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四百九十一章·“吉鎮毀滅。”

-

封祺祺離開內城,爬上山路。

火焰開始蔓延後山,底下的樹林已經開始燃燒。

他一路走著,看見了不遠處的人們。

後山是一處神奇的山頭,它的上方是火山口,下方卻是茂密的森林,火山口的周邊溫度並不燙人,能讓人們圍繞而站。

此時,頭戴祭祀冠的妹妹,正站在一群大人當中,臨近火山口。

那些大人們看她的眼神,與看一隻獵物無異。

封祺祺有些悲哀地看著這一幕。

……人類之所以優於其他動物,在於理性。

羚羊被獅子追殺,會下意識向族群跑去,連累同伴,但人類的理性,能讓人類違抗本能,反抗天性。它給予了人類原地等死,甚至往相反方向跑的勇氣。

畏懼死亡的人,能為了心中的信念而死。渴望存活的人,能為了精神的獨立而死。

這是人類的偉大之處。

此時,在封祺祺看來,那個頭戴祭祀冠,並未逃跑的妹妹,就比這群野獸般的長老更具人性。

他握緊黑刀,立刻就想衝上去——

“——你要去做什麼?”

冷不丁的,他的後方傳來一聲男聲。

他愣然地望過去,看見一個黑髮的青年,正剛剛爬上山來,看著他。

“是你?”封祺祺認出了蘇明安:“我要去救茜茜。”

“彆去了。”蘇明安說。

“你要讓我放棄茜茜,讓我走?”

“不然呢,留你吃晚飯嗎?”蘇明安說。

封祺祺聽了,不氣反笑:“我還以為你是個有理智的大人,結果你也和那幫長老冇什麼兩樣!”

“……”蘇明安看著他:“你最好趁現在快離開。因為你的妹妹不會死,危險的是你。。”

“為什麼?”

“你忘了那個天賦改造法陣嗎?”蘇明安說。

封祺祺神情微滯。

他知道,每次繼任儀式前,被選中投入岩漿的人,都會是族裡天賦最好的孩子。

佰神大人賜予了人們檢測天賦的儀器,能讓他們精準地選出天賦最好的存在。

在這一屆,天賦最好的人是他和他的妹妹,他們的天賦不分伯仲,所以纔要選擇其中一個投入岩漿。

但現在,在試過天賦血脈覺醒法陣後,封祺祺的天賦變得在茜茜之上,他成了族裡天賦最好的人。

封祺祺站在原地,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

……這要被推入岩漿的人選,已經不再是茜茜。

而是他。

不遠處,長老們的準備工作已經進入了最後的步驟。

大長老舉起天賦檢測儀器,儀器發出了光芒,如同雷達。它現代化的畫風在穹地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一道光芒,在滿臉愕然的封祺祺的身上亮起,不再是火山口邊的茜茜。

儀器的指針,指向了他的方向。

大長老一眼就看見了躲在樹林裡的封祺祺,在探測雷達下,封祺祺無所遁形。

“——是封祺祺!他在那!”他高聲喝到。

“怎麼回事?天賦怎麼會有變?為什麼封祺祺的天賦突然超過了茜茜?”有人驚訝。

“彆管那麼多了,先更換人選!動作要快,火已經快燒上來了!”

他們放開茜茜,朝著封祺祺衝去。

封祺祺轉身就跑。

他之所以來,是因為要替代茜茜,但現在茜茜已經不算人選,她已經徹底安全,他不必再留下萊。

火焰漸漸從山下蔓延而來,靠近了山頂。這火燒得極烈極快,在天災期下,它被給予了非常恐怖的加成,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蔓延上來。

他根本跑不過五位長老。

五長老米迦樂隻是手中光輝一閃,封祺祺的步子便遲鈍下來,湛藍的光芒拉扯著他的步子,讓他連火焰都衝不過去。

“不許跑!你想看著第一部族毀滅嗎!想想那些火海中的族民!”大長老震聲道:“你是少族長的兒子,你想讓你的部族毀滅嗎?”

封祺祺咬了咬牙。

“——佰神根本不會管我們!火是我放的,跟佰神冇有一點關係!”他叫道:“佰神從來冇有出現過!你們被人騙了,是那些外麵世界來的研究員騙了你們!”

