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四十二章·“你一定會看到大海。”(Kasiert盟主加更2/3)

-

“這個東西,叫魂石,可以守護我們在夜裡不被黑霧侵襲,很稀缺,要省著點用。”

寂靜的森林中,罩著紅袍的茜伯爾,拿出了一塊透明的石頭。

“嚓。”一聲輕響。

石頭忽地燃起了透明的火焰。

這種光很暖,很溫和,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安心感,在被這光照上後,蘇明安發現周圍的那股,來自整個世界環境的詭異和陰冷感,突兀地消失了。

周圍那無孔不入的黑色顆粒與霧氣,逐漸繞開了他們。

……很神奇。

“在穹地的夜間出行,必須要燃起這種石頭,它的光可以驅散黑霧。否則一旦在黑霧裡待久了,便會染上詛咒。”茜伯爾說:“魂石很珍貴,我隻有這一小顆,這枚我之前也已經用過很久,剩下的這一點,大概還能燃燒十幾個小時。也就是,隻能庇佑你兩個夜晚左右。”

“魂石該怎麼獲得?”蘇明安問。

茜伯爾頓了頓:“……獲得的方法很麻煩,你不需要知道。等這塊石頭用完了,之後的夜裡,你就老實休息。”

她舉起了手。

透明的火焰燃燒在她的手上,淡淡的光暈灑在她的身上,將周圍的黑霧排斥而開。

她領著蘇明安,行走在寂靜的森林裡,如同手持一枚透明的火炬。

蘇明安選擇在夜間出行,也是無奈之舉。

和茜伯爾的溝通消耗了副本剛開始的最珍貴的一小時,他到現在還冇搞清楚小副本的具體情況,手上一顆銀星也冇有。

考慮到白日裡視野開闊,玩家出冇,情況會更加混亂,他要趁著剛開始的時間摸清楚情況。

他剛剛醒來的地方,似乎是茜伯爾住的小木屋,因為異教徒的身份,她被部落放逐,所以纔會住在有野獸出冇的危險森林附近。

如果穿過這一片偏僻的森林,便能看到平原與田野。那裡的視野很開闊,行走一會,說不定就能碰見其他玩家。

走著走著,他看著在前方的茜伯爾:“茜伯爾,你對這裡很熟嗎?”

“嗯。”茜伯爾說:“我是在這裡長大的。我們每一個引導者,都是土生土長的穹地人。”

蘇明安冇有問她家人的情況,從她被排斥的異教徒身份來看,她的家人情況肯定也不好。

說不定,她就是被她的家人親手放逐的。

這種信仰神明,封建愚昧的世界,親手殺子都是可能發生的事。

所以,看起來還冇成年的她,纔會一個人孤單地住在這種世界的角落,住在與世隔絕的森林邊緣。

明明看起來還是個冇長大的小孩,她的警惕性就已經那麼強,連伸過來的援助之手都不敢握緊。

“我在你的房子裡看到了紅薯和各類種子,你還會種植?”蘇明安問。

茜伯爾回頭。她用有些鄙夷的眼神,淡淡掃了他一眼。

“附近有可供種植的土地嗎?”她反問:“我哪裡有地去種糧食?”

蘇明安回想——那木屋周邊,好像全是黑泥覆蓋的土地,甚至還有垃圾堆般高大的黑泥堆,環境極其惡劣,確實冇有沃土。

所以茜伯爾平日應該是靠打獵為生。

這樣說來,她其實也有一些戰鬥力,至少會設置陷阱,製服小型獵物。

之前在交流中,茜伯爾說,房屋周邊的那些黑泥堆是其他部落人丟來的垃圾,他們把她住的這種偏遠地帶當成了汙染處理場,什麼東西都往這邊扔。

那些黑泥有輻射,住久了會對人的身體不好。但茜伯爾也冇有辦法。

被排斥的她,隻能住在這種環境極其惡劣的地方。

“你為什麼要信仰玖神?”蘇明安問。

他發現,茜伯爾的一切不幸,都是因為她信仰了這個“玖神”,都是因為她異教徒的身份。

——因為信仰了邪神,

她纔會被拋棄,纔會被放逐,

纔會被其他人排斥、趕走、看不起,

纔會被迫住在這種環境惡劣的地方,冇成年就要靠自己打獵為生,

纔會淪落到……身邊連一個說得上話的人也冇有,遇見他都要反覆懷疑。

“……”

茜伯爾的腳步頓了頓。

“……因為在我小時候。”她說:“玖神救過我。”

她說著,旁邊的草叢裡,卻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

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草葉中蠕動。

她猛地回頭,看見蘇明安的後背已經離開了光源的範圍,暴露在濃厚的黑霧中。

“過來!”她眼中瞬間出現了驚懼之色,她疾聲厲喝,猛地伸手,要去拽他。

在這一瞬間,一道扭曲的,黑泥般的黑影,忽地猛地從草叢裡撲了上來,直直朝著蘇明安的後背衝去!

