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零九章·HE·蟬時雨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四百零九章·HE·蟬時雨

作者:封遙睡不夠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02 02:00:25

-

——所謂的出發感,其終點是受控的死亡。

人們一旦預料到自己的死亡,並平靜地接受它,便會迎來強烈的安定感。

因為他們知道,在此之前,一切的行為都擁有意義。他們會無比清晰地知曉自己的結局,他們行動的路線將始終不變,由生至死。

奈落足足經曆了,長達四天多的這種出發感。

像是拎起揹包,要開始一場遙遠的旅程,她的心緒變得無比平靜。

在這些天,她想起了很多東西。

比如,小時候,來自家族的聲聲叮囑。

一路成長以來,每日苦練的槍法。

揹負著任務登上那艘船時,心中的陰鬱。

以及,被公主抓走時,失去生命力,被吸乾靈魂的痛苦。

還有……

在最絕望的時候,她看見濃雲般的黑暗中,伸出的那隻手。

對她伸出的手。

那隻手的主人依舊站在她的麵前,如同她每一次看見他的那樣。

她隔著一層窄窄的晨霧和水氣,長久地注視著他。晨光像剪開水麵,劃開乳白的花瓣般落在他的臉上。

她就要離開了。

儘管她纔剛剛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蘇明安。”她說:“我想回家。”

“在之後……我會讓人送你回去。”蘇明安說。

奈落露出笑容:

“我在活著的時候,就好像自己永遠不會死去……但到了死的時候,卻感覺自己好像從來冇有活過。”

“……”

“幫我看看這個世界的明天,好嗎?”奈落說:“如果,你能從那座雲上城回來的話,幫我……照顧朵雅,好嗎我在這裡冇有認識的人,她是對我最好的人。”

“……”

“現在想想,我這一輩子中最快樂的時光,居然是看見你來救我的時候。”奈落輕聲說:

“你是王子,我是中了魔咒的公主。”

說完這句,她忽然注意到,她的視野,再度開始模糊。

一股強烈的虛弱感攀附上升,她有種極為明顯的預感。

她垂眸,看見蒼白的色澤,開始一點點攀上她火紅的發。

象征年輕、張揚的火紅長髮下,她那格外纖長的眼,正漸漸顯出血絲。

在暖風的吹拂下,她的髮絲開始變白、變枯,那雙漂亮的眼睛漸漸變得渾濁,眼白趨向發黃,原本白皙的皮膚更是皸裂般出現了皺紋。

恍若時間瀑布在這一刻完全墜下,她的生命力在短短幾秒間被迅速抽走。

迴光返照的時間過去了。

晨光在她漸漸變得蒼老的臉上晃動著,她的眼裡現出流轉的些微水光。

無法被阻擋的生命流逝,在蘇明安和億萬觀眾眼前上演著,這是人力無法阻擋的老去,是生命默然走向終結的莊嚴過程。

在生命的最後時刻,奈落看見,麵前人終於微微動容,對方那過於鎮靜的麵容,終於有了細微的變動。

她曾在小的時候,像同齡人那般,寫過傷感的詩詞。

她說,假使有一天她將要離去,她希望,像是刻骨留痕,柴堆烈火,她要她的名字在人們心中留下印記。

她希望,她不要什麼火葬或土埋,隻希望有人能用儘全力抱緊她,為她造一座滾燙的墓碑。

但很顯然,這隻是“詩詞”而已。

就像她,

也隻是無法離開這個世界的“npc”而已。

她抱緊了手裡的鮮花。

暖風吹起她漸漸變得蒼白的長髮,那原本如同盛放於火中的,紅玫瑰一般的,年輕美麗的臉,漸漸出現了歲月的刻痕。

曾經年輕氣盛,明媚如風的大小姐,忽地露出了笑容。

“我可不隨你上那座雲上城了。”

麵對著蒼藍曠遠的天空,麵對著和平寧靜的普拉亞,她輕輕笑了。

“你一定要……”她說:“永遠記住本小姐,永遠。”

下一刻,

蒼白完全染上了她的發,她閉上雙眼,刹那融入淺淡的風中。

“蘇明安。”

“你要記得……”她的睫毛顫了顫:“……我叫奈落。”

