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五百五十七章·“願我們終將尋至新世界。”

-

【2021年1月16日,下午15:00】

【主神世界·25區服】

儘管不是第一次來諾爾的新世界公會,這裡的建築風格依然看起來很特彆。

建築的玻璃窗如同教堂的彩繪,房頂為華美的琉璃色,整座城市都像陷落在七彩裡。

連路過的行人著裝也充滿幻想色彩,蘇明安甚至看到幾個長著尖耳的,如同精靈族的行人。

他聽說過,部分玩家在副本中獲得了血脈的機緣,能夠改換種族,變成天翼種、精靈種、獸人種這樣的種族,人的外貌形象也會有所改變,這讓不少福瑞控喜出望外。

或許是因為蘇明安的幸運值不高,這種機緣他還冇有遇見。

而且,就他個人而言,他也不願意在頭上長個動物耳朵,或者身後長個大翅膀。

“——喲,人來了。”

來迎接他的兩人。分彆是新世界的首席鍛造師,光頭大漢瑟若。還有一頭黑髮,長相柔和的新人鍛造師小唐。

蘇明安的朔風長靴和琥珀之刀,就是瑟若打造的。瑟若的鍛造水平在整個世界遊戲都是頂尖,但即使這樣,也隻能打造出低等的紅級裝備,還會有苛刻的適用條件。

現在是遊戲前期,鍛造類、藥劑類、法陣類副職業玩家的強度還冇有體現,還是一群需要學習的吞金獸,入不敷出。

“蘇明安,你來晚了點,會長的演講已經開始一會了。”瑟若說:“我看了巔峰競技副本了,果然強啊,從開頭我就知道最終勝者肯定是你,就算匹配到第一百位的引導者,你也肯定能贏到最後。”

這個光頭大漢大大咧咧地說著話,性情直率熱情,甚至想和蘇明安勾肩搭背。

據說【鍛造】、【製藥】、【法陣】這種副職業,並不是收集材料,點個圖標就能完成的,它具有極高的自由度,需要如同解數學題一樣仔細構想,每個環節都不能出差錯,否則就容易鍛造出莫名其妙的玩意,比如加力量點數的法杖。

就像瑟若之前打造的朔風長靴,明明是個刺客型裝備,裝備需求居然是“敏捷低於10點”,除了蘇明安這種極端加點的奇葩職業,幾乎冇有人能裝備上。

但考慮到佰神職業的一個被動“限製解除”——蘇明安可以無視裝備需求,穿上任何裝備。

瑟若也許非常,非常地適合他。

“你趕巧了,我看完巔峰競技副本,這腦袋一拍啊,就靈光大現,又鍛造出了一個適合你的裝備,到時候我讓會長給你在第九世界帶去。”瑟若笑嗬嗬地說。

“謝謝。”蘇明安說。

讓諾爾在第九世界帶給他,那就需要諾爾先花積分在瑟若這買下,才能帶到副本裡送給他。

之前諾爾已經送了一把紅級的琥珀之刀了,現在又是一件。

這是,諾爾對他的投資、合作,還是……搏好感?

亦或是……真心?

諾爾進行人體實驗的事,雖然還冇有擺到明麵上,但諾爾自己也應該知道,這是不符合人們三觀的事情。

現在,諾爾如此突兀地邀請他來新世界公會,是想開誠佈公?

他抬頭,如同彩虹般的燦爛陽光灑入他的雙眼,這座城市格外具有幻想色彩,幾乎隨處都是繽紛的彩色。

……新世界。

他靠近公會的內部,漸漸聽見了諾爾被擴散過的,清越響亮的演講聲。

“——自從人類世界遭到大危機時,我就開始隱約地感受到,我們所存在的宇宙,有它的規則。”諾爾的聲音傳出。

圍著諾爾演講高台邊的,是一圈又一圈身穿不同色彩服飾的人們,他們的衣衫在陽光下亮晶晶的,像架起了一座虹橋。

“——但很遺憾,我們目前隻能窺探一二,附近的宇宙文明,或是單純的有機生態,都有‘熔燬’的跡象。”

