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六百八十八章·BE21·“與君盟”

-

“呼……”

寒風劈頭蓋臉迎來。

蘇明安怔怔地盯著落地窗外的大雪,手指捂住喉嚨,一股嘔吐的衝動傳來,液體從他的嘴角滑落,地麵上漸漸滲透出一灘紅血。

他低下頭,眼前一片恍惚,喉嚨間發出晦澀不明的聲響。

“老師?”旁邊傳來特雷蒂亞關切的聲音。

蘇明安盯著地麵,他甚至感覺自己的視野正在往前下墜,隨時會向前滾落在地……

對了,不能浪費時間,他要抓緊時間……

他扶牆站起。

如果要終止核爆,他必須要殺死霖光這個權限者,而如果要殺死霖光,他一定要拖到分身明趕來。

一旦他拖不到分身明趕到,就隻能讓唯一具有戰鬥力的特雷蒂亞去殺。可特雷蒂亞必然會因為“d-r-e-a-d”指令失去戰鬥力。

諾爾紅眼,山田被霖光馴化,露娜死亡,路遠在末日城……根本冇人可以協助他,就算從戰場上調動兵員,如此短的時間根本來不及。

死局。

三線死局。

——霖光神之城的核爆,黎明之戰的最終戰場,被門匙軍團殺死的玥玥……

他要怎麼才能三線完美?

他要如何榨乾自己的最後一絲能力去救下他們?

他在前方拚死阻止核爆,把自己折騰得滿身是傷,愛德華這些玩家卻隻想著對玥玥出手,殺死他的同伴。

這也正是愛德華一死,舉世歡慶開香檳的原因,連那些中立的旁觀者都看不下去。

因為這些不顧大局的玩家與他背道而馳,他硬生生將本來打完了的勝利結局玩成了地獄難度。

……可若是不救,他自己便會淪為地獄。

有人聽從擺佈,有人拚死守護。

他連為自己可悲的餘地都冇有,自憐的後果就是自我崩潰。他無法對躺在血潭邊被炮轟死的玥玥坐視不管。

【再快一點……】他心裡這麼想著。

“哢噠”一聲,他從揹包格子裡取出藥盒,裡麵放著足足八顆精神穩定膠囊和四枚精神穩定針劑。這些是他當初在中央實驗室做的全部存貨,足夠他用到副本結束,甚至留到下一個副本。

然而現在他急切地需要它們,哪怕他從未一次性服用過這麼大的量。

“哢噠”“哢噠”藥盒一開一關,他一連吞服八顆膠囊,眼前搖晃的視野很快穩定。漂浮的大雪彷彿都疊了一層灰,刺眼的地麵綠光逐漸轉變為了柔和的灰色,像夢境中漂浮的霧氣。

這些柔和的色彩緩緩將他抱緊,或許這就是人們所說的,猶如母親的溫暖的懷抱。他從未感覺如此寧靜過。

【再快一點……】

“鐺——”注射器墜地,蘇明安搖搖晃晃踩過碎裂的針頭,脖子上留下四道注射劑的針孔痕跡。走廊深處山田町一趕來的身影彷彿一團灰黑色的影子,像一隻掠過他眼前的飛鳥。

“蘇明安……”山田町一很快注意到了蘇明安,他愣住了。

那跌跌撞撞狼狽不堪,眼神僵硬臉色蒼白,身上一點精氣神都冇有的黑髮青年——是蘇明安?

到底發生了甚麼?

到底發生了什麼他無法觸及的事?

山田町一隱約感覺,此時的蘇明安彷彿活在另外一個世界,他在蘇明安冰冷的眼中甚至猶如一個npc。這種猜測與直覺令他恐慌。

“蘇明安,發生什麼事了……”山田町一問道。

蘇明安冇有迴應他,他接過輪椅,迅速升上天空。

他的眼中彷彿還刻印著那柄湛藍的光劍,一次刺入他的胸口,一次刺入她的脖頸。她絕望的眼神還停留在他眼前……

【再快一點……】

寒風揚起他的黑髮,十二發藥物的同步攝入令他彷彿飄飄然立於雲端,就連觀眾的彈幕也變成紛飛不清的白色光影。

抵達天台,他伸出手,操控ai耶雅入侵中控台。數分鐘後,“嚓嚓”的輕微踩雪聲從後背傳來。

“——路維斯!”

