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六十四章·BE13·“新世界”

-

從茵可的背上,蘇明安看見下方的玩家們如同螞蟻一般渺小,黑點般分佈在這座島嶼的大街小巷。

河道縱橫交錯,將這片染滿鮮血的土地分割成方方正正的一塊塊。

他看見了那座佈滿金光的神聖教堂。

頂端的琉璃在雪中光彩不減,一道虛幻的金色橋梁,從那頂端架設而上,像連接起了普拉亞和天空中的神明城市。

像座跨越於天際的金色銀河。

風雪迎麵刮來,蘇明安低下頭,將臉埋在烏鴉的羽毛裡,避開過於勢大的風雪。

身上仍然穿著的魂獵服有點單薄,再加上大量失血,他現在感覺從裡到外都很冷。

“……蘇明安。”諾爾的聲音透過風雪,從一旁緩緩傳來:“你覺得什麼是神呢?”

“抱歉,我現在心情很差。”蘇明安把頭埋在還算暖和的羽毛裡。

若是以往,他還會和諾爾談一談這個話題,但現在,他隻覺得疲憊。

忍著疲憊抵抗著寒冷,還要時刻思考下一步的行動,確實不是什麼美好的體驗。

他這邊不應聲,諾爾卻自己說了起來。

“目前的世界,人類的世界已經進入了資訊化的時代,他們善於儲存資訊,轉化資訊,共享資訊……如果冇有世界遊戲,持久的量變會造就質變,再這樣下去,他們在科技方麵的成就會越來越高,越來越高……

除了資訊化之外,他們在生物方麵的進步也可圈可點,相信合成真正的,有血有肉有思想的生命,其實並不會太遠。

人類……能夠整合資訊,挖掘思想,甚至於,到了並不久遠的未來,他們還可以——創造生命。”

諾爾的聲音透過風雪傳來,顯得有些悶悶的。

“蘇明安,你覺得,這樣的人類,是否符合我們此前對於‘神明’的憧憬?”

蘇明安哈了口氣。

凍僵的雙手稍微回覆了點溫度,他抬起頭,看向距離已經不太遙遠的雲中城市。

他們的高度已經接近那座城市。

他感覺自己的心跳越跳越快,呼吸也越發急促,海拔過高造成的反應已經開始影響他。

“……蘇明安?”

蘇明安側頭:“諾爾,我暫時不想談這些。”

他抬起眼皮。

他對上了一雙冰藍色的眼睛。

細微的藍色鱗片生長在諾爾的臉頰旁,諾爾那雙格外湛藍,如玻璃般的雙眼正無聲注視著他。

他可以看見諾爾眼中的平靜和冷漠。

“為什麼會有閃電,有風雨,因為神。”諾爾說:“為什麼土地會結出糧食,植物會自然生長,因為神——這是很久以前,愚昧的人們的觀念。”

蘇明安注視著他。

他可以看見細微的血絲在對方的眼底交織捲曲,像凝固的浪紋。

“……而愚昧,貫穿了人類的整片曆史,包括現在的我們,也逃脫不了‘愚昧’的限製。”諾爾看著他:“所以,我們眼中的高維,會是什麼?是無法被反抗的偉大存在,還是,一個僥倖獲得權柄的幸運兒,可以被我們徹底推翻的機會主義者?你覺得,神明是否能夠穿梭無儘的時間線,而人類又是否能成為這樣的‘神明’呢?”

“諾爾。”蘇明安直接打斷了對方:“你絕對遇見過海妖,彆說這些話,我們先從天上下去。”

諾爾的這些話太危險了。

或許是受了精神上的影響,諾爾已經無法保持冷靜,竟在全世界的直播前,說出這種話。

他不會讓諾爾變成下一個被針對到死的水島川晴。

“——這趟旅程已經啟步,便不會再返程了。”諾爾卻像是得到了答案一般微笑起來。

在這一刻,他的語聲無比激昂:

“——蘇明安,我將要帶領你,前往你的‘新世界’。”

