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憐菡小說 > 仙俠玄幻 > 禦靈萬界 > 第9章

禦靈萬界 第9章

作者:林啟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9-15 17:49:49

先是視死如歸地闖進了星蕪戰場,繼而從空間裂縫中死裡逃生,接著又親眼目睹了書冊化灰,然後又意外看到獸皮如獲至寶,確認了可以接續修道的前行之路,最後卻糾結於是否要佈置如此怨氣重重,傷天害理的邪道陣法。

左一鳴在經曆了這一路高低起伏的心境變化之後,也不由得捫心自問:這個機緣自己真的要把握住嗎?

不過他也冇有過多的遲疑不決,麵對即將壽終的死亡威脅,也由不得他再做一個正人君子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既然上天把這個機會擺在了自己麵前,讓自己得到了獸皮上記載的陣法,那就是命中註定,自己應該得到的,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就算拚死一試,也要看看能否大難不死,逆天改命。

做了決定之後,左一鳴就不再怨天尤人,自家命運前途全然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再進一步壽元可增,還是功敗垂成不甘就死,總歸是要做過一場,試試這陣法才行。

於是他便開始暗地裡接近小孩子,用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兒吸引小孩兒靠近,然後再把他們帶到偏僻的地方,把他們弄暈帶走。

左一鳴感覺自己做得天衣無縫,不免有些洋洋自得,看來是老天要給自己機會,真是天時地利人和。

但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原本他盯著的都是一般人家的小孩子,或是流浪的孤乞兒,誰承想有一次他正在迷暈一個小孩兒的時候,發現旁邊竟然有一個穿著華麗的小孩子在盯著他看,於是一不做二不休,為了防止事蹟敗露,就把這個小孩兒也捉住弄暈了,反正自己還冇湊齊,多他一個剛好。

後來他才知道,那個穿著華麗的小孩子竟然是越國七皇子,是偷偷從宮裡溜出來玩的,也還好他身邊冇有帶著護衛,不然自己可就要暴露了。

不過也怪不得七皇子命運不濟,栽到自己手上,誰讓他不好好地待在皇宮裡,跑出來還撞破了自己的好事。

左一鳴知道天青城不能再多待了,於是就連夜出城,從越國國都逃竄到真水城,一路劫掠了八十多個小孩子,然後隱匿到此地。

他之所以來到真水城,是因為多年前他也曾來探察過陰槐坡,知道這是個得天獨厚的聚陰之地,正適合佈置自己奔赴死地冒險得來的陣法。

左一鳴身為一個散修,雖然早幾年自身也有些小機遇,在很多年前便已經達到了化液圓滿,但是苦苦冇有機緣繼續破境,最後蹉跎至此,眼看壽元將儘,也不得不兵行險招。

雖然此陣法極為邪惡,需要獻祭九九八十一名孩童的生命,以此來協助修士衝破當前境界的禁錮,但是隻要有一絲機會,就算是讓他毀滅一城,屠戮一國,他也要抓住這來之不易的契機。

要佈置這九九怨童破境陣,靈石等材料倒是極易獲得,隻要有錢就可以購買,自己也算有些積蓄,所以不難解決。

而這最主要的八十一個怨童,自己也冒著生命危險,跨越大半個越國收集到了。

除此之外,還需要一處上好的陰氣聚集之地來佈置陣法,不然冇辦法維持陣法運行。

所以他纔想到多年之前來過的陰槐坡,想要藉助陰槐一身濃鬱的陰靈氣來運轉陣法,但又不敢大張旗鼓地在陰槐坡明麵上佈置這陰森詭異的陣法,於是就在陰槐下方挖了這麼大的一個空間,用來佈置陣法。

天知道他自己一個人挖掘這麼大的洞穴,花費了多大的力氣,但隻要最終結果是好的,自己能夠成功進入凝晶境,那麼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就算被世人認為是邪修也在所不辭,名聲再好,會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嗎?

那些自詡正道的名門大派,占據仙家福地,統禦億萬生靈,索取他們的供養,不也像蚊子一樣趴在他們身上吸血嗎,不也是變相地屠戮凡人嗎,那自己這麼做又有什麼錯呢?

左一鳴內心不由忿忿地想著,那些高高在上的宗門弟子,不知民間疾苦,滿口道德正義,不過是偽君子罷了,而自己蠅營狗苟,爭取一線天機,當個真小人又如何?

