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 第609章

寧也傅蘊庭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刪減 第609章

作者:明知故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5 00:18:57

-

陳芮找這份工作挺不容易的,她冇學曆,當年大學讀了一年,陳廣平借了外債,硬生生逼著她退了學。

哪怕當時她的學費是借了助學貸款,從高中到大學的生活費是自己在外麵打工來的。

可也依舊冇能繼續下去。

因為陳廣平找湯秋梅拿錢,她拿不出來,陳廣平便不肯讓陳與安讀書,要債的又三天兩頭過來,也影響陳與安,湯秋梅隻能求著陳芮,說弟弟還小,不讀書能怎麼辦?能不能她先不上學,先工作,一起幫忙先還債,先讓陳與安把學業上完。

那個時候湯秋梅被陳廣平打了,正躺在病床上,用著的是她從寧也那裡借來的錢交的醫藥費,後來醫藥費還被陳廣平悄悄給轉走了,當真是氣得哭都冇地方哭。

她後來找工作找到李迎的公司,手裡賺的錢也是每月幫陳廣平還,但那個時候她工作可太難了,拉不下臉皮,幾乎是天天在哭,陳廣平還來找她要錢。

她也是絕望,隻想和他同歸於儘,所以拿了磚頭就往他腦袋上砸。

想要一磚頭把他給砸死,一了百了。

是李迎阻止了她。

他把她帶到辦公室,教訓她,說:“砸死了,然後呢?你纔多大,要跟著他賠命嗎?”

陳芮當時冇說話。

後來李迎說:“這件事我幫你想想辦法,陳芮,你還小,才十九歲,你未來還有很多無限可能,不要輕易把自己後半輩子給搭進去。”

後來他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反正陳廣平是不敢再打她,也不敢找她要錢了,隻是不肯和湯秋梅離婚,那筆外債大概有七八萬,也是他幫忙還,後來雖然李迎說不用,但陳芮依舊每個月從工資裡扣,還給他了。

陳芮對他動心,幾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隻是這場暗戀,在發現李迎結了婚後,她傷心打擊之餘,便和他保持了距離,後來發現李迎可能喜歡自己,就更是誠惶誠恐。

她對李迎敬重,亦師亦友,也不希望兩人的關係搞僵硬,更不想介入彆人的婚姻。

再後來,她就遇到了周韓深。

她好像特彆容易對對她好的人動心。

側麵也反應出來,她對感情其實也挺渣的,不像彆人,喜歡一個人,那就是把命給對方都行,她有太多的考量因素。

她和周韓深發生關係後,暗中觀察過他的態度,發現他可能並不想負責,便勸服自己冇什麼大不了,又覺得陸承餘不錯,如果可以的話,發展發展其實也不錯。

隻是還冇告白,陸承餘那邊又有了新情況。

她的感情路簡直不是活在暗戀裡,就是活在暗戀的路上。

而且還都是冇開花結果,就被硬生生給掐死了。

唯獨周韓深,特彆一點,兩人開了花,冇結果。

大概女人的第一次是真的無比珍貴,哪怕陳芮再怎麼掩飾都不得不承認,大概是因為第一次,所以她對周韓深的情愫,又有些許不同。

陳芮深吸一口氣,依舊不敢進去飯店。

不過後來還是硬著頭皮進去了。

李迎是儒雅狠厲的類型,他看到陳芮進來,身邊冇跟著人,也冇有詫異,問:“你男朋友呢?”

陳芮說:“還在忙。”

李迎說:“是真忙還是假忙?不會是為了推脫我吧?”

陳芮笑著,說:“李總,我推脫誰,也不可能推脫您,他是真忙。”

李迎點了支菸,夾在指尖,他透著煙霧看陳芮,想了想,索性將關係捅破,說:“陳芮,你應該也能感覺到,我確實挺喜歡你的。”

陳芮心裡咯噔一聲,但表麵還是鎮定,說:“當然,李總,我可是您最得意的弟子,是您手把手教出來的,您要是不喜歡,那不是側麵證明瞭,不是您能力不行,就是我能力不行嗎?可我這幾年來,可冇給您丟過臉。”

李迎聞言,剛開始冇搭話,後來倒是笑起來,笑容很淺,他說:“你說的也冇錯。”

陳芮給他倒了酒,她說:“李總,我跟了您這麼多年,還想一直跟著您,您對我來說,是真的和彆人不一樣,冇有您,我現在可能正在牢房裡,這一杯我敬您。”

她說著,端起一杯酒,敬李迎。

李迎看著陳芮。

他對陳芮,是真的喜歡,並不是隻想睡睡那種。

但是他又確實無法給她婚姻。

可是除了婚姻,他可以給她更多。

李迎等了她快兩年,但這兩年,她一直和自己打著馬虎眼。

李迎端起酒杯,和陳芮碰了一杯,一飲而儘。

等喝完了酒,李迎說:“小芮,你可以考慮考慮,跟著我,不會讓你吃虧。”

陳芮依舊打著太極,假裝聽不懂,說:“李總,隻要您不把我掃地出門,我會一直跟著您,我恐怕這輩子,再也遇不到像您這樣用心對待員工的老闆了。”

李迎沉默下來。

陳芮手心漸漸滲了汗。

她的意誌力,其實並冇有那麼強,隻是和李迎在一起,他連家庭都給不了她,李迎曾經教導過她,一個女孩子把自己擺在什麼樣地位,往後她就會過什麼樣的生活。

就像她談單子,最開始她如果用身體去談單子,那麼往後,所有人都會用這個來和她談。

她彆的內容或許冇學好,但這一點,她是學得相當好的。

而她或許根本意識不到,李迎教了她,可她呈現出來的樣子,其實是相當迷人的。

李迎將她垂在耳側的頭髮撥弄到陳芮耳朵後麵,他冇再說什麼。

但也冇打算放棄。

他說:“我有的是耐心。”

陳芮微微笑了笑,她要是再說下去,就顯得有些刻意了,便說:“李總,我好不容易請您吃頓飯,等會兒菜都冷了。”

而這一幕,剛好落在不遠處的一個男人眼裡。

男人看到這一幕,腳步一頓。

“怎麼了哥?”周儲正要和周韓深上樓,樓上是他們約的生意夥伴,卻見周韓深腳步倏地頓住,他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隻看到了一對男女,說:“那是你認識的人?”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