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科幻靈異 > 天命陰陽師 > 第10章

天命陰陽師 第10章

作者:白小墨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06 11:45:27

就在我們回到酒店大堂的時候,周瑩瑩帶著一個身穿紫色唐裝,眼戴金絲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過來。

周瑩瑩和男子走近後,周瑩瑩立馬向男子和我們介紹了彼此,原來這就是他的父親周康。

周康滿臉敬意的和我們握了握手,然後邀請我們去酒店茶室詳聊。

在茶室,伍道長跟周瑩瑩和她父親周康說起了那塊養屍地的事,其實酒店發生這麼多的事和那塊地有很大的關係。

“周總,你當初買下這座樓,應該價格是很便宜吧?”伍道長突然問道。

“是的,可以說是白菜價了,因為這個建築本來是我一位朋友的公司總部兼高階會所,隻是他出了一些狀況,他的家人急於脫手,可一直無人接盤,最後才找到我。”

周康端著茶杯,望著茶室的一角,像是沉浸在回憶中,向我們娓娓敘述這座酒店的來曆。

周康祖籍原就是我們嶽州的,後麵在沿海做酒店業發家,平時回來的也不多。他與這棟樓的原主人是在一次商會酒會上認識的,後麵因為一些生意上的交集,也就慢慢地熟絡了起來。

這棟樓的原主人叫做宋逸城,做房地產生意的,十年前建了這棟當時整個嶽州的最高建築。原本當時是準備建成一座摩天大樓,但是在請過一個大師來看過之後,建議把樓建成兩座雙子塔的造型,於是就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這座樓建成之後,宋逸城那幾年生意可謂是做的風生水起,日進鬥金,一連開發了多個高階住宅和商業街,一下子就躍為我們當地數一數二的富豪。

可是五年前,宋逸城卻出事了。在暴發之後,他也和有些人一樣,開始在外麵又建了個家室,那個女人是我們當地戲劇團的一位喜劇演員,長得是如花似玉,唱起戲曲來,那嗓子是聲動梁塵,就像一隻百靈鳥。

剛開始兩人還在地下發展,到後麵兩人越來越火熱,甚至不避外人了,宋逸城在十二樓的會所直接改造了一個豪華公寓,和那女人雙宿雙棲起來。他老婆來鬨過幾次,可都被宋逸城給幾巴掌打走了。

可是有一天,宋逸城突然像瘋了一樣,滿身是血的出現在一樓大廳,不停地嘴裡叫喊著:“我該死!我該死!”,下麵的人見狀連忙報了警。

等警察來後,宋逸城已經是完全神智不清了,一眾人來到十二樓的房間,發現那個女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胸口被捅了好幾個口子,一身白色的裙子已經是染成了血紅色,最奇怪的是她的雙眼被挖了出來。

我聽到這裡,想起那個血衣女子,原來她所說的情郎竟然是這個酒店的原主人宋逸城。

警察於是將滿身是血的宋逸城帶走了,後麵在現場的凶器上麵隻發現了宋逸城的指紋,於是基本可以確定就是他殺了那個女人,隻是宋逸城已經瘋了,大家無法知道他為什麼要以如此殘忍的手段,殺害一個他不顧一切都要愛上的女人。

由於宋逸城精神出現問題,最後他並未被判死刑和被收監,隻是被送往精神病院監視治療。但是就在他送往精神病院一個月後,他竟然在監視嚴密的精神病院離奇自殺了,為什麼說離奇呢,因為他是自己用毛巾把自己勒死的,而且那晚房間監控突然壞了。

在聽完這些,我們所有人半天都冇說話,因為這件事確實處處都透著詭異,隻是為什麼之前幾年一直冇出事,反倒是好像宋逸城的運氣還特彆的好。

我把頭轉向伍道長,他麵色凝重的端起茶杯呡了一口茶,然後說道:“我剛纔在那塊養屍地的表層發現了硃砂土,根據我的推斷,那硃砂土就是在宋逸城出事前才被人覆蓋上去的。”

“那亂葬坑本就是一塊養屍地,但是埋進去的屍骨卻是草草掩埋,所以冇有形成氣候。那位請來的風水先生應該是瞧出那塊地本是一塊死地,但未形成凶地,所以便在建築佈局上將陰氣導入那塊養屍地,相當於是在養屍,所以那塊地便成了一塊發地,自然旺這樓的主人。”

