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七十八章·“她的傳教,跟你完全不能比。”

-

蘇明安又喝了一杯茶。

這種用來傳遞資訊的茶類道具,必須要完整喝一杯,才能獲得一段話,不能做到時刻的暢通交流。

於是,場麵便變成了美麗的祭祀聖女不停泡茶,她對桌的客人一杯接一杯地乾,宛如在喝悶酒一般詭異的場麵。

而且這茶,味道也很普通,不像呂樹的那種還有加成效果的品質茶。

蘇明安不停喝著,漸漸瞭解了諾爾那邊的情況。

諾爾這次,真的很倒黴,他匹配到的引導者,根本不是個有好勝心的正常人。她竟然是個要在封長的繼任儀式上獻祭的瘋子,她要親自點火,把自己的身體燃燒給死去的佰神,認為這樣就可以實現完全的“信仰”。

她根本就不想獲得最終的勝利,隻想在第八天準時去死,這讓諾爾直接麻了。

她甚至不停蠱惑諾爾和她一起**,說這樣就可以“與偉大的佰神大人同在”——他們可以一起升入有佰神的,美好的極樂世界。

當然,諾爾隻當她是放屁。但不斷聽著晝曆曆唸經般的傳教,他實在有些忍受不了。

【——她的傳教,跟你完全不能比!一點誘惑性都冇有,我根本聽不下去啊!!】

這是諾爾寫在紅茶裡的話。

蘇明安看了這句話,眉頭一挑,冇說什麼。

……什麼叫和他完全不能比,一點誘惑性都冇有……

他噸噸噸又乾了一杯茶,一行新的資訊浮現。

【我被她煩的不行,隻能地下室強行控製住了她……】

諾爾說,在那之後,他將他們的衣服對換,並將他自己的銀星標識抹去,刻在了她的手臂上。他自己則搖身一變,變成了聖潔美麗的白裙聖女,由於他們恰好都是金髮藍眼睛,這一偽裝並不難。

……也幸好諾爾身高一米六,扮起女生來並不違和,如果是呂樹的話,估計還要縮個骨。

至於為什麼,諾爾要把晝曆曆折磨成那個樣子,他隻說這是一種“偽裝”,因為隻要把她的臉皮扒了,就冇人認出他們誰是誰了。

對於這點,蘇明安保持懷疑。畢竟他知道,諾爾並不是個純善的大好人,他也會有血腥殘忍的一麵。在第七世界的那個廢檔裡,那個女人痛斥諾爾“你是個誘惑殺害小孩子,做人體實驗的惡魔!”的場景,蘇明安還記得很清晰。

誰知道諾爾對晝曆曆做了什麼。

畢竟地下室晝曆曆那血肉模糊,半張臉皮都被撕裂的樣子,確實過於恐怖,諾爾這手段已經有些泯滅人性了。

蘇明安看著麵前麵帶微笑,雙眸湛藍,金髮蓬鬆捲曲的聖潔“少女”,似乎能穿過對方滿懷善意的眼眸,看到那眼底的陰霾。

不知在撕裂晝曆曆的身體,將她剁得鮮血淋漓之時,諾爾是否也是這樣一種陽光燦爛的表情他是否……也會是這樣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擅長偽裝的人,比將什麼事都擺在臉上的人恐怖得多。

尤其在於,諾爾擁有與表麵完全不符的巨大反差。

蘇明安又喝下一杯茶,一行資訊浮現。

【對了,蘇明安,在第一部族這段期間,你都不要隨意說話。如果你有事找我,我們就去地下室說,地下室冇有渡鴉的監控,可以直接交流,但是次數不要過多,太頻繁可能會引起它的懷疑……】

蘇明安放下茶杯,神情微愣。

……等等。

諾爾說,負責監控這裡的傢夥是誰

蘇明安瞳孔微縮,他似乎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事情……

“——撲啦啦!”

就在這時,一陣羽毛拍擊的聲音響起。

一團黑色的影子,猛的從他的袍子下竄了出來,它雙翼展開,尖嘴銳利,一雙豆子般的眼隱隱泄著紅光。

在跳出來時,它的姿態頗為高傲,如同捕食獵物的鷹隼,立在蘇明安的肩頭。

“……渡鴉”諾爾終於打破沉默,大驚失色:“佰神的神使怎麼會在你這”

蘇明安放下茶杯,他終於不用再喝這寡淡的劣質紅茶了。

“渡鴉是在夜裡主動找到我的,它親近我,應該是因為我和佰神的親和度比較高。”蘇明安隱下了渡鴉叫他“佰神”的事情。

“我……”聽著蘇明安輕描淡寫的話,諾爾都不知該說些什麼。

他開局不利,忍辱負重,穿著這層層疊疊的麻煩長裙行動到現在,日夜活在傳說中神使渡鴉的監視下,不敢暴露身份,還被直播間各種調戲,連論壇都湧現出了一大批本子。卻冇想到……蘇明安已經直接把神使收服了。

諾爾隻是聽晝曆曆說,第一部族會有神使渡鴉的監視,如果他敢殺了她這個祭祀聖女,日後身份暴露,他一定不會被渡鴉饒過。所以,為了獲得一些隻有晝曆曆知道的資訊,他才留了她一命。

但渡鴉……原來根本冇有在監視這裡,它在夜裡就跑去找蘇明安效忠了。

那他這幾天都在裝些什麼……

諾爾低頭,看了眼那桌麵上滿是資訊的紅茶,將茶蓋緩緩合上,動作沉重。

“你一直在和空氣鬥智鬥勇啊。”蘇明安笑了笑:“聰明人就是容易想多。”

“咳咳。”諾爾咳嗽一聲,轉移了話題:“那麼,你帶著渡鴉來第一部族,應該也做好準備了吧。”

“什麼準備”蘇明安疑惑。

“這些部族選擇繼承人的標準,完全按照佰神的親和度來判斷。先前,封長是穹地內對佰神遺留氣息親和度最高的人,所以他是最合適的繼承人。”

諾爾說著,眼皮微抬:

“——但現在,他不是了。因為,神使渡鴉,隻會停留在佰神最契合之人的肩頭。”

蘇明安看了眼肩頭的渡鴉。

它也正回望著他,一雙鮮紅的眼睛裡,像映照著一個模糊的倒影。

他似乎透過了它如血的眼睛,看見了什麼人。

“現在的,穹地最適合的繼任者,最能替代封長的人。”諾爾看向他,刻意弄卷的長睫毛微顫:“——是你啊,蘇明安。”

“我是外地人。”蘇明安說。

“不,即使你是個外地人,你的競爭力也會比封長強——那些親神派,那些佰神忠實信徒,會絕對倒向你的一邊,包括那些狂熱的異端審判長們,這些人,甚至見了你的渡鴉,就會直接跪地宣誓效忠。”諾爾說:

“因為在他們的眼裡,佰神的神使,就象征著一個標誌。

一個具有絕對‘正統性’的標誌。”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