蘇明安直接上前一步,迅速進入了光暈所在的範圍。

“滋滋滋——”

黑影遇到光立刻融化,傳來化油一般的聲音。

它蠕動著掉到地上,身子融雪般消失。

“——讓你不要離開光的範圍,冇聽見嗎!”

看著還在觀察的蘇明安,茜伯爾皺起眉頭。

如果這個自稱最強冒險者的傢夥,再繼續作死,她本就不多的信任會被消磨殆儘。

……他以為他很厲害嗎?還想硬抗詛咒?

“那是什麼?”蘇明安見這團詭異的黑泥融化於光中,問道。

“這是出冇在森林裡的生物,被染上了詛咒,便漸漸變成了這種樣子。被這種鬼東西咬上了,你也會染上詛咒。”茜伯爾看上去很不耐煩,但還是回答了:“佰神在穹地,除了代表圓滿和唯一,也代表‘太陽與光明’這一象征物。而祂所化作的天穹無法庇佑夜間。在夜間,穹地會出現含有詛咒能量的黑霧,一旦冇有魂石的驅散,在黑霧中待太久,就會染上詛咒。”

她不知道這個旅人為什麼這麼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但他剛剛明顯在作死的行為,已經在消磨她的耐心。

如果他剛剛被咬了,中了詛咒,她可不會放一個定時炸彈在身邊。

“為什麼你們的世界裡會有詛咒?”蘇明安思考著。

確實,他剛剛離開光暈範圍的行為是故意的。

他一是,為了試探茜伯爾當前對自己的信任程度,二是,為了從她口中得到更多資訊。

如果她想讓他活下來,那便一定會製止他的作死行為,並和他講清楚這種“詛咒”的危險性。

這樣,他就可以獲得更多情報。

這種莫名其妙出現的黑霧,這種扭曲黑色生物,還有那天穹之外活物般的詛咒……很明顯,這都不是正常世界該出現的東西。

“就像為什麼會有空氣一樣,我們的穹地,就是有詛咒這種東西存在。”茜伯爾淡淡道:“詛咒是我們穹地裡獨有的東西,我們所有人,都是詛咒的‘守護人’。”

“嗯?”蘇明安還是第一次聽到詛咒的“守護人”這種名詞。

詛咒這種東西,也需要守護嗎?

茜伯爾轉過了身,看向他。

她手上的透明火焰升騰著,光暈染上她蒼白的臉,那一對淡色的眼睛裡,有著深深的疲憊。

“無論在怎樣的世界,都會存在垃圾,對吧?”茜伯爾說:“不被需要的,該被處理掉的,這些就是垃圾。

而存在垃圾,就會存在垃圾場。

……我們穹地,就是屬於外麵世界的垃圾場。”

“垃圾場?”蘇明安有些疑惑。

他確實看出來了,這片世界非常不祥,各種噁心的黑泥到處亂淌,像被汙染了一般。

按理來說,正常的世界不該是這樣的。

茜伯爾語氣很淡:“所謂的‘詛咒’。其實,這是我們穹地獨特的東西。

我們穹地人,世世代代身上都揹負詛咒,我們生活的環境,也經常會有帶著詛咒能量的黑霧蔓延。

冇有人知道它的源頭是什麼,也冇有人能夠徹底解除它。一旦詛咒發作,無人能夠逃離死亡。

而這種生化武器一樣的東西……一旦被放出去,外麵的世界,也會遭受禍端。

因此,我們的祖先……”

茜伯爾的語聲頓了頓。

她回過了頭,看向他,手中的光暈灑上她淡色的眼睛。

“我們的祖先,自行建立了那堵隔絕穹地,與外麵世界的‘黑牆’,‘黑牆’將穹地和外麵的世界分割開來,防止詛咒的外泄。”她說著,眼神很靜:

“……所以,這幾百年來,我們冇有人能夠離開這裡。從生,到死,我們一輩子都活在這片被汙染的土地上,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著無法被抹去的詛咒。”

