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歡迎迴歸世界遊戲 > 七十六章·校園世界·明溪中學

-

……

汪星空進入遊戲前是龍國一名普普通通大學生。

他一直勤勤懇懇上學,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學。學習又學習,考試又考試,活在老師的監視和家長的監督下……似乎每一個龍國小朋友都是這麼過過來的,一切都顯得那麼普通平常。

他喜歡二次元,喜歡虛擬主播,喜歡阿魯巴,也喜歡恐怖遊戲,雖然自己不敢玩,但是敢看彆的主播玩……他曾經很喜歡一個主播,那個主播的id叫明安,是一個從不露臉的技術流主播,他喜歡看這個主播把鬼打得哇哇叫的模樣,這個主播的錄屏和直播曾經陪伴他渡過了很多補作業的夜晚。

……然後自從進入世界遊戲後,他覺察到了有些不對。

為什麼這個傳說中的第一玩家和那個主播的聲音那麼像啊!

再一結合兩者的名字。

他就好像發現了什麼。

他頓時有種抱到大腿了的驚喜感,立刻關注起蘇明安的事蹟,在知曉了種種後,他開始懷疑——這人真的是個土生土長的學生?

而後,他看到了那段,在世界論壇上傳瘋了的視頻。

畫麵中的少年,麵對著水島川空,微笑著將手直接插進了自己的胸膛,鮮血灑了一地。

那眼裡驟然湧動起來的洶湧幻火,一時令人喘不過氣。

汪星空頓時有些無法呼吸。

直到第三世界開始前,他仍然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是真實發生過的——儘管第一公會已經官方宣佈了他的死訊,並開始培養起新的第一玩家來。

懷著滿心的疑惑,他進入了第三世界——一個校園世界。

他睜開了眼,頓時感受到了來自夏日酷暑的暖風,電風扇在頭頂上發出聒噪的“吱呀吱呀”響,紅筆的印記在麵前的作業本上糊成一團,台上傳來老師催眠的麥克風聲,一進入這樣的場景,他就下意識開始昏昏欲睡起來……這大概就是學生的本能。

但很快,係統提示聲便響了起來:

【歡迎各位玩家來到第三個世界!】

【世界名:校園·明溪中學】

【全體玩家基礎任務:生存,活到第五天】

【進階任務: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成為老師眼中優異的“好學生”。】

【完美通關:推測出明溪中學背後的秘密。】

……

“不要做無用功,高考的四九法則:考點裡的40%常考、必考題型,分數占到了高考卷的90%,我們要吃透大綱,不搞題海戰術。你們很多都以為一模後不停刷題就輕鬆了,其實根本不是,該錯的還是得錯……”

台上是箇中年的國文老師,他深目蛾眉、狀若愁胡,身材瘦削,指關節粗大,明明是國文老師,但那陰鷙的眼神,卻讓汪星空本能地有些警惕,雖然說老師說的話也太過耳熟了點,但他還是不能忽視心中的那股危機感。

他翻開自己的書本,扉頁上寫著的名字是“汪寒”,並不是他的名字,身上穿著的也是符合尺碼的夏季校服,這應該是一個一開始就有著初始身份的世界,不像先前的末世和科幻一樣像個外來者一般來到世界——他現在是這所學校的一名學生。

……聽說每個副本會有一百位左右的玩家,他們也可能和自己一樣,成為了這所學校裡的一員。

他注意著其他人的神情,果然有一些神情不對勁的“學生”,很明顯,這些是和自己一樣,剛剛進入世界的玩家們。

“——現在我們開始每週的練筆。”國文老師突然從講台上拿出一疊作文紙。

汪星空一邊抹著汗,開始頭皮發炸。

——他是個理科生,還是個極度偏科的理科生。雖然說英語還過得去,但語文簡直就是把他踩在地上按壓的魔鬼學科,每次作文都寫得像便秘,半天才擠出那麼一點點字數,到了最後高考時也才得了二十幾的同情分。

“依然是主題不限,以議論文為主,要求內容積極向上,可以參考你們積累本上的素材。”國文老師可不會理會他的想法,直接開始分發作文紙。

汪星空注意到好幾個玩家的身形也變得僵硬起來,他們有的甚至連拿筆都拿不熟練,還有人盯著書本扉頁發呆,就像是還冇搞清楚情況一樣。

作文紙從前往後發到了跟前,汪星空強忍著寫作文的不適——他已經上大學三年多了,鬼還記得高考作文應該怎麼寫。但一想到老師的要求內容“積極向上”,他好不容易擠出了那麼幾句:

【我很喜歡上學,也很喜歡讀書,上學很快樂,我是快樂上學人。我認為做人需要積極向上麵對一切,我也對讀書和學習都很積極,這樣才能做一個對自己,對父母,對學校,對社會有用的人。魯迅說過:“我們要努力成長”,主席說過,青年人是早上**點鐘的太陽。我要不負期望,我要成長成才,我要更努力努力積極向上……】

他有些寫不下去了。

他怕被那個看起來就很可怕的國文老師活撕了。

下課鈴一響,紙張便傳了上去,他的眼神有些絕望。

“下節課我們開始評講。”國文老師推了推眼鏡,抱著一疊作文紙離開了教室。

下課時間的教室頓時開始熱鬨起來,串座的串座,聊天的聊天,不少人癱在桌上就開睡了起來,高三的學生確實要抓緊一點一滴的時間補覺。

汪星空抹了把被作文壓榨的虛汗,首先溜了出去,他走到走廊上,看見這間的門牌號是【高三(4)班】,位於教學樓的四樓,走廊上歇著不少出來看風景的學生,看模樣像是npc。

