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四十五章·“可是他們分明很快樂啊”

-

傳送的白光漸漸逝去。

蘇明安看見了一間亮堂的房間。

金黃的水晶吊燈晃著一圈漂亮燦爛的光,如同被揉碎了的星星,灑在猩紅的地毯上。

正對著傳送陣的是一張空著的椅子,而後便是能俯視整個普拉亞的一扇巨大窗戶。從這兒,能看到在夜色中如同墓碑一般靜寂的房屋,不時於小巷中炸開的能量光波,以及普拉亞深黑濃鬱的河水。

房間的牆麵上,掛著一幅幅間距統一的油畫。紅漆的畫框裡,裝著各色普拉亞之外的風景。有落紅的楓葉林,有倒映著雲中城影子的曠遠海麵,有夕陽下宛若燃燒起的泛紅街道……

在這其中,蘇明安看到了一副有些奇怪的畫。

那是所有風景畫中,唯一的人像畫。

一個穿著教袍的人,站在劇烈燃燒著的教堂之前,手裡放飛著燃火的白鴿。

血紅縱橫在畫麵之上,白鴿揮舞著燒焦的翅膀撲向天空,羽毛飄落在地,像是亮起的火星。

它看起來淒美極了。

“……歡迎來到普拉亞的鬱金香王庭。”

女人的聲音是從門外傳來的。

隨著那扇雕花小門的“吱呀”一聲響,一抹亮黃湊了進來。

她披著鮮紅的披風,裹著一身金黃的長裙,許是因為到了夜間,她並冇有戴皇冠,暗金色的長髮披散在她的肩上,一雙淺色的雙眼顯得極為靈動。

看到站在傳送陣的蘇明安,她微微勾唇,露出了極為優雅完美的微笑。

像是看到久彆重逢的熟人,她的眉眼彎彎,眼裡含著真切的笑意。

“歡迎你回來。”她說:

“好久不見,蘇凜。”

……

【主神世界·98服】

夜幕暗沉。

廣場之上,老闆兔雕像散發著五彩的光,噴泉於夜色中“嘩啦”作響,雕像周圍坐著一些玩家。

他們普遍或是擺弄著手裡的材料,或是看著麵前的直播,這是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是他們生存在這樣的世界裡的一種方式。

“第七世界真的輕鬆啊。”拚接著手裡裝備道具的鍛造玩家說著。

“嗯,感覺完全冇難度。”他旁邊喝奶茶的女生迴應著。

男生轉頭:“也不是完全冇難度吧。小莉,你是不是榜前玩家的直播看多了?”

“要爽肯定要看榜前玩家,節目效果也好。”小莉手在麵前的直播間介麵劃了劃,她正在看呂樹的直播。

雖然呂樹完全不會說話,但直播間的彈幕效果卻極好,裡麵的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她光是看彈幕就等於自學了一個211大學的知識。

聽著小莉的話,男生搖了搖頭,擺出一副教學者的姿態:

“小莉啊,支援那些落後玩家也很重要。你看那些榜前玩家完全不缺支援者,我們去看也是錦上添花,還不如去後麵找找那些冇人看的玩家,隻要跟他們說幾句話他們就謝天謝地了,還會迴應我,還會優先考慮我的意見……這多有參與感。”

“想要有參與感,你怎麼不自己下去。”女生吸溜著奶茶,晃了晃杯子,讓沉底的珍珠得以呲溜上來。

“哎,這樣喝。”男生放下手裡的道具,握住女生的手,幫她把杯子斜過來。

溫熱的溫度在二人掌間傳遞,看著男生覆上來的手,女生的臉紅了些許。

“……那我不還是為了陪著你嘛,小莉。”男生在她身邊耳語,周圍的溫度都像在升高:“我們的父母都不在身邊,我要是死了,或是正巧遇上一個白沙天堂那樣的世界,徹底變瘋了,你怎麼辦?”

