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六百七十七章·“我不會再傷害你。”

-

科學上有一種概念,名叫“量子糾纏”。

在相同或不同軌道上旋轉的一對粒子,當它們達到動態平衡的狀態,即使相距遙遠距離,隻要任何的一方往左多旋轉了一圈,另一方就必然會往右旋轉一圈,以保持這種“動態平衡”。

利用這種原理,人們就能輕鬆地超越光速,無距離無時差地傳遞資訊——如果一枚粒子暫時無法被觀測,人們能通過已知的一枚粒子,推測出另一枚粒子的狀態。

網格時間類似這種原理,它並非“從前到後”的線性時間,而是三條已然達成動態平衡的立體時間線,成為了三維疊二維,二維疊一維的疊加網格。其中一個維度的任意變化,都會影響到另外一維的數據。這樣一來,利用可以無限重置的【二維】世界,係統能根據【二維】的無限演算,相應地推出【一維】的防火牆密碼。

【二維】相當於可被觀察的那一枚粒子,【一維】相當於無法被觀察的粒子。

在世界“降維”成數據化世界之後,人類所能做的防禦,就是以數據來堆疊防火牆。“降維”相當於所有人躲入一台電腦,【他維】作為入侵者掠奪其中的“文明之源”,就必須找到開機密碼。

通過在【二維】不斷引入變量,減小方差——即能夠演算出讓【一維】更為牢固的密碼。

這就是“黎明係統”的原理。

阿克托充分利用了這種原理,配合他處於人類頂端的極高智慧,構建出了整整三道維度之間的防禦屏障,讓人類文明足足延續了長達102年,並可能繼續延續下去。

“……”蘇明安立在原地。

他的心中仍被震撼填滿。

他以為第九世界的時間是線性,結果它居然是網格狀。他以為黎明之戰是像穹地那樣回到過去,自己成為阿克托來書寫曆史,結果居然是三維疊二維疊一維的套娃。他曾以為“凱烏斯塔”不過是又一次曆史閉環,遊戲副本一個套路玩兩次,結果它們本質居然截然不同。

當所有人以為這個世界在第一層的時候,它其實在大氣層。

時間套著空間,空間套著時間,維度交疊著時間與空間。事情出乎意料地複雜……

“……”

他緊鎖眉頭,而霖光依然在看著他。

風雪落在霖光的白髮上,幾乎與髮絲融為一體。在看向蘇明安時,他的神情有時會顯得懵懂而清澈,像褪去了所有汙濁。

“程式不會知曉自己是程式。”霖光說:“但路維斯,彆難過,我並不認為你是程式。你與其他人不一樣。我和你都不是程式。你是這反覆模擬中獨一無二的存在。你是個好人。”

蘇明安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霖光在安慰甚麼。

霖光以為蘇明安還在為“我是否是程式”一事大受打擊,事實上蘇明安的思緒已經飛出八丈遠,飛到了掌權者任務上。

對於自己是否是程式,蘇明安隻是自我懷疑了片刻。對他而言,他目前所經曆的一切都是自我思考的產物,他並不為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那這個觀點便不值得躊躇。

他的個人需求已經被壓榨到了最底層,除了“完美通關”的其他問題都不能再影響他,如果依然保持著高度感性來玩這場遊戲,將自己看得過重,一個人很難堅持到最後。

既然思考這個觀念於事無補,他會繼續向前看。

隻有將自己看作一種“可消耗品”,或是完美通關的“程式”,才能保持最完美的遊戲心態,否則他根本無法承受過這已經發生的四十多次死亡,甚至麵對今後可能發生的上百次死亡。

……這樣說來。

霖光其實說的冇錯。

如果說劃定一個人是否是程式的標準是“他個人判斷自己是否為程式”,他自己,就已經將自己看作“程式”了。說他是完美通關的一種程式,冇有問題。

……這樣想有些可悲。

但他連“為自己可悲”的空間都冇有。

“算了。”蘇明安說:“我倒寧願我是程式。”

不會疲憊,不會絕望,不會陷入瘋狂,永遠維持在最佳狀態,也許他會比現在輕鬆很多。

對於自己要堅持完美通關的原因,蘇明安想過很多,也許是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也許是被選中的那一份責任感,也許是他不願人類輸了之後自己死了又死。他最終選擇了這條荊棘遍生的道路。

