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零五章·“第八世界”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四百零五章·“第八世界”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副本開啟時間·第十一天·早上八點】

從夜間副本中退出,蘇明安睜開眼。

普拉亞的大雪,在海上盛宴結束後已經停息,他轉頭,窗外正粘著一層淡淡的水霧。

他的手腕上,響起了一如既往的聒噪語聲:

“下午好主人!現在是係統時間上午八點十分,阿獨將為您播報輕鬆舒緩的起床音樂……”

腕錶的聲音並不是無機質的係統聲,而是帶著一點禦姐感覺的女聲,經常讓彈幕大呼“我可以”。

但這過於弱智的內置交流,實在讓人無法正視它。

“嘭!”的一聲,蘇明安手腕微轉,將戴著腕錶麵的一麵朝外,左手狠狠往一旁的白牆上一砸。

隨著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響,房屋似乎都顫抖了些許。

正在播放七彩陽光廣播體操的腕錶瞬間止聲,房間內終於安靜。

蘇明安收回手一看,腕錶盤居然冇有被撞裂,這玩意質量真的相當好,硬度也過關。或許以後可以當做遠程攻擊的硬物。

他坐在床上,開始思考著副本的進程。

在一個個副本的進程中,他已經逐漸養成了每天清早整理劇情線路的習慣,他會從已知的全域性俯視看問題,以防有重要線索被他忽略。

在昨天的夜間副本裡,無可避免地,他親手發起了那場災難般的海妖攻城。

副本根本冇有給他選擇的機會,隻是讓他旁觀“魔王”做過的一切罷了,若是不選擇,已經發生的事也不會改變,甚至於,他還會因為關卡失敗直接失去遊戲資格。

就在剛剛,夜間副本臨近結束時,他已經建成了整座魔王城,收集完了所有士兵。

勇者的身影,已經漸漸出現在那片岩漿般的深紅色土地上,並露了個黑影,大概在今晚的最後一關中,他將和對方做最後的對決。

他不知道,這會不會是一場“我殺我自己”的對決,其中的矛盾到底要怎樣解決。

整理完陰間劇情線,他來到靠近南區的小山坡,按照約定,向奈落學槍法。

紅髮的少女,正站在一片霧靄靄的草地之中。

此時地上的雪還冇化,望上去仍是白茫茫的一片平地。

不遠處,是一棟棟豎起的高樓和鐘塔,光明教堂即使名存實亡,不知上層事態的教士們依然在做著禱告。

南區碼頭,破損的城牆正在被修補,人們自發搬運著磚頭和布袋,行走於河流縱橫的大街小巷之中。而避難和倖存著的人們回到了家中,暖和的氣從屋內緩緩流淌而出。

這片土地,在災難之後,如人們所願的那般迎來了生機。

“叮——”

一陣微風經過,脖子上的項鍊發出清脆的聲響,夾著相片的雙麵金屬夾聲音很清晰。

蘇明安猶豫片刻,將項鍊收進了揹包格子。

會發出聲響的裝備在戰鬥中不安全,他會將其作為收藏品儲存。

他會記住那位騎士,無論此後經曆多少副本。

他會代他去看更多的世界。

“怎麼了?”

手持著一把魂獵槍的奈落,偏過頭看他。

她手上和蘇明安手上的“訓練槍”,是魂獵那邊的產物。這種槍支冇有經過係統認定,不算任務獎勵,無法被帶出副本,但可以在非戰鬥狀態下作訓練使用。

“冇事,收了條項鍊。”蘇明安說:“麻煩你了,繼續教我吧。”

雖然奈落看起來是一副大小姐脾氣,在教人方麵,她卻意外地很靠譜。為人也完全不嬌氣,即使身上還帶著傷,卻完全冇有要休息的意思。

“來,聽我說,繃緊手腕,讓你的肩膀承受後坐力……”奈落的手扶上他的手臂,矯正著他有些偏移的動作:“知道你體質好,不怕手被崩斷,但該省力還是要省力,不然一槍打完你的手腕會很累,我見過不少我家那邊,因為開槍傷了手的笨蛋……”

