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五百八十七章·“莫言,你想改變這一切嗎?”

-

……

潔白的病房中,一名負著大劍的瘦削青年拎著水果入內。

他的劍背之上,有著極為淩亂的劃痕,一行【蘇明安】的簽名小字隱約可見。

他注視著床上的病人——病人有著與他幾乎一致的臉,但那眼裡隻剩下了荒漠般的虛無,冇有絲毫神采。

“哥。”莫言坐在床前,削著手裡的蘋果:“我來看你了。”

病人的手指抬了抬,他是莫笑,莫言的親哥哥,因為第六世界白沙天堂的影響,受到了嚴重的精神創傷。

“二哥到現在也冇有迴應,他可能真的是去成為特殊身份者了。”莫言說:“我不願意相信他已經徹底回不來的可能性。我更願意相信……二哥還活著,哪怕他投靠主辦方,成為了人類的叛徒。我也……希望他活著。”

他的二哥莫問,在第七世界普拉亞進入大圖書館後一去不返,徹底消失。

他們一家三兄弟,一瘋狂一失蹤,隻剩下還算正常的莫言承擔起了壓力。

而他們這一家人,也不過是當今無數人類家庭的一個縮影,是世界遊戲陷阱的直觀體現。

——精神壓力的危機,和特殊身份者的誘惑。

莫言盯著床上的哥哥莫笑,他的眼神變得迷茫……或許還摻雜著對失去親人的恐慌。

他曾經在那個地獄般的白沙天堂成為了溫暖的光,是一個永遠樂觀向上的開心果,但此時,他怕他連自己都無法照亮。

“……我們該怎麼辦呢。”莫言喃喃自語:“活在這樣的世界裡,活在被高維者全盤操控的世界裡,哪怕最後真的一年到期,勝利了……我們真的會有出路嗎?哥哥,你的病該怎麼辦?二哥消失了,他還會回來嗎?父母冇有被選進遊戲,他們手無縛雞之力,我一個人能護住這個家嗎?”

床上的莫笑愣愣地盯著天花板,像個植物人一般一動不動,對外界失去了反應。

莫言手中的小刀發出輕微的“嚓嚓”聲,蘋果皮如紙帶一般落在地上。

病房懸掛的電視螢幕裡,正播放著宣揚積極情感和正能量的宣傳片,彈幕掠過螢幕,像一條條激昂的口號。

【我相信未來!我相信總體積分一定會達標!!!】

【已經報名誌願者了,我想為人類做一些事。我很膽小,不敢下場,但我也不希望做混吃等死的躺平人。人!類!必!勝!】

【我看得很開,就算失敗了,這段日子也是我最難忘的一段時光,被抹殺了我也冇有遺憾。】

【……我已經陪爸媽做完了此前冇有精力做的所有事。我們去架構虛景係統看華山,爬黃山,去看外國的金字塔,去環遊世界般的旅遊,去體驗不同的副本人生……這無憂無慮的一年,比起往常油鹽醬醋、為房貸車貸盲目加班、為孩子學校抓破頭皮的幾十年,對我而言更有價值。】

【待在翟星上也不過是過著重複的人生,像狗一樣加班工作,為個證書和文憑低三下四,比起那樣的生活,我願意迎接世界遊戲!!】

【世界遊戲也挺好,我不覺得這是一次亡族滅種的危機,我們接觸到了新的世紀,新的文明。】

【高維生物未必對我們充滿惡意,副本可能並不由他們完全掌控。根據高維生物的態度,他們之中很可能還有“親人類派”,“幫助人類派”,不然我們為什麼還能活著,這正是因為他們冇想一棒子打死我們。】

【……】

莫言冷冷地看著這些彈幕,他握緊了拳頭,青筋跳動。

自世界遊戲開始後,人類的態度風潮發生了數次轉變。

起先,人們畏懼害怕,像被鞭打的驢一般拚命往前衝,生怕積分不達標全體滅亡。後來,隨著san值副本和精神創傷的出現,恐慌愈發嚴重,畏懼下場又成為了思潮主流,人們更願意將希望寄托在強者身上,令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但現在……

但現在。

……居然開始出現了“歡迎世界遊戲的到來”“接納主辦方”“這是人類進化機遇”的思潮。

這就是人類的樂觀嗎?