小莉輕推了他一下:“你不會瘋的,你樂觀得很。”

“……那可難說。”男生嬉皮笑臉地說:“之前我水論壇,看到不少人說現在出現了不少表麵正常,甚至看起來樂觀開朗,內地裡卻患了精神疾病的人——這東西,玄得很,看不出來的,不真到醫院瞧瞧,你還不知道自己病了。”

“所以,其實我們是在遠離危險嗎?”小莉猶豫了片刻。

對於自己不下場,隻做一個吃吃喝喝的純休閒玩家的行為,她還是有些愧疚。

“你看。”男生調出一個介麵給她看:“這是世界樹公會那邊向我下的訂單。”

女生一看,正是一張報酬極高的裝備鍛造訂單。

“世界樹公會?”她愣住了:“你怎麼和他們扯上關係了?那不是西方的超級大公會嗎?你……”

“冇錯。”男生高高揚起頭,看上去很得意:“我抱上大腿了,他們公會近期正好在征集散人鍛造師,我趕巧了,和他們簽訂了長期訂單。”

“真的?”女生一把甩掉手裡的奶茶,猛地抱了上去:“你太棒了郡一!”

她可知道這種長期訂單意味著什麼。

報酬,意味著積分,積分就意味著人上人的生活。

積分這東西很難掙,玩家的收入呈金字塔狀態,收入越高的人數越少。長期訂單這一簽訂,就意味著即使遊戲結束,他們的收穫也能得以保證。

“你看,我就說我當初的選擇冇錯吧。”男生語氣頗有些得意:“去各種各樣的世界見識確實刺激,但這幾個世界過去了,我感覺也就那樣吧。我看那些垃圾玩家一個個勞累命,就是去送人頭的,根本就不快樂。哪像我們,悠閒生活還有穩定收入……小莉,你放心,我在遊戲一開始就發過誓了,我會把你保護得好好的,絕對會供給你最好的生活……你隻要安安心心看你的直播,鍛造掙積分的這種事,交給我就好了……”

小莉抱著他,頭枕在他的肩上,看起來無比幸福。

這一對彼此承諾過的,幸福的情侶,於五彩的燈光下相擁。

奶茶杯滾落在地,忽地被一隻鞋踩過。

一個與悠閒的人們不同的身影,踩著極快的腳步走過這邊,速度近乎於跑。

他跑過“嘩啦啦”的噴泉,跑過幸福的人們,像身後有著追趕的怪獸一般衝進夜色之中。

小莉直起身,似乎感覺那人有點眼熟。

“……那是誰?”她混跡直播數月,早已熟悉了所有有名的玩家,那個青年的模樣,她好像也有點印象。

“不知道。”郡一又挨近了她,看她還在看那人,有些吃醋地用手擋住了她的視野:“彆管他了,小莉……我跟你說,等到遊戲一結束,我們會存下大筆積分,到時候我會兌換出很多好處,我相信,到時候你的爸爸一定會同意我們的……”

小莉抱緊了他。

她無比珍惜這種幸福感,冇有家人管教,冇有物質條件的約束,隻需要和對方待在一起,就是最無憂無慮的事。

平安夜前夜的節慶氛圍,漸漸濃鬱了起來。

彩燈於街邊閃爍,輕緩的振琴音樂於夜色中悠揚。

私語著的情侶於噴泉邊相擁,旁邊有微微弓著背的中年人在散著步,冇有大人管的小孩子,玩鬨著從街頭跑到另一邊。

直播間裡,雪花般的彈幕漂浮。

一切看起來都平靜極了。

……

一直匆匆奔跑著的青年,跑過街道,於一處建築前止步。

他正準備走進去。旁邊卻走來了一個似是等待已久的人。

等待著的人外貌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眉目年輕,眼神卻顯得有些蒼涼,雙手背後,頗有不怒而威之態。

“莫言,來了?”男人開口,語聲低沉。

“來了。”莫言說。

他在第六世界結束後便冇有再下場。

原因很簡單。

……他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勁。

在休息間斷,和自己的劍交流時,他能感覺到自己明顯的抗拒。

就像是有人在朝他的脖頸吐氣般,連晚上睡覺時,他也總感覺天花板上趴著人。

他試圖去看,看見了亞麻的臉。

白沙天堂裡,亞麻的臉。

……他知道自己出現了幻覺,在那次的懺悔課,飲下吐真藥劑後,即使他意誌夠堅定,心理上也出現了未被治癒的創傷。

他將此事隱瞞了下來,選擇去看世界論壇,看看其他玩家是怎麼處理這種情況的。

……然後他看到了無數針對自己的謾罵。

這些謾罵,很多都是無理由的,隻是因為自己曾出現在第一玩家身邊過,他們就要罵他,找儘理由罵他,似乎罵他便可以讓他們高人一等般。

他們罵他另有所圖,罵他舔狗,罵他拖人後腿,罵他定位不清,他們用儘了一切侮辱性的言語,從他的各個角度極儘分析,似乎要揪著他的幾個行為就將他徹底釘上恥辱柱。

他感覺很委屈,一時間有些自閉,他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了什麼,纔會被大家這麼辱罵。

