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七十章·“如果它叫我佰神呢?”

-

蘇明安揹著她,漸漸靠近了黑暗空間的中心。

茜伯爾唱的歌,應該是穹地本地的歌曲,許多詞彙相比普通搖籃曲而言要複雜很多。它的曲調和緩又輕柔,但內容又在堅信希望的同時,多了絕望和悲哀感。

歌曲確實能很好地傳遞情感,使原本不相關的人們情感相通。

至少,蘇明安聽出了這首曲子裡,獨屬於穹地人那飽含希望,又隱含絕望的情緒。

他們在與註定的命運,作著重複又無力的鬥爭。

或許,茜伯爾隻是他們之中的一個,更為悲哀,也更為無力的縮影。

一直邁進在黑暗中,蘇明安漸漸開始咳嗽起來。

鮮紅的血不斷順著喉嚨吐出,他的視野已經開始模糊,隱隱有種眩暈感。

腳上的黑泥拉扯著他的腳步,像想將他拉入泥地裡。

他揹著沉睡的孩子,一步一步,走著,不停著。

腕錶的光撒在他的臉上,照亮他眼底裡的陰霾與疲憊。

時間的概念在這裡很模糊,不知過了多久,他走到了一處微微發光的結晶前。

這枚結晶立在空中,整隻結晶都被汙泥籠罩,導致它的光芒被完全遮掩,蘇明安行走了很久才發現它。

他伸出戴著手套的手,將那些汙泥掃去。

而此時,一直藏在袍子裡的渡鴉也跳了出來,它似乎冇有受周圍環境的影響,一雙紅眼依舊神采奕奕。

蘇明安將水晶握在了手心。

……

【你獲得了黑羔羊權柄(全部)】

【你超額完成了主線任務·“花開之日·貳”:收回三大權柄之“黑羔羊”。】

【任務獎勵:技能晉級石*1,200積分。】

……

這枚代表“庇佑”的權柄,化作了一枚刻著羔羊圖案的銀色手環,箍在了他的右手腕上。

……

“叮咚!”

【你獲得(黑羔羊權柄)的臨時使用權】

【黑羔羊權柄:你掌握了“庇佑”的力量,能夠建築臨時結界,阻擋詛咒。該權柄可發揮的強度與本人精神水平相當,當法力值耗儘時,結界破裂。】

【注意:當黑羔羊權柄化作的手環被搶走時,你將失去對黑羔羊權柄的使用權。】

……

在蘇明安獲得了黑羔羊權柄後,一個傳送陣出現在了他的麵前。看來從這個傳送陣就可以回到農場。

隻是,他現在的情況並不好,san值降到60不說,茜伯爾也因為精神異常陷入了睡眠,她身上的詛咒被這種環境啟用,隱隱有爆發之勢,這詛咒隨時可能奪取她的生命。

他看了眼時間,離黎明到來還有一個多小時,不知道那些隻知道逛街的玩家是否畫完了祭壇。

考慮到茜伯爾越來越危險的狀況,他還是打算踏入那座傳送陣。

“……停下。”

突然,一聲命令般的聲音,突然從右側方傳來。

蘇明安完全冇想到,旁邊會突然出現一個人,他立刻轉頭,後退一步,看向聲音的來源。

一名身著黑紅色交領祭祀服,手持漆黑***,氣質如上弦月般冷峻的白髮青年,出現在了一片陰影之中。

他的身邊,站著一位身著潮流風兜帽衫,雙手插兜的黑髮青年。

白髮青年舉起了手裡的黑刀,刀尖直指著他。

“放下黑羔羊權柄。”封長眼神冷厲:“那不是你能染指的東西,外來人。”

蘇明安冇看封長,而是看向那個穿著現代風兜帽衫的青年。

這個青年穿著的兜帽衫,前麵畫著英文字母和藍紫色油漆圖案,看上去分外潮流,有種dj打碟的既視感。配合著一條牛仔褲,看上去還有模有樣的。

“說好的合作呢?”蘇明安對著蘇凜說。

明明之前在漫展上,蘇凜還特意跑來和他聊合作的事情,到了這裡就開始給他添亂了。

他這邊黑羔羊權柄剛到手,這兩人就突然傳送進來了。很明顯,封長應該兼具守護權柄的責任,是他察覺到了這裡的動靜,才用了什麼手段,跑了進來。

“封長是下任的族長。”蘇凜言簡意賅:“他不會容許權柄被一個外來人帶走。我並無主動向你出手的意思,隻要將黑羔羊權柄留下,他不會殺你。”

蘇明安抬起了左腳,試圖邁步。

“轟——!”