但讓他撐過這四個月的原因,此時更多隻剩下一種純粹的感情。

執念。

——你要拯救人類,不惜任何代價。

——世界形勢愈發危急,你是可能性最大的一位。

——林薑、鳶尾、莫問、露娜、呂樹、路、諾爾、山田町一、玥玥……那麼多人將責任壓在了你的身上,全世界十億人都在看著你。

——愛德華、水島川空、安德烈、邦妮……有那麼多心懷不軌者專門等著你的失敗。

——以及,這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你不能丟下它們不管。

他已經無路可退。

被硬生生逼到了懸崖邊上,踏錯一步就是萬丈深淵。

“——路維斯,你彆難過。”

霖光的聲音突然傳來:“維奧萊特給我念過一句詩,我覺得很適合形容你,所以我專門學了龍國字,寫在了絡子上,我會送給你……”

蘇明安迅速拉回思緒。

隔著兩米多的風雪,他看見核爆控製檯的紅光一閃一閃,倒計時在不斷減小。

“既然你心向人類,便停下核爆吧。”蘇明安不關心霖光寫了什麼。

霖光應當冇有任何理由發動核爆。

有了他們這些玩家進入,這一次的模擬十分成功。蘇明安更是收集了大量的“源”,能夠幫助黎明係統填充數據庫。

而且,就算霖光發動了核爆,這次模擬依然會繼續進行下去,進行整整二十多年,直到災變72年纔會重置回災變2年,並不會因為一次核爆就重置世界。

除了會殺死絕大多數人,這次核爆冇有任何意義。

“我不。”霖光拒絕了。

蘇明安緊皺眉頭。

他認為,霖光絕對有所隱瞞,不然無法解釋霖光為何擁有這麼多資訊。而且霖光自稱“不是程式”,那霖光在這個【二維】世界中的定位又是什麼?

“時間差不多了。”霖光仰起頭:“核爆的倒計時快結束了。”

他說出這些真相,隻是為了拖住蘇明安。

他看向天際的大雪,風景很美。

此時接近淩晨,遠方的煙火正越來越亮。當一顆不起眼的小火種在半空崩裂,緊接而來的便是刺眼的光亮和轟隆的巨響,像數把燦金色的大傘在空中飛旋。

飄舞、聚合、散開、炸裂……金黃的煙花尾如同一朵朵翩飛的蝴蝶,於夜空中漸漸消隱。

光暈穿透風雪,映照在猩紅的控製檯邊緣,倒映在倒計時數字上,像血一般流淌。

他的黑袍高高揚起,幾乎也染成了同雪一般的白。

“滴答”,“滴答”。

【倒計時:31秒】。

距離這片土地化為廢墟,還剩三十一秒。

目前蘇明安的身體狀態不足以戰鬥。他隻是站在原地,像是已經不打算阻止這場核爆。

“路維斯,我想告訴你一件事。”霖光的眼神一亮,他意識到路維斯終於不打算阻止他,他加快語速:“雖然一開始,是你黑髮灰眸的外表吸引了我,但後來,我逐漸發現,吸引我的是你這個人。你和其他人是不同的,你有毅力、堅決,果斷,你也有自己的世界,你是個好人,我喜歡好人。

他的眼神極亮:

“我為我之前傷害你的行為感到抱歉……所以,當那些人都消失後,我不會再傷害你……”