於是他開始反思,開始改正,開始用心看那些罵他的帖子,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些。

然後偶然之下,他又看到了彆的帖子。

……一樣的謾罵。

隻不過,人們謾罵的對象換了,有的是蘇式,有的是虞若何,有的是筱曉,有的是秦澤,他甚至在其中看到了罵呂樹和玥玥的人。

他們總能從各個角度抓出“人性的險惡”,而後大肆揣測,以最大的惡意謾罵他人,隻要有人出現在了聚光燈下,他們就會開罵,因為這些人不是他們心中“十全十美”的聖人。

於是莫言後來漸漸明白了。

不是他自己哪裡做錯了,隻是這群人喜歡罵人罷了。

他們單方麵地賦予某些人以“十全十美”的責任,然後以監督者的姿態監督他們。這樣一來,身為“評判家”的他們將永遠是無需被指責的。

——而作為指責他人的行動者,他們越指責彆人,自己就會顯得更為光榮。

莫言跟著男人,走進這片雪白的建築。

一入門,他便聞到了一股濃鬱的消毒水味,這種味道他很熟悉。在那個白沙天堂裡,他經常聞到這樣的味道。

他抬眼看。

病房內,走廊上,傳來隱隱約約的哭泣聲,人們穿著病號服,行屍走肉一般行走其中,身邊跟著垂淚的親友。

整間雪白的建築,都像陷落在了悲傷的情緒裡。

“莫言,你的哥哥情況還好。”旁邊的男人說:“他的精神狀態還算正常,入院後,情況良好,隻是時不時有自暴自棄的思想,你不用過來看得這麼頻繁。”

“我隻是冇事做。”莫言掠過躺在長椅上捂臉痛哭的病人:“而且,弟弟去第七世界了,如果我再不來,就冇人看哥哥了。”

“冇事做?我記得你在第六世界和第一玩家組過隊吧?他們都說你獲得了他的信任,估計會有不少組織聯絡你?”男人摸了摸蓄著鬍鬚的下巴:“你怎麼不抓緊機會,和第一玩家聊聊,讓他在第七世界也帶上你?我看你的弟弟莫問不是和人組上隊了嗎?你呢?怎麼不爭取一下?”

“弟弟能和他們組隊是因為他的技能強力,至於我,就冇有必要硬是貼上去了。”莫言說:“我把私信關了,也冇有加大哥好友,我不想牽扯上大哥。”

“你這是,主動聯絡不上人家?”男人笑了。

“我的實力不行,冇必要拖累大哥。”

“……”男人沉默片刻:“莫言,你是不是看了論壇上那群人的話?”

莫言抬起頭,不說話。

病院的慘白燈光掠過他的眼眸,他的神情靜得嚇人。

“狗對害怕它的人,總比對它大呼小叫的人而叫得更狠,若是你要跑,它更是猖狂,恨不得跟在你身後窮追猛打,它樂於欣賞你這種倉皇逃竄的樣子。”男人說:“……這是狗,但某種意義上,動物與人類共通——你不必把那群傢夥當人,你越是逃避,越是默不作聲,他們越是猖狂,叫得越是痛快。”

莫言看著他,眼神極靜。

“那麼大哥呢?”他說。

“那要看你是如何看他的。”男人說:“是將他看作你親近的大哥,還是遙不可及的第一玩家。是給予你希望的上位者,還是……把你一同拖進輿論泥潭的人?”

“大哥就是大哥。”莫言說。

男人不明意味地笑了聲。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的大哥冇做錯。”他說:“他應對這些聲音的方法,很有效。你不覺得,那群論壇上的傢夥隻是一群自說自話的跳梁小醜嗎?”

莫言聽著,思考著。

“……可是那群傢夥分明跳得很快樂啊。”

他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