一聲巨響響起,他的麵前,突兀出現了一片空曠區。

那隱約的黑霧、扭曲如活物般的影子、甚至於前方地上黏膩的汙泥……似乎都被一隻橡皮擦突兀地擦去。當封長收回刀時,蘇明安看見的便是眼前被格式化一般的場麵。

細微的冷風擦過他的臉,他那飄起的一縷黑髮被刀風切斷,在觸碰到那餘風的一瞬間泯滅消失,如同墜入了黑洞之中。

……這個恐怖的毀滅力。

其他引導者還真冇有誇大封長的實力。明明隻是簡單揮出一刀而已,那揮之不去的黑泥居然被直接刮冇了。

蘇明安收回了踏向傳送陣的試探的腳,他知道自己是冇辦法硬衝過去了。

他的直播間裡,彈幕氛圍一片緊張。

人們原本以為這黑羔羊權柄都到手了,目前局勢大好,這邊卻突然冒出一個封長,還配合實力也不弱的蘇凜。這兩人對上蘇明安這一傷一沉睡的組合,這邊似乎毫無勝算。

【要不把茜伯爾丟下,空間位移過去吧!那個傳送陣也不遠!】

【!!我靠,真是蘇凜啊,看到人了我才發現,蘇明安還真把雲上城神明拐過來了?】

【這是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蘇凜這明顯來者不善啊。】

【廢話,你要是在家裡坐得好好的,被人突然拉下來,你會高興嗎?】

【話說換蘇凜當第一玩家怎麼樣?我覺得可以有啊,人家本來就是領導者,雙商也很高,肯定比蘇明安合適吧。】

【這個可以有,我也覺得合適。】

【……】

“——放下黑羔羊權柄。”

封長語聲冷硬,他不會給蘇明安離開的機會。

“三大權柄,在佰神死後都被分散了出來。”蘇明安說:“既然黑蟒蛇權柄在你身上,為何不允許我獲得黑羔羊權柄?”

“嗬。”封長笑了聲。

即使是笑著,他的麵部表情依然極冷,全身都帶著一股冷冽的寒氣。

“我承認,你與佰神大人的親和度比我高,能輕易取走在這裡遺留許久的黑羔羊權柄。但你是個外界人,還是個與玖神信徒簽訂契約的外界人——就憑這一點,我就不可能讓你帶走黑羔羊權柄。”

“那麼。”蘇明安並不退讓。

渡鴉停在他的肩頭,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封長。

他伸出手,撫摸渡鴉的羽毛,它也磨蹭著他的頭髮,姿態很親昵。

“……如果它叫我佰神呢?”他說。

之前,他確信冇聽錯,那天夜晚,渡鴉確實叫了他“佰神大人”。

他本以為封長會像之前水島川空的引導者一樣,聽了這話會立刻收手離開,但對方卻依然寸步不退,像是冇看到渡鴉一般。

“你以為,什麼樣的存在,才能稱為‘神明’?”封長淡淡道:“無所不能的,能庇佑人們,滿足他們要求與信仰的,纔算‘神明’。冇有與之匹配的能力,你也敢自稱佰神?”

蘇明安眉頭一挑,封長這信仰的理念,實在有些現實啊。

封長這是認為——隻要冇有神明般的能力,就不算神明,即使被渡鴉承認了也不算。畢竟隻要滿足“權柄、信仰、能量”這三大要求,誰都可能成神。而冇有滿足要求的蘇明安,在封長眼裡,也不過是個普通的外來人罷了。

“——佰神已死,渡鴉這麼叫你,也隻是誤認了你身上佰神大人的氣息。彆以為自己就是神了,你還不配。”封長執起黑刀:“好了,看來你是不會主動交出來的,那就讓我自己去拿好了。”

他說著,姿勢微微前傾,眼裡已經出現殺意。

“金級裝備諾亞之鏈,能使用一次傷害轉移,冷卻時間未知,但應該不少於半小時。”蘇凜說:“將這個技能逼出來後,再動手吧。”

“瞭解。”封長身子微微壓低,刀鋒前指,一抹黑光閃現。

蘇明安揹著茜伯爾,連拿武器的手都空不出來,但他並不著急,隻是側身,任那道黑線擦著他的臉而過。

“轟——!”

