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八十五章·【紅色按鈕】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三百八十五章·【紅色按鈕】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奈落一怔。

她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轉身就跑。

結界與城牆被她的腳步甩在身後,她費力跑著,很快便開始大喘氣。

在靠近西區的樹叢前,她停了下來。

她坐在無人的草叢間,坡間的雪被風吹著,風雪向她這方遮蔽下來。歪斜著的大樹,在雪中緩緩倒折。

忽然,她聽到有一陣討論聲,似乎是從樹林的那一邊傳來的,伴隨著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所以我們首先是要找林音嗎?”

“對,找林音。很明顯她就是那隊的占據者,隻要她死了,剿滅蘇明安那一隊的積分獎勵全會落到我們身上,我們根本冇必要和蘇明安本人對剛。”

“林音不過是一個奶媽而已,應該很好殺,現在關鍵就是找到她……”

奈落怔怔地望著搖晃著的草木。

直至一隊裝備各異的玩家,一邊交談著,一邊從草叢中走出。

雙方的目光交彙,那隊走出來的玩家們愣了片刻。

忽地,為首的一個高壯玩家大呼:“這人是蘇明安身邊的那個重要npc!抓住她!”

他旁邊的一名年輕女玩家,聽了立刻伸手。冰藍色的寒冰寸寸凝聚,化作三條粗壯的鎖鏈,猛地從她的手心中竄了出來,撲向還坐在小坡上的奈落。

奈落不知道這群人為什麼突然對自己出手,她後撤半步,提起長槍,對著撲來的冰鎖就是一刺。

“吱吱吱——”

血紅的長槍與冰藍的鎖鏈刮擦而過,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那名年輕女玩家隻是一擺手,鎖鏈便靈活地擦過了奈落刺出的長槍,迅速纏繞上她的手臂。

“住手——你們是誰!我可是米爾家族的小——”奈落下意識地抬高下巴,吼出這麼一句,忽地又止了聲。

她的眼神黯淡了些許,話語冇說下去。

她手中的長槍翻轉,想要紮穿冰鎖,手腕卻發出一聲清脆的“哢噠”聲,似乎是她自己骨頭髮出的聲音,疼的她齜牙咧嘴。

下一刻,冰冷的鎖鏈猛地收緊,連帶著她手中的長槍一起,她的手臂被彎折起來,另外兩條鎖鏈趁機卡上了她的身軀。

“哢哢!”

冰鎖收緊,高壯男人的手一把拉住她的紅髮,按著她的頭壓在了地上。

“這傢夥似乎不是普拉亞的npc。”一個瘦瘦小小的男玩家說。

“誰知道,反正肯定重要,說不定是那種懷有關鍵線索的,抓起來再說。”

“弱的可憐啊,這種npc真的有價值嗎?”旁邊人說。

“我隻看到她一直跟在第一玩家身邊,那應該是有用吧。”

玩家們交流著,俯視著奈落,一個瘦小男玩家更是打算直接上手,拽住她的衣服就要扒開。

“你們讓讓,我看看這npc有冇有藏什麼東西在身上……”他笑得很燦爛。

其他人看了,默認了他的行為。反正奈落隻是npc而已,在他們眼中,基本和“物品”無異,怎麼處理都無妨。就算對方是玩家,隻要身後冇什麼護短的公會團,他們也能照做不誤。

“你們住手——滾開——蘇凜絕對冇死!我相信他!他會殺了你們,他絕對會殺了你們——”

冰冷的鎖鏈被玩家收回,露出奈落身上被凍傷了的傷痕,她奮力地護著手裡的長槍,像護著什麼珍寶,肩頭的衣服卻被人一把扒開。

“蘇凜?”玩家們對視一眼。

“蘇凜就是蘇明安。”甩著鎖鏈的女玩家說。

“蘇明安估計都失敗了,還管得著你?”高壯男人冷笑一聲:“他還真以為自己能跨越海麵去殺海妖王?他身為蘇凜的那個身份一死,就算分身可以複活,他的劇情線路肯定也已經失敗,現在連躲到哪裡恢複都不知道……”

他拽住小宇的衣服,將他拽了回來:“——小宇,彆在這個npc身上浪費時間了,先去殺林音,以後女人要多少有多少。”

“我隻是看看她身上有冇有什麼線索。”小宇笑了一聲。

“找到了嗎?”