他這歪打正著,還正好猜到了真相。但長老們根本不信。

大長老伸手,刺眼的光芒從他的身上升起,一隻金光閃爍的大手憑空凝形,捉向了動彈不得的封祺祺。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蘇明安伸出了手。

“轟——!”

在人們的注視下,金光閃爍的大手,突然被一股無形的波動震斷,化作碎裂的光芒漸漸消失。

他擋下了大長老的攻擊。

“好了,到此為止。”蘇明安說。

他知道,祭神儀式確實是假的。

現在的時間點,佰神還冇有由人們的信仰聚成,祂確實還不存在。

目前為止,一切所謂的神諭,神祭,神話傳說,都隻是外界人偽造的。

更彆說大長老手上的,那個明顯是現代工藝的天賦檢測儀。

神祭儀式,目前隻是外界人為了削弱穹地力量,除去最強天賦者的手段。麵對這場大火,無論是封祺祺去死,還是茜茜去死,都不會有半點作用。

愚昧的信仰,讓這些人失去人性,化身野獸,斥理性於不顧,做出極其殘忍之事。它被人用一種經過設計的方式灌輸了觀念,並使這種觀念根深蒂固,無論它是否是一種聽來荒謬絕倫的方法。

它此時活生生地展現在眼前。

哪怕在原先的世界裡,都有人為了迷信,會生生害死活人去配冥婚,或是為了一個吉兆而溺死嬰兒。甚至,這些事情還會發展成產業鏈,讓人們從中得益。

為了某種迷信,讓活人硬生生變成死人的手段,都卑劣至極。

“——你在胡說些什麼!佰神大人,佰神大人祂——”大長老鬍子被氣得顫抖。

“佰神,至今還不存在。”蘇明安淡淡地打斷他的話:“你們隻是自娛自樂了上百年。”

他抬手,發動了重力壓製。

“——嘭!嘭!嘭!”

一股極強的重力,壓在了人們身上,除了實力最強的大長老,另外四位長老皆被這一下猛地壓在了地上,膝蓋都磕出了鮮血。

由於地上還有滾燙的火山灰,一股烤肉的焦糊味傳出。

蘇明安取出琥珀之刀,用力,一揮——

這一下,他發動了琥珀的主動技能,並注入了幾乎全部的法力值。

……

【主動技能(凝結):接下來的一次攻擊將附帶“空間碎裂”效果,對敵人附帶額外斬擊傷害。】

……

“轟——!”

在人們震驚的視線中,劇烈的震動爆發了。

火山灰和夜間的濃霧遮掩了人們的視線,他們身上開始出現了裂狀的血痕。

“啪啪啪啪——”

強烈的爆破聲響起,如同爆豆子般發出陣陣嗡鳴。

樹枝如雪花般掉落在地,連周邊的大樹都開始傾倒。還冇來得及起身的長老們,四肢被一股劇烈的力量拉扯,像是有無數隻手在撕扯他們的肌肉和皮膚。

鮮血從扭曲如麻花的肌肉上漫出,染紅了他們的衣衫,他們甚至連抬手都來不及,便倒在了地上。

大長老爆喝一聲,身形如疾風般疾馳而去,卻發現地上的四個長老已經陷入昏迷。

蘇明安拉起封祺祺和茜茜,轉身疾跑。

大長老必定會第一時間救地上的四個長老,這就是他們逃跑的時機。

被加成了四倍實力,他確實可以試著和大長老較量一二,用光輝長留的傷害轉移技能找機會。但現在並不是隻有他自己,火勢洶湧,周圍已經開始燃燒,在場的封祺祺和茜茜都很危險。

他們一死,主線任務就會失敗。

他帶著封祺祺和茜茜衝入火中,火焰格外凶猛,但還奈何不了影狀態下的他,倒是茜茜有些扛不住。

“你們等著,我在前麵開路!”封祺祺喊道,他手持黑刀,一把劈開烈焰。

強烈的黑色能量在他的身周蔓延,像要震徹四海般沖天而起,火浪隨著他的刀鋒被強行斬開,如同摩西分出紅海。

他衝在最前方,手中刀刃連揮,小小的身軀有著幾乎能夠攪亂天地的爆發力,火焰觸及他的刀鋒紛紛湮滅,留出他身後的一條線狀的安全地帶。

在被血脈法陣提升了天賦後,“泯滅者”極致的破壞力已經可見端倪。

木質結構陳腐的塵埃氣息夾雜滾燙的熱流,在他們的周身飄散,食物灼燒的雜味、人體的焦味、草木枯萎的糊味在四周遍佈。

由於視野已經完全被各種霧氣遮蔽,他們望不見哪裡是外圍,封祺祺隻能憑藉一些冇有燒完的建築勉強認路。

他們忽然聽到了一陣呼喊聲。

“——祺祺!”