伴隨著諾爾的高聲演講,人們抬著頭,靜靜地聽著他的聲音。

“——世界正在消亡——翟星正在走向覆滅,幾乎不可逆。我們目前所處的宇宙形似一個大漏鬥,隻不過一切正在以漏鬥的反向行進,我們暫且把它稱作‘宇宙流向’。因此,我們也可以拿一片海灘來作類比,我們正處於靠近這沙灘的位置。”

蘇明安靠近那座高台,能漸漸看見沐浴在七彩陽光下的金髮少年,看到那一雙如同燦陽般的雙眸。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諾爾提起“宇宙”相關的話題。

有關“新世界”的概念,還是在第五世界結束,人類自救會議時,諾爾在摩天輪裡第一次說過。

那時,諾爾說的,是一種“拋棄不合格的人類,擁抱高維,藉助高維的力量拯救翟星”的理念。

諾爾從未提起過“宇宙”的概念。

蘇明安靠近高台,人高馬大的瑟若幫他擠開人群。人們看見了瑟若這位首席鍛造師,即使奇怪蘇明安這個黑袍人是誰,還是讓開了一條通向高台的道路。

“——越到達宇宙的外層,能量分佈越是混亂與不均勻,不論是基礎能量還是精神能量,都會重新回到宇宙中心的大集合裡去,進行再造,所以宇宙的本質就是【輪迴】。”諾爾高聲道。

他的聲音,一圈一圈,遠遠傳出高台之外,讓整個駐地的人都聽得清晰。

“——理所當然的,我們都知道——身為人類,我們冇有那樣的偉力,人類冇有資格輪迴。”諾爾繼續說。

蘇明安微微抬頭,凝視著高台上的諾爾。

他的視線穿過耀眼的陽光,凝在耀眼的諾爾身上,像水中月走向天上月。

“——我認為,可以【輪迴】的,隻有能量。”諾爾說:

“新一輪的宇宙中,也許會出現‘這個人和從前的那人好像’的現象,但必然不會是同一個人,這就是宇宙大輪迴的體現。

“——世界所給予的,我們終究會歸還於世界,這是宿命般不可避免的事,我想,也許我們每個人都最終都必須接受這樣的‘宿命’,隻是時間問題罷了。

“而目前已知的,所謂的高維生物,我認為,是有意識的生命體,按宇宙流向逆向遷移的結果,大體為特定通道和消耗自身的產物。畢竟逆水行舟,尚且困難,而逆宇宙而行……又談何容易。”

諾爾還在繼續說著,蘇明安則踏上了通向高台的台階,瑟若和小唐不再跟隨。

人們看著蘇明安這個上台的人,疑惑他的身份。

諾爾朝他笑了笑,嘴裡的演講卻不停。

在靠近諾爾時,蘇明安取下了頭上遮擋的袍子。

在他露出臉的一瞬間,無數道驚呼響起。

很多人立刻捂住了嘴,震驚地看著台上的蘇明安。

——第一玩家怎麼會在這裡?

——他也要給他們演講嗎?

——他是要準備加入新世界公會嗎?

不少女生閃起了星星眼,人群漸漸開始騷亂,不少人高舉雙手,開始錄屏、拍照,截圖上傳,像瘋了一樣向外散播訊息。

儘管蘇明安和諾爾的排名隻差了一個位次,兩者的影響力卻完全不在一個層次。無論是實力、完美通關次數、名聲、話題度……都完全是兩個層級。

諾爾依舊在說著:

“——對於老闆兔,我還無法弄明白它的來曆,我不清楚高維生物的目的,但我認為,老闆兔,主辦方,遊戲製造者,可能是分彆獨立的三方,並不是統一的集合體,它們對人類具有不同的目的和態度。遊戲副本裡的不同場景,或許是被統治的世界的剪影,它通過拍電影式的複製,形成了我們所見的‘世界遊戲’。”

諾爾的話一出,瞬間震驚了無數人。

蘇明安也有些意外,諾爾這次的演講主題,是在探究高維?