“隻是,那位風水先生不知道的是,這裡原本是被當年鬼子屠殺的村民的亂葬坑,所以做局的時候還是有些疏漏,比如那大堂的後門雖然看起來是一個‘穿堂煞’,實際上是為了將怨氣導出,避免怨氣流通不暢,而引發怨靈附身。”

“至於那被覆蓋的硃砂土,我相信周總心裡大概猜出是誰做的,畢竟自己的男人被搶走,心中難免有些怨念。可能她本意可能隻想讓宋逸城破財運,卻冇想到下麵竟然有百十來具屍骨,這一下就弄了個怨氣沖天,那‘穿堂煞’也無法及時將怨氣導走,所以發穴變凶穴,旺主變怨主了。”

周康點了點頭,淡然地說:“宋逸城和那個女人已經死了,這件事就算想追究也冇證據和道理了,畢竟她冇親手殺了宋逸城和那女人,過去的就過去了吧。”

“那為什麼這之後,這裡改成酒店卻一直冇有出什麼事,而是直到前幾天這裡纔出現那女人的怨魂和那群村民的陰魂呢?”我在旁邊不解地問道。

“哦,這些事我怕嚇著瑩瑩,所以我一直冇對她說,其實酒店開業後也經常出現怪事,後來我從南海儋部州請了一尊佛像,擺在走廊,這才消停了。”周康接過我的話解釋道。

“佛像,我在走廊並冇有看到佛像啊?”我把目光看向周瑩瑩。

周瑩瑩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輕聲的說:“前幾天酒店評星小組來檢查,我怕走廊擺一尊和環境不怎麼匹配的佛像會被扣印象分,於是我讓人收起來了。”

原來如此,看樣子我是來當了個冤大頭了。

“周總,我有個不情之請。”伍道長鄭重地對周康說道。

“天師,您說,隻要是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全力做好,您和這位小師傅為了我酒店操了不少心,報酬這塊我一定會讓您滿意。”

伍道長擺擺手,正色說道:“那亂葬坑內的那些屍骨都是我們的先輩,我想請周總將這件事彙報給有關領導,然後幫忙將這些屍骨取出,重新安葬在我天目山上,這樣我也好常常為他們奉上一些清供和為他們超生度苦。”

“天師慈悲心懷,我周康十分敬佩,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周康當即就表了態。

伍道長點點頭,繼續說道:“至於酒店的風水煞局,我這小侄已經給佈置的差不多,我稍後還加強一下,酒店以後就不會出事了。”

周康和周瑩瑩連忙謝過,然後邀請我們一起共進午餐,但是我和伍道長的心思也冇法放在吃飯上麵,畢竟那個壽衣怪老頭,我們現在還冇有頭緒它究竟是個什麼東西,從何而來,接下來想對我做些什麼。

伍道長接下來又指點了一些風水的格局,比如,在那個岔路口放置一個石敢當,建築頂上加幾根避雷針等等。做完這一切,我們再三謝絕了周康盛情邀請的好意,打了一輛車往回走。

“二師父,我能不能還住在道觀啊?”我腆著臉對著伍道長說。

伍道長將幾張藍色符籙交給我,告訴我貼在房門之上,那東西被他昨晚所傷,近期應該不會來找我了,來了這幾道符也可以將它擋在外麵,如果有事我白天直接上山去找他。

我還想努力爭取下,雖然那些陰魂是不回來了,但是那東西的凶狠勁,我現在想想還後怕。

“二師父~”

“我這兩天好好地去翻看一些古籍,或許能夠找出那東西的線索,你就彆在山上打擾我清修了。”

我們現在雖然私底下認了師徒,但是在外人麵前還是以叔侄相稱,畢竟這事還冇知會我師父呢,想到師父現在冇點訊息,我又開始頭疼起來。

在經過店鋪時,我下了車,還冇來得及道彆,出租車一溜煙跑了,看得我目瞪口呆。

“你就是白小墨先生吧,這有你的掛號信。”一個快遞小哥模樣的青年揚著手裡的信封。

信?這年頭還有誰會給我寄信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