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都市 > 青澀小花 > 558 生女

青澀小花 558 生女

作者:許禾趙平津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2-08 18:51:05

-

姚則南後悔不已,就該直接勸季含貞回去,而不是一時心軟答應她再住兩日。

姚則南扶著季含這小心避開了這一行人。

原本目不斜視的徐燕州,卻在看到季含貞那一瞬,視線直接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她穿了一件帶帽子的薄線衫,休閒的孕婦長褲,肌膚吹彈可破,隻塗了一層防曬,任何底妝都冇,素素淨淨的,就顯得年紀很小,若不是肚腹隆起,簡直無法讓人聯想到她已然結婚懷孕。

季含貞眼眸微垂,麵容安靜望著自己的腳尖。

姚則南一副緊張無比的樣子扶著她,徐燕州的目光,一寸一寸掠過姚則南攬在她腰上的那隻手。

姚則南額上生了一層的細汗,徐燕州走到兩人跟前時,果不其然停了腳步。

“這是你太太?”

這話是問姚則南的,季含貞卻睫羽微顫,緩緩抬起了眼簾。

她從徐燕州此時的表情裡,倒是找到了一點從前的舊影。

那種不遮不掩的覬覦之色,那種肆無忌憚的,不將任何人放在眼裡,想要的東西就會直接據為己有的,放肆和無狀。

季含貞覺得好笑又悲涼。

裝陌生人,裝不下去了嗎?

還是,總歸都是彆的男人的女人纔是最香的?

也是啊,當初他盯上她的時候,她還是姚則南的未婚妻呢。

更不要提,如今她已經是姚則南的太太,她還懷著‘姚則南’的孩子呢。

“則南,我們回去吧,我有點不舒服。”

季含貞轉臉看向姚則南,說完就邁步向前走。

姚則南隻得胡亂對徐燕州點點頭,扶著季含貞向前走去。

徐燕州這是第三次遇到這個女人,卻是第一次聽到她開口說話。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她方纔那一句話的語氣不太對。

但究竟哪裡不對,他卻又揣測不出。

徐燕州轉身看向兩人走遠的方向。

彭林站在一邊,掐緊了手心不敢吭聲。

徐燕州卻並未吩咐他什麼,但晚上的時候,彭林注意到有兩個臉生的年輕男人從徐燕州的房間離開,他們似乎很謹慎,走的時候步子極快,一直小心注意著周遭的動靜。

彭林隻當做一無所知。

他要想長長久久的做下去,就隻能當個儘職儘責的聾子瞎子。

而這兩個人的身份,如果他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徐燕州重新培植的新人,完完全全的他自己的人。

換句話說,徐燕州根本不信任他,不僅僅是他,包括他現在身邊的所有人,他一個都不信。

彭林心裡不免忐忑,做事越發小心謹慎。

徐先生如今的脾氣越來越不好相與,而他的偏執與多疑,暴戾與冷酷,更是越來越嚴重。

也許是車禍留下的後遺症,也許,還有其他原因,連徐燕州自己都不知曉的原因。

……

季含貞是在第二年的三月,生下了女兒姚憶慈,她給女兒起了個好聽的小名,鳶鳶。

鳶鳶是個很漂亮的小姑娘,但生下來時稍有些瘦弱,護士打了她的腳板好幾下,她才貓兒一樣哭了兩聲。

季含貞原本以為,她對這個孩子不會像是尋常母親那樣,有著爆棚的母愛。

但是在鳶鳶降生,發出第一聲啼哭那一瞬,她的眼中忽然滾下了連綿的熱淚。

護士將鳶鳶清洗乾淨包在粉色的小繈褓裡放在了她身邊。

似乎是嗅到了熟悉的母親的味道,鳶鳶小嘴開始蠕動起來,冇一會兒,兩隻小手就抓的緊緊的,細聲細氣的哭了起來。

育嬰師和月嫂都是提前準備好的,季含貞在生之前還信誓旦旦的想著,自己纔不要親自哺乳。

她不會喜歡這個孩子,因為看到她,就總會想到那個人。

想到那個人,就是刀子割肉一樣的鈍痛。

但當鳶鳶哭起來那一瞬,她就忍不住跟著漲紅了眼,胸前亦是漲的生疼。

之前的那些決定,早都拋在了腦後。

她開始笨拙的學著抱剛出生的嬰孩,笨拙的學著如何哺乳,因為冇有經驗,季含貞換了好幾個動作都冇能成功餵奶,鳶鳶餓的哇哇哭,季含貞也跟著哭,後來也隻能先把母乳擠出來放在奶瓶裡餵給了鳶鳶,季含貞看著含著淚花大口吞嚥的女兒,不由得自責萬分。

但到出院的時候,季含貞已經掌握了餵奶的技巧,且做的很熟練了。

她帶著鳶鳶去了提前訂好的月子中心。

姚家的長輩一如從前,待她客氣而又疏離,但也挑不出什麼錯處來。

隻是,季含貞會比從前還要更頻繁的想起母親。

如果母親還活著,這樣的時候,一定是會陪在她身邊的吧。

姚則南比從前更忙了,好似是從溫泉山莊回來後不久,他的事業就開始了穩步上升的趨勢。

如今生意做得好,自然應酬也就多了起來。

她坐月子這些時日,見他的次數並不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