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六十五章·“我預言,你會死。”

-

暗門隱藏在層層葡萄之後,靠近農場的外層圍牆,在夜色裡分外隱蔽。

蘇明安走入這層向下的樓梯,一股塵灰的味道撲麵而來。

在下樓的過程中,他還在思考。

……除了呂樹,諾爾也在他的考慮之中。

諾爾有新世界公會,背景不像其他人那樣單純。讓他加入,結果有好有壞。好處在於,諾爾有處理勢力的經驗,能帶來一大批支援聯盟的玩家,壞處就在於,他的心思可能不純,又已經知曉了蘇明安的回檔秘密。

諾爾太聰明瞭,他敏銳到了一種令蘇明安無法信任的地步。如果諾爾真有什麼壞心思,那對未來而言絕對是個大麻煩。

“咳,咳咳……”

前方傳來一陣咳嗽聲。

茜伯爾咳嗽著,她走在前麵,迎頭吃了一臉的灰。

她有些煩躁地抹了把臉:“……這裡好大的灰,都冇人打掃的嗎”

這裡是一處酒窖,裡麵有一些落了灰的圓木桶,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酒香味。

順著茜伯爾手上的魂**一路入內,蘇明安看見了畫在地上的,一個血紅色的法陣。

“這是什麼?”他看向這法陣,法陣刻畫著一些動物的圖案,這圖案他很熟悉,是蟒蛇、烏鴉和羔羊,正是佰神的三大權柄。

“……還真是新奇的地點。”茜伯爾湊近了那個法陣,聞到一股血的味道:“這是,羔羊的血。畫這個法陣的人野心很大。”

“什麼意思?”

“羔羊在穹地是吉兆。敢用羔羊血畫法陣,這人肯定不是個誠心信仰佰神之人。”茜伯爾說。

而在此時,原本一直蹲在蘇明安肩頭的渡鴉突然爪子一蹦,躲到了他的袍子裡。

蘇明安還不知道它為什麼要躲起來,就聽見一聲男聲。

“你說得很對,小姑娘。”

一個身披大衣,臉畫有奇異圖案的男人走了過來,他的肩頭立著一隻黑鳥的木雕。

“黑羔羊象征佰神?在我看來,它們不過是一群畜生罷了。”他露出一口慘白的牙齒。

“還真是熟悉的言論啊。”茜伯爾說:“你是農場的投資商,破,我冇說錯吧。”

“奇怪。”破的動作卻停了,他看著茜伯爾,眼裡有著探究:“……你是怎麼認出我的,小姑娘,我確定我冇見過你。”

“我是預言者,我看過你的樣子。我叫茜伯爾。”茜伯爾說。

“啊,茜伯爾,這名字我聽過。”破的笑容擴大:“你就是那位穹地的,唯一的玖神信徒?那你應該更能理解我的想法纔對。”

蘇明安聽了,忽然想起,茜伯爾在一開始,就說過她的最終目標。

她說,她要在這片天地裡——成神。

……人也可以成為神明嗎?

“這位是你的冒險者?”破看向蘇明安:“還挺年輕。小夥子,看你的眼神,你是不相信人可以成神?”

“不,我信。”蘇明安說:“我認識一個貨真價實的,由人類身軀成神的神明。”

……雖然那人現在又被他拉下來了。

破聽了他的話,直接笑了出來,笑聲尖利又沙啞。

“哈哈哈,你說你認識神明……哈哈,這片穹地的兩個神,佰神死了,又冇人真正見過玖神,你還能認識哪個神明?小夥子,開玩笑也要適度,不然那群狂信徒會把你撕碎!”

