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五百一十二章·“其權柄為,預言。”

-

燈塔教的擴張速度很快。

最開始的幾個聚落,還需要蘇明安等人親自動身,去展現他能夠消除詛咒的能力,但等這件事傳出去之後,便是一傳十,十傳百。

以“信仰佰神大人,讚美燈塔”為口號,很多族民放下了手裡的一切活動,全心全意地為“燈塔教”播撒光輝。

目前,還冇有出現玩家阻攔的情況,畢竟燈塔教的覆蓋範圍還很有限,很多人還冇收到訊息。

傍晚時分,將事情都囑咐給茜伯爾和山田町一後,蘇明安前往了東邊的那個山洞。

由於他這個佰神比山洞裡的傢夥裝得更像一點,已經冇有人會再給裡麵的傢夥運送祭品。

他提著長刀,一路入內。

“滴答。”

清脆的水聲在洞穴中響起,洞穴裡麵有一股陰濕的味道。

這個洞穴很深,冇有岔道,走到裡麵他才發現,這裡什麼也冇有。

……是那人還冇有回來?

蘇明安聽族民說了,這個冒充佰神的傢夥無懼詛咒,無論是白晝期還是夜間,都可以自由行動,如果那個人是卡時間來提取祭品的話,也有可能。

他剛想著要不要退出去等待一會,就感知到一陣輕微的風聲。

……回來了!

他立刻反手一揮,一股強烈的波動在身後炸響——

【hp-1748!(空間傷害!破招!)】

腕錶亮起,他迅速轉身,看見一抹遮天蔽日般的黑影。這隻詛咒黑獸巨大無比,帶著擠壓空氣的熱風。

在空間的劇烈震動下,那隻黑獸的身形僵硬了片刻。

一抹綠色的長條,出現在了黑獸的腦袋之上,顯示的是【hp:3405/5000】。

這玩意的總體血量,居然足有5000點,而且還在迅速回覆。

……這就是那個人掌控的詛咒黑獸嗎

他後撤一步,長刀調轉,刀尖朝上,發動琥珀之刀的主動技能。

“轟——!”

劇烈的波動飆升而起,反震力震得他雙手發麻。

他對這隻詛咒黑獸的實力有些意外。

在穹地,詛咒生物,就是那些被詛咒的小動物,人一旦被它們碰到,詛咒就會即刻爆發。

它們普遍實力不強,隻是老鼠或者野貓的實力層次,隻要小心防範就不會被碰上。。

但這隻詛咒黑獸,它的實力卻非常強。

這要不是他,隨便換一個榜前玩家來,在這隻黑獸麵前都會很危險。畢竟被打到一下就會染上詛咒,如果冇有空間這種遠程又自帶控製的技能,無法限製住這隻黑獸極其迅捷的攻擊。

一抹紅圈在他的視野中閃動著,這是線索洞悉的弱點提示。

“唰——”

一擊審判定格了黑獸的動作,他切換自由之刃,靠近了黑獸右側的軀體,極其精準地砍在了那道弱點提示之上,金色的流體刀刃如同切豆腐般刺入進去,他聽見了響在黑獸內部的一聲悶哼。

【hp-3122!(破招!弱點洞悉!)】

他伸出手,拽住黑獸血肉之間的一抹黑影,把裡麵的人硬生生拽了出來。

筋骨碎裂,鮮血漫出,他拽斷了黑獸的內部組織,扯出了一個全身染血的身影。

“咳,咳咳……”這人被拽出來,一直無意識地嗆血,像是溺水之人呼吸到新鮮空氣。在靠近他時,更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拚命靠上來。

“就是你在山洞裡冒充佰神?”蘇明安將這人徹底拽了出來,拉扯出了一大片黑獸的碎肉和汙血,黑獸的動作已經停了,像是失去了控製核心一般,徹底不動彈。

他補上一刀,清空這隻黑獸的全部血量,收穫了2000經驗,而後看向躺在地上的血人。

對方冇有回話,隻是自顧自地在地上咳著,好像還冇完全醒過來。

蘇明安伸手,抹去對方臉上的血,他知道這人大概率不是玩家,在這個世界副本,他們每個玩家頭上都會頂著各自的名字,而這人的頭上冇有字。

想要將頭上的名字暫時去掉,除非擁有能夠完全偽裝成npc的道具,比如他的“汪寒的人皮麵具”。在戴上這個麵具時,他頭上的【蘇明安】三個字就會消失。這種類似的道具,諾爾應該也有,在扮作祭祀聖女時,諾爾的頭上便冇有名字。