即使是蘇明安,此時竟也冇聽懂諾爾在打什麼謎語。

謎語人棋逢對手,他竟有些無法理解對方在說什麼。

他看著諾爾取出了一個銀白色的控製器,看著諾爾的手按在了控製器之上。

白雪落在他的指尖。

“蘇明安。”

在這一刻,諾爾的語聲突然變得有些哽咽。他側過頭,用著一種極其複雜,又滿懷希望的視線看著蘇明安:

“……我愛著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人們。”

忽地,蘇明安的注意力猛地轉移到了另一邊,那是影所在的視角。

全身纏滿透明絲線的阿爾切列夫,猛地出現在了準備退場的魂獵之中。他的手杖,已經對準了影。

蘇明安立刻要提醒影。

“嘭!”

血花在他的另一端視野之中炸開。

他的胸前盈滿了被穿刺而過的幻痛。

諾爾有些僵硬地放下手裡的絲線控製器。

“……你還真是準備充分。”蘇明安忍著痛說了一聲。

影死了。

死於突然襲擊的阿爾切列夫之手。

而阿爾切列夫的身上,還纏著諾爾的絲線。

能控製阿爾切列夫的絲線……蘇明安不信現階段的玩家能有這麼變態的技能。

要麼,是某種一次性的特有裝備,要麼,便是諾爾利用了副本中的一些特性。

諾爾用著這麼一種來之不易的東西,控製了阿爾切列夫……而後竟然選擇了去殺影。

蘇明安確實存在試探諾爾的意思,而且這個檔確實也不太好,他需要一次回檔,不如就在死前看看諾爾會不會出手。

但他冇想到,諾爾不但出手了,還出手得這麼乾脆。

諾爾的神情有些僵硬。

他似乎在醞釀著什麼情緒。

“現在你便冇有退路了。”諾爾輕聲說:“或者,你可以選擇在這裡殺死我,然後跳下去。沒關係,如果你有把握在高空落體後,還能準確把握空間位移的距離的話。”

蘇明安冇有理會他。

他的視線,對準了雲上城的方向,像是在**看到些什麼。

“哪怕在我說了這麼多奇怪的話後,你也絲毫不緊張。”諾爾在後麵笑了聲:“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蘇明安並未迴應諾爾。

烏鴉正在越飛越近。

他已經隱約能看見那座空中城市的一角。

那是一片白玉一般的地麵,並未落雪,那座雲中之城很美麗,與外界的風雪完全隔開。

身後繼續傳來諾爾顯得有些聒噪的聲音,這個人似乎迷上了自言自語。

“……蘇明安,我大概要在這裡結束我的旅程,因為我已經從中央大圖書館知道,我是受了塞壬王的影響。”諾爾說:“這種影響……憑我自己根本無法解決。而如果我想要救自己,隻有一種方法……”

雲中之城的輪廓已經漸漸清晰。

蘇明安抓著烏鴉脊背上的毛,一點一點往前爬,手腳用力,漸漸攀上它的脖子。

諾爾的聲音從後麵飄來:“你看見了嗎?天空之上,那座城市的模樣。”

蘇明安抬眼望去。

——那是一座極為美麗的雲中城市……或者說,教堂。

高聳入雲的塔樓,金光閃爍的教堂穹頂,晶瑩剔透的台階寶石。

兩名手持武器的鎧甲人守護在那座教堂之前,身上升騰著金色的光輝。

除此之外,彆無他物。

這座漂亮的教堂周圍並無行走的人們,並無所謂的六十年前的普拉亞居民,甚至連一點生命的氣息也冇有。除了那座教堂,便隻有寬廣的平台,甚至連其他建築的影子都冇有。

……這隻是一座空無人煙,如同模型一般的教堂。

根本冇有半點人類生活的氣息,宛如一座死城。

……

【完美通關進度:70%】

【探索度:90%】

……

“你看到的這個,對你還算有幫助嗎?在看見雲中城的模樣後,你能找到解除海妖影響的法子嗎?”諾爾側頭問他。

“……幫助很大。至於海妖,也許吧。”蘇明安說。

“那我便放心了。”諾爾露出笑容。

“你是在幫助我?”蘇明安冇看懂諾爾這似敵似友的一係列行為。

“——我當然是在幫助你,我們不是好隊友嗎?”諾爾有些無辜地迴應。

“那你為何殺死影?”蘇明安轉過身來,與他對質。

諾爾笑而不語,隻是伸出手,摸了摸茵可的頭。

茵可親昵地側過頭,蹭上他的手心。

諾爾像是絲毫不在意目前的險境一般,語氣仍然很輕鬆:

“蘇明安,忘了告訴你,根據我知道的資訊,當升上高空後,我們的身邊會出現無法被驅散的毒氣。也就是說,當你看見雲中城後,你的生命便已經不剩下多少時間了。”

蘇明安看向左上角自己的狀態欄。

受暈眩影響太深,到現在他才發現,自己又出現了一個名為“毒氣”的debuff。

【debuff(雲中城毒氣):受到雲中城毒氣影響,每秒減血1%,此狀態不可被驅散。】

……

“這就是你對我的‘幫助’?”蘇明安看著諾爾:“你所謂的幫助,便是在已知自己被海妖影響,無法回頭的情況下,硬生生拉著我一起去死?”

他說這句話時,胸口那股疼痛依然縈繞不散。

右上角的彈幕已經飆瘋了,觀眾們完全不敢相信,世界第一和世界第二會隕落在這裡,以一種內鬥一般的,極為荒唐的方式。

這簡直就像一場笑話。

“蘇明安,雖然結局是死亡,但這樣一來,你看清了雲中城的模樣,不是嗎?”諾爾笑了聲。

“那你為何殺死影?”蘇明安質問。

諾爾的眼中,忽地變得柔和下來:“因為這樣能夠更方便你。”

“……”蘇明安的語聲有些顫抖:“方便什麼?”

“蘇明安。”諾爾的手撫摸著黑鴉的頭,聲音透過風雪緩緩飄上來:

“——你覺得,我殺死了影,會怎樣方便你的行動?”

諾爾的這句話,如同驚雷一般在蘇明安耳邊炸響。

一瞬間,洪水一般奔騰的情感盈滿了他的腦海。

他雙眼微微睜大,原本準備好的質問一瞬間堵在嘴裡。

殺死影,對他而言,唯一的好處隻有……

……方便他迅速回檔。

風雪越來越大。

在這一刻,他近乎聽不見自己的聲音,像有一隻手猛地握住了他的心臟。

而此時,他的麵前,坐在烏鴉背上的小少年,直起了身。

像是對著死亡和風雪討要懷抱一般,他忽地大笑起來,暢快地張開了雙手:

“——去迎接你的新世界吧,蘇明安——去拯救那個無知的我吧,蘇明安!”他大聲笑著,笑聲像是透過了風雪的束縛,揚起大雪一般朝著外麵傳出。

他笑著,喉嚨發出隱約的哽咽,像是破風箱一般發出陣陣嗡鳴。

……像一位找尋到秘密的探險家,像一位發現新世界的航行者。

滿身鮮血,立於雪中的金髮少年,以一種不懼死亡的態度,向著漫天的風雪和毒氣張開懷抱。

“——如果我的死亡能夠幫到你的話,如果我的死亡能讓你信任我的話——那麼,相信我吧,拯救我吧,把我當作你最好的夥伴吧——將我,視作為了未知,而獻出生命的偉大探險者吧!”

白雪披上諾爾漸漸凍傷的皮膚,像披上一層雪絨的華袍。

他暢快大笑著,伸出的手漸漸開始結冰,潛伏已久的毒氣侵染上他的麵容,少年臉邊的鱗片開始逐漸碎裂。

在以白色為主要圖景的視野中,蘇明安看見,那一抹恍若晃著陽光的金色髮絲,也逐漸開始染雪。

在這一刻,對方那漸漸失去神采的眼神,在他眼中分外明亮。

“嘭!”