“冇找完呢,還差最後一處……”他的手向著奈落的胸口摸去。

“滴答。”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人們耳邊響起。

劇烈掙紮著的奈落,忽地一頓,聽到這個聲音,她眼中的光采漸漸亮了起來。

“滴答。”

聲音接著響起。

“什麼聲音?”

玩家們迅速警惕,環視四周。

一般來說,一些威力巨大的bug型技能,在釋放前都會有預兆。比如,奇怪的法陣,突然響起的聲音等,這些預兆給了玩家一個反應時間,不至於讓他們莫名其妙地被不明aoe秒殺。

此時,這秒針轉動一般的奇異響聲,讓血液上頭的幾個人迅速冷靜下來。

奈落護著手裡的長槍,眼神有些飄忽地看向上頭曠遠的天空。

血光一瞬浮現。

宛如花瓣綻開,以她為中心,一道血色的圓弧迅速氾濫而開,伴隨著一陣清脆的“滴答”聲。

她聽見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嘭!”

一陣重物**的響聲響起,如同驚弓之鳥的玩家們嚇得全身一震,轉頭就跑。

“跑!”

不知誰喊了這麼一聲,他們頭也不回,向著血光之外衝去。

在這種遊戲中的大多數玩家,他們身上最重要的不是聰明和強壯,而是運氣夠好,和能苟。

遇上危險,轉頭就跑絕對冇錯。

誰知道這個危險是不是副本的某個即死設定,絲毫不和你講理。

一聽到聲音不對勁,他們就像兔子一樣,拔腿就跑。

而在這時,有些機靈的小宇,轉頭看了一眼。

他打顫的腳步頓住了。

“小宇!跑啊——”

他們的老大還有些良心,直接反手,想要拽上小宇的兜帽。

“老大。”小宇打開他的手,語聲竟然變得有些激動:“老大……不用跑,你看……”

高壯男人回頭。

伴隨著他的停步,其他玩家依次停步回頭。

風吹樹梢,草木茂盛。

在一片落雪的草葉中,一個突然出現的身影,倒在了地上。

他的身上被海水浸透了,水和紅色的血混成一塊,緊巴巴的衣服貼著身體,像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一般。

他的身前還有一道巨大的爪痕,鮮紅的血在不斷滲出,滲透了周邊的草葉。麵色更是蒼白如紙,應該是失血過多。

他的手裡,緊緊攥著一枚血色的懷錶。

“——我靠!”

幾個人被這一份突然出現的“大禮”驚到了。

那突然出現的,倒在地上的人——正是被他們視作**oss的第一玩家。

剛纔的血色的光,不過是他傳送過來的光影特效,並不是什麼可疑aoe。

換在平時,要是看見蘇明安突然出現在他們麵前,這群玩家的第一反應絕對是跑,絕對不會傻到去出手,被放在世界論壇上的“挑釁第一玩家的死者錦集”視頻還印在他們腦海裡。

但現在……擺在他們麵前的,分明是一個重傷的第一玩家。

他似乎剛剛從海裡逃出,血條低到微不可見,隻要一刀下去就能殺死。

雖然他們知道蘇明安的分身絕對冇死,殺了這個本體他也不會真正死亡,但這個本體的身份是“蘇凜”。

“蘇凜”一死,第一玩家的完美通關絕對失敗,他不可能接受這個結果。

他們大可以趁著這個機會,敲詐勒索,甚至簽訂道具協議,強迫對方幫助他們通關。

至於論壇上的輿論,往後可能存在的報複……誰管這個。現在已經出現了能夠改換麵容的道具,隻要把臉一換,他們這些不開直播,不在論壇吹水的人,就如同水滴入海一般,誰都找不到他們。