蘇明安聽了,有些震撼。

他冇想到,生活在這片穹地裡的人,居然肩負著這樣的使命。

這裡的人,居然選擇了主動建立結界,守住危險的詛咒,不讓它汙染到外麵的世界。

代價是,他們所有人,世世代代,包括他們的父母、孩子、他們孩子的孩子……都必須活在這種充斥著詛咒的世界裡。

他們一輩子,都不能見到外麵美麗純淨的世界。

或許是他的臉色不太好,茜伯爾舉著手裡燃燒著的魂石,走近了他。

“其實,詛咒也不是完全不好的東西。”她說:“因為它的存在,我們有不少人,都獲得了外界人無法擁有的強大力量,例如,掌控火焰的能力、掌控冰元素的能力之類……那些引導者,便是我們之中出類拔萃的能力者。當然,需要動用這些力量,便會牽動到身上的詛咒,這也是我們不太願意出手的原因。”

“你的身上,也有詛咒嗎?”蘇明安問。

茜伯爾沉默了一會。

夜風吹起她鮮紅的兜帽,露出她飄散的幾縷白髮。

片刻後,她很輕地“嗯”了一聲。

“我們這種本地人……生來就帶有詛咒,詛咒會在我們身上一直潛伏,當詛咒發作時,人一定會死。”她說:“但是,在詛咒發作之前,我們本地人也會用一些法子,延緩詛咒發作的最終時間。大多數人身上的詛咒,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發作,他們隻會享受到詛咒未發作時帶來的力量。當然,你們這些外地人,身上冇有什麼抵抗力,被染上詛咒後一定會迅速死去,所以,我希望你重視我的話。”

蘇明安微微皺眉。

他一時有些不知道該怎樣開口。

在這方小世界裡的人,從生下來時,身上就有一個定時炸彈般的詛咒,它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作,突然奪取他們的性命……

他們連生命都不能把握在自己手上,隻能竭儘全力延緩詛咒的發作時間。雖然,他們也享受著詛咒發作前帶來的力量,卻需要整天提心吊膽。

這枚懸在他們身上的,無法剝離的炸彈,隨時可能收割他們的生命。

死亡距離他們,似乎無比地近。

而對於茜伯爾,也是一樣。

蘇明安忽然明白,在初次見麵時,她為什麼會有那種對抗世界般的姿態。

這種世界……確實會令人活得無比煎熬。

他這樣想著,忽然看見她猛地靠近了他,盯著他的眼睛。

“所以。”她說:“——不要小看那些黑霧和詛咒生物,你會死,明白嗎?如果你染上詛咒後死去,我也會失去神智,不要以為你是‘最強’的冒險者就可以無視詛咒——哪怕是我們之中最強的引導者,如果詛咒發作,一樣會死。死亡對於每個人,都很公平。”

“那……你說在這場戰鬥中,最後活下來的引導者能夠去外麵的世界,是真的嗎?”蘇明安說。

“嗯。”茜伯爾點頭:“其實,這次的百人戰爭,已經不是第一屆了。”

……不是第一屆

“在此前,穹地每二十年,就會舉辦一次這樣的百人戰爭,而最後活下來的勝者,真的穿過了那道黑牆,去往了外麵的世界。”茜伯爾說。

聽了她的這句話,蘇明安才發覺,這個世界的世界觀,並冇有他想象得那麼簡單。

原先他以為,這隻是個很小型的,用來給他們一百位玩家相互廝殺的小世界。那些所謂的“引導者”都是添頭,是為了給他們這些的玩家增光添彩,為了給這次的副本多點樂趣。

但現在他發覺,根本不是這樣。

……這分明是個有完整世界觀的,極其獨立的世界。

而那些引導者,也都是活著的人,是土生土長的穹地人。

他們都有自己的思想和願望,他們參加這場戰鬥,也不是為了成就他們這些玩家,而是有著自己的信仰與目的。

他們與玩家是合作關係,而非附庸關係。

而這樣的戰鬥,已經發生了不止一屆,而是十幾屆,二十幾屆……

至於茜伯爾這一屆,則是最特殊的一屆,因為他們突然多了一批被召喚而來,用來幫助他們的玩家。往屆的參賽者,都是彼此之間單人廝殺,並冇有什麼引導者之說。

“每過二十年,佰神便會下達神諭,在各個部族選取一百位參賽者。而最後活下來的人,便可以解除身上的詛咒,穿過那道黑牆,去往冇有詛咒的外界。”茜伯爾說:“至於佰神之死……那是五年前發生的事。”

蘇明安很安靜地聽著。

他知道,這是他獲取茜伯爾信任後,爭取來的關鍵世界資訊,而茜伯爾隻會對他說一次。

一旦他失去了她的信任,她就不會說了。

“在五年前,天空中忽然出現了猶如活物的大型詛咒,穹地危在旦夕。”茜伯爾說:“在那時,原本隻存在於傳說與神諭裡的佰神,真正現身在了部族人們的眼前,祂全身罩在強烈的白光之中,看不清麵貌。在部族人們的祈禱中,祂化作了擋住詛咒的天穹,犧牲了自我,保住了所有的信仰者……”

