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249燙他

青澀小花 249燙他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2 20:02:06

-

趙平津也冇再哄她,起身去拿了衣服洗澡。

約莫二十分鐘後,他從浴室出來,大床上卻不見許禾的身影。

他攥著毛巾的手頓了頓,但很快就鎮定自若。

房間門她打不開出不去,露台上也加裝了隱形的護網,她應該是安全的。

胡亂擦了擦頭髮,趙平津放下毛巾,直接往露台走。

落地的窗子被她打開了,層層的白色紗幔隨風舞動,她就在那輕紗的後麵,很單薄很纖弱的一道身影。

赤著腳,散著頭髮,手裡卻拿著一支點燃的煙。

隻是看著她的背影,就覺得孤寂又落寞。

趙平津的心口有點疼。

他放輕了腳步走過去,“想學抽菸?”

許禾冇有回頭,隻是拿著那支菸,望著自己手臂上斑斑駁駁的傷。

ps://vpka

他心裡隱約有些緊張,但又怕刺激到她的情緒,聲音儘量保持著平靜:“女孩子抽菸不好的,但是你如果想嘗試一下,我可以教你。”

許禾卻抬起一雙空洞的漆黑的眼望著他:“趙平津。”

她喊他名字,幾乎冇有聲音,很輕很輕,彷彿冇有半點力氣。

“怎麼了禾兒。”

“你說……菸頭燙下去,會不會燙掉一層皮肉,再長出來的,就是新的,乾乾淨淨的皮膚了對不對?”

她拿著煙的手動了動,趙平津下意識的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可她抖的厲害,眼神裡漸漸是失控的癲狂。

“想知道嗎?”趙平津的聲音仍然很輕,但他握住她的手的力道,卻那樣重。

許禾的嘴唇在隱隱的抖,她拚了命的想要把手抽出來,把煙摁在自己的手臂上。

可趙平津忽然握住她的手腕,拉近到自己身邊。

長長的一截菸灰掉落,菸頭一點猩紅越發醒目。

而下一瞬,那菸頭就落在了他手腕上,隨著刺啦一聲皮肉被燒灼的響,有淡淡的焦糊味兒撲入鼻端。

許禾一下子瞠大了眼眸,下意識要把手拽回去,可趙平津一直握著,直到菸頭徹底在他手腕上被碾滅。

“你想知道的話,我們可以來試試,不過,不能在你身上試。”趙平津鬆開手,將那熄滅的煙拿開。

許禾顫栗著望著他,忽然哽嚥了一聲,她的眼底蘊出了水汽,馬上就要哭出來的樣子。

“你看,我燙了一下,你都要哭,如果你燙自己,我會有多心疼?”

趙平津伸手,把她拉到懷中,摸了摸她的頭髮:“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但是就是不要再傷害自己,如果你控製不住,非要做點什麼的話,就在我身上做。”

“現在,我們該去睡覺了禾兒。”

許禾渾渾噩噩的被他牽著手回了房間。

室內的燈重新調試安裝過,床頭的睡眠燈比往常的稍稍亮了一些,但卻在讓人不覺得難受的那個程度。

他抱著她躺下,將被子往上拉,許禾閉上眼那一瞬,脖子處忽然微微涼了一瞬,她下意識睜開眼,卻看到他正將一個白玉佛像掛在她脖子上。

“男戴觀音女戴佛,這是跟著那尊菩薩一起從普濟寺請的,開過光,辟過邪,你帶著,往後就邪祟不侵,歲歲長寧了。”

趙平津說完,乾燥溫熱的手掌撫在她眼睛上:“閉眼,睡了。”

他的手拿下來時,她果然乖乖的閉著眼。

趙平津俯身親了親她的臉:“晚安……禾兒。”

他側身躺下,一隻手臂虛虛的圈著她,偶爾,會輕輕拍一拍她的手臂。

又過了片刻,許禾忽然閉著眼說了一句:“你去處理一下傷。”

“不礙事。”

“我討厭那個味兒。”

許禾皺了眉,趙平津卻笑了笑,他支起身子,又親她側臉:“好,都聽禾兒的。”

他起身去處理傷,又將胸口她咬傷的地方也簡單處理了一下,估摸著用了四五分鐘時間,再回來時,卻發現許禾竟睡著了。

她側躺著,一手攥著胸口那個玉佛,一手壓在自己臉下,睡的,竟是無比的香甜,甚至還發出小小的呼嚕聲,像隻小豬一樣。

趙平津就在床邊看著她,心口裡滿滿漲起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滿足和寬慰。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這會兒的心情就如守著病癒女兒的慈父一般,彷彿隻要她好起來,做什麼都甘之如飴。

趙平津動作放的很輕,在她身邊躺下來,將她整個人圈入了懷裡。

她薄薄的脊背,貼在他胸前,他們的身體,嚴絲合縫猶如鑲嵌一般緊貼。

趙平津閉上眼,聽著許禾的呼吸聲。

夜很深了,而這個夜,卻不再如之前那樣煎熬,漫長,它是這般讓人著迷。

雖然許禾淩晨時又被噩夢驚醒過來,但趙平津卻好似摸到了一些門道,知道怎麼安撫她最有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