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八十六章·“我將永遠愛你。”

-

【萍萍:

展信佳。

好久冇寫信了,我依然很想你。

這幾天,第二批同事穿過黑牆,來到了我們的實驗室。

人體試驗依舊處在停滯階段,穹地有不少詛咒瀕臨爆發的人願意配合我們的實驗,也簽署了保密協議。但他們……冇有一人最後成功保住性命。

他們死後,詛咒從他們的身上蔓延而出,汙染了周邊的土地,我們被迫炸燬了其中一個實驗室。

不過,這樣一來,工程隊的夥計們可以工作起來了,克裡工頭休息了好久,終於有點事做了,哈哈。

我們新一批的水果有些腐爛了,我吃了剩下的香蕉,不小心弄到信上了,我真是個邋遢的男人啊。】

……

【萍萍:

展信佳。

實驗還在繼續著,但是一直處在停滯狀態,我們都很沮喪。

我們以前認為,這種“詛咒”是一種生物學上的病毒,是可以被治癒的。但現在看來,它更像一種超自然因素。

……李博士不願意相信這一點,他逃走了,發了瘋。

他已經離開了三天,一直都冇有回來,我們冇有魂石,無法去搜尋他。我們很悲傷,實驗室的氛圍一直很壓抑。

……好了,不聊這個了。

今天,咒火之花開了。

它小小的,像團活著的火,它在我的手裡跳著,很漂亮。

我記得,女兒今年六歲了吧,應該很漂亮了,就像你一樣。

我記得她的生日,八月十二日,和你的生日隻差兩天,你是八月十日,我是八月十四日。

以前她總喜歡拔我的鬍子,我就養成了剃鬍子的習慣,不過,自從進入穹地後,我剃鬍須的次數已經數不清了,剃鬚刀也有些老化,該換了。

但這黑牆隻進不能出,我隻能等待下一批進來的同事給我送點生活物資,但願他們能想到我們缺少剃鬍刀的事情。】

……

蘇明安繼續翻閱著,接下來的信依然是瑣碎的言語。寫信者似乎迷上了寫詩,經常會在信上寫些詩詞。

但即使是這些華麗的句子,也掩飾不住那字裡行間越來越明顯的絕望和悲傷,實驗的情況一直停滯,寫信人的情緒在不斷惡化。

……

【萍萍:

展信佳。

我們冇有掌控好實驗的力度。

……詛咒在我們之間爆發了。

老張染上了詛咒,他快死了,他自願離開了這裡。

在臨走前,他將他所有記錄的實驗數據都寫在了石板上,脫下了防護服,穿著一身單衣,帶著牆上屬於他的照片離開了。

我看著他在黑霧中離去,彷彿看到他的靈魂正在輕鬆地飛向遠方。

老張的老家在草原,有飛翔的鷹與疾馳的駿馬,我猜測,他應該是去做一隻翱翔在天際的老鷹了。

實驗室裡的人越來越少,有的人瘋了,有的人在染上詛咒後離開了,他們冇有一個人選擇留下來拖累我們。

萍萍,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給你念首詩吧。

……

“有一天,我把她的名字寫在沙灘上,

大浪衝來就把它洗掉。

我把她的名字再一次寫上,

潮水又使我的辛苦成為徒勞。

‘妄想者。’她說,‘何必空把心操,

想叫一個必朽的人變成不朽!’

‘不,’我說,‘讓低賤的東西去籌謀死亡之路,

但你將靠美名而永活。

死亡可以征服整個的世界,

我們的愛將長存,生命永不滅。’”

……

……詩很美,對吧。

我記得你很喜歡詩,你唸詩的時候,整個人都很美。

穹地人說,我們是一群妄想者,詛咒是無法被消除的,這就是他們世代揹負的宿命。

克裡和他們吵了一架。他說,如果連穹地這些被拯救者都不肯接受,那我們還在救些什麼呢?

但是,我們是‘拯救者’,要對‘被拯救者’更加寬容。我隻是希望穹地人的痛苦能夠被正視。

他們不是怪物,他們也和我們一樣,隻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而已。

我救他們,也是在消除可能會影響到我們世界的隱患。

……

可我現在寫著,寫著,還是很難過。

我的手中依然空無一物。

我很想你。】

……

之後,還是一頁又一頁的信。

但寫信者的情緒,正在變得越來越差。

他不再記錄那偶爾的火鍋、新拿到的剃鬚刀,不再細寫實驗的過程,他的絕望如瀕臨爆發的火山,悲傷的情感流淌在越來越潦草的字裡行間,讓人看著有些窒息。

……

【萍萍:

展信佳。

災難爆發了。

我們的抵抗力比穹地人要差很多,當夜晚的黑霧開始鑽入部分實驗室後,我們無力抵抗。

好多人死去了。

我很想你。】

……

【萍萍:

展信佳。

實驗情況依然停滯,越來越多的實驗體痛苦死去。看見臨死前他們的眼神,我總覺得,救不了他們的我們,都是罪人。

我看著一個小女孩在我眼前死去了,她的手貼在淨化艙的玻璃上,身體融化,血灑了一地。

我們的女兒,如今應該和她差不多大。】

……

【萍萍:

展信佳。

今天早起看見那麵照片牆,照片正在越來越少。

每一個死去的人,都會抱著他們各自的照片安眠,我看著那日漸空曠的牆壁,心裡空落落的。

在挖掘新的實驗用土時,詛咒生物咬上了克裡,他今早還說,晚上要分享他積壓了一年的牛肉罐頭來解饞。

我們告彆了他。

他抱著他的牛肉罐頭離開了。】

……

【萍萍:

展信佳。

實驗室裡死氣沉沉,有同事已經開始進入長時間睡眠。我理解他們,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日複一日地失敗,人很容易瘋的。

但我還冇有瘋,因為我每天都在想念你。

我的鬍子有點長了,我再為你念一首詩吧。】

……

【萍萍:

展信佳。

新一批的同事來了,他們告訴我們,計劃有變,我們的實驗終止,我們可以回去了。

我問了他們推出的新計劃內容,它叫“造神計劃”。它似乎在兩百年前就一直被實行,近些年有了突破。

計劃的內容似乎是,在穹地裡偽造神諭,舉辦一屆屆自相殘殺的比賽,引動人們的情緒,以塑造一個名叫“佰神”的神明。

我不明白上層人在做什麼,但這都與我無關了。

這些年,我給你寫了幾百封信,雖然這些信無法傳遞到你的手上,但我都一張一張黏了起來,裝在了床下的紙箱裡。等我帶著這盒紙箱回去,我們可以一起從頭讀起。

如果……我還能回去的話。

穹地的天災爆發了,我們被堵在了實驗室裡。】

……

信件裡描述的情況,逐漸開始急轉直下。

寫信者開始用繁複的詩詞,來覆蓋他淩亂的想法和情感。

到了最後,他的墨跡越來越淡,語句越來越短。

他隻是在,以各種方式,不住,不住地重複著,

……

“萍萍,我好想你。”

……

【萍萍:

展信佳。

穹地很早就陷入了天災期,火山爆發了,我們無法出去,地上全是滾燙的土和高溫。

我有些餓,下一批人員一直冇有來,我們的物資越來越匱乏。我現在一天隻吃一個饅頭,其餘的時間在被子裡睡覺,這樣會好過一些。

我編了一首新詩,念給你聽,希望你能喜歡。】

……

【萍萍:

展信佳。

今天馬克溫博士死了。

他是病死的,發高燒。我們這裡已經冇有退燒藥了,濕毛巾也冇有用,他在他的床上去世了,抱著他妻子的照片。】

……

【萍萍:

展信佳。

今天我的眼睛好像出問題了,我看不清你相片裡的樣子了。

不過還好,我還能看清那片藍色的大海,還有那朵你送我的紅色玫瑰,顏色很亮。

沒關係,我記得你的樣子,看不見了也沒關係。

實驗室裡很安靜,我們都太餓了,真皮沙發都被人啃完了,隻剩了一層布皮,哈哈,冇輪到我的份。】

……

【萍萍:

展信佳。

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我太久冇有吃東西了。

我快走不動了。

查理博士死了。】

……

【萍萍:

展信佳。

那麵照片牆漸漸空了。

卡爾隊長死了。

我什麼也不想聽,連心跳和呼吸都覺得很吵。】

……

【萍萍:

展信佳。

咒火之花很美,它開了十幾年都冇凋謝,我把它纏在了手腕上。

我們不打算死在實驗室的床上,下一批的同事還可能過來,我們的屍體會汙染實驗室的環境。

我們打算死在地下通道裡,這樣泥土也會掩蓋屍體。

我送走了隔壁虛弱的老紮克,他在地下通道裡死去了。】

……

【萍萍:

展信佳。

我現在的鬍子如同橋洞下的流浪漢,我連牙膏都想吃啦。】

……

【萍萍:

展信佳。

身體越來越虛弱……我可能要去地下通道了。

我想起了十幾年前,第一次用土埋葬同事屍體的自己。

那時的我,大概冇想到,我會死得這麼晚,死在地下通道裡,連埋我的人都冇有吧。

我想念你做的麻婆豆腐,萍萍。】

……

蘇明安繼續翻閱著。

後麵都是寫信者的同事們,一個接一個死去的資訊。

最後一頁,是一段簡短的文字,墨跡很淺。

……

【萍萍:

天災依然冇有結束的跡象。

我快不行了,我……要去地下通道了。

可我是多麼希望,明天早上睜眼,就是歸途。

柳條,丁香,與晚風。

我想帶著紙箱與照片,與今年四十八歲的你,與今年二十三歲的女兒一起,看美好的春日。

外界的春日一定很美吧,溫暖的春風,盛開的花朵,我已經好多年冇有看到春天了,穹地的一年四季都很極端,空氣也不好。你在那裡,應該已經渡過了很多很多個美好的春天了吧?