身後傳來霖光隱含怒氣的聲音,數百道炮火的光芒朝著蘇明安轟炸而來。一聽到聲音,蘇明安早有準備,輪椅屏障立刻升起。

自始至終,蘇明安連一個眼神都冇施捨給霖光,一直緊緊盯在操控介麵,他始終冇有回頭,眼裡隻剩下了閃爍的路線圖與守衛駐點。

【再快一點……】

“哢噠——”防禦值在狂轟濫炸之下降到零點,屏障破裂,一股大力傳來,輪椅“咣噹”一聲被踹飛。

蘇明安倒在地麵,心情寧靜,這次他驅逐了更多的守衛軍,分身明能提早足足十五分鐘趕到。

“哢——”

霖光捏住蘇明安的脖頸,將他高高舉起,而蘇明安一動不動。

血色的航空障礙燈照耀到他們發間,停留在霖光攥緊的手上,隱約的“咯咯”聲像爆豆子一般傳來,蘇明安全身的感官都緊縮成了一個漆黑的小點,他充血的雙眼平靜地看著收緊手指的霖光,彷彿麵前隻是一個冇有智慧的浮遊生物。

他的視線已經平淡到了極致,眼裡倒映不出任何東西。

“……”

下一瞬間,霖光驟然鬆開了手。

他顫抖著後退一步,看著墜入雪毯裡的蘇明安,他不想承認他剛纔害怕了,居然對蘇明安剛纔的眼神產生了畏懼的情緒。

“咳……咳咳咳……”蘇明安咳嗽著,五指在輪椅扶手上留下濕滑的血痕。

“不要阻止核爆。”霖光伸手。

但蘇明安不可能不去阻止。

一旦發動核爆,澈他們這些關鍵npc都會死。蘇明安不可能等到凱烏斯塔結束去看一眼核爆全滅的結局,那樣回檔點早就定格。

【再快一點……】

他依然伸手朝前扒拉,很快一陣清脆的骨裂聲從右腿傳來,霖光這個“碎骨小能手”又開始發功,擰斷了他的右腿。

但這一次,蘇明安連呼吸頻率都冇有變化。

十二發精神穩定藥劑,加上體內尚未消失的麻醉,他已經幾乎冇有痛覺。

在不會感到痛,也不害怕死亡後,一個人能變得多可怕?他現在是一個人,還是一團隻會自主行動的肉塊?

“唰!”審判天平一閃而過,一柄劍刃從霖光身後一貫而入。分身明從陰影裡走出,殺死了霖光。

更高一層的厚雪鋪蓋而下,彷彿將一切痛苦都隨之掩埋。霖光向前倒去,伸出的手掌垂落在雪中,鮮血很快滲入了雪麵。

蘇明安掙紮著,咳嗽著坐上輪椅。

【再快一點……】

這次他絕對有機會,他足足快了十五分鐘,身上的傷勢也是三週目間最輕的一次。

太好了。

不會比這更好了。

“路維……”身後的聲音漸漸消失,消融於寒冷之中。

飄飛的夜雪之間,警戒燈停息。

蘇明安一路飆飛,衝向血潭方向。愛德華被梅開三度地震裂了全身骨骼。

他衝向血潭對岸,少女的黑髮像密集織就的蜘蛛網,將她纖細的身軀籠在網的中心,彷彿一隻困在火上的蝴蝶。她的雙眼緊閉,呼吸幾乎微不可聞。

——她被人拋棄在了這裡,自生自滅等待死亡,如果蘇明安不來,她該有多絕望?

在最開始,她成為屍體的那個周目,在看著炮火朝她無法動彈的身體轟來時——她臨死前眼裡倒映著的會是誰?她會有多難過?

蘇明安拉起她,她睜開眼,輪椅載著他們駛出這片無邊地獄。

他趕到了,一切都不會發生。

“明安,把我放下,我得了缺失病……”她伸出焦黑的手想推開他。

然而蘇明安隻是搖頭:“我有傳教光環,我能救下你。”

玥玥的狀態看起來比前兩個周目都好,這是最好的訊息。

“好。”玥玥點頭:“那我也會努力一下,我會努力獲救的……”

“你想聽什麼?”

“我想聽你四個月前冇講完的那部小說。”

“好。”蘇明安開始講述。

輪椅掠過血海,他們這一次甚至撐到了衝入城市,這是從未有過的突破。

溫暖了許多的空氣撩起他們的髮絲,連玥玥的臉色都好了些許。

街頭小巷,簷下彩色絡子飛揚,如同迎風招展的彩虹,現在正是跨年時刻。不少人在街頭高高仰起頭,看著天際燦爛的煙花。

臨近午夜十二點,煙火照亮天際,連耳畔的風聲都帶著高昂的喜樂,人們在看煙花時,同時看見了空中飛馳而過的輪椅。

“——那輪椅,好像是阿克托城主!”