諾爾的手,一把推上他的胸膛。

麵帶微笑的第二玩家,張開了白得近乎透明的唇。

他的眼中,有著狂信者一般張揚鮮烈的色彩。

“蘇明安。”

“……去擁抱你的新世界吧。”

高揚的宣告聲,透過紛揚的風雪刺過來。

雪白的天空,在蘇明安眼前墜落下去。

巨鴉之上,漸漸化作冰雕的身影,依然立在那裡,張開雙臂,像正對著一整個世界擁抱。

劇烈的風雪刮過蘇明安的麵容,他的眼中,還殘留著強烈的震驚。

……世界榜二。

這就是世界榜二。

他不是什麼好運走到現在的小不點,也不是什麼隻知道賣萌和去遊樂園玩樂的小少年。

……他是諾爾。

是整個世界的第二。

他居然猜到了蘇明安的死亡回檔技能。

甚至於,諾爾猜到了在他們升上雲中之城後,會一去不返。

他預料到了他自己的結局,知道他如果繼續這樣下去,遲早會被海妖殘留的影響所異化,他必須要自救。

但蘇明安此時對他極度不信任,如果隻是**,他無法保證之後蘇明安一定會救他,

所以,

所以,

在迎接註定死亡的結局之前,

他選擇了“自救”。

以“自身死亡”為前提的,一次“自救”。

他帶蘇明安升上天空,帶他看清雲中城的景象——而後強行讓蘇明安真正意義上,信任了他。以期待下一個回檔,蘇明安能夠救到他。

他甚至不能肯定,蘇明安的死亡會造成怎樣的回檔,是否能夠真正意義上救到他,是否救的隻是一個平行世界的諾爾。

但他依然這麼做了。

因為這是身為“冒險家”,對於未知永久的好奇。

諾爾是蘇明安這一路走來,這一路穿梭時間線而來,遇見過的,唯一一個連他死亡回檔都利用上的人。

……

【蘇明安。】

【你覺得,神明是否能夠穿梭無儘的時間線?】

【……而人類又是否能成為這樣的‘神明’?】

……

對諾爾行為的震撼,替代了被髮現的恐慌。

更多的風雪壓了上來,像是一場暴雨,在墜落之時,像膠水一般黏住了蘇明安的思緒。

白色在眼前不斷褪去,代之以不斷浮動的暗色光影,像灑了一眼的雪花白。

在墜落的這一刻,蘇明安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

遠行者曾經隔船相望。

……而他們如今終於看見了夥伴。

高維生物是否發現暫且不提,但若是諾爾已經發現了這一點。

……那他是否已經找到了另一座“孤島”

他忽地笑了出來。

在快速的墜落中,他大笑了出來。

強烈的眩暈感和刺痛感紮著他的大腦,此時,他的身上像是每個細胞都在咆哮,火焰一般痛感隨之灼燒上身。

他卻像不會痛般,暢快地大笑出聲。

他想起了諾爾說的話。

……愚昧的人類,無法像神明那般,得以輕易創造未知,窺見天光。

那麼,他們便學會利用已有的一切,絞儘腦汁,折下骨骼,燃燒生命,碎裂靈魂,

——而對著天際的神明舉起宣戰之火。

他們弱小、無知,隻擁有短暫的生命、淺薄的視野,也無法跨越所謂的時間線。

……卻能利用“已知”的一切,去算計“未知”的一切,以拯救所謂的“未來”。

如果尚且不能勝利,那便待到下一輪迴去闖,如果尚且無法窺見天光,那便將火炬交給下一任。

無人不知曉他們的卑劣和**。

而尚存的高尚和信仰,卻使得這幫“探險家”一般的種群,得以於黑暗中燃燒至今。

他們眼中,

——曾刻著數千萬條屬於同胞們的疤痕。

……

【如果我的死亡,能夠幫到你的話,如果我的死亡,能讓你信任我的話——】

【那麼——相信我吧,拯救我吧,把我當作做你最好的夥伴——】

【——將我,視作為了未知,而獻出生命的偉大探險者吧——】

……

【——蘇明安!】

【……去擁抱你的新世界吧。】

……

……

“嘭!”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