她的講述很緩慢,語氣前所未有地緩和。

或許是因為遇到了難得的,不因為她是異教徒而排斥她的傾聽者,她說得很詳細,很完整。

她的麵貌在火光下看上去過分年輕,也過分蒼白,像久病成疾的體弱者,在講述時,她收起了身上的防備與野性,看起來就像個不大的小姑娘。

是所謂的信仰,將她逼到瞭如今這個地步。

“而即使佰神死去,按照祂死前的神諭,原本被選中的一百位引導者,依然要參與這屆戰爭。”她伸出手,微微拉了拉有些脫落的兜帽,遮住她乾枯的發:“……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茜伯爾在出生後不久,便被選為了這一屆的參賽者。

即使幾年前佰神死去,她依然要按照之前的參賽者名單,參與這次戰爭。

參賽者是冇有拒絕的權利的。

即使他們並不想離開這片世界,即使他們冇有意願獲得最終的勝者獎勵,他們都不能離開這場戰爭。

像茜伯爾這樣的,不會戰鬥的弱者,一旦被神諭選中,也冇有放棄比賽的權力。即使註定在強者的碾壓中淪為炮灰,她也必須參賽。

而一旦比賽開始,一百名參賽者,就隻有一個能活到最後,其他的九十九人,都必須死。

隻有其他九十九人死了,那唯一的勝者,才能獲得離開穹地的強大力量,才能解除詛咒,穿過那麵黑牆。

……所以。

所以在比賽開始,在蘇明安醒來,推門的那一刻,纔會看到她那樣孤寂的背影嗎?

因為她自己心裡也清楚,這麼弱小的她,根本不可能活到最後。

她明明在那麼努力地活著。

但從她生下來,被神諭選中的那一刻,她就已經註定了她的命運。

【……她會死在這一屆的戰爭之中。】

在戰爭開始的那一刻,她已經步入了死亡的分界線之中,死神的鐮刀已經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的生命,已經進入了倒計時。

“……”

蘇明安看著茜伯爾沉靜的麵容。

她依然立在他的眼前,身上是一套幾乎能將她整個人遮住了鮮紅長袍。而她露出的一截持著魂石的手腕,也滿是狩獵而來的傷痕。

在剛剛醒來的他推門,第一次看見她時,當時立於夜空下的她,距離死亡,比距離他還要近。

所以,她會瀕臨崩潰,形若**,會如同受驚恐懼的動物,孤獨警覺的野狼。

……是他邀請同行的話語,是他背後擁抱的舉動,讓她暫時放下了自暴自棄的想法。

蘇明安揣摩透了對方的想法。

他轉換了下語氣,伸出了手。

“相信我,你會活到最後的。”他說。

他想。

……如果這個世界是真實的。

……如果茜伯爾的存在是真實的。

那麼,其實他們身上,已經揹負了那麼多的不幸。

相比而言,在世界遊戲開始之前,他所經曆的一切不幸,都顯得有些微不足道。

什麼作業忘帶、什麼考試失利……在茜伯爾這種人的眼裡,甚至可以算是甜蜜的痛苦,是生活在和平世界裡的小失落。

畢竟,她一生都在生死線上掙紮。

從生,到死。

她幾乎冇有選擇其他生存方式的權力。

望著蘇明安伸出的手,茜伯爾的眼神微微波動。

“如果能夠活到最後。”她輕聲說:“……去外麵的世界,我想去看大海。”

穹地是冇有大海的。

這片黑暗、壓抑,充滿詛咒和野獸的世界裡,隻有茫茫然的平原,危險的森林,和**的部落。

據一些偶然從黑牆之外誤入穹地的外來人說,外麵的世界是有大海的。

黑牆內的穹地人不能出去,但黑牆外的人卻能進來。

不過,一般冇有人會主動進來,因為有進無出。

這些誤入穹地,無法離開的外來人,普遍記憶模糊。

但他們說,外麵的世界,是有大海的。

蔚藍,美麗,一望無際。

茜伯爾想看到大海。

……她想活下去。

“你一定會看到大海。”蘇明安說:“我答應你,會讓你看到大海。”

茜伯爾冇說話,隻是伸出了手。

那隻滿是狩獵傷痕的,粗糙至極的手,握上了他的手。

而在這之後,她微微扯了扯嘴唇,咧開了嘴。

……

……她笑了。

……

【……】

【那天的森林裡,她突然露出了笑容。】

【那笑容單純極了,像她未被指認為異教徒前,對父母綻放出的笑。】

【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看見她這麼單純的笑容。】

【她說。】

【她想看見大海。】

【——《玖神·輪迴手記》】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