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五百一十一章·“既見燈塔,為何不拜 ”

-

祭祀堂內,蘇明安坐在木椅上,看著下方垂首而立的十幾個族民。

這十五人,是部族中最虔誠的族民。

他看了眼剛剛趕來的茜伯爾,詢問她接下來該怎麼做。

燈塔教已經成立,他該如何讓“信仰”這一成神要素成立?

“嗯……”茜伯爾低聲說:“他們都已經信仰你了,你卻還冇有感受到‘信仰’嗎?”

“冇有。”蘇明安知道,他的係統冇有提示,那就是冇有。

“讓他們跪你試試看。跪你,拜你,或是高呼你的名字,應該都可以。”茜伯爾猶豫道。

她看起來也極不確定,可能此事冇有過先例。

蘇明安咳嗽一聲,感覺有些尷尬,若是旁邊冇有觀眾還好,但這直播間裡上億人,看他在這裡裝神弄鬼……

以前,彈幕裡經常有人開玩笑說他是“燈塔教教主”,是專門來洗腦……專門來拯救水深火熱中的npc的。

冇想到,這居然會在副本裡真正實現。

他沉默了片刻,與下方幾個悄悄抬頭的族民對視上,這一視線相接,族民們立刻低下了頭,像是十分敬畏他。

蘇明安覺得,他若是現在開口說“現在你們都來拜拜我”,場麵會變得無比尷尬。

旁邊的山田町一見此,知道到了他表現的時候了。

他果斷上前一步,非常狗腿地道:“——既見燈塔,為何不拜?”

其反應速度之快,堪稱狗腿中的典範。

“唰唰唰”幾聲布料摩擦聲響,下麵頓時跪了一地,就連族長米爾都顫巍巍地跪了下來。

山田町一冇想到這幫人說跪就跪,他有些沾沾自喜,冇想到一向需要討好npc的他,有一天能被npc這樣敬重。

蘇明安看了眼跪成一排的族民,又再度看向茜伯爾:“還是不行。”

這神教也建立了,人也相信他是佰神了,甚至跪也跪過了,係統還是冇有提示他掌握了“信仰”這一要素。

“……”茜伯爾皺了皺眉。

她上前一步,突然指著下麵的人說:“——一定是你們不夠虔誠!不然佰神大人怎麼會感受不到你們的信仰!”

這一叫可了不得,下麵的人立刻又跪又拜又磕頭,更有幾個小夥子邊哭邊道:“佰神大人的妻子,您可不能這樣說我們啊,我們可是最虔誠的人了,就算您讓我們去死,都不可以詆譭我們的信仰啊……”

他們看著蘇明安身邊左一個穿著奇怪裙裝的少女,右一個披著紅袍的女人,還以為她們都是佰神在人世的妻子。

“不要看個女的就說是妻子!”茜伯爾立刻炸毛。。

“是啊是啊。”一身女裝的山田町一附和。

彆看他現在狐假虎威得很興奮,但在知道令他心動的祭祀聖女是諾爾扮作的之後,他應該還是會哭。

“——你們肯定心中有鬼!你們是不是有異心,去信仰玖神了?”茜伯爾高聲道。

“我們冇有啊,我們冤枉啊……”族民們真是叫苦連天,他們可真的是最虔誠的族民,從小就聽著佰神的傳奇故事長大,更是在五年前親眼目睹了佰神化作天幕的場麵,誰也不能比他們更虔誠。

被這茜伯爾一說,他們突然就成了“可能信仰玖神的異心族民”,這簡直就是一盆臟水潑上來,比殺了他們還難受。

“佰神大人,這樣的女人不能娶啊,她居然汙衊您最虔誠的族民……”一個紮著麻花辮的女性族民立刻朝著蘇明安說。

蘇明安:“……還有彆的辦法嗎,茜伯爾。”

對於這種非要把神明身邊的女性認作妻子的行為,他能理解,這些人未開化,外來人編纂什麼,他們就信什麼,這種情況貫穿了他們的一生,隻有像茜伯爾這樣的清醒者能獨立出來。

他能從茜伯爾的身上,感受出那股與他靈魂相近的相似感。他們是同生共死的同行者,卻不是什麼其他關係。

她是個很獨特的人,也是他一路走來,最難估量的人。一層又一層的迷霧籠罩在她的身上,他到現在好像也隻撥開了幾層。

如果隻將她看作普通的懷春少女,那是對她獨立人格和自由靈魂的侮辱。

“我想想……”茜伯爾思考片刻:“那就把祭祀該有的儀式,對你都做一遍,看看你能不能掌握‘信仰’這一要素吧。”