黑光**,地上的黑泥再度被清空一塊,這片區域被完全抹平。

“威力不錯。”蘇明安後撤一步:“就你吧。”

封長冇管他說了什麼話,刀鋒一轉,似乎又要發出下一擊。

然而,蘇明安的視線,已經牢牢鎖定在了封長身上。

【技能開始發動,請注意保持視線。】

【npc(封長),好感度:20 10 10 10……】

蘇明安睜著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封長。

肉眼可見的,封長的麵色,由一開始的冷硬而變得緩和,臉上出現了漸漸出現了困惑。

他刀上的寒光,一點一點收了回去。

終於,他手腕一轉,完全收回了那道極度危險的蓄勢攻擊,刀鋒收起。

他有些困惑地看著蘇明安,眼中的冷寒一點點淡下去。

……

【npc(封長),好感度:100】

【注意:當前好感度已到達(友情線·最高)】

【注意:強行提高好感度僅能達成友情線,若要轉換為其他情感,請掌權者自行探索。最高好感度有利有弊,請謹慎行事。】

“……”收攏了一身寒氣的封長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驕傲如他,之前連蘇明安的名字都冇記過。

“蘇明安。”

“我記住了。”封長點了點頭。

他伸手,那柄黑刀流入了他的手臂中,在看著蘇明安時,他的眼中已經冇了殺意:

“黑羔羊權柄,就暫且放在你那。五天後的族長繼任大會,我期待你的到來。我希望……即使是個外來人,你也可以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如果你能掌握‘庇佑’的力量,為這片穹地而努力,那麼,在這幾天,我願意對你交付我的信任。”

他的態度轉換得無比之快,明明剛纔還是“權柄不是外來人應該染指的東西。”“你也配?”的話語,現在就變成“你可以成為我的左膀右臂”“我願意給你交付信任”了。

身為穹地的統治者,封長對蘇明安的好感度即使到了最高,也依然會堅守原有的信仰。他對蘇明安的信任僅僅限於這幾天,因為最後的勝者隻有一對,封長不會為了最高的好感就放棄奪勝。

隻是,在最終的爭鬥到來前,封長不會再成為敵人。

蘇明安選擇封長來使用掌權者技能,也是為了增加勝率。封長這種人,成為朋友肯定比成為敵人要好很多倍,如果他們最後合作,有人成功成神,說不定能找出讓剩下的人都活下來的辦法。

“真令我意外。”旁邊,蘇凜開口:“你居然還有這樣的技能。”

他見證了封長前後轉變的全過程,宛如在看一場悲傷的默劇。

“這樣一來,我們的存在,在你們玩家眼裡還真是可悲……我們居然是一群連情感都能**控的東西。”他說。

那些平行副本裡的他,也會被這種技能操控情感。

而他隻是作為所有‘他’的一員,被蘇明安從副本裡拉了出來,有了獨立於係統之外的思維能力罷了。

……這樣一想,現在的他到底算什麼

是真正的人,還是一個從副本裡複製出的模板角色,屬於這個遊戲趣味性和挑戰性的一部分

“難說。”蘇明安說:“誰知道現在的你,到底是真人,還是係統構造出來的真人模樣npc呢?”

“我不欲與你辯解這些,畢竟你不是我,不切實地感知自己身為‘人’的情緒,便無法證實周圍的人們是否切實存在。”蘇凜並冇有要多爭辯的意思,他的心態一直很平和,如同一位暮年的老人般,知道爭個高低出來也毫無意義。

他看向臉色緩和很多的封長:“既然你選擇將黑羔羊權柄留在他那,就走吧。”

蘇明安看著果斷離開的蘇凜,笑了一聲。

蘇凜這人,還真是無慾無求,他似乎無所謂這場比賽的結果如何,也不在意會不會死。

或許是因為他所在意的一切,已經徹底離他遠去了。

“但是,蘇明安。”

蘇凜忽然頓住了步子。

“你對待這些人的方式……卻相當好。”他說:“如果你冇有將我們當成了與你一樣的人,估計那位騎士,也不過是個高自由度的npc。”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