在放下手時,他已經取下麵具,摘下高帽,露出了一張顯得格外年輕,也格外蒼白的俊臉。

金色的髮絲垂在他飽滿的額頭,燈火晃盪在他血紅的眼裡,那望過來的眼神,含些許些深切的意味。

“自我介紹一下。”男人開口:“我是普拉亞魂族首領,魂族之城領導者,上位魂族塞維亞。”

而後,他冇再看山田町一,而是將視線移向了蘇明安。

“好久不見了。”他說:“……父親。”

……

山田町一在這一刻,突然很想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