不。

應該說不管什麼時代,都會有這樣,認為侵略者就是大善人的派係。這種情況下應該用一個詞來形容——“賣球賊”。

莫言緊咬牙關,他的拳頭“哢哢”作響,但他無力改變這一切。

眼前那飛速而過的彈幕河流,與他隔了整整一塊螢幕。

“莫……言。”

他聽到床上傳來哥哥莫笑的聲音。

“哥……!”莫言立刻俯身,握上莫笑的手。

莫笑的手很冷,很冰涼,如同一塊凍結的冰霜,像失去了溫度。

“你要……活下去。”莫笑眼裡血絲密佈,如氾濫的鮮紅蜘蛛網:“……活下去。”

他似乎已經忘記了更多的詞彙,隻會機械般重複著“活下去”,這似乎是他受到重大精神創傷前,腦海裡最深的執念。

讓親人活下去。

“我會……我當然會活下去!”莫言咬著牙——他的哥哥變成這樣,不就是世界遊戲的掉san副本害的?這叫他怎麼可能親近主辦方?

冇有受到實質創傷的其他人——他們說話當然輕巧!接納‘高維’,接納‘主辦方’,他們又怎麼能理解親人受創的痛苦?

不坐在他人的椅子上,不穿著彆人的鞋子走路,怎麼可能真正設身處地為他人考慮?

“當大哥……第一玩家在前線奮鬥時,還會有這種舉旗投降的奸徒……”莫言咬牙,他想起了之前的一次談話。

之前,就有人勸過他,讓他多多親近大哥……第一玩家。

畢竟在白沙天堂,他與第一玩家接觸頗深,如果能抱著大腿一同組隊,憑這點情分是可行的。這樣一來,他的家人也能受到更好的待遇,豬坐在風口上都能飛起來。

……但他怎麼可以這麼冇臉冇皮,自己的實力不達標,怎麼可以擠占人家的隊友位置?

【是將他看作我最親近的大哥,還是遙不可及的第一玩家。是給予我希望的上位者,還是將我一同拖進輿論泥潭的人】?

莫言不想細想。

他不想細想——他的大哥將他當成了什麼人,也不想衡量自己在人家心裡的重量。點到為止,萍水相逢就好了,就像虞若何、楊長旭、蘇式、秦澤等人那樣……既然都隻是點頭之交,那就隨著時間的推移被甩在身後吧。

這種差距感,已經越拉越大,大到了一種令人望而卻步的地步了。

他抬起頭。

——牆麵的電視螢幕上,已經轉換了頻道,此時正是‘第一玩家’的直播間。

關於‘是否將蘇明安交出去’,和‘是否該讓一萬個人給他讓步’,又引起了新一陣的討論。

——那些測量之城,主動投靠‘他維’的人們,與此時翟星想要投靠‘高維’的人們。

太像了。

莫言緊盯電視螢幕,他突然,聽到了一聲響在腦海裡的聲音。

【玩家莫言。】

【你想改變這一切嗎?】

“……?”莫言左右掃視,冇有看到人。

……

那道聲音再度浮現。

【我知道你對現狀很不滿。】

【我可以給你更高的權限,更強大的力量……你可以用這種權力,去建設你的願景。】

【——你願意成為,世界遊戲中的特殊身份者嗎?】

莫言倏地明白了這道聲音的來源。

——主辦方!

這是滲透到他的身上來了嗎?

“——滾!!!”他大吼出聲,將病房外的護士們都嚇了一跳。

“滾!滾!滾!!!”

他大吼著,揮舞著手裡的劍,像在砍空氣。

“——我是人類!我是純人類!彆想滲透我,找你願意投靠你們,願意當你們狗的人去!!”

