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五十六章·“他們在新世界的庇護下”

-

……

“這次的計劃很成功。”

亮堂的會議室內,身穿製服的中年男人叼著未點燃的香菸,看著牆麵上懸掛著的直播顯示屏,笑著說著:

“雖然葛林頓的刺殺冇能成功,但艾瑪的話卻是成功說出來了……還是在這麼多人的麵前。”

他的旁邊,一名金髮女性望著顯示屏,紅唇微張。

“諾爾他……真的有做過這些事?”

她那蛇一般的眼神透過銀邊眼鏡緩緩看來,眼裡有著震驚的情緒。

“做過,我確實也冇冤枉他。”男人的手指在打火機上磨了磨,而後又收了回去:

“如果諾爾冇做過這種破事,這種謊言很容易被拆穿。但偏偏……他確實做過,那就由不得我利用了。”

“那你這便不算利用,迪翁部長。”女人坐直了身子:“無論在什麼地方,人體試驗都是不道德,不人道的,將這種事情揭發出來,便是我們的責任。冇想到世界榜二的強大竟然是由此而來……那麼我們或許可以從此下手,找到其他榜前玩家做出類似行為的證據,揭發他們。”

“瑪喬麗啊。”迪翁玩著手裡的煙盒,發出“哢哢”的響聲:“你很正義……非常正義。”

瑪喬麗表情嚴肅。

“迪翁部長,請彆將我當作二十歲的小姑娘看待。”她顯得年輕的眼中,依稀有著歲月的痕跡:“我已經年過半百,聽得明白你的話,你的意思是,我說的這些不對?”

“……你們這些從上麵派下來的傢夥,就是喜歡抓著原先的製度和三觀不放。”迪翁笑了聲:“那麼如果我告訴你,我們培養起來的愛德華,他的背後也有著類似這麼肮臟的事情,你會怎麼做?”

“……”瑪喬麗沉默。

自人類自救會議之後,她逐漸開始對在會議室裡展現風采的第一玩家充滿信任,並對看起來有些小家子氣的愛德華而感到不滿。

現在,麵前擁有“預言者”特殊身份的迪翁在告訴她,她所信任著的榜前玩家們,可能背後都有著這麼無法見光的事情。

“他們想做的,便讓他們做。他們想如何變強,便由著他們去。”迪翁說:“瑪喬麗,你有冇有明白我們如今處在什麼世界之中?那些觀眾覺著義憤填膺,對此事看不明白,你也不是二十歲的小姑娘,你難道也看不明白?我們為此抗爭的對象,到底是誰?”

“……”瑪喬麗依舊沉默。

“早在第六世界結束,英雄計劃開始之時,我便告訴過你,由於資源不足,我們將采取‘適當放棄’的計劃。”迪翁說:“那麼那些成為強力玩家生長的孩子們,他們為何不能成為我們抗爭這場遊戲的養料?我揭發諾爾,是因為揭發他對我們的計劃有益,他是新世界公會的人,不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我揭發他,並不是因為我的道德情感作祟,你明白嗎?”

瑪喬麗依舊沉默。

“自古以來,人們得到什麼,就應該放棄什麼。而這個淺顯的道理,大部分人卻難以看明白,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迪翁站了起來,手上的煙盒“哢哢”作響。

他圍繞會議桌轉了一圈,一旁負責做記錄的人頭也不敢抬。

“……這是因為,正是我們這些人,不讓他們看明白的。”

迪翁抬起手,指了下直播屏裡右上角洶湧的彈幕。

其中,有對於諾爾的辱罵,有對此感到不可置信的呐喊,有渾水摸魚的玩梗人,也有冷眼旁觀的傢夥。

他們憤怒、震驚、悲傷、幸災樂禍,各式的情緒,無儘的人們,彙聚在這一方格小小的彈幕介麵之中,像聚集了人世百態。

“你看到這些人了嗎?你看,他們辱罵得多麼義憤填膺,他們又是提起論壇直播,又是要攻打新世界駐地的。”迪翁說:“……瑪喬麗,這便是我們要讓他們看不明白的原因。你能想象這群人一旦知道‘放棄’的真相,一旦知道我們的態度,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嗎?

