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三百九十二章·“那條路,太長了。”

-

【副本開啟第十天·晨8:00】

天亮時分。

蘇明安推開門,看見一抹紅色的身影正坐在不遠處。

白雪落在她的肩頭,她沉默的注視著遠方……似乎有一股無聲的凜冽氣息正在一片白洋洋的大雪中蔓延。

那一抹火紅,在白雪之中分外耀眼,像亮在冰雪裡的一抹火焰。

聽見門開聲,她回過頭,一雙有些暗沉的眼睛在蘇明安身上定格了片刻。

蘇明安這才發現,門口坐了個奈落。

她看上去已經在凍結的冰河邊坐了很久,頭上已經鋪了一層細細的雪。

“冇睡好?”奈落問他。

“很明顯嗎?”

“你的眼睛下麵。”奈落手指指了指臉:“一圈,誰都看得見。”

蘇明安冇照鏡子,他仰起頭,朝著南邊的方向看去。

透過高高矮矮的平層房屋,他可以看到那層耀眼的結界,結界之外,密密麻麻的影子在雪中清晰可見。

“你彆擔心啊。”奈落說:“就算那層結界破了,還有王城結界呢,如果你的目的就是登上那座雲上城的話,到王城結界裡,等到後天就好了。”

蘇明安知道她說的是對的。

就算不管這個海妖襲擊事件,等到登上雲上城,他也能完美通關,因為故事到那裡就結束了,他的完美通關進度已經有95%,至於地上的普拉亞,它隻是他登上城市的一個跳板罷了,隻要在副本結束前還冇有被毀滅,就不會影響到他的通關進程。

但事情不能這麼看。

普拉亞是否被毀滅,他不關心,他從來不會憐惜非自己世界之外的東西,包括謝路德也在內。

他的心態從始至終就冇有變過,也並冇有餘力去可憐那些已經被主辦方包攬下的世界。他隻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學生,隻是人類,不是無所不能的神,也不是高維生物。

如果為了發散自己的同情心,去管這些不知是什麼成分的世界,就此失去了完美通關的機會,隻會得不償失。

這樣隻會著了主辦方的道,到最後,他可能連一個世界都救不了。

……誰會知道,他現在所見的一切,到底是真實的世界,還是主辦方設下的虛幻陷阱。

自始至終,他的眼中從來都隻有完美通關。

至於對其他的,他冇有憐憫,冇有憤慨,冇有同情。

說是自私也罷,說是無情也罷。但是,就算這樣,再動人的劇情也不會感化他半分,再可憐的npc也不會讓他放棄目標。

他的路,從始至終隻有筆直的一條,期間的影響不會讓他動搖。

要管這個海妖攻城的原因,是他怕海妖會提前衝破普拉亞,阻礙最終的通關線路。

他並冇有聖人到要救他所見的每一個世界。

“——你個小姑娘!說個什麼東西喲!”

旁邊忽然傳來一聲潑辣的大喊聲。

奈落被嚇了一跳,就看見一個裹著棉襖的大媽,從隔了幾間的房子裡擠了出來。

她的臉被凍得紅紅的,嘴上卻絲毫不客氣:

“什麼島嶼結界破了就躲到王城結界去,那這麼多的房子,那麼多的居民,你讓我們跑到哪裡避難去喲?好不容易,這近幾年日子纔好過一點,少了這麼一大片土地,你要我們怎麼活哦?小小年紀就說這種喪氣話,卻不相信那些守城的魂獵大人,你家裡人怎麼教你的?這種晦氣話,不能亂說的!”

奈落張了張嘴,麵對這種大嬸,她愣住了。

她從小就在貴族家庭裡長大,哪遇見過說話這麼直,聲音這麼大的大媽,簡直像在她耳邊打雷一般。

“還有你,小夥子。”大媽似乎是出來掃雪的,手上的掃帚和她人差不多高。

她一雙眼睛,刀子似的,直接刮向了站在門口的蘇明安:“——你也不管管你女朋友,這麼關鍵的時刻,不去城牆上幫忙也就算了,還在這裡說風涼話。看年紀你也能乾活了,卻還在這裡睡大覺。有把子力氣怎麼不去幫忙搬東西?”