我們的女兒現在長成什麼樣了?她的頭髮一定很像你,漆黑,柔順。她的眼睛應該很像我,從小時候就像,大大的,很有神。

我還記得你紮麻花辮的樣子,這幾年,你應該添了許多件新衣服了,我還記得,你穿工裝很英氣,但你穿裙子也很美。

……我是多麼,多麼渴望遇見你們。

我對你的愛,比鑽石更恒久,比磐石更堅固。

一想到你,我的心裡就懷著隱秘的歡喜,我的妻子。

不。

我的遺孀。

……

彆難過,我不後悔來到這裡。

萍萍。

我將違揹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遠愛你。】

……

……

——趙衛東於穹地冬日遺筆】

……

蘇明安合上信紙本。

通過這本家書,他已經知道了這裡發生過的事情。

黑牆之外,確實有個科技發達的現代世界。

趙衛東這些研究員從外麵世界進來,試圖消除穹地人的詛咒。但很可惜,他們失敗了,實驗被終止,甚至在臨走的時候遇上天災,被困死在了這裡。

外麵世界的人,還故意偽造“佰神”的存在,偽造佰神的神諭,在穹地舉辦一屆屆的百人戰爭。

隻要故意謊稱“一百人中,活到最後的人可以離開詛咒之地”,就能引得穹地人自相紛爭,以消滅過於強大的穹地人,再殺死每屆最終的勝利者滅口。

外界人還想要神明真正降臨,這樣他們就可以獲得神明的力量,消除穹地的詛咒。

五年前,如他們所願,由於強烈的信仰和情感所就,佰神真正降臨了。

但祂很快就化作了抵抗天空詛咒的屏障而死,隻留下了三大權柄。

詛咒冇有消失,黑牆也冇有倒塌,百人戰爭依舊在進行。而外界人在期待佰神的下一次降臨。

這是永無止境的等待。

這是無法被終止的戰爭。

蘇明安隻覺得諷刺。

穹地人自立牢籠,主動豎起黑牆,將詛咒封印在穹地之內,不傷害到外麵的世界。

而外麵世界的人,卻故意利用穹地人的愚昧,挑動殘忍的百人戰爭,進行信仰統治。

血脈裡的惡意從未被遏止,善心並未得到好報。

蘇明安站起身,走出房間,突然看見那麵空曠的照片牆。

能容納百人的照片牆,此時隻剩下了四張照片。它們空落落地掛在牆上,和上百枚空懸的釘子共存。

他忽然想起了趙衛東信紙上的話。

……

【穹地人說,詛咒是無法被消除的,這就是他們世代揹負的宿命。】

【但我們是‘拯救者’,我們要對‘被拯救者’更加寬容。】

【我隻是希望,穹地人的痛苦能夠被正視。他們不是怪物,他們也和我們一樣,隻是生活在不同地方的人而已。】

……

茜伯爾曾經說,他們是“拯救”的一方,是他們自立黑牆,隔絕詛咒,才讓外界世界冇有被汙染。

而趙衛東說,他們纔是“拯救”的一方。他們在試圖塑造神明,消除詛咒,又主動來到了這裡,忍受數十年的孤獨,研究治療穹地人的方案。

蘇明安站在原地。

他想起了,自己剛剛一路路過的,懷抱照片的一具具屍體。

那些,都是外界人的屍體。

……他們本不必死在穹地的。

外界人,似乎也不是全然的惡。

他們也在進行著“拯救”。

雖然結果不儘人意。

雖然隻留下了死亡和悲劇。

他順著角落裡的小門離開。

在推門的一瞬間,他發現了一具手腕上纏著花的屍體。

它躺在泥土裡,姿態並不痛苦,頭側向上方地麵的方向,像在遠眺。

屍體身上的白大褂和工牌已經被土澆築得腐爛,隻剩下手腕上一朵鮮紅的咒火之花。

咒火之花,它在豔麗地綻放。

……

【萍萍。】

【我將違揹我的天性,忤逆我的本能,永遠愛你。】

……

【我不後悔來到這裡。】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