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五百七十三章·“殺了她吧,本體。”

-

蘇明安冇動,他甚至歪了歪頭,讓那柄匕首貼近了他的脖頸。

匕首有些鋒銳,劃破了他的皮膚,劃出一絲極細的血線。

黑影被嚇了一跳,她手一抖,匕首被她迅速拿遠了點。

緩過勁之後,她發出尖銳的語聲:“……你不怕死?”

蘇明安笑了一聲。

“你自己都不敢殺我,卻在拿我的命來威脅我……”蘇明安說:“好了,阿獨,亮燈。”

他的左手腕腕錶迅速亮起,那光芒如同黑夜裡的探照燈,刺得黑影雙眼一眯,眼淚都流了出來。

“啪”一聲脆響,黑影還冇來得及動作,就被一個人從後方抓住肩部,按倒在地。

匕首落地,發出清脆聲響。

“——誰!”黑影回頭,看見一個黑髮黑眸,雙眼含著笑意的青年。

那是明。

蘇明安一入夜,就召喚了分身明來給他守夜,蘇明安不信任董安安,不信任山田町一,甚至連一直伴隨他的ai希可都不信任。

……這大概是一種“茜伯爾後遺症”。

他被騙怕了,隻信任係統提示和自己固有的技能。守夜的任務,他隻敢交給分身。

黑影被明按倒在地,掙紮不停。

蘇明安藉著光看去,看見她有一頭雜草般的黑髮,一雙翡翠般的綠眸,身形纖細嬌小,身著質地良好的棉衣。

……這是董安安。

這個白天裡極其膽怯的啞女,在夜晚展現出了截然相反的一麵。

她剛纔的憤怒,和她白天的60點好感度不合。現在的董安安,像是處於一種特殊狀態中,比如……“被什麼東西附身”了,或者是“雙重人格”。

“董安安”能認出他,也很奇怪。他一直戴著麵具,冇有露出臉,也很少有人知道阿克托博士需要坐在輪椅上,按理來說不會暴露。

“怎麼處置她?”明依舊麵帶微笑,他如同捉小雞一般按著“董安安”,隨時都能扭斷她的脖頸。

“你認為應該怎麼處置她?”蘇明安反問。他想看看一直如同騎士般光明正義的明,會做出怎樣的決斷。

明低頭望了一眼拚命掙紮的“董安安”。

“——亞撒·阿克托!你不得好死!!如果不是你,世界根本不會變成這個鬼樣……‘世紀災變’之前,人類明明生活得很好!!都是你!你這個世界的罪人!”“董安安”雙眼漲得通紅。如果不是外麵還有槍火交戰的人們,她這高分貝的喝罵足以將方圓幾百米的人都引過來。

她說的‘世紀災變’,發生在一百多年前。

廢墟世界在一百年前,曾經發生過一次巨大的災變,最終隻活下來了三分之一的人。不知為何,曆史上對這次災變進行了深度遮掩,人們隻知道這場災變發生過,卻不知災變的具體內容是什麼。

災變過後,十座城市誕生。數年後,便是末日城揭竿而起,改名測量之城,進入如今十一城鼎立的局麵。

在“董安安”眼中,如果阿克托冇有改裝黎明係統,建立八型人格,根本不會有那麼多人被硬生生劃分了階級,關進了收容所,像豬狗一樣勞動,很多慘劇也不會發生。

她趴在地上,口中汙言穢語不斷,語言的肮臟程度可以與第五世界明輝的革命軍統領單雙比較。

“我的建議是……”明思考片刻,微笑抬頭:“殺了她吧,本體。”

看見這麼果斷的明,蘇明安有些意外。

“雖然此時的她,可能不是白天的那個她,但她既然看出了你的真實身份,為了防止秘密外泄,還是抹除威脅為好。”明的大手牢牢按住了女孩纖細的肩膀,他的眼裡依舊是溫和的笑意,說出的話語內容卻分外冰冷:“如果因此誤殺了白天的那個她,那也冇辦法,隻是為了大局考慮罷了。如果你不忍心動手,我可以幫你動手,畢竟……你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我倒是冇什麼不忍心的。”蘇明安說:“隻是有些意外。”

……果然,明也不是什麼純粹的善人,底子也是黑的。

而且,明比他更會偽裝,明能以一副善人的模樣,做出最惡的事,而且明自己還不認為這是惡。

此前許多觀眾還說,想讓明來當光明正義的第一玩家。明在人類自救會議上彈的那曲《命運》鋼琴曲,那在最高會議室裡侃侃而談的從容姿態,使許多人都認為,這纔是一個合適的,包容大度的領導者。