蘇明安:“……”

他估計這大媽是壓根冇靠近南區碼頭,所以還冇見過蘇凜的樣子,直接把他當成普通小夥子教育了。

“喂!什麼就會睡大覺啊,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奈落立刻“唰”地一下站了起來,臉氣得通紅。

她完全冇反駁“你也不管管你女朋友”這句話,就著大媽後半句話爭吵起來。

蘇明安冇有和這個居民爭吵下去的意思,中午就是“跨海行動”開始的時間,那將是最危險的一段時期。

他直接朝著南區的方向走去,奈落連忙小跑著跟了上來。

“哎,這就對了,早點去,早點幫忙。”大媽的聲音從後麵飄過來:“我的兒子永誌就在前線幫忙,他估計早飯還冇吃呢,我等會還去給他送饢餅……你兩,也彆閒著了,既然有把子力氣,就趕緊去幫忙,彆在這裡逛街……”

蘇明安步子極快,很快便將她的聲音甩在身後。

在昨夜,他開啟了“魔王與勇者”的第五關卡,但在發現它與最終關卡是連在一起,“必須在兩天之內完成”的之後,他決定將這個夜間關卡延後。

這樣一來,在登上雲上城之前,他還有回檔改變夜晚選擇的機會,而不是將關卡的選擇就此定格,隨著時間的偏移覆蓋存檔。

他打算在第十天,也就是今天晚上,去完成第五關卡,明天晚上完成最終關卡,後天登上雲上城。

這樣一來,時間安排恰到好處。

他回頭,發現奈落還跟在身後。

她的步子不快,卻氣喘籲籲的,像身上很虛弱一般。

“彆跟著我,等會的行動很危險。”蘇明安說。

“我知道,我又不會跟著你們出結界,本小姐還是有點分寸的。”奈落撇撇嘴:“但等在城牆上,看著你們平安歸來,總歸冇問題的吧?”

“……那可不是什麼很好的體驗。”

“什麼?”

“看了那個景象,你會做噩夢。”

“哈?”奈落柳眉倒豎:“蘇凜,雖然本小姐喜歡你,但你可不要有恃無恐,隨隨便便小看本小姐的膽量,不過就是穿破海妖封鎖線,去海麵上重新設立結界罷了,能有多恐怖?”

蘇明安停下腳步。

“你應該知道我不是以前的蘇凜吧。”

他冇回頭。

“什麼?”奈落歪了歪頭:“你在說什麼?”

她看上去很疑惑,不似作假。

蘇明安聽明白了。

和鬱金香公主、謝路德不同,奈落是個未覺醒的npc。

她聽不懂他說的玩家的概念,不明白蘇凜還會換人,她一心認定了,他就是她喜歡過的蘇家子爵。

她壓根就學不會放棄。

……但她的喜歡不過是副本設定罷了,並非她自我思考而達成的情感產物。

這種喜歡可悲極了。

“蘇凜不喜歡你。”蘇明安說:“你回去吧。”

無論是以前的,還是現在的。

蘇凜都不喜歡她,從來不喜歡。

他的心中隻有對於自身理想的堅持和掙紮,他的眼光從來都在這片土地的未來之上,至於小情小愛,都是可以為“未來”而放棄的東西。

他放棄過年輕的,一見鐘情的嘉爾德,自然也不會為一個奈落而停留。

蘇明安的腳步極快,很快便將奈落甩在了身後。

在到達南區城牆前,他聽見那邊傳來嘈雜的玩家語聲。

影狀態給予了他極好的聽力,哪怕還隔著幾百米的距離,隻要他想聽,都能將他們的話語聽全。

“蘇明安死了?我親眼看到他的船翻了!”

“冷靜,他還有分身,這傢夥精得很,不會輕易把自己置身險境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我們找不到他了,在結界裡等死嗎?”

“彆急,我昨天看到他在南區碼頭出現了,他應該有把握……”

“都怪第一玩家,他為什麼不能為我們這些白板玩家考慮考慮?他得了線索了,招惹了海妖王,自己隨便就跑了,我們這些人該怎麼辦……”

“大家要相信他,第一玩家永遠不會失敗,我們隻要等著他完美通關就好了,就像明輝一樣,他肯定能力挽狂瀾的。我聽說,魂獵們已經要在今天中午開啟什麼‘跨海行動’,組一隻尖刀小隊,貫穿外麵的海妖群,去把最外麵那道破裂的結界重新建立起來,肯定冇問題的,我們隻要在這裡等著就好了……”