嘈雜聲響遍了這片區域,有學生的交流密密麻麻地響著。他扶著欄杆往下看去,看到遠處的操場和沙坑,還有隱隱約約的宿舍樓和食堂,這看上去是個住宿式的學校。

他有意想打聽訊息,但又覺得貿然詢問“這裡是哪”太過奇怪,既然基礎任務是“生存”,這就說明,這所看似安寧平和的學校……可能隱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危險。

“——這裡是明溪中學,坐落於偏僻小鎮的封閉式學校,學生每年可返家兩次,由於該小鎮主打的是“教育聖地”,所以,所有物資都向這所中學傾斜。”突然,他注意到身邊的欄杆也趴了一個人,對方也是一副學生模樣,看上去懶懶散散的,莫名其妙地就開始和他交流起來。

“你是,玩家?”汪星空問著。

“嗯,是啊,你也是吧。”那學生笑著說:“你好,我是蘇簡。”

“汪寒……”汪星空猶豫了會,麵對這個莫名其妙上來搭話的傢夥,他冇有報出真名:“你是怎麼知道這些資訊的?”

“啊,我的身份是四班的班長。”蘇簡指了指背後的教室門:“我翻了原身的手機和資料,就明白了。”

“……你還帶手機?”汪星空愣了。

“確實是個不錯的收穫,冇想到堂堂一班之長還違規校紀,帶頭私藏手機……”蘇簡托著下巴:“你說,要是我把手機塞到一個玩家包裡,再向老師舉報,那那個玩家的下場會怎麼樣呢……”似是注意到了汪星空的神色,他舉起手,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你的臉色好難看,我瞎說的,彆害怕。”

汪星空長舒一口氣,他對這個人的自來熟感到有些奇怪,有些不想靠近他。幸好這時上課鈴聲響了,他迅速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桌椅拖拽的聲音刺耳,頂端的電風扇還在吱呀作響,他有些煩躁地轉著筆,瞥向那個蘇簡的座位。

在蘇簡翻開書本的那一刻,他看到了蘇簡的書本扉頁上,滿是烏七八糟的塗鴉,那些線條攪成一塊兒,扭曲成一團,而在蘇簡的筆記本上,則是滿滿的“沈雪”兩個字,那瘋魔般的筆跡令汪星空有些頭皮發麻。

……好詭異,這個蘇簡的筆記本上為什麼會寫滿一個女生的名字,那真的是玩家嗎?

汪星空甚至有些懷疑對方是來送資訊的npc。

但在此時,國文老師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一瞬把門口的一線天光都擋住了,整片熱鬨的教室一瞬詭異地安靜下來,像是驟然被抽走了全部人氣一般。

明明是夏日的午後,汪星空卻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他居然感受到了些許陰冷。

“這節課我們批改上節課寫的隨筆,各組同學交換批改,要記錄對方的好詞好句和改正對方的病句,有特彆好的也可以推薦上來。”老師開始發放作文紙。

汪星空不知道自己小學生文筆的作文被哪個倒黴蛋拿到了手,他拿到了一份字跡工整的作文紙,對方的字看上去是練過的,橫折撇捺還有種鋒銳的筆觸感。

他看了看上方的留名:蘇簡。

……是那個傢夥。

他再度朝著那個蘇簡看了一眼,發現蘇簡手上拿著的正好是自己的作文紙——自己那鬼爬一樣的字跡,清晰可見地暴露在人眼前,他頓時感到了一股難以言明的丟臉感。

忽地,一個粉筆頭砸到了自己腦殼上,他抬起頭,對上了國文老師陰沉的目光,那雙眼如同鉤子一般,內裡一片黑洞洞的,看著分外恐怖。

“……不要東張西望,趕緊批改!”國文老師語氣陰冷地說。

汪星空再度在三伏天下打了個寒顫,他有些抖地握著筆,看向蘇簡寫的隨筆。

【如果所有星星都會被拯救,那麼還會有旅人向其許願嗎?】

看到開頭一句話,汪星空便愣了愣。

蘇簡的隨筆不長,但汪星空卻越看越心驚:

【因為生命到達了終結,星子纔會從天際隕落,迷茫的旅人卻將自己的願望寄托在一個連自己也拯救不了自己的存在之上……不得不說,這是何等自私的一個行為

——但這也恰巧是人類寄托自己的期望與企盼的證明,這就是“逐光者”的由來……

人們會在共同的生活中,形成適應特定環境的穩定的正常的生活形態,因此人們習慣“穩定”。但社會控製不應以壓抑人們的合理競爭行為為前提,世界在改變,所謂體製與法律的真正權威和效力,並不是僅僅在於強製服從,而是首先在於教育和感化

——讓人類正視自我,從來都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他們已經將自己定格在了“旅人”的位置上,無法突破來自時代變革的桎梏,他們被上層者的意誌裹挾著前行,乃至於忘記了自己行為的可笑……這樣的人,是成為不了“燈塔”的,就算他們身上聚集了世界的目光也不例外……】

這文風,怎麼怎麼看怎麼眼熟……簡直像刻在人dna裡了一樣。

汪星空“唰”地一下站了起來。

……他好像知道蘇簡是哪個玩家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