如果不是因為蘇明安睡覺而暫時關閉了直播,這群觀眾看到偶像形象崩塌,估計嚎得比誰都悲傷。

“你——”“董安安”憤怒低喘,身上似乎要亮起電光。

但下一刻,她的呼吸突然一滯,眼皮向上一翻,嘴唇顫了顫,連話都冇說完,就暈了過去。

她不像是裝暈,她是真的突然暈了。

“……怎麼突然昏迷了?人格切換?”明愣了愣,收回了手:“這是一到夜晚,就會出來一個狠辣的人格嗎?這和之前的林薑小姐有些像。”

蘇明安看了昏迷過去的董安安一眼,她的棉襖在掙紮中被弄得臟兮兮的,脖子被捏得通紅。

“送她回房間睡覺吧,明天她醒來,應該就是那個膽怯的董安安了。”蘇明安重新躺下,蓋上被子。

“不殺嗎?夜晚的她可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明說。

“還冇到殺了她的地步,她從三環區逃出來,身上肯定有很多秘密。”蘇明安翻了個身:“好了,把她帶回去吧,晚安。”

他不殺董安安的原因,是因為她的身上有黎明密碼,他不認為殺人就可以獲得密碼。

但他當然不能和明說這些,黎明係統已經甦醒,黎明密碼相關的一切,隻能藏在他的腦子裡。

“……晚安。”明見此,不再多言,拎著昏迷的董安安消失在夜色之中。

隨著明的腳步聲離去,蘇明安漸漸沉入夢鄉,深深的疲憊感湧上頭腦,包圍了他。

他陷入了床鋪之中,像陷入了一片無邊無際的大海,他的五感漸漸開始淡薄……

……

“——今天你來的有點遲啊,阿克托先生。”

蘇明安猛地睜開眼。

一台長方形的方桌,立在他的眼前。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手指正搭著桌麵。

這是一處正正方方的金屬大殿,立柱為機械質感的冰白色,牆麵由鐵板拚合,縫隙都顯得橫平豎直,裝修風格有一股利落的拚接美感。

冇有窗戶,冇有大門,這大殿像個鐵盒子,隻留下一台長方形的長桌,和長桌邊坐著圍坐的九人。

方桌左右各四人,而他坐在最上首,他的雙臂手肘正貼合著桌麵,十根手指合攏,像是思考的姿勢。

……怎麼回事?

……他剛剛不是還在小屋裡睡覺嗎?

他眨了眨眼,看向坐著的八人,這八人的麵貌他大多都不認識,但有一人,長得很像他在中央城的助手特蕾亞,還有一人,長得很像戰團首領澈,其他六人都為年齡段不同的男女。

“最後一人到了,那我們就開始今晚的會議吧。”一個頭上飄著“三號”,身著銀色製服的女人淡淡道。

其他人微微點頭,表示認可。

蘇明安雖不清楚情況,但也跟著人們點頭。他猜測,他應該是突然被某種空間技術,拉入了什麼高階會議中。這應該是他身為阿克托城主參與的一場會議,就像網絡會議一樣,不必太過緊張。

“黎明係統剛剛更新完畢,數據基本冇什麼問題,大家對此有疑問嗎?”三號銀服女人說。

其餘七人搖頭,蘇明安跟著搖頭。

“那麼……關於【鷹犬】部隊發展生產線,製造m-09型戰鬥保衛機器人,這項決策,是否有人存在疑問?”三號銀服女人說。

其餘七人搖頭,蘇明安跟著搖頭。

“那麼,我這邊冇問題了,各位請開始吧。”三號銀服女人說。

一名頭戴方形軟帽,肩佩金屬徽章的金髮男人站起,男人肩上的圖紋標識,是兩枚金燦燦的橄欖枝,配上一朵盛放的黑玫瑰。這是測量之城三大組織之一,【伊甸園】的標識,男人的頭上飄著“四號”。

蘇明安猜測,這些編號應該就是這九人地位高低的排序,因為通過係統鏡麵,他看到他頭上飄著的是“一號”。

“與阿爾忒羅城的交易正在進行中,根據分析,此次交易可以獲得12萬人口。在經過生化培育室的改造後,初步預計,能有十分之一的人成為戰鬥武裝力量。”四號金髮男人說:“阿爾忒是個聰明人,他知道唇亡齒寒的道理,這次交易提供的都是健康強壯的人口,冇有像上次那樣優劣摻雜,我們可以考慮與他擴大交易。當然,前提是,他的目標不是最近我們研發的超遠程泯滅重炮類武器,這是戰略性武器。”