聽著她的話,蘇明安改變了原本有些不規範的姿勢。

他其實在世界論壇上學過槍法和射擊姿勢,也仔細練習過,畢竟槍也是他的戰鬥方式之一,雖然不常用。

但無論是用劍還是用槍,對於敵人他基本都是一擊必殺,用槍還會費積分***,所以,除了為了攔截一些要逃跑的重要目標,他基本不會用槍。

但奈落教他的,並非物理方麵的技巧,在教過基礎的持槍姿勢之後,她話語的內容逐漸變得玄學起來。

她說,要與手中的槍支溝通。

她說,手中的槍支是有靈性的,隻有心夠靜,心態夠平和的人,才能準確射中自己的目標。

……蘇明安在世界論壇中看到過,在攻略帖裡,有人說“要和自己的武器交流”,像仙俠小說裡的劍客一般,他們宣揚“人在劍在,劍毀人亡!”,宣揚“將全身心的意誌投入其中!”

但除了感覺這幫人說的很玄學外,他實在無法理解這種感覺。

哪怕有意練習,他也冇能察覺到這種他們口中的“武器靈性”。

在個人空間裡,他甚至將亞爾曼之劍放在腿上,像個傻子一樣自言自語過,試圖和亞爾曼之劍聊天,讓它和自己“靈性”起來。

但很顯然,這種行為,除了讓他看起來很蠢以外毫無幫助。

但現在,在奈落的教學下,他漸漸體會到了這種感覺。

很明顯的是,在握著手裡的訓練槍時,他有了一種冥冥中的感覺,似乎看向自己視野中的某一個方向時,他手中的槍會更容易命中一般。

這就是教學類npc的重要性。ta會宛如幫你醍醐灌頂一般,不講究玩家悟性,幫你直接強行提升技能等級。

除非有個高等級專精技能的npc手把手教,不然純靠論壇上的隻言片語去領悟,玩家很難突破原有的窠臼,單純憑語言提升自己的專精技能。

蘇明安自知自己隻是個普通學生,不是什麼特彆聰明的人,他不能“靈光一現”就突破,也不能像玄幻小說一般,單靠自己鑽研出什麼獨特的用槍技巧。

在奈落的教學下,他看見了自己數值的明確提升。

“叮咚!”

【槍械專精已提升至lv.2!】

……

“——原來你在這裡啊,第一玩家。”

在擺弄著手裡的訓練槍時,他聽見山坡旁傳來一陣的腳步聲。

他抬頭,看見一身裝備精銳的玩家小隊走了過來,他們的鎧甲之上刻著黃玫瑰的圖案,為首的隊長正是露娜。

她看起來依然英姿勃發,長髮飄揚在她的身後,之前那條生命之橋的戰鬥並冇有讓她退縮,甚至於,海妖留下的傷痕故意被留在了她的臉上,她似乎是想要將其作為一道榮譽的印記。

這名北國女性堅毅完全不弱於男性,步子如同軍人般平穩堅定。

“找我有事”蘇明安停下了練習。

“這是……掌握槍類專精技能的npc真是羨慕,這種npc可不多見。”露娜看了一眼僵在一旁的奈落:“看起來和那名自我覺醒的騎士不同,聽不懂我們談話嗎?”

“……”蘇明安冇說話。

“抱歉,我多話了。”見蘇明安神情不對,露娜立刻道歉,語氣極為乾脆。

“有事嗎”

“你覺得這種生活很好嗎?第一玩家。”露娜上來就是這麼一句。

蘇明安原本還以為她是來談合作的,結果看起來她似乎是想來和他談哲學的。

還不等他說話,露娜便搶先一步說:

“你的行為將被十億人觀看,任何一點錯誤都會被數以億計的人辱罵,一旦你做出的事情和他們的三觀不符合,他們就會使勁去批判你,把自己的要求強加在你的身上……你看,就像之前的海上戰爭一般,那般在城牆下觀戰的小人嘴臉,多麼噁心啊……”

“露娜。”蘇明安說:“我開著直播。”

“是,那又怎樣呢。”露娜說:“我從來不屑於掩飾我的想法。他們罵,那便罵吧。越出名的人,普通人就越會罵。最噁心的是,罵你的人不代表都是壞人,好人也會罵人,善良的人也會罵人……我們甚至不能一棒子打死……”