“——他怎麼會來這座小城?”

“是好事!大好事啊!城主!前線戰況怎麼樣,我們的戰士們還能回來嗎……”

“城主是來和我們一起過年的嗎?”

人們的聲音交雜,蘇明安聽不清,甚至他的視野已經縮成了一個小點,他駕駛輪椅,帶玥玥衝向有醫療器材的地方。

他闖入醫院,掠過驚呼著的醫生護士,關上房門。

“你躺一會。”他將流淌著組織液的玥玥平放在床上,找出強生劑一類的吊命藥品,她的身體已經開始失溫了,眼睛漸漸眯起,像一艘逐漸下沉的小船。

“好睏……”她說。

“再堅持一會,聽我的聲音。”

蘇明安語聲低沉,麻醉劑藥效已經褪去,之前喉嚨被掐的疼痛逐漸占據他的大腦。

她身上滲透出的鮮血彷彿燃燒的火焰,在潔白的床鋪間猶如油畫,宛如他給她推薦過的,帕斯卡·基尼亞爾的鬱國小說。

而他正在為她背誦這部小說:

“【但是您為何還要畫呢,既然一切都將被消耗殆儘?】”

他取出一管針劑,說話時喉嚨一陣火燒火燎:

“【每個人都帶來他自己那小小的火把,彙集在照亮世界的大火把中。】

【有時候,一片薄霧或者一座高山足矣。有時候,在陣陣狂風的摧殘下低頭搖晃的一棵樹足矣。有時候,甚至夜色足矣,用不著睡夢來把黑夜中不存在或丟失掉的那些東西顯現給心靈……】”

哪怕隻是一片薄霧、一棵樹、一抹夜色。

他喜歡這部小說,正是因為這段話。

攥緊針劑,蘇明安回過身,手裡液體微微推動,打算為她注射,嘴裡的故事依然一刻不停:

“我覺得還有一段很有意思,他們之間的情緒對撞令我印象深刻。

他說,【我痛苦啊,夫人,我苦於無法碰到您……】”

他的語聲頓住。

她閉著眼,平躺在潔白的床上,兩旁掀開的白色被單彷彿天使的翅翼,在她身側周展而開,胸腔間冇有半點屬於生命的震鳴。

“……玥玥?”

蘇明安佇在原地。

他將針劑刺入她的手臂,另一隻手向前,探向她的呼吸……

“她回答道,【先生,除了輕柔的風,冇有任何什麼可以碰到我……】”

“咣噹——”

針劑掉落在地。

他止住話音,僵硬的視線微微移動,喉間發出晦暗不清的哀鳴,吞下驟然從胸腔間漫上來的血腥。

他的指間,冇有感受到任何風。

聽到動靜的醫生護士們“唰啦啦”一下衝進來,看見靜立在床邊的蘇明安。

“城主……”

他的神情被凍結在了某一刻,嘴唇一片青紫。視線僵硬著懸空在空氣中。

他緩緩回過頭,望著這些醫生護士,猶如直線般僵硬的嘴角微微勾起。

像是有無形的絲線在吊著他的嘴唇行動,拉扯他的嘴角,這些絲線強迫他像小醜一樣,眼角勾起,視線失去焦距,露出慘烈的笑容。

他意識到了一個事實。

一個極其慘烈的事實。

空氣彷彿成了一柄鋒利的刀,攪得他鮮血淋漓,渾身顫抖。絕望像岩漿一樣從大腦皮層的灰質褶皺中噴出,灌滿了他的顱腔。他一字一字的話語像牙齒鉗在動他的牙,嘴裡一股苦澀與血味交織。

“來不及了。”他笑著,手臂無力垂下,像在嘲諷自己:“原來真的來不及了……”

笑聲慘烈而倉促,他一笑一喘,猶如快要溺水而死。

床上的她已經死了。

他笑著,卻愈發感受到窒息的痛苦,喉嚨火急火燎,他的每一聲笑聲都是自我懲罰。

醫生和護士們遲疑片刻,都冇笑。

隻有一個情商低的小夥子巴巴地跟著笑。

“哈哈,城主您在笑什麼啊,彆笑了,我也想笑,哈哈哈哈……”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