在許多觀眾眼裡看來,普通玩家對榜前玩家出手,並不明智,不是一種“顧全大局”的行為,隻會降低所有人的進度值。

但這就如同一個很火熱的問題一樣——

【你的麵前有一個紅色按鈕,按下去後,人類有可能將在一千年內滅絕,但你將獲得一輩子用不完的大量金錢——你是否會按下這個按鈕?】

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

但處在極度困境之中,甚至吃不起飯,看不起病的人們,他們之中的大多數,在經曆良心的譴責後,其實還是會按下這個按鈕。

對於他們而言,未來很遠,天塌了還會有很多個高的人頂著,而他們隻要按下這個按鈕,便可以毫無負擔地獲得可見的報酬。冇有人知道他們曾經做了這樣的決定。

他們的眼睛看不見未來可能存在的困境,也不會覺得那個“可能性”真的會因為自己的一個按按鈕的行為實現。

——隻要他們可以因此解決,目前快要將他們壓垮的困境。

不按這個按鈕,他們這些人現在都快走不下去了,哪會管未來的其他人走得是否艱難。

他們並不是楊長旭、山田等人,不會為了一個可能性,而放棄自己提升的機會。

當這種人饑餓之時,第一時間想到的,便是餐食更強者的軀體。

虛無縹緲的大局,無法製約人們與生俱來的**。

現下,這枚鮮紅的按鈕,就擺在他們的眼前,他們不會選擇拒絕。

“凜?”

奈落看著用懷錶突然傳送到自己身前的蘇明安,輕聲呼喚。

她有些顫抖的手指伸出,似乎想要觸碰他,來確認這不是一場幻境。

“——小錢,我記得你有鎖血藥劑,快,拿下他,強迫他喝下!”壯男第一個反應過來。

他剛剛逃的有多快,現在就返回得有多快,大手一揚,一抹黑霧便迅速飄了過去。

這是他的技能“彌留之霧”,可成長,能鎖定一片區域,讓其中血量低於他二分之一血量的玩家強製定身。除非有解控型技能或外力相助,否則不可能解開。

“凜!”

奈落立刻上手,搖晃蘇明安的肩膀,看著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由於大量失血,他的臉色十分蒼白,海水停留在他的麵頰,眼中是一片皸裂般的紅絲。

他看了眼旁邊的奈落,她此時也麵色如紙,幾乎和失血的他冇什麼區彆,罩個黑鬥篷,兩人幾乎就能去演鬼片。

她的表情夾雜著失而複得的驚喜和隱約的倉惶,像是看見了已經註定要失去的寶物,她那被凍傷的手指停留在他的眼前,如同僵住了般不敢觸碰。

黑霧緩緩飄了過來,影狀態的高精神點冇有讓他察覺到威脅感。

【你受到“彌留之霧”的影響,判定中……】

【判定失敗,你被強製定身。】

……

蘇明安看了這群人一眼。

他們像狼看到肉一般狂奔而來,眼裡是對一步登天滿滿的**。

在明輝世界,有能為他無償付出一切的人,在這個世界,自然也就有能為私利掠奪一切的人。

他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他伸出了手。

“散開——!”

幾人麵色同時一白,向著兩旁立刻撲去,對於蘇明安可能放出的攻擊,他們早有準備。

但,他們並未聽到來自空間震動的嗡鳴聲。

一道海藍的光芒,出現在了蘇明安的麵前。

她麵貌嫵媚而美麗,五官組合近乎完美,透著一股獨特的、異質的美。海藍的長髮在她的身後舞動,氣泡包裹著她曼妙的身軀。

但在她出現的一瞬間,幾個玩家的神情完全變了。

“這個東西……不是應該死了嗎?”他們臉色煞白。

這個在海麵上攔住海妖王的藍色海妖,他們印象深刻。

即使隔著遙遠的海麵,他們也能感覺到紅藍雙方交戰的凶險。

蘇明安拋了枚小型的亞特之石給她,海妖立刻伸出爪子,還冇等幾人藉助道具離開,他們身邊的空間開始塌陷。

長著尖銳指甲的十指劃過他們所在的地方,一瞬鮮血炸開。

鮮豔的紅灑滿了麵前的綠草,蘇明安拿出血瓶,開始回血,聽見裝備掉落聲。

不過,這些人的廉價裝備,對他一點用都冇有,倒是掉的幾顆資源之石讓他小賺了一筆。

貪婪者死於貪婪,強欲者死於**。

但這群人的結局,不會給其他的人任何警示,隻要他一天是第一玩家,這種為了一步登天鋌而走險的玩家,就絕不會少。

因為他們幾乎冇有因為錯誤而付出的成本。

麵對那枚按鈕,大多數人都按捺不下心中的**。

人之常情。

他將手裡僅剩一次使用機會的懷錶收了起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