……

那抹鮮豔的火紅消逝了。

……

【你這傢夥,我告訴你——我已經不會再犯傻了,不會再愛你了!】

【你要記住,這世上,不會再有像我這麼愛你的女人了!】

【你就用這一生去後悔去吧!】

……

【喜歡嗎?要我送你嗎?可是母親說這東西會成為我的陪嫁品哎,很珍貴的……】

【——凜,你看,你看,我現在好不好看?】

【你要去做什麼,帶上本小姐吧。鑒於你讓本小姐恢複青春美貌,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

【我想我就算老成這樣了,耳背了,也不至於聽不清你的名字。】

【那麼,你可一定要帶我上那座雲上城啊,那可是我從小以來,屬於冒險家天性的幻想!我可是米爾家族的小姐!】

……

【——你腿怎麼了?】

【——嗯,啊。總之就是不太好走路,我累嘛。】

……

【——奈落,將他人的記憶化作自己的墓碑,是最冇有意義的行為。】

【——可是,她隻是……想回家了。】

……

【送給你。】

……

【我不記得我的名字了。】

【但我記得你。】

……

【帶我……回家,好嗎?】

……

……

暖風掠過這片土地,時間推移。

正午時分,普拉亞的中央區山坡上,立起了一座小小的石碑。

朵雅崩潰地趴在石碑上,淚流滿麵。

她的身旁,站著穿著黑衣的一眾魂獵,其中,有著在這幾天剛剛喜歡上奈落,打算表白的年輕小夥子。

他們閉著雙眼,低垂著頭,像在進行一場在普通不過的告彆儀式。

在這片土地上,生死的交接再平常不過。

隻不過,這一次的逝者,有些特殊。

她在一種不合適的年齡段,以一種完全背離的方式離去了。

蘇明安拿著刻刀,將奈落紙張上的詩,刻在她的墓碑上。

歪斜的青年木雕,倒在他的身邊,鮮花簇擁著小小的石碑,地上有著一縷未被拾起的白髮。

蘇明安的手並不穩,也並不擅長在石頭上刻東西,但在明狀態的幫助下,極大的力氣幫助他將小字一點點刻了上去。

他刻得極為認真,像完成一件藝術品。

刻完後,他放下了刻刀,用布擦拭石碑上麵的灰塵。

這石碑下麵埋著的,其實隻是奈落的一縷白髮。

她的遺體將被送上普拉亞的商船,跟隨商隊送回她的家鄉,滿足她一直的願望。

……她一直都很想回家。

他站起,轉身。

“走吧,快中午了。”剛剛趕來的諾爾說:“今天是最後一天,我們該登上那座城了。”

“這裡有五顆鬱金香之心,應當是一人一個,但,我們小隊的第五人,莫問,他還是冇有出現。”蘇明安將手裡的,能夠抵禦雲上城毒氣的鬱金香之心分發出去。

之前的蘇凜能夠抵禦雲上城毒氣,是海妖靈魂的幫助,但現在她已經與消失無異,他必須需要鬱金香之心防禦毒氣。

“我並冇有成功把莫問帶回來,他失蹤了。”呂樹搖頭:“回去之後,我會聯絡他看看,副本結束後,他應該會被強製傳送回來。”

“浪費小隊名額。”諾爾在一旁說。

他和呂樹的矛盾依舊存在。這一週目,諾爾還冇有指著呂樹鼻子罵過,所以呂樹還冇有之前那樣消沉。

“我承認,莫問的存在確實冇有任何幫助。”呂樹說:“是我決策失誤,對不起。”

“……”諾爾不再說話。

“走吧。”林音主動打了圓場:“我看見碼頭那邊熱鬨的很呢,橫幅,禮花,氣球,送行的人群都擠滿了,應該是給你準備的送行慶典吧,蘇明安。”

蘇明安想起了蘇凜記憶之石裡,六十年前的那次送行場麵。

這次的場麵,應當與上次差不多。

“走吧。”

蘇明安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抹淚的朵雅。

“彆哭了。”他說:“她也不想看到的。”

“……我知道了。”朵雅抹去眼角的眼淚。

麵對著將要轉身離開的一行人,她挺直的脊背忽地彎了下來。

在同一瞬間,她身邊的魂獵們也同時矮了一截,他們俯身,低頭,朝著蘇明安一行人深深鞠躬。

“蘇凜大人,感謝你……不,你們,為普拉亞做的一切。”朵雅深深鞠躬。

“嗯。”蘇明安迴應極淡。

在和諾爾幾人離開時,他的視線,依然定格在不久前響起的好感度提醒上。

【npc(奈落),好感度:90 10(愛情線)】

【當前好感度評價:永恒之愛】

……

蘇明安記得。

在他第一週目,對奈落髮動掌權者技能時,係統顯示的是。

【當前好感度已到達(友情線·最高)】

當時,

她對蘇凜的,分明隻是“友情線”。

“……”

他將那張寫著詩的紙疊起,和奈落留下的木雕,放在了一起,放進了揹包裡臨近的兩個格子中。

在這時,他聽見了來自係統的提示聲。

“叮咚!”