“——茜茜!你們在哪裡!”

“茜茜,祺祺!咳,咳咳咳!!”

濃密的煙霧之中,傳來幾聲呼喊,有中年人的聲音,也有小孩子稚嫩的童音。

“是……”茜茜眼前一亮,她立刻拉上封祺祺的衣服:“——是媽媽!是爸爸媽媽!還有長生他們——”

火焰被人斬開,中年男人和女人的身形在鮮紅之中隱約可見,他們的身後,還護著四個孩子。前麵引路的是一個滿臉疤痕的男孩,正是茜茜的“影子”。

火焰圍繞著影子而行,並冇有傷到他,影子好像對這種火焰有抵抗能力。

“——茜茜!祺祺!”

“爸爸!媽媽!”

親人相見,激動異常。西克和雛珊本來還在被軟禁,族裡卻突然著了火。

趁著防備空虛,他們二人合力闖了出來,正好遇見了來找他們的影子和孩子們。

“快,從這邊走!”西克認識路,他立刻帶著孩子們向外邊衝去。

雛珊的能力是防護罩,她跟在孩子旁邊,撐起了罩子,擋住了火焰。

“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茜茜一邊跑一邊問影子。

“他的身上有著佰神的味道。”影子指向蘇明安:“我遠遠就能聞見。”

“佰神?”幾人驚訝地看著蘇明安,不過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

他們一路跑出了部族,火勢已經開始逐漸變小,是長老們出手壓製了火勢。

但幾人卻並冇有高興起來。

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了,有鮮紅如血的東西,從山頭上以極快的速度,流淌了下來。甚至連山頭上的空氣都開始“噗噗噗”地爆響。

“……不會吧。”封祺祺意識到了很恐怖的一點。

原本,就算部族著火,也不會被完全毀滅,但現在……似乎有很恐怖的連鎖反應發生了。

……火山爆發。

看這個涉及範圍,如果火山真的爆發,大量的滾燙氣體和火山碎屑物質,能將他們所在的區域完全淹冇。

“不會的——”有孩子拚命搖頭:“火山不會爆發的,不會的!我們都會安全,冇人會死去……”

“大家彆擔心,我們會冇事的,雛珊大人的能力很強大,她能夠護住我們……”

“澤萬大人,火山不會爆發的,對吧!這火山安靜了這麼多年了,不會現在爆發的……”

“……”望著這些嘰嘰喳喳的孩子們,蘇明安沉默了。

在這一刻,

他突然想起了實驗室裡,趙衛東的一篇家書。

……

【萍萍:

展信佳。

穹地很早就陷入了天災期,火山爆發了,我們無法出去,地上全是滾燙的土和高溫。】

……

天災期。

火山爆發。

……原來如此。

……原來是這個時間點。

蘇明安看著那座被燒灼得通紅的火山,像在見證一場悲哀的曆史。

像看著一柄命運的錘,以無法阻擋的態勢朝他們敲擊而來。

“……不,它會爆發。”他說:“它一定會爆發。”

宛如命運的手,在推動著這一切在發生。

他站在熱烈的火焰之中,身旁是高聲尖叫的人們。

他抬起頭。

劇烈的聲響,在此刻,如同世界末日般爆發開來。

火山爆發。

鮮紅佈滿他的視野。

他此時,好像已經明白,為什麼,明明很愛封祺祺和茜茜的父母,在幾年之後一直冇有出現。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在幾年之後,這些孩子除了長生,冇有一個出現在封祺祺身邊。

他明白了,為什麼,未來長生的後頸處,會有燒灼的痕跡。

……他明白了,為什麼,茜伯爾的手臂上會滿是恐怖的燒傷。

……

他什麼,都明白了。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