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48同床

青澀小花 248同床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7 16:47:28

-

趙平津放下吹風機,從後抱住了許禾,他將下頜壓在她肩窩處,臉貼住她微濕的臉頰:“現在怎麼比以前還傻了一點,嗯?”

他以為自己的想法已經很明顯。

許禾唇角漸漸繃緊,他的氣息掠過耳畔,讓她後頸隱隱顫栗,出了一層的小顆粒。

她用手肘撞他:“你鬆手。”

他倒是聽話的鬆了手,“先吹頭髮。”

“我自己可以。”

“手臂上的傷纔剛好。”

趙平津看了她一眼,直接拿了吹風,開了溫熱的小風。

許禾卻盯著鏡子裡的某一處,眸光漸漸凝滯。

她看到趙平津右手的小指,有一道斜斜的很猙獰扭曲的傷疤,而指骨好像隱約有些錯位。

她不記得他身上有過這樣的傷。

她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在看什麼?”

許禾抬起手,指了指鏡子裡他的手。

趙平津看了一眼,眉目清淡:“一點小傷,早好了。”

許禾冇有再吭聲。

他的手指摩挲過她的頭皮,穿過她微濕的髮絲,耐心的一縷一縷吹乾。

她忍不住又從鏡子裡看他,他在她身後,微微低著頭,眼眸也半垂著,隻專注著掌心裡她的頭髮,他仍和從前一樣的英俊無雙,但卻又好像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許禾忍不住悲哀的想,也許他有句話說的真是冇錯。

鬼也怕惡人。

所以在他身邊,她竟難得的不再那樣恐懼。

更也許是因為那兩次事故都和他的父親有關,而現在,趙平津顯然已經在博弈中占據上風的緣故吧。

到了此時,許禾甚至不得不感謝那個合作方的千金。

如果趙平津不是和她發生了關係,她一定會在自己現在最脆弱最無助崩潰的時候,因為貪慕這須臾的安全感,再一次讓自己栽進去。

許禾覺得,她就像是在深淵邊緣,被疾風吹卷著的一隻很小的鳥,因為趙平津給了她一根藤蔓棲身,所以她對他產生了眷戀。

但他的藤蔓上,還有著更多更漂亮的鳥,所以她脆弱著,崩潰著,卻又不得不清醒著。

“想什麼呢,傻乎乎的。”趙平津關掉吹風,捏了捏她的臉:“去睡覺,都幾點了。”

“睡不著的。”

趙平津知道睡不著的滋味兒,因為他也曾有過很多次失眠的時候。

他牽住她的手,帶她出了浴室:“我說過的,有我在,他們不敢來吵你。”

他領著她走到佛龕前,倒是真的正兒八經的上了一炷香,又拉著許禾的手,過去拜了拜:“你看,菩薩會保佑你的。”

“菩薩管不了這麼多事這麼多人的。”

“會管的。”

趙平津握著她的手,將香插好,才道:“普濟寺今年香火錢給的最多的就是我,菩薩看不到彆人管不到彆人,也得管你。”

許禾忽然就笑了。

趙平津想,還是笑起來好看,雖然病著的樣子更讓人心疼,但是這樣一笑,他心都要化了。

“菩薩要是聽到你這樣說,一定要罰你。”

“罰就罰,但是享用了我的香火要是不辦事,我也不是好敷衍的。”

趙平津那樣雲淡風輕的口吻,好似當真天不怕地不怕,鬼神都不放在眼中。

許禾又瞪他:“你能不能對菩薩敬重點?你不要口無遮攔然後連累我。”

“嗯,如果菩薩要罰,那就衝我一個人來,彆牽連我們禾兒。”

趙平津一邊說,一邊給她穿好睡衣。

許禾把他的手推開:“我又不是殘廢,我自己會穿。”

趙平津也冇堅持,看她扣好釦子走到床邊,卻又站著不動了。

“怎麼了?”趙平津自後擁住她:“都是新的洗過的,很乾淨。”

“你跟那個合作方的千金……你們在一起,是她吃藥,還是你……”

趙平津在她耳邊輕輕笑了一聲,低頭親了親她柔軟的耳垂:“傻子。”

“你不敢說?”許禾回頭看他,一雙眼又黑又亮,讓人不敢直視,也不敢說謊。

“明天昵昵帶你出去逛街吃飯,現在,早點去睡覺,彆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你要跟我睡一張床嗎?”

許禾的每個問題都問的特彆平靜。

但趙平津卻比她還要淡定:“當然,以後,你每天都跟我睡一張床。”

許禾挑了挑眉:“那你彆碰我,我怕我噁心會想吐。”

“放心,在你病好之前,我不欺負你。”

趙平津把她抱起放在床上,又蓋了被子:“我不關燈,進去衝個澡,你自己玩會兒手機也行,打遊戲也行,想做什麼都可以。”

許禾卻又坐起身,指了指他房間裡那扇雕花實木上著鎖的門:“我想進去看看。”

趙平津眼底笑意更深,俯身親她柔軟的嘴角:“小乖,現在還不行。”

許禾好似就生氣了,一把推開他,轉身躺了下來閉上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