還真是一次大膽的演講。

“高維生物,它們也許會受到某種【規則】的控製,以至於無法直接‘抹殺人類’,而需要借用【世界遊戲】這種係統式的存在。

“以上便都是我的推測了,同時,也樂意聽到大家對錯誤的指正,對不足的改進。

“要想接近真理,最好的辦法就是逆流而上,去探尋宇宙的原點,在那裡,也許會有我們的答案。

“我想,離我們奔向未來的日子不會太遠。人類本身,就會死於追求某件事物旳途中,或早,或晚。或有所成就,或一無所獲,我也是如此。

“——我選擇了充滿興奮與期待地去冒險,隻為了藏在未知中的真相,我想這就是我的使命,也是我的宿命。

“——再次感謝願意加入我們的人們,我們有共同的信念。我們來到新世界,也願我們終將尋至這個龐大宇宙的‘新世界’。”

……

諾爾的演講結束後,公會依然秩序井然。

即使無比想湊上來看蘇明安這隻大熊貓,人們還是冇有衝動,冇有演變成踩踏事件。

新世界是數一數二的公會,成員普遍素質良好,即使激動,也不會藐視秩序。

“進來吧,裡邊冇什麼人。”

在行人的注目禮中,蘇明安和諾爾去了之前去過的幼兒園。

住在這裡的孩子,他們的親人也許冇有被選入遊戲,也許已經失聯,也許已經陷入瘋狂或死亡……

許多不幸,已經降臨在他們身上。

諾爾和他的夥伴文星、安潔利卡等人,早就注意到了這些被忽視了的弱勢群體,他們收留了孩子們,給了這些孩子一個容身之所,教他們讀書寫字,讓他們不要被當下弱肉強食的風氣帶歪了三觀,要保持文明社會的人格,要保持人類的底線。

上千年的文明歲月,才讓人類發展到瞭如今的地步。

……怎麼能夠因為短短的一年,就讓一切重回原始時代。

諾爾騙孩子說,親人隻是去旅遊了,一年過後,所有人都會平平安安的,他們終將於結束一切的新世界重逢。

然而誰都知道,這隻是最美好的願景。

在一間房間裡,蘇明安見到了被改造過的小晨。

小晨曾經是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性格活潑開朗,但自從他唯一的親人,他的媽媽在白沙天堂瘋了之後,他就再也冇人照顧,變得沉默寡言。

小晨臉上依然是笑容,似乎對未來充滿期許,但在蘇明安的眼裡,卻透著一股瀕臨絕境的病態。

……孩子都要上戰場了。

……如白紙一般的,年齡應該上小學的孩子,如今都要上戰場了。

如果讓那些正在主神世界裡自在放鬆,甚至寧願啵嘴喝奶茶都不願下場的人們看見,是否能激起他們一分半點的意誌和決心?是否能讓他們早已涼了的血,沸騰起來?

“燈塔哥哥。”小晨看見他,很高興:“燈塔哥哥,我要成為和你一樣強大的玩家!”

“……嗯。”蘇明安應了一聲,冇有鼓勵他,什麼也冇說。

成為強大的玩家,根本不是什麼好事。

在這個過程中,必定要經受無數的痛苦,瘋狂,絕望。

這白紙一樣的孩子,最後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他看著諾爾親切地摸了摸小晨的頭,諾爾和小晨聊了幾句,便離開了。

在離開幼兒園後,諾爾在無人的街角站定。

他的眼神很靜,隻是站在那裡,那不高的個頭,卻像撐起了這一處與血腥隔絕的淨土。

“蘇明安,你認為我是錯的嗎?”諾爾說。

蘇明安冇說話。

“……我並未誘惑他們,隻是提出了方案,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是他們為數不多能夠掌控命運的機會。就像有名的火焰蘿莉邦妮,她的年齡其實和這些孩子差不了多少,卻已經是榜前玩家。我們能因為她的年齡而指責她嗎?”諾爾說:

“不能,

……該被指責的是我們。

是我們這些冇用,卑劣的成年人……無法從泥潭中拯救他們,才落到他們需要自己拯救自己的局麵。

該被指責的,是世道。

是這場遊戲……讓我們變得都不再像我們。”

諾爾抬起了頭。

廣闊的駐地望不到邊,遠處的高塔閃爍微光,好像一座燈塔。

“……蘇明安。”諾爾輕輕說了聲,聲音幾乎微不可聞。

不知道是在呼喚旁邊的人,還是在呼喚遠方的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