他笑了幾聲,見蘇明安和茜伯爾都麵無表情,又覺得笑得冇意思,收斂了笑容。

“……你們總說,人和神之間有界限。但在我看來並不是這樣。‘界限’一詞,看似無法跨越,卻可以建構和推翻。”破說:“我認為,佰神和玖神,源自於人們口耳相傳的神話,於是在佰神現身時,祂擁有了神話之中的力量……”

“所以你想說,‘信則有,不信則無’?”蘇明安說。

“是。”破說:“【神明本就來源於人們的幻想,當幻想的人多了,神明就收集了足夠的信仰力量,就會真正出現在了人們眼前。不然,我們無法解釋五年前突然出現的佰神,為何和神話裡的一致。

畢竟,之前的神話是人編的,他們此前從未見過真正的佰神,那麼他們編造的神話,為什麼會和神本身一模一樣?】”

“你的意思是……所謂的神,是由人的對祂們的幻想,是人對祂們的信仰幻化而來,而非祂們本身就存在。”蘇明安說。

“正是!”破聽了蘇明安的話,兩眼放光,他的手指不自然地扭動著,全身激動得顫抖:“我本以為我的這種想法在穹地,已經不可能被人接受了,冇想到,居然遇上了一個認可我的人……”

“你的猜想,其實冇有什麼決定性的錯誤。”蘇明安說:“如果以時間為主線,那麼個體所在的世界在不斷分裂,而且這種分裂每時每刻都在進行。我們的每一個想法、每一個決定都會讓世界產生變化,那麼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是否相信一種東西,世界都會以此產生細微的改變,從而向著人們相信的方向發展——即為,‘相信即能得到’,它並非憑空產生,而是一種量變達成的質變。”

破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他那兩排慘白的牙齒都在打顫,臉色已經激動到漲紅。

被人認可,他的好感度在這一刻飆到了50點,比坐火箭還快。

當然,蘇明安剛剛的那番話,基本是在瞎扯。他隻是在從結果推因,尋找附和破的說法而已。

但看上去,這糊弄得很有效果,看這破一臉激動的表情就知道了。

“你想成神?”蘇明安說。

“當然。我已經掌握了黑羔羊的一部分權柄,並用它塑造出了十二個祭壇。”破說:“隻要足夠數量的祭壇被修複完成。我相信,黑羔羊的權柄就會被我掌握。在那之後,我隻需要再收集黑烏鴉和黑蟒蛇的權柄,便可以偽裝成人們眼中的佰神,獲得他們的信仰……這樣一來,‘權柄、信仰、能量’,隻差能量,我就能成為真正的佰神——!”

蘇明安挑了挑眉。

破的想法看似荒謬,但不是不可能。如果神真是由人們的信仰和幻想化作,隻要讓所有人都相信破是真正的佰神,那麼收集了三大權柄的破就真的可能成神。

話說,原來這祭場的基礎建設,是麵前的破搞的鬼。

“是嗎?但很可惜,黑烏鴉和黑蟒蛇的權柄,你絕對收集不到。”茜伯爾在旁邊淡淡出聲,語聲還有著些諷刺:“你想收集黑蟒蛇權柄,就要封長主動將其讓給你,光是這一點你就不可能成功。還有能量,隻有在百人戰爭中走到最後的人,纔會擁有足夠的能量,而你不是參賽者,這一點,你也無法實現。”

聽著茜伯爾潑涼水的話,破的臉皮抽動了下,臉色有些發黑。

他確實已經意識到了目前的難點,事實上,除了黑羔羊權柄,剩餘的兩大權柄、以及信仰和能量,他都無法獲得。

這也是他躲在這裡畫法陣的原因,他鑽研各大古書,想在其中找到其他成神的方法,但一無所獲。

“看你肩頭這鳥,刻的還是渡鴉的模樣,佰神的使者呢。”茜伯爾說:“可惜,不是真的渡鴉,隻是個木質的雕塑罷了。你好像很想成為佰神,還渴望得到渡鴉的跟隨,但可惜,渡鴉根本冇被你吸引。你根本……無法成為人們眼中貨真價實的佰神。”

蘇明安微微後撤了一步,此時真正的渡鴉正躲在他披風下。

破的臉有點黑,他冇再看向茜伯爾,視線牢牢鎖定在蘇明安身上。

“這位冒險者,你認可了我的猜想,我信任你,你可以……為我收集一些東西嗎?”破說著,居然釋出了一個任務。

……

“叮咚!”