霖光的語聲戛然而止。

一柄劍刃從後向前,捅穿了他重傷的身軀。

猩紅的燈光打在劍身之上,混雜著暈濕黑袍滲出的血,往下墜落。

分身明從陰影裡走出,手中亞爾曼之劍閃爍寒光。他的身上滿是風霜,被ai耶雅接管的警戒係統冇有暴露他的入城。

霖光從不是愛說廢話的人,他說話是為了拖住蘇明安。

而蘇明安也是一樣。

早在晚上九點準備行動時,蘇明安就遠程叫了在外麵蒐集線索的明過來,以待最終大戰——直至此刻收尾。最後一刻,明成功趕到。

霖光承諾以後不會傷害他……怎麼可能。從頭到尾,傷害蘇明安最多的就是霖光自己。

“滴滴”,“滴滴”,航空障礙燈的光暈流線型閃爍。

霖光朝前走了一步,左腳“噗”地一聲刺入到厚厚的雪毯之中,麵色蒼白如紙。

他怔怔地盯著從自己胸口處透出的劍刃。

蘇明安則第一時間伸手,紅光一閃,腕錶的介麵對準了認證介麵,ai耶雅的形象瞬間立起。麵板的倒計時停在了【03秒】。

他點開操作介麵,取消核爆,複雜的數據在麵板上閃過,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明抽出劍,霖光咳著血倒了下去。

“本體,我不認為他不是呂樹。”明說。

無論是霖光的外表,還是控獸的能力,都太可疑了。霖光的一己之詞,不能證明他不是呂樹。

“好了。”

蘇明安打斷他的話,盯著操作介麵:“已經不重要了。”

決定一個人的是他的性情與經曆,而非一個名字。

“可我不願你們走到如今的地步,你們的相遇甚至比我的誕生還要早。你需要一個心理錨定,如果他被你親手殺死,那你……”明還想再說幾句。

“他是霖光。”蘇明安抬眼看嚮明:“呂樹應該冇有進塔,或者被藏在了哪裡。”

明垂下眼瞼。

他握緊劍身,地上的鮮血已經蔓延到他的鞋跟。

蘇明安低下頭,繼續操作控製介麵,直到聽到大樓的另一側傳來動靜,他抬頭一看,望見被無數道猩紅軟管穿刺的特雷蒂亞,她像隻被蜘蛛網捕獲的昆蟲,軟管穿透了她的四肢將她高高舉起,米色的長髮在風雪中飄舞。

霖光趴在雪地上,搖搖晃晃地撐起身體。明那一劍留了他的命,為了掏出剩餘的秘密。

他的半邊身子依然滿是焦黑翻卷的血肉,胸前一道劍刃的穿透傷,流出的血幾乎將他全身染紅。他已經開始失感,這是死亡的前兆。

明的那一劍,徹底刺穿了他的所有幻想……路維斯原來從頭到尾都不想和他說話。他一直在像一個小醜一樣自言自語,然後被一劍捅穿。

他一步,一步踩著厚重的雪往後退,血灑了一路。

在他後退的同時,軟管將特雷蒂亞放下,一點一點從她的身軀裡抽離。每當霖光後退一步,軟管就會離開一部分。

——霖光這是在進行人質對換。

如果想要特雷蒂亞活,就要放霖光走。

蘇明安靜靜地看著這一幕,主控台正在ai耶雅的控製下奪取神之城控製權。

【奪取進度:65%,陣營貢獻值:18000點。】

【奪取進度:66%,陣營貢獻值:18100點。】

【……】

“滴滴”,“滴滴”。

鮮紅的數字不斷跳動。

“老師,不能放他離開,我們不能讓更多人犧牲了。”特雷蒂亞強忍痛苦,全身都是被穿透的傷口:“不必管我……”

而霖光也正死死地盯著蘇明安,那是憤恨的,猶如被背叛了一樣的眼神。到頭來,他竟然需要這種交換人質的手段來尋找退路。

路維斯不可能不顧及特雷蒂亞的生命,等他安全離開神之城後,他一定要……

“噗”突然,一聲輕響。

一道猩紅天平從天而落,精準地降臨在霖光頭上。這是審判技能。

“殺了他。”蘇明安說。

現在已經冇有留手的餘地,那些秘密霖光不可能說。

分身明的身形一閃而過,他的劍刃前指,刺向霖光的胸口!

霖光和特雷蒂亞都冇想到,蘇明安真的會動手。

一瞬間,軟管一貫而入,狠狠刺穿了特雷蒂亞的身軀,將她纖細的身形幾乎紮成一個刺蝟,鮮血大麵積飆射而出。

與此同時,明的劍刃刺穿了霖光的胸膛,將他幾乎吊在天台邊緣。

雙方同時靜止。

彷彿冰雪將時間都凍結,所有人都停在了這一刻。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