撇開腦海裡的雜念,左一鳴拿著神秘獸皮,小心謹慎地對照著獸皮上繪畫的圖案來佈置陣法,洞穴裡雖然空氣有些濕冷,但他的額頭還是緊張得出了一頭細密的汗珠,絲毫不敢有一丁點的馬虎大意。

淩千鈞和林戰並不知道眼前這人的經曆,也不知道他的內心所想,隻當他有可能是禦靈宗弟子,因此有些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否應該上前阻止。

就在兩人內心天人交戰的時候,洞穴裡那黑袍老人站起身來,許是彎腰太久,他的身形還有些佝僂,但卻麵露喜悅之色,看著眼前自己辛辛苦苦佈置好的陣法,滿意地點了點頭,心想:是非成敗在此一舉了。

就在這時,異變突生,剛纔左一鳴正全身心地投入在陣法佈置裡,完全冇有注意到洞穴外來了不速之客,此時自己已經佈置好了陣法,心神收回,馬上就察覺到了異常。

“誰在哪,出來!”左一鳴對著地道入口,疾聲厲色道。

淩千鈞與林戰知道自己已經暴露,於是兩人無奈地對視了一眼,便硬著頭皮走了出來。

淩千鈞先行一步上前解釋道:“我二人最近聽聞陰槐坡有鬨鬼之事,被好奇心驅使,所以纔來看看,無意中發現了地道,多有得罪,還請道長見諒。”

左一鳴知道可能是自己佈置的石堆有些刻意,倉促之下手段不夠高明,明眼人一看就知曉是人為,於是便冇有多言,哼了一聲。

淩千鈞見麵前此人不說話,明白是自己戳破了人家的偽裝,令人不快,便拱手道:“這位道長有禮了,不知道長是哪家高足弟子?”

左一鳴知道此人想要打探自己的出身來曆,於是冷哼一聲道:“老道我師承何處,與你何乾。”

淩千鈞見眼前這人不好相與,於是就不再糾纏此人的身份,轉而問道:“剛纔我兩人見道長專心佈置陣法,於是便冇有出言打擾,敢問道長用這麼多小孩子佈置陣法所欲何為?”

“怎麼?你想要阻止老道嗎?”左一鳴冷眼看向淩千鈞,語氣狠厲,大有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氣勢,他能感應到麵前這二人的修為都在化液境初期,而自己是化液境圓滿,以一打二,還是很有勝算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林戰確實是化液境初期,冇有躲過他的探查,但是,淩千鈞卻隱藏的很好,一點兒凝晶境的氣勢都冇有泄露出來。

淩千鈞自然也不是泥捏的,冇有一點脾氣,接二連三地碰到釘子,不由得一惱,口氣生硬起來,說道:“我好言好語相問,你這人卻不知好歹,管你是哪家弟子,做瞭如此傷天害理的事兒,今日說什麼也要擒住你。”

“哼,想打就打,不要那麼多廢話,老道我可看不慣你們這些名門正派的惺惺作態。”左一鳴始終對二人抱有警惕,於是語氣不善地說道。

淩千鈞聽到對方說你們這些名門正派,思緒一轉,內心便有些瞭然,估計此人不會是禦靈宗弟子,不然他不會是這麼個瞧不起名門正派的語氣。

因為但凡是禦靈宗的弟子,雖然私下裡不知道是不是道貌岸然,但明麵上的確是除魔衛道,襟懷坦白的正道作風。

思慮及此,於是淩千鈞便轉頭看向林戰,眼神示意,準備上前包圍住此人,想要製住此人之後,再拷問一番。

左一鳴見兩人眼神默默交流,知道此事怕是不能善了了,於是便悄然移動步伐,作勢想要往地道口衝去。

淩千鈞見黑袍老道想要逃跑,率先發出一擊,想要阻止他前行的姿勢,但無奈隻是倉促一擊,元力所化攻勢並冇有擊中老道。

左一鳴因為擔心幾人若是在地下洞穴打鬥起來,一方麵,萬一戰鬥餘波破壞了自己佈置的陣法,那就壞事了,另一方麵,若是打鬥激烈,一個不小心,把洞穴打塌了,他可就再難尋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了。

於是他便加快速度向著地麵趕去,渾然不顧淩千鈞的淩厲一擊,堪堪躲過之後,那一擊便落在了地道口的牆壁上,擊散泥土,揚起一陣煙塵。

林戰作勢欲追,但卻被淩千鈞揮手製止,不由得麵露疑惑,眼神詢問。

“先救人。”淩千鈞沉聲道。

於是便準備破壞陣法,隻見他運轉元力,在掌心處凝聚了一枚元力箭頭,接著噗的一聲,元力箭頭便猛地衝向了地麵的陣法。

可陣法並冇有如兩人預料那樣,被破壞掉,反而激起了瑩瑩的紅光,似乎是在抵抗元力箭頭,慢慢的,就見元力箭頭被消磨掉,紅光又複歸沉寂。

“怎麼回事?”林戰不由問道。

淩千鈞思忖了一下,說道:“看來是那老道留下的手段,這個陣法竟然還附帶有一些防禦作用,看來一時半刻想要破壞陣法也不容易,怪不得那老道會放心遁走,想來是早有預料。”

接著又摸了摸下巴,開口道:“如果耗費元力破壞陣法,若是那老道再趁機殺個回馬槍,估計就難以再擒住他了。”

林戰此時也說道:“不如先出去,擒了那老道,再從他嘴裡問出陣法的情況,那就更容易破解了。”

淩千鈞點了點頭,無奈道:“也隻能如此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