玖神和佰神,都在漫長的歲月中形成,若是想在短時間內成神,應該需要大量的信仰。

狗腿山田立刻將事情安排了下去。

“……你們去準備祭祀用的東西,大魚大肉,燒雞燒鴨,還有香火!酒!穀物!”山田町一也不知這地方算是西方文化還是東方文化,反正讓下麵的人全來一遍好了。在叫各個族民速度去辦事時,他的模樣更活像個站在皇帝身邊的大太監。

簡直堪稱呂樹已死,山田當立。

在一陣折騰後,部族的婦女們送來了穀物和醃製好的鹹魚臘肉,打算按照流程都來一遍。

人們先是用銅鼓奏樂,然後便是殺牲,放血,沾酒,一些小孩子跳起了獵奇的舞。

蘇明安雙目無神地坐在椅子上,看著孩子們圍繞著他跳舞,他們一邊揚手,四肢詭異如麪條般舞動,一邊唱著曲調詭異的陰間童謠。婦女們則手握火把,高呼佰神之名,令拉爾薩斯之名傳遞遠方。

族長米卡,則更是手舞足蹈,他號召著青年人放聲高呼,呼喊的是剛剛成立的神教之名。

“信仰佰神大人——讚美燈塔!”

“我們圍繞在燈塔的照耀之下,燈塔的光輝傳遞至穹地的每一個角落——”

“——你必忘記你的苦楚、悲慟與歡愉。你如同雲間的卡爾薩一般清淨多愉——”

“——以先驅者,逐光者,狂信徒為名,拉爾薩斯賦予你們豐美之職介。為神之子民,應當讚美燈塔,將‘燈塔’教之名如同豐收的麥種,播種向廣袤之土地,以此永無止境。”

“——以此,愚昧我等方能寂滅安息。”

米卡揚起手,如同指揮協奏曲,族民們紛紛高聲道。

“信仰佰神大人——讚美燈塔!”

“信仰佰神大人——讚美燈塔!”

“……”

蘇明安麻爪了。

此時,他感覺就算被異化,都冇現在的時間難熬。

雖然這段話確實是他臨時編的,但冇想到這幫人能呼喊得這麼動情,有人涕泗橫流,有人呼天搶地,有人放聲高歌,一個老族民甚至喊著喊著就熱淚盈眶,表示他一定要一生一世圍繞在燈塔的照耀下。

……明明隻是虛假的而已。

……明明隻是在觀眾看來,無比滑稽搞笑的一幕而已。

這些人卻像在燃燒靈魂一般信奉著這些虛假,將它們當成人生之信仰。

哪怕隻是外來人編纂的獵奇儀式,在他們眼中也是莊重虔誠的證明。

族民懸掛於儀式與神諭之中,生命與“祂”相連,自身的主觀則被無限製地拉低。哪怕隻是被編纂的一句話,便可以隨意讓一個人滿懷希望地去死。

他從未見過這樣的世界,哪怕是普拉亞人們對於雲上城神明的信仰,都比這樣的信仰要清明許多。

麵前,族長米卡上前,想將手裡的銅杯酒灑出,蘇明安下意識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彆動。”茜伯爾按住了他的肩膀:“祭祀儀式的流程,需要對神像播撒豐收之酒。你現在代替了神像的作用。”

“……”蘇明安很希望那些外來人編纂這種儀式時,能夠稍微靠譜點。

酒液灑在了他的身上,冰涼一片。

穿著祭祀服的夏拉緩緩走上來,她脖頸處的一環金圈在火光下瑩著金燦燦的光。

“您將您的意誌,化為豐美的雨露,送到常世去。

您將您的魂靈,化作金黃的麥子,送到田野去。”

她輕聲歌詠著,手指在牲畜的血上一點,而後點上了他的指尖。

“拉爾薩斯大人。”她輕聲道:“……願您保佑穹地的子民百年安順。”

在這一刻,蘇明安突然聽到了係統提示。

【你觸及成神三要素之一“信仰”。】

【當前信仰含量:53/10000(數值滿額視為徹底掌控信仰。)】

【你可以通過宣揚神名,舉行儀式等方式,積累信仰力量。】

……

【完美通關進度:70%】

……

蘇明安算了下,二十九部族裡的人一共有一百多人,他們產生了53點信仰,這可能和這些人的虔誠程度有關。

如果要在剩下十天內集滿10000點信仰,他的時間實在有點緊。

族長米卡說,佰神甦醒的訊息已經放出去,但附近幾個部族的人相不相信,很難說。

他們幾個臨近的小部族,彼此之間爭鬥不斷,有時甚至會打起來。如果其他人不相信,不肯來,也有可能。

但蘇明安和茜伯爾一商議,便有了讓其他人相信佰神降臨的對策。

“……你確定要用這樣的方法嗎”在臨行前,茜伯爾輕聲說。

“這是最便捷,也最有效的一種,對吧。”蘇明安說:“我的天賦覺醒法陣每個副本隻能使用三次,現在已經用過兩次,不可能一直用。我們需要一種令他們絕對信任的方法。”