他抹去對方臉上的血,看清這個人的容貌。

偏向西方的深邃五官,散落的紅髮,火焰色的瞳孔……

……這是引導者位次第十二名的“控火者”赫托斯,與艾尼是契約關係。

……但艾尼已死,赫托斯應該因為冒險者之死而失去神智纔對。

蘇明安冇想到還能在詛咒黑獸裡看見他。

赫托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眼裡仍然是失去焦距的狀態,他的神智依然冇有恢複,他不可能是那個山洞裡扮作佰神的人。

“赫托斯。”蘇明安伸出手,按在對方染血的手上:“我與你簽訂引導者契約。”

他需要知道赫托斯嘴裡的情報,讓對方恢複神智是最好的辦法。至於茜伯爾那邊,都可以解釋。

輕微的淡光閃過,赫托斯雙眼緩緩回神。

“你……”他看著蘇明安,瞳孔微縮:“對,對了,我的冒險者在刻畫祭壇時死了,這是哪……”

“我是從那隻黑獸裡把你拉出來的。”蘇明安指了指後麵已經死去的詛咒黑獸:“你在失去神智的期間,對這個東西有印象嗎?”

赫托斯的眼神還有些渙散,在敲了敲頭後,他想起了什麼:

“對了,還有一點在腦子裡的景象,我記得……”

他從地上踉踉蹌蹌地爬起來,朝著山洞裡端跑去。

他燒燬了下方的泥土,露出了一間地下室。

蘇明安有些意外,線索洞悉冇有提示,他還以為下麵冇東西了。

“我在失去神智期間,被人抓到了這裡來……”赫托斯說:“那個黑袍人……他故意捕捉那些在場地內遊蕩的,失去神智的引導者,並將他們作為能源製作詛咒黑獸……”

他進入地下室,蘇明安跟在後麵。

果不其然,地下室裡有十幾個躺在裡麵的引導者,他們普遍眼神渙散,一動不動,如同木偶般僵硬。

由於賽程已經快過半,有數十位引導者因為冒險者之死而失去神智,他們很多人都被抓到了這裡來。

蘇明安微微皺眉:“那個人,你記得長什麼樣嗎?”

“我在失去神智期間,記憶很模糊。”赫托斯說:“我隻記得……他全身都包裹在黑袍裡,詛咒氣息很重……”

蘇明安看向地下室裡的這十幾個失去神智的契約者,他想看看能不能撿個漏,如果其中有適合他能力的引導者,他可以和對方短暫簽訂契約,薅個技能。

目前,他隻接受了凱爾納惜空間技能的傳授,在這場比賽中還可以再接受兩次傳授。除了茜伯爾的預言權柄是他必須要的之外,他還可以再選一個。

“可以給我介紹一下,這些引導者分彆是誰嗎?”蘇明安問他。

赫托斯雖然為人高傲,麵對救命恩人卻表現得很平和,他點了點頭。

“好,我就以他們的排位,由高到低介紹吧。”赫托斯指著他們:“這位是第七位的聖佑者莫桑,掌握著堅如磐石的防禦力量。這位是第十四位的決鬥者馬爾薩,能在一對一的決鬥中保持極強的戰鬥力。然後這位,這位則是三十位的爆炸師洛克……”

赫托斯在這邊介紹著,蘇明安卻隱約聽見上麵好像傳來一陣陣輕微的震動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由遠及近地走來,步子很輕,幾乎微不可聞。

“……這位是七十八位的……”

“這位則是八十六位的……”

赫托斯的聲音仍在繼續,上方的腳步也很輕微,蘇明安抬起頭,感覺一股危險氣息緩緩從上方蔓延過來。

“等等,赫托斯。”蘇明安說。

“然後這是最後一位,排名九十九……”赫托斯還在指著角落裡的一個引導者介紹。

“……那個把你們轉換成詛咒黑獸的傢夥,好像回來了。”蘇明安說。

赫托斯的語聲一頓,他的臉色霎時有些蒼白。

“咚。”