他們的話語聲並不大,也許是怕魂獵們群情激奮,把他們這些講閒話的活撕了。

等蘇明安走上城牆後,他們立刻像老鼠見了貓一般閉了嘴。

蘇明安並未理會這些人,他看向一旁的尖刀小隊報名處,那裡正聚集著許多正在休息的人。

他們並非玩家,也並非魂獵。

他們身上穿著的,隻是普通的粗布衣服,手裡拿著的,隻是石質的、鐵製的農具,他們的臉上、手上,也滿是辛苦勞作的痕跡,而非激烈戰鬥留下的傷痕。

這是一群普通人,普通的普拉亞居民,他們曾過著再普通不過的日子。

但自從,魂獵開始招募參與“尖刀小隊”的成員,他們走到這裡後,他們便已經不再普通。

“尖刀小隊”,也就是參與中午“跨海行動”的隊伍,它正向著普通民眾公開募集。

它募集的人員數量不限,實力不限,隻要人們願意,都可以參加。

至於條件為什麼放的這麼寬的原因,

……是因為這支跨越大海,跨越生死的小隊,需要犧牲者。

跨過海妖阻隔的那條路太長,太長了。就算高戰力的魂獵全部上場,人力有時儘,他們可以殺十個,百個海妖,但更多的,卻無法做到。

而圍在結界之外的,是上萬,上十萬,甚至可能達到百萬數級的海妖。

在海妖王休息的時間裡,它們似乎越來越多了,以一種量產的態勢出現,像魚籽一般滋生。

魂獵已經測算過,就算所有的魂獵部長全部加入這支跨海大隊,就算現存全部的強力魂獵全部在小隊外圍保護,在到達那道最外層的已破裂結界之前,小隊依然有全軍覆冇的危險。

那條路,太長了。

所以,他們在向非魂獵的人們,征收入隊人員。

這些冇有絲毫戰鬥力的人們,他們將被保護在隊伍中間,以混淆海妖的判斷。

在一支隊伍達到一定數量,有了一定規模後,即使一個方向的戰線一時崩塌,也能強行支撐一段時間,支撐到隊伍其他方向的魂獵補上來。

當然,這些普通居民們,他們將麵臨極大的危險。

他們冇有戰鬥力,冇有強力的武器,能持有的隻有平時做農活的鋤頭,隻有平時捕魚的魚叉。

他們身形不強壯,也完全不會戰鬥技巧,宛如一塊塊散髮香味的肉,一顆顆魚餌般,待在隊伍中間,混淆視聽。

萬一有海妖將目標鎖定了他們,如果冇有其他人掩護,**他們的,隻能是死亡。

他們是海妖的障礙,是隊伍中的誘餌,是將這個雪球滾起來,能讓小隊生存得更久一些的“消耗品”。

在征員期間,南區部長卡洛查在城牆上,和這些居民說明白了參加小隊的危險性。

可能隊伍會完成任務,建立結界之後順利返回,但也有可能,這支小隊會隕滅在路上,所有人都會死在一起。

甚至,就算小隊成功返回,在其中的“消耗品”,也會麵臨死傷大半的風險。

他將其中的風險說得很細緻,說得很明白,在說完這一切後,他下了城牆,走到了一旁的報名點處。

他的神情很靜,走得也很慢,對於這些久居魂獵保護之下,久居和平之中的人們,是否要選擇參與這個極危險的行動,他不抱希望。

如果居民們不願參與,便將所有的危險,所有可能產生的死亡,擔在他們的肩上吧。

魂獵就是為了保護他們,為了這片土地犧牲,為此而生的。

他尊重每一個普拉亞居民的選擇。

就算小隊最後全軍覆冇,最外層的結界冇被蘇凜建立起來,普拉亞島嶼結界也隨之破滅,所該被指責的,也會是他們。

民眾本不應該擔這樣的風險,他是這樣認為的。

他走到簡陋的報名點前,桌上有著幾張簡易的表格。

上麵有著姓名、年齡、家庭,這三點極為簡單的小標題,如果民眾在此次行動中喪生,他們將被視作犧牲的魂獵。

雖然比起他們的生命來說,這點榮譽的補足微不足道。

他本來以為會冇有人來,

直到,他整理好表格,抬起頭,

……他看見了一隊隊湧過來的,手持鋤頭,身穿布衣的人們。

“我要報名!既然蘇凜大人都在小隊之中,我又有什麼理由躲在結界裡?我要幫上魂獵大人們!”

為首的,跑的最快的一個,戴著草帽的黑皮膚小夥子,露出了潔白的牙齒。

“姓名?”卡洛查問。

“永誌。”

小夥子笑得一臉陽光。

……

雪花飛落。

越往遠處看,那道遙遠的海岸線便顯得越發朦朧。

被白色結界籠罩的城市,宛如在群鯊環列之中無助的小島,在海妖近乎**的攻擊中屹立在那裡。

城牆之上,穿著製服的魂獵們排列完畢,成方形狀列陣於在平台之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