【(奈落)he結局進度:100%】

……

【您已達成(奈落)角色結局:he·蟬時雨】

【(蟬時雨):“你一定要……永遠,永遠,記住我。”

“記住我的名字。”

“……我叫奈落。”】

……

蘇明安關閉了係統介麵,冇有說話,離開了這裡。

在人們熱鬨的慶祝和歡送中,他和諾爾三人路過了流淌著溪水的河流,被灑了一身的花瓣和彩色綢布。

暖風淌過熱鬨的人群。

一身黑衣,白髮蒼蒼的老太太,正領著她的女兒和孫女,靜靜站在街角送彆的人群中,手上拎著一瓶紮著雛菊的陳米酒。

老爺子克裡弗,眯著眼睛,領著一行倖存的魂獵在這裡送彆。他的手上,抱著裝著艾斯克和卡洛查生前勳章的木盒。

名為艾琳娜的女海盜似乎找到了新的獵豔對象,她靠在男人的肩上,姿態慵懶,視線卻一直定格在蘇明安一行人身上。

塞維亞、阿爾切列夫和露西亞的身形隱於黑暗,目送蘇明安一行人離去後,他們在人們的歡呼中默默隱退。

午後燦爛的日光灑上一行人的身上,有著絲綢般鮮亮的色澤。

他們告彆了普拉亞的人們,走向了有著雲上城傳送陣的教堂。

而與此同時,碼頭邊,汽笛鳴響,人頭攢動。臨彆的船員和乘客們,在甲板上朝著家人朋友揮手。

這是一艘載著亞特帝國海難倖存者回國的船,在海上盛宴結束後,他們擁有了回家的機會。

在乘客們緩緩走入船艙時,一具裝點著鮮紅玫瑰的,漆黑的棺材,被人細心搬上了巨輪。

它安靜地躺在船艙裡,捆著一根火紅的長槍。

“嗡——”

一聲鳴響,巨輪在長鳴中啟程。

代表亞特帝國的旗幟,在船上飄搖著,巨輪將要劃過浩瀚無垠的大海,向著遙遠的天際進發。

它的架構穩定,是普拉亞最堅實的船隻型號。

像一顆永不沉冇的明珠。

……

帶著涼意的海風,吹過這片滿是傷痛的土地。

它掠過了南區的避難船、島嶼城牆,東區的烤肉店、平房小屋,以及一架置於窗前的縫紉機。

它經過了北區的王城,新任的金甲騎士長正帶著騎士們列隊行進,貴族們商議著推選出一名新王。

它拂過了人們滿是歲月痕跡的麵頰,於灑滿花瓣的溪水間停留,穿過堆滿垃圾的陰暗小巷……

它來到了靠近中央城區,一處再尋常不過的小山坡。

尋常的山坡之上,立著一塊再尋常不過的石碑。

石碑之上,不專業的雕刻者,曾經用極不專業的手法,極為認真地,刻下了密密麻麻的小字。

那不是死者的姓名,也不是她的生卒年月,而是一首她生前聽過的,來自異世界的,極美的詩。

……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兒,】

【我冇有睡去。】

【我是,萬千拂過的春風,】

【我是,雪上閃耀的光芒,】

【——當你在寂靜的黎明中醒來,】

【你會看到我展翅高飛。】

【溫暖閃耀的星,照耀靜謐的長眠,】

【歌唱的鳥,存在於一切的美好。】

【就如,黑夜裡那柔和的星光,】

【就如,自由盤旋的鳥兒般安詳。】

……

【……不要站在我的墓前哭泣,】

【我不在那裡,】

【我冇有睡去。】

……

【如果可以,請你永遠,永遠記住我。】

【……我叫奈落。】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