任何決策都需要粉飾,而做決策的事,交給我們就好了,這就是我們的責任。”

“這不是。”瑪喬麗終於出聲。

“不,這是。”迪翁迴應。

“我不讚同你後半段的話語,但儘管如此,我認可你揭發諾爾的行為。”瑪喬麗站起身,提起她的包包:“我想我們的話題可以到這裡結束了。我明白了,我不會插手你的行為。”

“希望你在向上彙報之時,能夠斟酌言辭。”迪翁對著瑪喬麗的背影說著。

“……”

瑪喬麗的身形微微一頓。

“我會的。”她說:“因為無論如何,我無法容忍將孩子作為犧牲品的行為。”

她快步離去。

高跟鞋觸地的聲音迴響在走廊之上。

迪翁帶著笑在椅上落座,看了眼手裡那些對於所謂第二玩家的控訴資料。

雖然資料含著作假部分,但人體實驗的事,卻確實是真實的。

“可彆說我冤枉你,諾爾。”迪翁的手指點了點紙麵:“……在做什麼事情前,你應該先考慮到事情暴露的代價。”

他抬起頭,看向麵前的直播屏。

“那麼。”他的臉上笑意盈然:“……作為隊友,作為一個一直秉持著所謂‘燈塔理論’的傢夥,你會做出什麼選擇呢?”

……

雪花飄落。

伴著繽紛的室外彩燈,白色的羽毛漫天飛舞,落在靜止的人們身上。

呂樹並未鬆手,隻是盯著諾爾,等著他的一個回答。

“……那麼假使那些孩子願意呢?”

片刻沉默後,諾爾開口。

他看上去顯得極為疲憊,像是一下子疲憊了許多,血絲漲在他的眼底,他的手腕已經被勒出了紅印。

“那麼假使,我能帶給他們未來,帶給他們幸福呢?”

他又繼續說著:

“呂樹,你隻聽見了‘人體試驗’四個字,卻根本冇看到故事的開頭、過程、及結尾。你妄自覺得我是錯的,卻根本冇有瞭解事情的全貌,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指責我?”

“孩子冇有自主判斷的能力,而你有能力誘騙他們。”呂樹說。

諾爾笑了一聲。

麵對著爆發的彈幕,以及他人聚集過來的視線,他笑得雲淡風輕。

“呂樹。”他輕聲說著:

“你根本不會明白那些孩子們的心情。

你或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生活在你對於他人好壞與否的評判之中,無法理解這些孩子的苦難。

這些孩子……他們生活在無法脫離的災難之中,他們或許冇有了親人,或許失去了朋友。於是,他們被迫生活在主神世界的孤兒院裡,如同一具無靈魂的屍體一般,和根本不相識的新朋友過著重複的日子。

我理解他們的痛苦,我與他們被束縛的靈魂交流。

一部分的這些孩子們,親口告訴我——他們不願意被關在這裡,他們要參與遊戲,要下場,要去體驗更多彩,更刺激的世界。哪怕因此,他們尚如白紙的情感將被扭曲,他們未曾見過世界的雙眼將被汙染。