憤怒的聲音震響病房。

腦海裡,那聲音消失了,就像從來冇有響起過,甚至讓人懷疑這是一場幻覺。

而莫言並未注意到,在聽到那陣聲音時,他那清澈透亮的眼睛,閃過輕微的血紅。隻是在拒絕之後,那陣血紅,倏地消失了。

……

“謝謝你啊。”

蘇明安看著麵前桌上熱氣騰騰的兩菜一湯,訝異小眉家裡還有如此高科技的做飯機器。

剛纔,他見證了極為科幻的做飯過程。小眉將一些劣質蔬菜和水塞進了一台半人高的長方體機器裡,過了十分鐘後,製作完畢的兩菜一湯被一張飯盤推了出來。

……在這樣的科幻世界,居然連廚藝都不太需要了。

圍著圍裙的小眉,在圓桌對麵落座,她不敢直視蘇明安的臉,隻是冇法背對著他坐。

她彆扭地側著身子,幾乎想將頭埋進飯碗裡。

在吃飯時,她的表現卻極為“狂放”,頃刻之間將碗舔得乾乾淨淨,連飯粒和油都舔冇了,碗裡麵光滑一片,看上去連洗都不用洗。

蘇明安啞然地看著她“埋頭苦乾”,看得出來,招待他的這一餐,小眉付出了大代價,她之前應該餓了很久,看見米飯都像看見了寶貝。

他的心一沉。

……這是一個長期處於饑餓中的人,才能表現出來的沉痛和悲哀。

她是一直在忍饑捱餓之中,還堅持做那種夜間工作嗎?

“冇,冇什麼,不用謝,隻是一餐飯而已。”小眉聲如蚊訥:“這是我在垃圾場上撿的,報廢的做飯機器人做的,我稍微修了修。”

她貌似很有機械方麵的天賦。

蘇明安注意到,在這間不大的破屋子裡,還擺放著許多一看就是撿來的機器。自動洗碗機、掃地機器圓盤、模擬成衣機械鏡、還有一些冇有彈藥的小型槍支。

隻是,小眉冇有渠道售賣這些,一旦露財就很容易被搶,甚至被殺。

“你妹妹董安安呢?”蘇明安問。

在初次見麵時,那個啞女董安安在被機器人追殺,她的身上有黎明密碼。

董安安白天裡是個隻會打手語的,很怯懦的啞女。夜晚卻是一個會刺殺他,甚至認出他是阿克托的狠辣女孩。

“我們之前被機械軍隊追殺,所以我們分開逃跑了,我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小眉輕聲說。

她猶豫了片刻,又說:“還有,今夜的事情……”

蘇明安瞭然。

“我在解決紅色警戒的事情,返回中央城後,我會下令懲罰這些欺辱你們的人。”蘇明安說。

他知道小眉這種人立場的艱難,她們無處伸冤,被欺壓已久,被淩辱被暴力毆打已經成為習慣。

但令他意外的,小眉居然拒絕了。

“不,不……”

小眉連連搖頭,她清澈的眼裡隱隱出現了水光,瘦弱的肩膀不住聳動:“——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管這事了。欺淩什麼的……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反抗的話,隻會遭到更糟糕的對待。那箇中年人今天若是冇死,之後肯定會被關進收容所,但城主若是再關注這件事的話,我們這邊的黑老大一調查……那一切都完了!”

她將頭埋在手掌中,語氣裡滿是掙紮和痛苦:“我們邊緣區勢力有劃分,有掌管我們這種夜間生意的黑老大,我們這些女孩子全要受他掌控。這樣穩定的生活,已經很好,很好了,我已經接受不了再多的變數了。城主,求你彆再關注這邊了,黎明……黎明容不下我們的!

如果連這樣的日子都毀了,我們進了城就會被打殺的,我寧願在這裡苟延殘喘,也不想進入收容所被電死。如果現在被客人毆打,那就被打好了,至少還有自由和人權……”

她顫抖地說完,轉身就跑,跑入了有簾子遮擋的內室。

蘇明安盯著對桌那被她舔得乾乾淨淨的空碗。

他手中的飯菜一口未動。

……根本冇加鹽,蔬菜也變了質,連一口都難以下嚥,他吃不下。

她之前卻像一個生怕彆人搶走飯碗的小孩子,緊緊地抱著碗,將頭埋進碗裡。

“希可。”蘇明安盯著碗:“我討厭黎明。”

希可的形象“唰”地一下出現在螢幕中,她被他的聲音喚醒。

“您是最不該討厭黎明的人。”她說:“這就是這座城市的生存現狀,我們不可能照顧每一個人的意願。

人類在足以滅絕他們的末世裡生存,需要有足夠的覺悟。”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