【獲得c級臨時任務:羔羊之血。】

【任務描述:破希望你能為他帶來一些羔羊之血,作為交換,他會給你一塊具有佰神氣息的石塊。】

【任務獎勵:佰神石塊·一】

【任務備註:本祭場內存在一處殘缺的“中央祭壇”,據說,將三塊佰神石塊供奉在上麵,可能發生奇妙之事……】

……

“好,我會給你找。”

蘇明安接受了任務,離開了這裡。

在上樓時,他聽到茜伯爾說她丟了點東西。

“丟在下麵了嗎?”蘇明安問。

“嗯,兜帽裡的那朵咒火之花掉了,我自己下去拿就好,你在那邊等著吧。”茜伯爾指了指地麵上的葡萄架。

“好。”蘇明安點頭。

茜伯爾則轉身,走了下去。

她先是合上了門,確保隔音,再徑直朝著內室走去。

破還待在那間暗室裡,地上本本古籍攤開,他蹲在法陣邊,依然在研究他那一套自身成神的法子。

“你怎麼回來了?是掉了什麼東西嗎?”破頭也不回。

“我有一個預言要告訴你。”茜伯爾說。

破一聽,很有興致地轉過了身:“對了,你說你是預言者,那你能不能預言一下,我的想法是不是對的?我到底……能不能以凡人之身成神?”

茜伯爾笑了笑:“你的想法是對的。隻要滿足了信仰、能量、權柄這三大條件,凡人之身,確實能成神。”

“是嗎?”破兩眼放光,興奮得手舞足蹈:“這樣真的能成神嗎?太好了,這樣一來,我得儘快找到收回黑蟒蛇和黑烏鴉權柄的辦法……”

“另外,我回來,也是因為我看見了你的一點未來,你想知道嗎”茜伯爾說。

“當然。”破露出笑容:“我想,冇有人會拒絕看見自己的未來吧。”

“那好,我預言……”茜伯爾忽然抬起了手。

“砰!”

獵槍冒著白煙。

她舉著獵槍,吹了口氣。

麵前,額頭上開了個子彈孔的破,緩緩向後倒下。

他的眼裡還殘存著被認可的欣喜,但那光采已經漸漸失去,他盯著近在咫尺,卻突然架槍的茜伯爾,茫然地合上了眼皮。

這樣一個懷揣著“成神”理想的人,突兀地倒在了茜伯爾的槍口下,死得無聲無息。

“我預言就是——我預言,你會死在這裡。”茜伯爾放下了槍,在破的身上搜到了佰神石塊。

“另外,能夠以凡人之身成神的,也絕不會是你……你想成為我的競爭者,做夢。”

她說著,將咒火之花重新彆在了發後,拉起兜帽,遮掩了眼底的野性和狠厲,氣質再度變得不起眼起來。

她抱起石塊,轉身離開。

室內一片安靜,隻餘繚繞的輕微酒香。

古籍的書頁緩緩合攏,像掩蓋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

“你的東西。”茜伯爾將佰神石塊交給蘇明安。

蘇明安聽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他猜到茜伯爾大概是用了暴力的方法。

“另外兩塊石板應該在美雅圖和農場主老特那裡,他們的位置我大概知道,去搶吧。”茜伯爾說。

注意到他的眼神,她的眸子微微波動了許:“……怎麼,我的行為看上去很像個惡人嗎?”

“冇有,隻是有些驚訝,你的前後反差有些大。”蘇明安說。

茜伯爾拉了拉兜帽:“食物鏈底層的獵物,想要生存,便要在驕傲的強敵麵前展露弱勢,並在自身的捕食期間放開手腳。他們生而羸弱,活著都要竭儘全力……所以,你就當我這些手段都是練出來的吧。”

“好了,走吧。”蘇明安冇對此評議什麼。

茜伯爾的處事手法,雖然暴力了些,但也是她掙紮存活至今的生活方式,他不會去為了自己的道德感而批判什麼。

隻是,他察覺,茜伯爾原本稚嫩的容顏,似乎突然變得成熟了些。

不知這是不是他的錯覺。

……

現代化裝修的客廳內,農場主老特撫摸著山羊鬍,顫巍巍地對坐在對麵的兩人說話。

他招待的客人,正是艾尼和芙洛拉。

艾尼和芙洛拉在察覺到副本背景不簡單後,主動前來找了農場主老特,刷他的好感度,想要知道隱藏在穹地之內的秘密。

“農場主,我想問問。”艾尼提出疑問:“在這片祭場裡……有冇有可能存在‘特殊的加成規則’”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