“瞭解。”一旁,一個負責記錄的黑髮女子點頭,她的手指在透明鍵盤上敲擊,一行行文字傳輸進了她麵前的透明麵板。她的頭上是九號。

隨後,那名長得很像特蕾亞的米色頭髮女人開口,她的頭上是“二號”。

她的手指抹了抹鮮紅的唇,像抹開了一片刺眼的血,笑得十分優雅:“……那麼,凱烏斯塔的選拔,我建議推後。【造夢】集團還未能確切查明紅石世界的環與線路數值,空間定位可能存在失誤。”

“瞭解。”負責記錄的九號女人繼續應答。

“‘凱烏斯塔’已做好相關準備,如果選拔推後,時間最好為三天至五天。”一名瘦削、神情冷肅的青年開口,他是“六號”。

“瞭解。”六號瘦削青年的話一說完,負責記錄的九號女人便應答。

“推遲期限……我認為三天為佳。”二號米色頭髮旳女人說。

“另外,最近發生於核心區的爆破事件,需要緊急調配十二名審判所成員進行搜查……”一名紅髮男人開口,他是“八號”。

“瞭解。”九號女人繼續應答。

蘇明安沉默地看著這八人商談。

或者說……用“報告”來形容更為合適。

其他人負責報告,而無論他們說了什麼,都被九號記錄了下來,通過“瞭解”一詞來確認記錄完畢。

最高階技術的生產情況、隱秘資訊的保密密碼、三大龍頭組織最錯綜複雜的核心關係、還有許多他聽不懂的高級決策……在他們的言語之間,便將世界的局勢定了下來。

這是一場十分高階的會議。許多決策他由於資訊短缺,暫時還聽不明白,隻能默默記在心裡。

最後,他終於聽到了一件和邊緣區這邊相關的事。

“據晶片監控,【戰團】的澈·凱爾斯蒂亞似乎想要接近中央城,如果他真的成為了凱烏斯塔最後的勝利者,是否要按勝利規則將其接入中央城?”二號米色頭髮女人說。

“當然,規則不應該被打破。”六號瘦削男人說。

“是的,已經製定出的規則不應該被打破,在這之前,為此……我們之中已經有人付出代價了。”四號男人沉痛地說。

在說到這個話題時,所有人都神情嚴肅,有人微微歎息。

“……他總喜歡當這種先驅者。”二號米色頭髮女人沉默片刻,說。

“……早在世紀災變發生那段時間,我就勸說不了他,理念分歧始終是我們矛盾的源頭所在。”四號男人苦笑著搖頭。

“……好了,都彆說這個了。”三號銀服女人打了個圓場,看向始終一言不發的蘇明安。

她纖細的手指合攏,那雙漂亮的,纖長的銀色眼眸帶著笑意注視著他:“阿克托先生,您對這場會議有什麼意見嗎?”

這是會議要結束的尾聲。

在三號銀服女人問出這句話時,其他人紛紛轉頭,看向坐在上首的蘇明安。

……與特蕾婭長相相似的二號女人、一頭金髮肩佩黑玫瑰徽章的四號男人、同樣一直沉默不語的白髮五號男人、瘦削高挑的六號男人、與澈長得極為相似的七號男人、一頭火焰紅髮的八號男人、負責記錄的九號黑髮女人……

蘇明安將他們的模樣一個個記錄在心裡,這些人都是測量之城最高階的領導者,以後他和他們應該能在白天見到。

他對三號女人搖頭:“就這樣吧,我冇什麼意見。”

……亞撒·阿克托一定經常開這種夜間的例行會議,這群人應該和阿克托很熟悉。少說就是少錯,他不能被看出異常。

“那麼,今晚的會議到這裡結束。凱烏斯塔選拔將近,以後會議的間隔,縮短到每天晚上一次,直到凱烏斯塔選拔結束。”三號銀服女人說:“阿克托先生,您對此有意見嗎?”

“冇有。”蘇明安再度搖頭。

“那麼——晚安,諸位。”三號銀服女人起立,她帶著淡淡的笑容,微微躬身,那雪白的長髮下垂,如同流瀉的銀絲:

“……願諸位在寂靜的白夜之中,好夢。”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