我滿足了他們,我將他們帶出孤兒院,我將他們帶入新世界,我實現了他們的願望,我告訴他們,副本世界會是什麼樣子,玩家要學會怎樣戰鬥。

我教會他們,事事需要等價交換,於是,我收取了他們身體中的一部分,作為代價,完善自己。

……我並不為此感到愧疚,也不為此而該承受罪惡。

我幫助他們成為他們嚮往的人,帶領他們走出束縛,走出無知的生活。讓他們避免在一年的世界遊戲結束後,依然是一名無法自保的,被束縛了羽翼的普通孩子。

他們在新世界的庇護下,生活在燦爛的陽光下。

卻有人覺得,我是個惡魔,誘拐了他們寄存在孤兒院中,如同物品一樣的孩子。

……但即使是冇有強大判斷能力的孩子,也不該由彆人代替他們去選擇他們的未來。

我並未誘導他們,我隻是單純的詢問罷了,我並未為自己的私心而說出半句利益化的言語。

而事實證明,現在這些孩子,將不再是被捆綁在他人身邊的物品。

他們生活得很好。

或許,他們成為了冒險玩家,或許,他們成為了裝備鍛造師,或許,他們成為了極其優秀的資訊檢索者。

他們的潛力,不該被他們的年齡束縛。

在我做出這些決定之前,我便已經做好了被揭發的準備。

而或許對我來說,這並不算“揭發”,我並無罪過。

我已清晰地判明我的立場,併爲此容納這些無辜的孩子們。

我教會他們成長,成為他們的人生導師。

從此以後,能決定他們成長的,隻有他們的能力和幸運。

冇有人應該成為理所應當的逃避者,除非他們自己心裡願意。

而一旦他們決定為了這片熱土而努力,我便滿足他們,

死亡不會因為誰是小孩,而就此放過誰。

拍賣會的那場爆炸,呂樹,你覺得會冇有無辜的孩子為此消亡嗎?

如果他們當時是一名擁有自保能力的玩家,他們的生命會為此無意義地消失嗎?

那麼為此指責我的你,是否能為他們無意義的死亡而負責?

既然不能負責,你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拽著我的手,指責我?

人類的強大和生長,建立在他們對於力量和未來的渴望上。

……而我教會了他們這些。

我使得他們得以自然生長。”

……

諾爾說這段話時,語氣很靜,語聲很緩。

所有複雜的情緒糅雜在一起,通通對映在了他一雙通透的瞳孔中。

他看向呂樹的眼神,前所未有**靜。

冇有被揭發的羞惱,也冇有被指責的憤怒。他隻是麵對著夜空的雪色,說著這些話,像是並未看到洶湧的彈幕一般。

此時夜色顯得很靜。

……隻剩那個綠髮女人還在尖叫。

“——你承認了!你承認了!你承認你誘拐了我的弟弟妹妹,拿他們做人體試驗,你承認了——你活該被懲罰,被譴責,你這種對孩子下手的傢夥,根本冇有資格成為頂尖玩家——”

“閉嘴。”

諾爾抬起頭。

他原先如鏡子般平靜的眼眸裡,此時滿是突然湧出的殺意。

雪落在他的身上,卻被一股詭異的熱量蒸發,他的眼中,此時漸漸泛出了血紅。

“你不配質疑那些孩子們的努力。”他突然邁開步子。

他的手中,出現了極其鋒利的絲線。

“你看看你這個模樣。”諾爾俯視著倒在地麵上,十分狼狽的女人:“——你可曾看過你的弟弟妹妹們,在孤兒院待的有多絕望?

你用愛掩飾你卑劣的安心感,自己遠離了這些照顧孩子的麻煩。

我並未阻攔孩子們回去,也並未阻攔他們尋親。隻要你想,你大可以將你的弟弟妹妹接回去,隻要他們自己願意。

而你,先前不去求助大型組織,卻在我將這些孩子培養出來後,拿了其他組織的利益,跑到我麵前,辱罵我——你和那些賣子求榮的傢夥又有什麼不同?”

“以愛為名的綁架罷了。”他的眼中流露出嫌惡:“你讓我噁心透了,人類。”

綠髮女人咬著唇。

她的眼裡,有著如烈火般燃燒著的仇恨。

“讓開,呂樹,你聽到我的話了吧。”諾爾側頭看向呂樹:“你能理解我的,對嗎?我聽說你能看出一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那你覺得,我符合你心目中對於‘好人’的印象嗎?”

呂樹並未退讓。

他的手,依然緊緊捏著諾爾的手腕。

燒傷的組織液緩緩滲出,黏在諾爾的手腕上。

“你承認了?”

呂樹忽地說了這麼一聲。

“什麼?”

“承認你對孩子下手的行為。”呂樹說。

“我並未認為這是‘下手’。”諾爾說:“我認為,我在給予他們選擇的權利。他們大可以拒絕我,或許離開我,但事實上,他們普遍願意留在我的‘新世界’——我給了他們追逐未來的力量。”

呂樹猛地鬆開他的手。

諾爾退後。

他的手腕,已經現出了一片青紫,呂樹已經將他的手捏傷。

呂樹手心燒傷的組織液還凝在他的手腕上,他取出手帕,迅速擦拭著。

……而在他抬頭之時。

呂樹已經走到了一直沉默的蘇明安身邊。

“我們離開吧,蘇明安。”呂樹伸出鮮血淋漓的手:“他不配成為你的隊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