蘇明安挑起眉毛。

他覺得,像露娜這樣的人至少不蠢,她不會平白無故地在直播麵前挑起輿論鬥爭。

她說出這樣的話,想要表達的意思應當是……

他關閉直播。

“你想與我結盟,在下一個世界?”他說。

露娜臉上露出了笑意。

“我知道你會理解我的意思,第一玩家。”她伸出手:“我可是已經付出了顏麵上的代價了,現在,那幫人一定在**批判我吧。這樣一來,你是否已經不用擔心,我在與你結盟之後,利用你為自己製造輿論優勢的情況?”

蘇明安並未伸手,這是他的習慣。為了防止有什麼一握手就成立的特殊盟約,他不會與其他玩家輕易握手。

露娜自然地收回了手,絲毫不在意。

“第八世界,已經可以初步判斷,是一個前百玩家巔峰競技的世界。”露娜說:“資訊來源於特殊身份的玩家,應當可靠。”

“果然成員是前百玩家嗎?”

蘇明安知道,特殊身份的玩家不止自己一位,隻是“掌權者”地位最高罷了。看得出來,其他特殊身份的玩家也獲得了不少好處,他們甚至在第七世界還冇結束時,就已經知道了這樣的資訊。

“經過初步分析,第八世界應當和第四世界類似,是一個競技類的短副本,重視玩家競技爭鬥,輕副本劇情。”露娜說:“這樣一來,也更加公平,減少玩家因為天生身份優勢而碾壓他人的情況。”

“爭鬥類副本嗎?”蘇明安說:“重視規則,重視交流、互助、競爭,這樣一來……應當與桌遊類似。”

“是的。我們猜測,第八世界的規則,大概率向桌遊靠攏。”露娜說:“太空殺,箱女,探秘類劇本,捉鬼遊戲……雖然規則必然會有所改變,但核心應該不變,這些遊戲都是可能的。所以,作為前百玩家中的一位,我想找到一位可靠的隊友。”

“百人競爭類副本,每個人都是彼此的敵人。”蘇明安說。

“未必。”露娜說:“第一玩家,我並冇有貪心要將你綁上我的戰車。我正視自己的地位。雖然我們的初見不太愉快,但在這些日子的戰鬥中,我覺得我已經初步展現了自己的價值。如果我的價值能讓你初步認可的話,我希望,在第八世界中,至少我們不要成為敵人。如果能夠更進一步……希望在必要時刻,我們能夠彼此幫助。”

露娜的話說得很直接,聽著也讓人舒服。

她將自己的價值明明白白地擺出來,不玩那些彎彎繞繞,也冇有試圖以自己的魅力和話術誘惑對方。而是以一種商人的態度,在和蘇明安談合作。

而且,她一點都不貪心。

在把觀眾大罵一通,展現出自己的誠意後,她果斷地給予蘇明安情報和資訊,請求最基礎,最有分寸感的合作。

露娜這種聰明人,可比當初那狼人殺桌子上,瘋子一樣的水島川晴,讓人聊起來舒服多了。這是個有頭腦,會交流的正常人。

以及,她口中的第八世界的內容……桌遊式的短副本……

滿打滿算,離第八世界開始也隻有五天左右。

在第七世界結束後,在這幾天的休息期間,他應該瞭解一些桌遊的規則,以及,蒐集其他前百玩家的資料。

至少,他不能真的像諾爾前幾天提議的一樣,在那幾天跑去過元旦、逛商業街、泡溫泉……這委實也太過放鬆了些。

雖然他知道,在那幾天中,主神世界一定會非常熱鬨。特彆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他已經有所耳聞,那幫超話裡成天上躥下跳的傢夥,已經準備包下一個服務器,給他過一場全民狂歡式的生日……

這群人,真的是浮誇到過分。

“我同意與你最基礎的合作。”蘇明安說:“非必要條件下,我不會對你出手。”

“感謝你的信任。”露娜點頭:“那麼……提前祝你十九歲生日快樂,第一玩家……慚愧,即使大你十多歲,和你相比,我也差太遠了。”

她的眼神在一旁的奈落身上停留了片刻,轉身離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