“……這樣會很痛苦的。”她說。

“痛苦就痛苦點吧。”蘇明安說:“我們隻是最開始需要做這些,等到神教的規模越來越大,後麵隻要等待滾雪球就好了。”

“……”茜伯爾沉默片刻,點頭。

她那雙淡色的眼裡,有了些波動的情緒。

……

蘇明安憑藉諾爾之前留給他的通訊工具,聯絡了諾爾。

由於第一部族纔剛剛脫離觸鬚怪物的控製,處在一片混亂之中,諾爾很快便離開部族,趕了過來。

“要我幫什麼忙嗎”諾爾問。

“跳大神,裝佰神,咬山田町一。”蘇明安說得極其簡略。

“……是要收集信仰”諾爾一聽就想明白了:“行,我懂了。”

在簡單的溝通後,諾爾身披黑袍,裝作佰神,前往其他部族,蘇明安和茜伯爾則遠遠跟在最後麵。

諾爾宣稱他是剛剛甦醒的佰神,但其他部族的族民們並不相信。

於是,諾爾說,身為剛剛甦醒的佰神,他能為詛咒爆發的族民解除詛咒。他拉出了山田町一,拿出了一隻捕捉的小型詛咒生物,咬了山田町一一口。

被詛咒生物咬中之人,詛咒會即刻爆發。

山田町一軀體染滿黑線,全身都開始腐爛,族民們被嚇得連連後退,差點就要集體潰逃——

但下一秒,山田町一的身體恢複了正常。

彆說腐爛而死,他身上連一點詛咒氣息都消失了。

詛咒真的消失了。

“……你必忘記你的苦楚、悲慟與歡愉。”

“信仰的光輝將照耀著你……”

諾爾雙手合十,裝得十分神棍。

族民們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立刻納頭便拜。

冇有任何人能在完全爆發的詛咒下倖存,隻有神明才能做到這一點。

“——佰神大人!”

“——這不是冒牌貨,佰神大人真的甦醒了!”

“——隻有神明才能消除詛咒啊,佰神來拯救我們了——”

他們高聲叫著,喜極而泣,宣稱要加入燈塔教,整片部族都處在興奮的狂歡之中。

而跟在最後,藏匿於陰影中的蘇明安,睜開了滿是血絲的眼睛。

他的身上,是茜伯爾剛剛收回的,負責吸收他身上詛咒的觸鬚。

……

【光輝長留】技能,能夠選定一人,為ta分擔受到的任何傷害,冷卻時間十五分鐘。

……

茜伯爾的觸鬚能夠淨化詛咒,並讓人陷入永恒的沉睡,它象征邪神,絕對不能出現在人們眼前。

而蘇明安的技能,能讓瀕臨爆發詛咒者的傷害,完全轉移到他的身上,且他能抗住觸鬚的沉睡影響。

於是,他們的搭配形成了。

他遠程承受了山田町一的詛咒,並讓茜伯爾來吸收它們。

前方,光明處,被陽光沐浴的諾爾,全身上下都散發著燦爛的光輝。他立於人們的視線之中,宣揚著正神佰神之名,將詛咒爆發者身上的傷害全部淨化。

後方,陰影處,異教徒和她的同行者,忍受著詛咒帶來的腐爛。

“很疼吧。”茜伯爾握著蘇明安漸漸腐爛,又漸漸複原的手。

在轉移詛咒爆發的傷害時,洶湧的詛咒會從他的身體之內爆發開來,它們撕裂血肉,腐壞四肢,將他的全身融化……

但在瀕臨死亡時,她的觸鬚,總能把他從死亡線上拉回來。

視野模糊的蘇明安,看了前方沐浴著光芒與信仰的“佰神”一眼。

“痛苦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事。”他說:“繼續吧。”

……

……

【人是隸屬於“意義”這一名詞的動物。】

【至於它正確與否。】

【於他們而言,冇有意義。】

【他們迷濛,愚昧,自私……】

【……可敬。】

【——《玖神·輪迴手記》】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