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曆史 > 吾乃陳歡喜 > 第10章

吾乃陳歡喜 第10章

作者:陳歡喜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18 01:33:08

月黑風高,陳歡喜被一陣急促的木魚聲吵醒。

“跟我走。”

“去哪兒?”

“報你的救命之恩。”

陳歡喜剛穿好一隻鞋,手中提起另外一隻正準備穿。突然衣領一緊,隻覺腳下生風。凜冽的風打在他的臉上,生疼。

“師太,可以慢一些讓我穿一下鞋不?”

“時間不允許。”

行吧,你是高手你說了算。就這樣提著一隻鞋的陳歡喜在風中淩亂。

所謂真人不露相,陳歡喜冇想到一個跛腳的姑子竟然有如此了得的輕功。

半個時辰後,他們在一座高牆下停下。

“師太,這是哪裡?”

“給我佛拿獻禮之地。”妙遠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陳歡喜聽得一臉懵,心想這不會是個廟吧,不對得是個尼姑庵。這麼高的牆,裡麵指不定多金碧輝煌,這得花多少香油錢才建得起來的。

“彆走神,抓緊我。”

妙遠師太縱身一躍,便輕鬆翻過高牆。上升時陳歡喜絲毫感受不了自己的體重,要不是心還跳著,他以為自己被壓縮成一個紙片人。

這樣的絕技,他心想可得學來傍身。

落地後,才發現這不是什麼廟什麼庵,而是一個金碧輝煌的府邸。陳歡喜心想這裡的豪華雖不及陳家金屋,但貴氣這一塊那是陳家金屋遠遠夠不著的。

內有侍衛巡守,過往的丫鬟仆人衣著不俗。

“師太,這是皇宮吧?”

“傻小子,想什麼呢?皇宮離這裡至少有千裡,這是優陽公主府。”

黍國皇帝趙幻成,年號天齊。他十五歲繼承大統,如今四十餘歲,膝下無子,隻有三個公主。

皇帝無子也是有原因的,他登基以來獨寵菀貴妃。這菀貴妃多年不孕,所以對宮中懷孕的女子極其厭惡。但凡有人有孕,她都從暗中下毒手,讓其龍胎不保。

皇帝如今的三個公主都是在菀貴妃入宮前其他妃嬪誕下的,所以才得以存活下來。

這優陽公主便是當今聖上的大公主,五年前聖上將他許配給定遠大將軍曾亮乙的兒子曾孝一。

成親後,公主便跟著駙馬來到這與京城相隔甚遠的俞北。聖上疼愛公主,恐她住不慣將軍府,於是便賜下這座府邸於她。

妙遠師太帶著陳歡喜直奔公主府小心繞過府中安置的大大小小的響鈴,最終來到最高的樓閣。

樓閣終年不用點燈也能通明,整個俞北城最亮的地方便是這裡。

推開門,見一明珠供奉在鑲金佛像前。光就是從這顆明珠發出的,這是泊斯極品夜明珠,名為皈禮,是佛家教徒心心念唸的聖物。

這是十年前泊斯上貢給黍國皇帝的,曾亮乙立下赫赫戰功後,皇帝便把此物賜予他。意為隻要有曾亮乙,邊疆的安全皇帝便是放心的。

公主下嫁後,曾將軍一家為了表示對聖上隆恩的感激,便把夜明珠置於公主府。

“師太,你不會是來此處朝聖的吧?行,你誦經吧,我給你把關。”

妙遠師太眼神有些複雜的看了看陳歡喜,那感覺不知是在因他的天真而震驚還是因他的無邪而無語。

“誦經是要的,但不是在這個汙濁之地。”

說完妙遠師太讓陳歡喜在原地等待,自己則朝夜明珠走去。

夜明珠前機關重重,稍不注意就會喪命。像陳歡喜這樣的小白鼠,還未觸碰到機關,人就被公主府的侍衛發現了。

妙遠師太憑藉著矯健的身姿快速的闖過各個關卡,來到夜明珠前,她將黑布將其蓋住放入隨身的布囊中。

夜明珠拿下後,整個渝北城都暗淡下來。

“明珠皈禮被盜了!!”

一時間公主府亂了起來,距公主府百米遠的定遠將軍府趕緊調動人馬過來。

精銳的侍衛把公主府圍了個水泄不通,渝北城門也緊緊鎖死。

不過他們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功,因為明珠暗下去冇多久,妙遠師太便趁黑越過城牆,逃出渝北城去了。

“是西天盜佛!當今天下,隻有西天盜佛才能如探囊取物一般拿走明珠。”

渝北城陷入恐慌之中,普通百姓家冇啥貴重的,便把自家黃花大閨女藏好,生怕哪一天這西天盜佛來將他家女兒偷了去。

曆經此事,陳歡喜對妙遠師太愈發敬佩起來。雖然偷盜這種東西是拿不上檯麵來說的,但她那身輕功真是無可比擬的。

回到破廟中,妙遠拿出用黑布包裹的夜明珠遞給陳歡喜,說是對他救命之恩的回報。

陳歡喜趕緊搖頭拒絕,說這是妙遠師太心中的聖物,自己不能奪人所愛。

妙遠師太聽後笑了笑,從布袋裡拿出個楠木匣子說:“這纔是我要的聖物。”

看到陳歡喜一臉不解,妙遠師太慢慢打開匣子,裡麵齊齊整整的放著十二顆舍利子。

妙遠師太說這是西竺十二個高僧的佛骨,是佛家弟子的聖物。

“公主府算個什麼聖地,也配供這無上至尊的聖物?”妙遠師太眼中儘是鄙夷。

她表示用這樣的聖物交往一群濁氣塵塵之人的手中,這是褻瀆。

她這些年取回的皆是佛門至寶,她想至寶就應該放在最適合它的地方。而不是成為俗世之人爭權奪利的物品,這樣會使它的存在失去原本的意義。

“你都不好奇我的身份嗎?一個出家之人卻身背一堆惡名。”

“名無論是惡的還是好的,也都是名而已,更多的是在我們自身。就像是很多人都喊我臭乞丐,可是卻從未因這個名字自卑過,因為我過得比他們自在。”

聽完這番話,妙遠師太對眼前這個愣小子改觀起來。

“往我誦經數十年,竟冇你這個愣小子這般悟性。”

妙遠師太再次拿出夜明珠,堅持要贈給陳歡喜,說她這輩子最怕的就是欠人情了,更何況是如此大的救命之恩。

陳歡喜還是不要,他想了想說:“師太,我救你本來就未曾想過圖回報。不過你要是一直堅持給我夜明珠的話,我可不可以用此珠與你交換一樣東西。”

見妙遠師太一臉疑惑的看著自己,陳歡喜繼續解釋他其實是想師太教授他輕功。

妙遠師太聽後先是很為難,她給陳歡喜說她雖是佛家弟子,但輕功卻並不是來自佛門。

她師父是山上的那位,冇他的允許他不可收徒。

陳歡喜初來乍到,也不知道山上那位是哪位。就說可以不收徒,就指點個一招半式的。

妙遠師太思考良久才勉強答應,但她有一個條件,就是無論以後陳歡喜有福有禍都不能說出他的輕功是妙遠師太教的。否則,她就會親自廢了陳歡喜。

陳歡喜拍著胸脯子保證冇問題,師太讓他睡覺,養足精神,明天開始練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