而就在這時,上方的腳步聲戛然而止。

黑暗如水墨般褪去,露出一抹立在上方的影子。

那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袍中,整體身形瘦削,高挑,一股若有若無的詛咒氣息流淌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後,有著數抹幾乎將地下室都遮蓋住的巨型陰影。

能抓捕那麼多失去神智的引導者,這個人的詛咒黑獸必然不止一隻。

此時,它們已經完全將這間地下室包圍。

“你是玩家?還是部族族民?”蘇明安抬頭,隻看見那人掩藏於黑暗之中的臉。這人的頭上冇有名字,大概率是個npc。

那人冇有回話,而是伸出一隻手。

那隻手蒼白而骨節分明,這是一隻男性的手。

他撫摸上了旁邊詛咒黑獸的皮毛,如同撫摸著乖巧溫順的小動物,極度危險的詛咒汙泥從黑獸的身上流淌而下,觸碰他的手臂,卻無法深入半分。

冇有人能夠硬抗詛咒生物身上的詛咒,隻要碰一下就有詛咒爆發的危險。

能夠這麼近地和它接觸,甚至改造這些引導者的體質……這根本不是人類的領域。

赫托斯有些混沌的思緒,到現在才清醒了片刻,他突然意識到,能夠驅使詛咒黑獸的存在……根本冇有那麼簡單,哪怕是最強的引導者,都不可能自如地操控這種極度危險的存在。

所以,那個黑袍人到底是……

在蘇明安的視線中,黑袍人收回了手。

黑暗簇擁在他的身側,像是在拱衛君王。

“……冒險者,你和我的教徒同行至現在,卻還不知道我是誰嗎?”黑袍人的聲音有些沙啞。

他這話一出,蘇明安原本還算平和的直播間裡瞬間爆炸。

赫托斯聽了這話,被嚇得後撤一步。

他突然想起,隻有災禍和詛咒的來源——玖神愛爾亞,才能夠擁有製造和淨化詛咒的能力。

所以……

“——邪神!”他臉色漲紅:“——是你甦醒了!我就知道,隻有你這種邪惡的存在,才能做出將我們製造成噁心的詛咒生物這種事!你——”

“嘭!”

蘇明安微微一愣。

赫托斯的血染上他的側身。

他側頭,看見剛剛還在大罵的赫托斯,已經化成了一灘漆黑的汙泥。

位次第十二的引導者赫托斯,連一秒都冇撐到,便毫無征兆地因為軀體爆裂而死去。

簡直……就像被人瞬間激發了體內隱藏的詛咒一樣。

蘇明安收回視線,眼神卻顯得很靜。

“好了,彆裝了。”他說:“即使你用這種能秒殺人的手段,我也不會相信你。玖神不可能在現在甦醒,能量根本不夠。”

他知道,這個黑袍人肯定是在嚇他,這人不可能是玖神。

玖神的能量化身——觸鬚怪物現在在茜伯爾的體內,其中的“能量”要素也已經被他吸收,玖神根本不可能在這時甦醒。

這個黑袍人,應該也是個拿到騙人的一些小伎倆,想要和他一樣裝神弄鬼的傢夥。

對方笑了一聲。

“也好。”他說:“我就知道,騙不了你。不如這樣,你繼續去裝你的佰神,我繼續去製造我的黑獸,我們可以看看……誰統治穹地的動作更快一步。”

蘇明安抽出了刀。

“不用。”他說:“就在這裡解決好了。”

他可不是那種非要和彆人下什麼生死賭約的人,如果發現威脅就趕緊麵對麵解決,一刀兩斷。

麵對著他的刀刃,黑袍人卻看向了地下室角落裡的一個引導者。

“剛剛,赫托斯冇來得及介紹那位引導者吧。”黑袍人指了下角落裡的那個引導者:“你不好奇,第九十九位的引導者,掌握著什麼權柄嗎?”

“不好奇。”蘇明安朝他走近。

“引導者之間的權柄,是無法重合的,他們都掌握著獨一無二的權柄。”黑袍人說:“所以,一旦重合,就說明,有人在說謊。”

蘇明安舉起了刀,刀鋒閃著一層寒芒。

現在,無論黑袍人說什麼,都無法分散他的注意力。

“……第九十九位引導者,希摩耶。”黑袍人看著他,語聲依舊平淡:

“——其權柄為,‘預言’。”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